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02:14:17
  1. 爱阅小说
  2. 军事
  3. 神级狂兵
  4. 第0010章:记者的威胁

第0010章:记者的威胁

更新于:2016-05-30 19:50:58 字数:2431

  “接电话了,接电话了~”

  乔欣然的手机一遍一遍的响起,她停下手中工作一看,是郑总打来的。

  “郑总,那记者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乔欣然忙问。

  “乔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郑总吞吞吐吐,像是难以启齿。

  “有什么事情你快说啊!”乔欣然焦急的问道,“他是不是要钱,要多少?”

  “不是的,乔总,他要人。”郑总无奈的道,“侯宝东一见我和冯婷,就色眯眯的盯着冯婷,虽然没有明说,但言外之意,就是想要冯婷。现在,他约冯婷出去喝咖啡了,后果不用我说,乔总你也明白的吧。”

  “好好好!”乔欣然怒极反笑,“好一个侯宝东!郑叔,你快去看着冯婷,别让她出事。告诉侯宝东,不管他再怎么抹黑零距离,也不能让冯婷吃亏。”

  刚把电话放下,王铮就回来了。

  “啊,你回来了,怎么样,警察有没有为难你?”乔欣然问道。

  “敢为难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王铮撇了撇了嘴,“话说,你是在关心我吗?”

  “你想的美。”

  乔欣然白了王铮一眼,非常无语。

  “你妈都说你是我未婚妻了,你担心我不是应该的嘛。”王铮笑道。

  “你!不许提这事,她答应,又不是我答应。”乔欣然瞪了他一眼。

  “好吧,我不提了。”王铮收敛了笑容,微微皱眉道,“你和迟子强有什么恩怨?”

  “迟子强?”乔欣然一愣,“你说的是迟家大少爷迟子强?我们都没见过,能有什么恩怨呢?”

  “那总不会是你妈得罪他吧。”王铮沉思起来了,“那帮警察,就是被迟子强收买的,我估计那些给你泼粪的人,也是他。”

  “迟子强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好像去年还被评为东州市十大杰出企业家,怎么会做泼粪这种恶心的事情呢?”乔欣然有点不太相信。

  “那就只有问迟子强他本人了。”王铮嘴角一咧,像是做出了某种决定。

  “先不管迟子强了,有个叫侯宝东的记者,也被收买了,把当时的事情都拍下来了。我的秘书冯婷去找他化解这件事情,可是那个侯宝东看上冯婷了,把她约出去了,肯定没好事的,你能不能帮我跑一趟,去看看她?”

  乔欣然有点不好意思的道,她总不给王铮好脸色,开口让王铮帮忙,真是感觉怪尴尬的。

  “你是以什么身份要求我去的?”王铮笑道。

  “当然是……你就帮帮我嘛,男子汉大丈夫,计较那么多干什么。”乔欣然用起了激将法。

  “那我有幸跟你一起共度烛光晚餐吗?”王铮笑道。

  乔欣然一愣,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而在她思考的时候,王铮已经带上门出去了。

  “这臭家伙,我都没告诉他怎么去找冯婷,他就走了。”乔欣然羞恼的骂了一句,赶紧给王铮打电话。

  同一时间,位于海边的“浪漫满屋咖啡厅”,冯婷和侯宝东俩“愉快”的交流着。

  侯宝东看起来三十几岁的样子,长得又矮又丑,和坐在她对面的冯婷看起来,真是极不相称。

  “侯先生,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吗?”

  冯婷露出和迷人的笑,撒娇一般的问道。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冯小姐,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侯宝东色眯眯的道。

  “侯先生说什么,我不知道呀。”冯婷装聋作哑的道。

  “我说什么,你还听不懂吗?”

  侯宝东露出淫笑,直勾勾的去看冯婷的胸部,同时还主动伸出手去摸冯婷的手。

  “你……”冯婷气得浑身发颤,“侯先生,请你自重,除了这个,其他条件,你随便开。”

  “真的吗?”侯宝东露出一丝讥笑,“那要不你回去,让你们乔总来陪我喝咖啡?”

  “什么,你敢打乔总的注意?”冯婷直接站了起来,怒斥道。

  “嘿嘿,你们要求人,怎么着也得拿出点诚意不是?”侯宝东露出猥琐的笑容。

  “那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冯婷气的一拍桌子,直接要走人了。

  她来之前已经知道侯宝东会对她有想法了,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这人心不是一般的大,竟然还想着乔总。

  冯婷绝对无法容忍这种事情发生,哪怕是零距离倒了,也不能让乔总受到侮辱。

  “嘿嘿,开玩笑,开玩笑,冯小姐你别生气,咱们有话好好说嘛。”

  看到冯婷如此决绝,拎着包就要离开,侯宝东连忙陪笑道歉。

  “那就请侯先生注意言辞,不要开这种不着边际的玩笑。”冯婷压制着自己的愤怒道。

  “是,刚才是侯某唐突了。”侯宝东笑道。

  可他心中却很不以为然,无比龌龊的想:“老子有一万种方法上你和乔欣然,等你在床上的时候,会求饶的。”

  过了一会儿,那姓郑的副总找来了,他赶紧跟冯婷招了招手,把她叫了过去。

  冯婷刚一离开,那侯宝东急急忙忙拿出一颗药,扔进了冯婷的咖啡里。

  冯婷跟郑副总说了几句,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决定,又回来了。

  “冯小姐,来,把咖啡喝完吧,我是一个节约的人,不要浪费了。”侯宝东微笑着将自己的最后一口咖啡一饮而尽。

  “侯先生,还是我刚才说的,我们可以给你钱,给你车,给你房,你再考虑一下吧。”冯婷倒没有起疑,将咖啡喝完了,“用户在零距离维权泼粪,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对我们公司的影响太大了,甚至会成为业内的笑柄,还请侯先生实事求是,不要被那帮找事的人蒙蔽了眼睛。”

  “好说,好说!”侯宝东开心的笑道。

  这货之所以这么开心,完全是看到冯婷已经把咖啡喝进掉了,至于冯婷说什么,他压根儿就没听进去。

  两人又聊了几句,冯婷顿时感觉不太对劲,眼皮忽然变得沉重起来,似乎要睁不开了,脑子也迷迷糊糊的。

  “你、你下药了?”

  冯婷一下慌了,赶紧拿出手机要打电话,可手机拿出来时,眼皮都睁不开了,一头栽倒在桌子上。

  侯宝东结了帐,搀扶着冯婷就离开了。

  隔壁就有宾馆,他直接扶着冯婷去了宾馆,开了房。

  “妈的,胸真大,看着就很爽,一定要摸个够本,好好的将你玩一玩。”

  侯宝东将冯婷放在床上,激动的口干舌燥的,急急忙忙的把自己脱了个干干净净,像饿狼一般的朝冯婷扑上去。

  冯婷的衣服,也一件一件的被侯宝东脱掉,粗鲁的扔在地上。

  “咦,有了,我把摄像头调好,录个视频,不仅可以威胁冯婷不要报警,以后还能自己对着撸。”

  他本就是记者,随时背着相机,光着屁股对着一丝不挂的冯婷开始拍照,同时也架好摄像头,就等着自己开战录像呢。

  侯宝东,像跳水运动员一样,飞扑向床上的冯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