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0:05:27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幽恨长星传
  4. 第一章 有所闻

第一章 有所闻

更新于:2018-03-18 20:09:38 字数:4169

字体: 字号:
  “铛铛铛…铛铛铛…”一阵急促的钟声骤然响起,直响了三十二下,便停了下来。那应是好大一口钟放在高处,才能有如此声响。这样的钟非皇宫大庙不存,非重大事故不敲。耳边似乎还留有钟声的余韵,嗡嗡声不绝。忽然又听得脚步声响起,那是千百人一起走动的声音。只见从这座寺里各个禅房突然涌出好多和尚,来到了一座广场上,盘腿席地而坐。等钟声停歇的时候广场上已坐满了大小和尚,寂静无语。

  好大的寺庙、好宽的广场、好多的和尚!能有如此景象的非少林寺莫属!今天不是慈渡方丈集体讲经的日子、更不是菩萨的寿诞。如此这般又是为何?

  广场上的和尚有大有小,有老有少。坐在最前的是慈字辈的高僧,约莫有十二三人,那是方丈慈渡大师和各院首座,看年纪都已有六七十高龄。他们的身后坐着的是航字辈,占了人数的一半。最后面是普字辈,是少林寺最小的和尚,十二三岁到二十三四岁,按照“慈航普渡”来论资排辈。广场的前方就是少林寺的正门,在绿树掩映下更觉清幽。

  “龙首峰周济楚特来拜会,各位大师有礼…”只听得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突然响起,仿佛相隔很远,声音也不洪亮,但偏偏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好似这人就在身边说话一般。过得一会儿,从门口进来两人,一位是二十多岁的和尚,他身后三步是一位中年儒者,身材中等,面目黝黑,眼睛明亮有神,穿着一件蓝布长衫,腰带里斜插着一把玉箫。他虽像一位鸿儒,但是有说不出的坚毅、自信、从容。小和尚向慈渡大师行礼道:“方丈,龙首峰周施主到了。”慈渡方丈点了点头,知客僧作揖离去。他站起身来,身旁两位慈字辈的和尚也跟着起身,其他人却是端坐不动。周济楚在慈渡前方三丈处站定,双手合什道:“慈渡方丈及少林寺众位大师有礼,贵寺如此规格接待在下,在下实在惶恐!”慈渡方丈道:“周施主远道而来,鄙寺不胜之喜。素闻施主功夫了得,广结仁义,在江湖上好大的威名,不想一直缘悭一面,好生遗憾。施主又何必过谦?上个月接到施主的书信,说要到鄙寺随喜,本寺自是欢迎之至,只恐怠慢了贵客。”周济楚道:“大师客气了,在下素闻少林寺乃武林泰山北斗,七十二绝技冠绝天下,武林中谁不敬仰?十一年前我与贵寺慈尘长老和慈布长老在陕西相遇,大家一起探讨武学、印证武功,十分投缘。我们相互切磋技艺,慈尘长老的拈花指果然名不虚传,在下实非敌手,输了半招。实在惭愧,在那之前,在下深以为当世指力以贵寺拈花指、如来千叶指和区区龙首峰的幽兰指为天下至柔指力。在下狂妄,将幽兰指排在贵寺两大绝技之上,又听闻少林金刚指、多罗叶指乃天下指力之至刚,深不以为然,小觑了天下英雄,没想到在下的无情指在慈布长老的多罗叶指之下又输了半招。后来我苦练幽兰指和无情指,想再找两位长老较技比武,没想到却听到两位大师的噩耗。陕西一别,竟成永别,实在遗憾!”

  “阿弥陀佛…鄙寺慈尘师兄和慈布师弟专修拈花指和多罗叶指已达三十年,施主十一年前还未届满三十岁,施主又何必过谦。慈尘师兄和慈布师弟当年出外办事,没想到着了毒手,老衲无能,现今还不知是何人所为!施主一身修得幽兰指、无情指两大至柔至刚指力,天赋着实了得,西域第一高手实至名归!”慈渡方丈道。

  周济楚苦笑道:“要是这话大师在三年前说,在下斗胆,这西域第一我也不必否认。”

  慈渡方丈轻“咦”一声,道:“那是为何?莫非西域还有胜过施主的高手?”

