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23:20:24
  1. 爱阅小说
  2. 军事
  3. 神级狂兵
  4. 第0013章:卡片

第0013章:卡片

更新于:2016-06-02 19:13:52 字数:2529

  “你才有病呢。”

  乔欣然一下恼羞成怒,心中埋怨起了母亲黄倩,都怪她向王铮这么推销自己,整的自己好像是残次品似的。

  “开玩笑,开玩笑。”王铮讪讪一笑,赶紧陪着笑脸,“那你是啥态度啊,咱们订婚不?”

  “我是啥态度要你管啊!”乔欣然怒道。这家伙真是太可恶了,竟然以为她有病,真是的。

  王铮尴尬的挠着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你怎么样,有没有吃亏?”

  乔欣然这才关心的去问冯婷。

  “谢谢乔总关心,我没事,王铮很及时的找到了我。”冯婷感激的笑道。

  乔欣然松了口气,嫣然笑道:“这次的事情,多亏了你……你们,明天上班了记得提醒我,我给你们发一份奖金,算是补偿。”

  “还有我呢,我还撒了一地的钱,把那帮泼粪的给引开了。”王铮赶紧提醒了一下乔欣然,“我那可有五万块呢。”

  他扔的钱其实顶多就五千块,可这时候不狠狠的宰一下,好像说不过去。

  “你现在让我很生气,想要奖金,想要我补偿你,就得看你让不让我满意了。”乔欣然恶狠狠的道。

  王铮暗自琢磨着该如何让乔欣然满意呢,乔欣然的电话又响了。

  她拿起手机一看,是许琳琳的。

  “琳琳,你怎么了?”乔欣然笑着问道。

  “欣然,救命啊!”许琳琳在电话里都快要哭了。

  “怎么了,你说清楚啊。”乔欣然忙问。

  “今天有个中年男子忽然找到我,说我长得像他前女友,追着我不放,我好不容易才摆脱他,他知道我家住哪儿,我现在都不敢回家了。”许琳琳哭诉道。

  王铮耳朵一直。

  “中年男子……前女友……这段子怎么听着这么耳熟……我擦!!!老混蛋跑去泡许琳琳了!!!”

  “那你现在怎么办?”乔欣然关心的问道。

  “你行行好,来接我吧,我继续去你家吧。现在,我躲在世纪大酒店的女厕所里面,不敢出去了,我怕一出去就碰到那个男的。”许琳琳哭哭啼啼的道。

  “好好好,你等一下啊,我们二十分钟就到。”乔欣然赶紧挂了电话,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琳琳出事了,走,你帮我开车,咱们去把琳琳接出来。”

  王铮也不敢说那八成是自己的师父的杰作,有一个好色狂魔的师父,这太丢人了,还是不说为妙。

  不过他赶紧找了个借口,到远处给林正高打了个电话。

  “我亲爱的师父啊,你能不能靠谱一点,我是让你帮忙,查玉镯的事情的,你怎么又跑去泡妞了?”王铮都无语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胡说八道,我当然是先把她泡到了,然后找她打听,她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只是为了查手镯的一个过程,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林正高振振有词的道。

  “行了,我也不要你查了,你赶紧远离许琳琳。”王铮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头疼的道。

  “那可不行。”林正高并不答应,马上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意图,“我好久没见到她那么漂亮的女人了,我死灰复燃,要活第二春,所以我必须把她拿下。”

  “你一个老家伙,那玩意儿还行吗?”王铮无语的道。

  “你要气死我啊!”林正高抓狂了,“我当年万花丛中过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呢。”

  “别说了,你不离开她,我就把乔欣然给踹了。”王铮直接放了个大招。

  “你……你狠!”林正高立刻蔫了,气愤的挂了电话。

  同一时间,一辆宾利缓缓驶入东州市人民医院的停车场中。

  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为首,车上下去了三个人。

  这几个人,正是迟子强、方芸芸,和迟子强的保镖梁军。

  这三个人一出现,就特别引人注目,豪车倒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梁军。

  他身高起码得一米九了,很魁梧,走起路来像一堵墙似的,自然而然很容易吸引注意力。

  梁军在前面开道,找到了一个病房门口。

  在警局被王铮揍过的小邓和小程站了起来,一看到梁军这气势汹汹的,就想问一下他到底想干什么。

  “你、你找……”小邓问道。

  “滚开!”梁军直接一巴掌把小邓、小程给拨到一边去。

  没错,就是这么牛逼,谁都不放在眼里,谁都敢欺负。梁军心里美滋滋的想着,把门打开,卑躬屈膝的迎接着他后面跟着的正主儿迟子强和方芸芸进去。

  这儿,正是沈明的病房。

  “啊,迟少,你、你怎么亲自来了?”沈明受宠若惊的道。

  “你也太无能了,堂堂警察,竟然在警局被人搞成这个样子,真是丢人。”

  梁军先讽刺了一句,即便只是迟子强的保镖,但正所谓宰相的管家七品官,他可真不把沈明放在眼里。

  沈明很尴尬,却不敢反驳,只是干笑着,偷偷去看迟子强的脸色。

  “别听梁军瞎说,迟少是来探望你的,再怎么说你的腿被伤了,也是因为我们。”方芸芸不想太僵了,解释了一句,缓和了一下气氛。

  沈明与警局判若两人,对迟子强能来看他,真是激动的想从病床上跳下来。

  “呆着,别动,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事情失败了?”迟子强直奔主题的道。

  “哎,这次碰到硬茬子了。”沈明叹了口气,一脸颓丧,“有个人,出现在了乔欣然身边,我们商量的所有攻势,都被他轻而易举的化解了。”

  “那是你无能!”梁军又讽刺了一句。

  “哦说说,乔欣然身边有什么厉害的人物?”迟子强倒是来了兴致。

  “这个东西,不知道迟少认识不?”沈明从床柜上拿出了一张黑色的卡片,朝迟子强递过去。

  “啊,这……这是……”

  迟子强、方芸芸倒是没什么反应,可刚才嚣张无比的梁军,脸色大变,一下像见到鬼了一样。

  这前后反差实在是太大,让沈明等人都有点转不过弯来,刚才叫嚣最凶的,可是他梁军啊。

  “梁哥,你怎么了?”方芸芸奇怪的问道,“这张卡片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迟少,这个人,咱们绝对惹不起,这是尊瘟神啊,咱们收手吧。”梁军差点都要给迟子强跪下了,那惊吓的程度,简直像被人拿枪架在脑袋上一样。

  可迟子强和方芸芸知道,就算枪架在梁军的脑袋上,他也不会这么害怕,可见这张卡的威慑力,是多么强大。

  “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东州市有我迟子强惹不起的人。”迟子强傲然一笑,脸色忽然一变,寒声喝道,“你够了!一张卡片把你吓成这样子,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迟少,你有所不知,这张卡,叫……黑卡,又被人称作最后的通牒!”

  梁军的声音,仿佛在战栗,眼中充满了恐惧,一段想忘又忘不掉的往事,缓缓浮现。

  “最后的通牒,真有意思,那这个人,我惹定了。”迟子强傲然叫道。

  “那好,迟少,请让我辞职吧,我现在就走,马上就走,以后咱们没半点关系。”梁军一呆,失魂落魄的说了一句,像见到鬼一样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