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2:03:5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现代超能传
  4. 第二章 劫后余生

第二章 劫后余生

更新于:2018-03-16 07:37:17 字数:3355

字体: 字号:
  第二章劫后余生

  我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并不雪白的墙壁,和挂在墙上的大挂钟。唉,我略叹口气,这种情节太熟悉了,毫无疑问,现在我正躺在医院里。

  尝试动一下身体,顿时全身一阵刺痛,全身的骨头就象散了架一样,痛入心菲,不禁痛苦呻吟起来。

  好半天,痛感才消退一点。我平复一下心情,略动一下手指脚指,幸好,都有感觉,这才松一口气,起码没有截肢什么的。这时我才有心情左右转头望了望环境,的确,很明显这是医院的普通病房,而且是间单人病房,比较简陋,除了些必备的医院器材就没其它什么物品了。我看了看墙上的挂钟,8月10号,不会吧?我记得出事当天是3号,这样算起来我整整昏迷了5天?这也太夸张了吧。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再看自己身上,上身还接了几条管子,可能是监测生理数据之类的吧。全身只穿了条内裤,身上不少皮肤干裂脱落,还有些干锢的斑斑血迹,样子看起来实在不怎么美观,幸好看起来没什么大的伤口。

  目光再慢慢看上来,停在左胸上,那里的伤痕看起来特别明显,一片烧焦的痕迹,而且烧焦的形状还有点象个手形。我猛然想起那天那个奇怪的外星人(我一直认为那两个人是外星人)曾经用手按在我左胸上面,这伤痕肯定是他造成的,真是飞来横祸啊。

  我努力的回想起当天发生的事情,不过记忆也仅限到昏迷之前,不过幸好这次意外没有对我记忆造成什么损害,还很清晰的记得当时发生的一切,包括奇怪外星人临走时说的那番奇怪的话和最后他发出来的那抹蓝光。

  想着想着,头又开始痛起来,看来身体还要有相当长一段休养期吧。这时,隐约听到房门外传来脚步声,接着,房门叭一下推开,进来一老一少两个人。年老那个约60有多,看起来慈眉善目,年少那个才二十多,也五官端正。

  老年人走到病床前,查看了一下监测仪器,再查看一下我身体。“这两个不是医生吧?不太象,没穿白大褂。”我想着。这时老年人开口了:“你醒了?看起来身体还算恢复得不错,醒了,就算是捡回一条命了。”

  “你们是?这里又是哪里?”

  “这里是市一医院,你送来时已经深度昏迷,当时情况相当危险了,你是事故后才在爆炸现场被发现的,你知道吧?已经昏迷了5天了。至于我们,是负责出事片区的警察,已经征得医院同意,在你醒来后可以向你调查一下当时的情形,因为影响比较大,需要及时向上级汇报,不然可以再迟些日子等你恢复后再调查的。”

  “哦,是这样。你们想问些什么呢?”我尽力的想让身体躺得更舒服些,可惜传过来的疼痛让我放弃了努力。

  “你就将当时发生的事情祥细的说一次吧,为什么现场会发生爆炸,你又为什么会在现场,这些都很重要。”

  “哦,这样啊,是这样的,当时是周末,公司只有我一人在加班,......”我正想祥细的说下去,突然大脑灵光一闪,嗯?我不可能说当时我看到两个外星人在打架,然后无意把在一旁偷看的我打伤了,再然后外星人又说了些奇怪的话最后走了这些话吧?一刹那各种电影情节在脑中浮现,如果我说出这些话如无意外有两个可能,一,我被送入精神病院,每天被迫吞下大量各种各样药丸;二,如果我所见是真实的而对面那两个家伙又掌握一些情况的话,我还有可能会无声无息的消失掉.....

  正当我沉浸在各种各样的阴谋论当中时,对面的年轻人不耐烦了。

  “然后呢?”他开口问到。

  “小刘,不要急,就让这位同志仔细想想,别人刚醒来,肯定思维不太清晰的。”老人温和的说一句。

  老人的话让我对他徒生好感,不过我很快就有了决定。

  “我当时在公司另一间房间干活,台风时我什么都看不到,最后公司爆炸时我也没看到什么,只是感觉身体生痛,然后就晕过去了。”我小心的说着。

  “嗯?就这些?你没看到什么奇怪的事情,或是奇怪的人吗?”那个叫小刘的年轻人赶紧追问,还一脸的怀疑。

  “没有啊,只是很奇怪那阵强台风是怎么一回事,当天不是说天气晴朗的吗?”