  周济楚道:“自然,熟话说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比一山高。我这点微末伎俩在那人面前,实在不值一哂。”

  慈渡方丈道:“倒要请教,不知施主所说的是哪位前辈高人?”

  周济楚道:“前辈倒不是,高人却是有的。八年前,洛阳武林大会,推选出了五位年轻高手,便是叶青梧、梁讯景、周锦衾、黄迁延,还有一位便是萧无绪,大师想必是知道的。那叶青梧来自万马堂叶家、梁讯景出自松剑门、周锦衾是周家的小女儿、黄迁延是八卦紫金刀燕伯来的高足,至于萧无绪出自何门何派却没人知晓。在那场大会中,他一共使了二十八剑,便拿到了第一年轻高手的称号。叶青梧、黄迁延等人也算是少年高手,在他面前都走不了三招。”

  慈渡方丈虽未去那场大会,但对这五人也略有耳闻,近年来这几人都已是各家族门派的有为高手,武林中常见走动,但唯独一人除外,至少有五年没有再听到此人的消息了,没想到他到了西域。问道:“你说的就是他?”

  周济楚点头道:“就是他。五年前听说慕容世家的家主发出邀请函,邀请当世五大高手齐聚黄山品茶论道,贵寺无为大师也在受邀之列,不知尊师是否有讲起此事?”

  无为大师是少林寺上一辈高僧,乃慈渡方丈的授业恩师。此人甚少露面,连本寺的僧人也很少知道,没想到周济楚却知道此人。

  慈渡方丈道:“恩师当年赴会黄山之约确有其事,但具体细节却很少提起。老衲也所知不详。慕容家主当时邀请了除恩师之外,还有南海敬禅尊者、华山剑侠柳长亭柳大侠、怪拳丁山河丁老、百步乘风少暮云少老前辈几人与会。这几位加上慕容博渊,并称为当世六大高手实至名归,至于结果到底如何,老衲也是不知。”

  周济楚大笑三声,道:“在下十九岁出道,现如今已刚好二十年,在江湖上喜欢与人拼斗实乃人所共知。我赢也要赢得光彩、输也要输得漂亮,赢了自是高兴,输了也不觉气馁。不过输了我势必要赢回来,那只有多加练习,没有别的途径,绝不做那卑鄙无耻背后偷袭暗算之事。”众和尚说一声“好”,周济楚拱了拱手,接着说道:“我刚出道的时候,意气风发,前五年,历经七十九战,却败了二十一场,实在是对我打击不小。后五年我历经五十三战,总算将这二十一场的场子找了回来,但还是败了八场,其中就有贵寺的慈尘和慈布两位长老。再五年我二十三战,败了四场,当年洛阳那场大会我是去了的,只是由于年龄不对未得上场,不过后来我找到萧无绪,和他私下里单独比了一场,说起来甚是丢人,我只在他剑下走了一十七招,便及败北。最近这五年,八战七胜,败在我手下的也是江湖上大大有名的人物,我也不便细说,想必各位大师也略有耳闻,而我败于何人之手各位也应该猜到了。”

  慈渡方丈对江湖上的事所知甚多,近五年听说有追魂鞭林定,青城剑客石松、葛家庄庄主葛云飞、白狮堂堂主欧阳羽,一个月前听闻武当掌教青叶道长也败在了他的手下。少林武当自古执武林之牛耳,此人武功之高自不待言,没想到他却仍惜败于萧无绪之手。慈渡方丈道:“那萧无绪竟当真这般厉害?”

  周济楚沉吟一声,道:“最近在下甚少在江湖中走动,一来是江湖中的成名人物已会过不少,虽然在下对少林寺慕名已久,但一直未得成行。今日终于亲临宝刹,见到贵寺的恢弘大气,目睹各位大师的的尊颜,好生敬佩。请恕在下斗胆问一句,慈渡方丈,您与武当青叶道长的武功孰高孰低、孰优孰劣?”

