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7:53:1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这不是一本书
  4. 第一章 离世

第一章 离世

更新于:2018-03-17 17:30:01 字数:2130

  夜深,人醒!看着小哲那痛苦的表情,却无法分担她的痛苦。

  医生已经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这已经是第十次了,前九次都在忐忑之中转危为安。但这次,这次,这次,我无助的念叨,出于医生的直觉,我感觉这次她很难挺过去,虽然我希望这次也会像前九次那样有奇迹发生。

  24岁,人生中最好的年华。然而就在这花一样的年龄里,可能如昙花一般凋落!

  我不愿接受这样的事实,因为这不会是事实,我们还有很多没有说完,还有很多计划没有完成,我还没有陪她品完世界各国的咖啡,还没有制作出只属于她的杨氏coffee,还没有……还没有完成的事情太多太多!

  星隐日现,望着已发白的天空,新的一天又来了,小哲又平稳的度过了一天。看着她平静的睡相,忐忑的心暂时平静下来,一天中最胆战心惊的时刻已经过去。剩下的就是静静平静的躺在床上,洁白的床单映衬的她的脸更加苍白,游丝般的呼吸,时刻波动着我的心弦,时时刻刻不敢离开床头半步,生怕离开一秒钟,那一秒钟就是永别!

  泪水不知不觉中,滴到了她的脸上,她用力,拼命的睁开眼,睁眼这种一秒内就完成的动作,她都要用尽力气去做,头部是她现在唯一有知觉能够活动的部位,虽然她的意识很清醒,她努力的想说什么,可以她已丧失语言的能力,但我能感觉的到,她在想安慰我,虽然她已不能说话,或许这就是恋人之间的心有灵犀吧!她很喜欢我写的诗,虽然我第一首为她写的情诗,她连看都没看直接当众撕了个粉碎!

  叩你的心扉

  不要无声的拒绝

  我虽然来自昨天

  但我带来的是光明

  为你趋走寒冷黑夜

  来,伸出你的手吧

  让我们在玫瑰丛中起舞

  不必介意世俗的眼光

  我知道前面的路还很长

  没关系,让我们一起去迎接风雨吧

  我始终相信,风雨过后是彩虹

  而且我们一定会走过风雨的

  打开你的心扉

  不要犹豫

  我从春天采来百花

  从夏秋收集来雨露

  用雨露浇灌百花

  以便让你的生活芳香永驻

  来,让我们闭上眼

  躺在百花丛中

  尽情的嗅闻百花的芳香吧

  不必去想世俗的烦忧

  因为我不会让它们将你烦恼

  相信我,我将用一生为你遮风避雨

  虽然一生只有几十年

  让我们用一生创造人生新的奇迹吧

  当我再次读起这首当年比较羞涩的小诗时,她哭了哭的很伤心,到现在她都没说过当时为什么哭的那么伤心,每次问起时都说太过激动。

  CAS在晚期,会有一个基本固定的发作周期,每天发作的时间段基本在凌晨,身体机能弱的时候。如果在发作的时间内能抗住,那么基本就可以活过一天,但小哲的身体一天天衰竭下去,现在每天发作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她最终还是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去面对惨谈的人生。在她入土为安的一个月后,我去了一趟阔别十几年的高中。这里建筑依旧,学生像我们当年那样不识愁滋味,只是物是人非,令人欲语泪先流。我来到我们曾经上过课的教室,”努力拼搏“的标语还是那么的醒目,只是坐在这里的学生一年一换,十几年间,不知这间教室看过了多少人的欢笑与泪水。想想十年前,我和她曾坐在这里有说有笑,想象着多年以后的自己可现在这都成了遥远的回忆。那时总会有意无意的去碰她的小手,她的小手很秀气,总有种让人想去牵的冲动,可是那双牵过十年的纤手,现在已不在了。从教室出来,碰到了我们的班主任,他也老了,送完最后一批毕业生,他也就退休了。他拍拍我的肩膀说:“成龙啊,回来了!十几年没见了,你的事我听说了,人死不能复生看开的吧!”“我尽量让我不去想她可是很难。”他没再说什么,拍拍我的肩膀走了。我慢慢的沿着栏杆向前走,前面就是我每天等她的楼道口,那时我并不敢和她说我喜欢你,只是远远的看着她,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楼道口……

  我按照她的愿望,把她的心脏捐了出去。最近得知有人接受了她的心脏。让我惊讶的是,那个人竟是我们高中的校花楚小小的双胞胎妹妹楚晓宇,我的同桌。她的姐姐不出意料最后嫁给了她暗恋六年的匙冠超。楚小小和匙冠超的故事在学校也是一段佳话,此事后表。在晓宇出院的那天我来到了医院,她对我的到来很吃惊。

  “成龙,你怎么来了。”我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出院?”

  “我跟你姐夫那么熟,这个事情还……”突然感觉我好像把匙冠超给出卖了。

  “不说这个了,其实我来还有一个原因,我知道在你出院的当天和你说这个有些不合适,但是我怕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说。”晓宇习惯性眉头一锁,这也是她神情转变的信号

  “你说,我听着呢”她若有所思

  “你知道的,我的妻子去世了。我……”我欲言又止

  ”有话你就接着说,你一直都说话很有条理,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我……”我不断的重复着

  “我,我……”我聚集浑身的勇气

  “说吧,这么多年的朋友了。”

  “其实,其实我并不想来看你。”

  “啊?为什么呢?”

  “因为你接受的那颗心脏是我妻子的,我来是向她告别的,她现在不属于我了,一想到这个刚刚平复的内心就又难受起来。”

  “我说你一来,我怎么有种异样的亲切的感觉,那种感觉绝不是朋友之间的那种感觉。”

  “你也是学医的,我想你也认为记忆是可以移植的吧,尤其是在心脑移植。”

  “恩,只是……”她欲言又止

  “我今天来是做最后的告别的,我准备离开这里去旅行,去我们以前去过的地方找寻她的踪迹,去她以前想去的那些即将消失的地方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