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3:26:1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医途之路
  4. 第一章 酒后惊魂

第一章 酒后惊魂

更新于:2018-03-16 10:57:09 字数:2408

  深城,凌晨两点半。

  苏曼儿刚刚结束了一场很难对付的应酬驾车回家。

  作为新时代的白领丽人,年轻漂亮,有车有房,父母双亡,还从事着医药代表这种极具危险与挑战性的工作,那是很容易招来狼的。

  像是今晚,如果不是她有够冷静机智,在瞧出了那名色咪咪的钱主任给自己递来的酒有问题的时候,不动声色的把酒移花接木的与郑老板对换了一下,相信这会儿就要被狼吃了,而且很可能还不只一头呢!

  想到这里苏曼儿醉颜微酡的脸上不禁露出了苦笑,像别人所说的:长得跟个包子似的,能怨狗跟着吗?

  白天的深南大道车水马龙嚣闹无比,此刻却已显得相当冷清,偶有一两辆车子从她车旁超了过去,些微的酒意使她紧了紧脚下的油门,时速顿时提到了八十公里!

  夜风从车窗外灌进来,使她的精神稍爽,深呼一口气正想伸手去开音响的时候,却不防前面的公路中间突地出现了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出现得太突兀了,谁会想到有人深更半夜的不睡觉竟然跑到马路中间来瞎转悠呢?

  偏偏这个时候后面的左右方向同时有车灯射来,苏曼儿连方向都不敢打,只能下意识的猛踩刹车。

  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她清楚的看到,男人脸上的神情极为茫然,像是梦游一般呆愣在那里,眼见自己的车子撞来,竟然不闪不避,甚至连一点要躲闪的意思都没有。

  找死?

  找死你也别找上我啊!这是苏曼儿撞人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嘎”轮胎与地面剧烈的磨擦发出了刺耳的响声,然而距离实在太近,苏曼儿的车子还没有完全刹停,就硬生生的把那男人撞了个结实。

  “嘭!”的一声闷响,那个男人被撞翻在车前三米之外,然后就一动也不动的躺在那儿。

  “完了完了,我撞人了,我撞死人了!”苏曼儿被吓得俏脸一片煞白,手足无措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过了好一会儿,苏曼儿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手忙脚乱的下了车,犹犹豫豫的来到那男人面前,颤抖着伸手去探他的鼻息!

  这一探,苏曼儿的心头总算稍定一点,捂着胸口阿弥陀佛的道:“还好还好,老天有眼,菩萨保佑,还没死,还没死呢!”

  上下的查看一下男人,心里不禁惊疑阵阵,这个男人被车子撞飞了这么远,竟然没有丝毫外伤,身上的衣服也没破,仅仅是沾了点灰而已!

  看到他的打扮,她就更觉奇怪,这人穿着一身不伦不类像是古代的服饰,头发留得老长,长得可以在脖子上绕几圈上吊的那种,最搞笑的是他还扎成了女人一样的辫子!

  这家伙是刚从古装片场溜出来?还是从泰国偷渡来的呢?苏曼儿疑惑难解,不过仔细的瞧瞧,她却又不得不承认,这男人长得可真帅,尽管此时他的双目紧闭着脸面有些苍白,却仍让人觉得气质非凡眉宇轩昂,看多几眼,竟然有点耳热心跳。

  晕死,都这个时候了,我还在胡思乱想些什么?苏曼儿心里暗骂自己一句,这才摇了摇男人胳膊,“先生,先生,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连摇带唤差点就要用高跟鞋去踹了,男人仍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下苏曼儿是真为难了。

  怎么办呢?不管他的死活,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脚油门就扬长而去?这么不负责任的行为,她是做不出来,万一躺在这里还没死的他被后面的车碾死了呢?那自己不是成了真正的杀人凶手了吗?

  那要不然把他送到医院去?这就更不行了,自己开车前喝了酒,虽然没有喝醉,可也属于危险驾驶,这会还撞了人,一旦被交警逮到,吊证扣车都还是小事,万一搞得不好被关进去,那可就阿弥陀佛了。

  在苏曼儿正走神的时候,那男人悄悄的张开了眼,看见一个姿色柔美风姿卓越的女人蹲在身边也很是惊奇,不过更让他挪不眼睛的却是女人裙底榨泄的春光,他这个视角跟本不需用窥这个字眼就能欣赏到极为美妙的春光。

  非礼勿视,那是孔圣人迂腐的作风,按他古枫的张扬个性,却是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送到了眼前的美景,古枫不可能不看的,不看那可是白不看啊。

  “怎么办呢?”女人自言自语的声音使得古枫瞬间闭上了眼睛。

  苏曼儿低头看看躺在地上毫无动静的古枫,对着空气商量道:“要不就把他扔在这里?”

  古枫听得这话心里微寒,大嫂,你可千万别这样做啊!

  “那要不然怎么办嘛?”苏曼儿仿似听得到古枫的心声似的,不过要是真能听到,光是那句大嫂就足够让她发飙了。

  古枫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连自己现在身在何处,到底是个什么状况都搞不清楚,他怎么知道该怎么办。

  “叭~~叭~~~~”凌晨三点的深南大道虽然冷清,但也不是毫无车辆,苏曼儿的车子虽然亮着应急危险灯停在那里,却是停在三车道的中间,后面的车子远远的就按响了喇叭!

  苏曼儿有点发急,这样下去迟早会把交警召来的,交警来了,那麻烦就变得更大了,只有赶紧离开才是上策,可是她总不能扔下这男人不管吧,思来想去,心里终于有了主张!

  事到如今,唯一的办法只能把这男人带回家再说了。

  随着她的身体贴近,一股似兰似麝的发香体香直奔古枫的鼻息,他近乎贪婪的呼吸着,成*人特有的那种幽香,熏人欲醉,引人遐思啊。

  苏曼儿的身材虽然高佻,可是柔桡轻曼妩媚纤弱的她按理来说是扶不起身高一米八左右的古枫,然而在她咬牙切齿的全力施为之下,古枫硬是被她架起来了。

  “哼,不就是个臭男人么,姑奶奶还不是照样搞掂!”苏曼儿虽然累得香汗淋漓,却还是很得意。

  古枫听得窃笑不已,还姑奶奶呢?要是我不配合,你使出吃奶的力气也休想扶起我。

  这会儿古枫在偷笑,可是没过一会他就想哭了,这位姑奶奶看起来温婉柔顺娴静端庄,可是她的举止却跟温柔扯不上一点关系,甚至可以用粗鲁来形容。

  她半扶半拖的把古枫挪到车后,手一松就把他扔到地上,然后蛮横的把他硬塞进后排座,古枫的脚都还没有放进去,她已经重重的甩上车门,直把古枫夹得龇牙咧嘴倒抽好几口凉气,可那野蛮的女人竟然还懵然未知的使劲猛压关不上的车门,可怜古枫痛得冷汗直冒却又不敢呼痛,可真是童养媳哭老公有苦难诉啊。

  “嗯???”苏曼儿几次没把门关上,这才发现古枫的脚没放进去,脸上窘了一下,“索里,索里(英文)!我不是有意的”

  赶紧把他的脚塞进去,苏曼儿这才关门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