  “阿弥陀佛,老衲资质驽钝,修习鄙寺般若掌,青叶道友修习的是武当太极拳、太极剑、七十二路追风剑,武诀无差别、修为有高低。我们二人之间不相伯仲,青叶道长不是施主对手,老衲便也不是对手。”慈渡方丈当众认输,竟一点也矫揉造作。

  周济楚连道不敢,又向慈渡方丈作了一揖,道:“大师胸怀过人,在下佩服不已。我只侥幸胜得青叶道长半招,方丈的般若掌在下还未领教,岂可轻易言败。”他这句话一出,慈渡方丈身旁走出一人,道:“你想要领教我师兄的般若掌,还是先胜过我的金刚指再说吧。你将本寺的金刚指、多罗叶指还有无情指归为天下至刚指力,我倒要领教领教,是你的无情指厉害,还是本寺的金刚指高明。”

  周济楚看了看此人,只见此人五十多岁年纪,一个大光头满脸横肉、手长脚长,身材极是高大魁梧,足足比常人高了一个头。拱手道:“原来是达摩院首座慈厄大师,在下有礼。”

  慈厄回了一礼,只听周济楚继续说道:“大师要考较在下的武艺,又何尝不可?等在下将话说完,再来领教大师的高招。”慈渡方丈轻声屏退慈厄,慈厄依言退后盘坐。慈渡方丈说道:“施主请继续。”

  周济楚道:“我与青叶道长斗得千招,在下年纪较轻,才侥幸赢得半招,想来我与方丈也是难分轩轾,这也不必说了。江湖上除了人所共知的六位前辈高手,在下实难找到另外的对手了。在下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绝不是那六位前辈的对手,不敢上门挑战。所以一直在西域苦修,三年前我在西域偶遇萧无绪萧大侠,我想近年来我的武功大有长进,更是得到莫大机缘,寻得一部《无妄真经》,解了我武学上很多迷惑。就算不胜,也不至于败得太惨,哪知一动起手来,嘿嘿、嘿嘿……”周济楚一阵苦笑,慈渡方丈虽然知道周济楚最后败了,到底怎样败的,却是不知,问道:“结果如何?”周济楚道:“第一次遇见他,他那时也不过二十岁左右,我只在他手里走了十七招,三年前那次,我却只在他手里走了八招便即落败。如今三年过去了,他的武功到底如何,没人知道,我是否还能在他手下走过八招,实在难说得很。”他嘴里说出来实在是不胜唏嘘,大是怅然。周济楚接着道:“三年前他不过二十四五岁、现今也不过二十七八,他武功到底是何人所教,何人所授,他师傅又是怎样一般人物,没人知道。后来我问起此事,他只是笑笑,什么都没说。当我问起五年前的黄山聚会,没想到他突然变脸,将我赶下山去。后来我有幸遇见华山剑侠柳长亭柳老前辈,请他品评武林人物,他也说到了此人,没想到他居然也是黄山聚会的一员,慕容家主也给他发出过邀请。”

  这次慈渡方丈还未说话,慈厄大师站起来道:“天下竟有这般高手,他真有你说的这般厉害?结果到底如何?我想他再厉害也不会是六位前辈的对手。”少林寺乃修禅之地,慈渡方丈有心责备慈厄不可妄动无名、如此急切,但他自己也想知道结果,便住口不说。

  周济楚道:“柳大侠也如无为大师一般,并未说出结果如何,对细节更是只字不提,但能得到邀请,便足以算得上是天下有数高手了,这天下前十人,必有他的一席之地!”

  慈厄低声吟道:“如此人物、恨不得见。”慈厄爱武成痴,与周济楚疏无二别,听说此人如此厉害,便有心想见上一见。他对周济楚的话信了七八成,但没真正亲眼见过,实是还有所怀疑。心想此人如此年轻,就算天资再聪慧、武诀再精妙,黄山聚会之前也最多不过习得二十年武艺,慈厄向周济楚问道:“不知这位萧大侠现在还在西域么?”

  周济楚道:“我一年前离开龙首峰,途径萧大侠居所,但见人去楼空,已很久没人住了,想是他远游未归,如今他到了何处,我却不知。”

  “你不知道,我却知道……”忽然远处传来一声讥笑,眨眼间便已来到众人面前,现出身形,却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者。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