  小刘还想追问什么,老年人制止了他,说:“那好吧,既然这位小同志,哦,你叫尹一行吧?既然一行同志没看到什么那就算了,好好休养吧,你的医药费不用担心,这种突发性的意外事件本市有相关部门做各种善后工作,你的情况我们也通知你在老家的亲人了,可以叫他们放心。”

  “那太谢谢你们了。”我大松一口气。

  “那好,我们就先走,我留张名片,如果以后你还有些什么想法或帮助,可以联系我们,我叫曹晓天,叫我老曹就行了。”老人说着掏出一张名字放在床边柜子上。

  老曹说完,和小刘两个往门外走去,临出门时,老曹突然回来说:“对了,你当时在公司没有听到他们两个在说些什么吗?他们当时说了几句话的。”

  “没有,我根本听不懂........靠!”我顺口的答,然后一下就呆住了,这老狐狸也太老奸巨滑了吧。

  老曹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哦,是这样啊,小行你继续休养,看来,我们以后还有见面机会的。”

  说完关门出去,留下一脸木然的我。

  出了门,小刘就满面笑容的问老曹:“还是曹老师高明啊,一下就把那小子的话套出来了,不过刚才那小子已经承认了,为什么不继续追问下去呢?”

  老曹微微摇摇头:“这事不能急,事发现场只有那个叫尹一行的在场,可能他也目睹了事故的经过,可能心理很难接受,而且这事故影响非常大,对我们,甚至对人类,暂时都很难说清是好还是祸。我们先做好事情的各种善后工作,尹一行的调查,以后我们还有相当长时间慢慢来,反正他的背景很单纯,没有什么值得留意的地方,可能这次真是无意中卷入来的。平时安排人员暗地里调查一下再说。”

  “还是曹老师考虑得周到,那我们先回局汇报上去吧。”

  “好,走吧。”

  老曹说完,有点疑惑的摇摇头,刚才在病房里,他好象感觉到了一股很微弱的能量存在于那个叫尹一行的年轻人身体里,很奇怪的能量波动。或者是错觉?又或者是当时事故能量的残留?

  老曹叹息一声,抬头看看天,天空灰蒙蒙的,云很低。

  “竟然会出现这种千年一遇的事情,事发当天的能量波动,局里的仪器测试已经超过100万单位,远远超过了目前所知的各种生物能量的最大值。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未来,是否因这一次事件而改变?我们,以后又要做些什么?”

  老曹大力晃了一下头,抛开这些失神的想法,快步赶上前面的小刘。

  我坐在病床上,拿着老曹的名片端祥着,上面很简单,印了个单位名称:市突发应急事故调查局。

  然后就是老曹的名字和手机号码。突发应急事故调查局?没听说过。我笑了一下,这只是个幌子吧?很多电影小说的情节早教会我,一般这种人蓄无害的所谓调查局只是外在忽悠人的幌子,里面肯定有个历害的名堂,或者叫人类强化基因研究所?又或是不明飞行物监测中心?

  不过管他呢,到时我一口咬住没见过什么特别事就行了,到时再说吧,反正医药费他们包了。我是比较看得开的人,在我以往的人生轨迹里,从来没和这类机构或是这类人打过交道,所以也懒得再想了。

  把名片放进床边的衣服口袋里,感觉好象身体没有那么疼痛了,我慢慢坐起来,将那几条细管子拔开,再吃力地慢慢的穿好衣服,然后细细检查起身上的伤口来。

  从表面上看我好象受伤挺严重,光看那些皮肤上的裂纹和脱落的皮屑就挺吓人,但透过脱落的裂口,可以看到里面新生的皮肤,白白嫩嫩的。这么快就有新生皮肤?我有点奇怪,不过再奇怪的事也见过了,我只疑惑了一会也就接受这个事实了。

  我闭上眼,细细的回忆起事情的所有经过,当时发生的所有事如同电影一样一一出现在脑海,直到现在,我才真切的相信发生的一切,包括那天无故出现的大旋涡状的乌云,外星人的打斗,暗淡人影的不敌,以及那人最后用手按在我胸口后发生的一切,和他说的那几句话。

  现在,事情很清晰了,我的想像力思维大力开动起来,当日,两个实力强大的外星人在争斗中无意闯入地球,出现在本市上空,最后一方不敌,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将一些相关讯息通过手传给了在场的唯一地球人,即是我,然后双方同归于尽。对,肯定是这样,我很得意自己这种完美的解释,这样就可以解释我为什么脑海里经常出现些无意义的字符或图象,又解释为什么占上风另一方为什么没有毁灭地球,肯定是弱势一方施展什么秘术同归于尽了。

  我长吁一口气,想通的事情的经过后心情无比轻松,当然,自己被动接受了些讯息这个情节目前看来也没什么后遗症,也就先不管了吧。

  我满意的点点头,这才感到身体的疼痛里混和着疲倦,慢慢的,我进入了睡眠当中。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