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02:39:32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突破死亡的进化
  4. 第一章 校园危机

第一章 校园危机

更新于:2017-11-12 09:28:19 字数:3107

字体: 字号:
  “真是闲得慌,我感觉这么活着真无聊啊,天天除了上课下课回家,吃喝拉撒睡,都没别的事了,放着假,也得让学校留的作业隔着大半个地球控制着,还不如死呢,我可真是受不了了”。我一脸懒散的说。“你那里那麽多事,快写你的卷子吧,早知道你那么多废话,我就不该和你同位,看我这次考不了第一全是你弄得,我不跟你没完。”“哈哈,安啦安啦,反正老师在办公室里歇着,你紧张什么,算了,考也考不好,还不如睡一觉,我先去楼顶了,拜呦。”我一推椅子跑了出去,这对于我说是家常便饭,我脑子可不好,谁像刚才那位,天天考第一,bt。哦恩。我忘了说我叫王圣天,典型的四肢发达男,1米85的块头可不是好惹的,刚才那是我的朋友乐毅,最好的朋友也可以说是兄弟,虽然只有1米7左右,但可别小看他,他可不好惹,超级聪明,今天你得罪了他,明天你的死期也不远了。乐毅的父母都是研究生物进化的类似于科学家的人,也常常上电视,这也就不奇怪乐毅为什么那么聪明了。

  我一路小跑上楼顶,大气都不喘,哈,这就是经常健身的好处,虽然是以从来不学习来当代价的。躺在设有防护网的楼顶上是多麽惬意啊,小凉风一吹,打开随身必备之物MP3,就慢慢的进入美梦之中了。不知多长时间,浑身上下发凉,我打了个哈欠,脑袋晕晕沉沉的,一睁眼,却把我余下的睡意扫得一干二净,“啊”!我看见乐毅瞪着大眼看着我,那样子可真够吓人的,“你干什么,神经病了吗,吓我一跳,”我一下站起来,乐毅倒也镇定,一脸无害的说:"我只想看看你干啥了,早下课了,我看你睡着时还挺漂亮啊”,“不过,看你那么半天,我可能着凉了,冻得我啊,怎么办呢,要不你陪我点医药费吧”,乐毅倒向我投来一个鄙视的表情,我也不在乎,早就习惯了,这家伙反咬一口的神功早就炼的炉火纯青了,但我总还想着他的那张可恶的脸来上一拳“应该上课了吧,怎么没听见先上课铃啊”,我皱着眉,“也是,那打铃的老头每次不都准点能打么,勤快死,今天有什么岔子了,”乐毅又从嬉皮笑脸的表情中转变成了一个慎重的小伙子“算了,快回教室吧,研究老头子打铃干什么,晚打点不好吗,切!”我拉着乐毅走下了楼顶,可我心中透着一丝不祥的感觉,说不清什么,但总有那么种感觉。走廊里太静了,耳朵都疼,平时应该大家的嬉闹声都能从学校透到十里以外啊“没声音,不太对劲啊。”“管他呢,没声音不好吗,一会回教室后我再睡上一觉,不过,确实有点静的过分了。”“乐毅,你随便找个教室看看怎么了。”“呸!就知道让我干活,我是你小弟吗”!乐毅走到一个教室门口看去,突然他脸色一变,手抖了抖,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脸上留下了许多冷汗,之后向我跑来,他到我面前停都没停就使劲打了我一巴掌,转身就跑,这一巴掌来得突然,让我想也没想就追着他跑,“这小子不知哪来那么大劲头,平时都懒得走路,没想到今天跑得那么快,”我想着。一直到楼下,校门不知为何是开着的,我又跑着瞄了一眼保安亭一个人都没有,感到很奇怪,但仍追着乐毅不放,一直跑到小胡同里才停,我追到他,一下抓住他的脖领子,“打我干什么”,我愤怒地叫着,"先放开我,我再说。”喘匀了气,我问他怎么回事,乐毅神色慌张的讲了起来,“我刚才到教室门的窗户上,看到一群像丧尸一样的东西,开始我也不敢相信,但我看到有个同学开膛破肚,扯着肠子走,两眼翻白,滴着黑血,到处窟窿才发现这是真的,我是不得已打你的,我只有这么做才能让你第一时间,和我一起跑出来,不然我们都会死在里面的。”我呆呆的听着,“那你怎么知道全校都是这样,说不定哪只是一场话剧排练,或者只是太逼真而已”“呵呵,我在跑动的时候清清楚楚地看了每个我可以看到的教室,哪怕是一瞬,我也看到了丧尸,难道全校都在话剧排练吗,而且还是那么恶心的东西,”我的心中也不停地打鼓,“乐毅没有说过假话,他说的那么认真,难道是真的,怎么会......”我慢慢向前走着思考着,但当我看到一幕时,我思考不下去了,“是那个东西吗!?”我颤颤巍巍地吐出这几个字,乐毅走过来用超乎常理的平淡语气说:“对,的确是那东西”。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个老人,是个极度恐怖的老人,脸皮没了,露着黑红色的肉,眼珠早就不知道在哪了,嘴的旁边有一条大大的豁口,满身的血啊,就这么在二楼阳台走着,还是挪着,“这下信了吧,看来这应该与前几天在市郊那个生化实验室泄漏有关,在市郊建造生化实验室真是违规常理,市郊怎么能有实验室,这可是上海啊,一旦毒气泄漏那可不是小事,但它确实发生了,昨天就看到军队来上海封锁那一片郊区了吗,我以为没事了,可还没能阻止,不可思议,如今就蔓延到这了吗,”他皱着眉头,手放在下巴上,眯着眼嘀咕道,“你怎么知道那么清楚,你哪来的啊”。我依旧开着玩笑,“我早晨不是说了吗,我爸爸妈妈调到那个生化试验室了吗,前几天发生毒气时,我爸妈那晚就没回来,十有八九是像那东西一样了,一线人民死的太快了,哼哼。”我看到乐毅眼中有些泪花,但一瞬间不见了,我看他这样我也没多问,“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怎么能逃出去,枉我一世英明,怎么能在此地而死,我可还想为祖国做贡献呢”,我装的大无畏的神情望着天,乐毅再次向我投来鄙视的目光,"走是走得了,就怕你不敢,我可不怕啊,一切看你了,不过记住,我看在你是的我的兄弟份子上,我透露给你些事情,说不定之后还真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意境呢”。他诡异的看着我念叨着,“你说吧,怎么办,我可没你的那变态的大脑,”“计划太简单不过了,我们现在去拿我的摩托车,之后去生化试验室”“什么,去哪里,那可是毒气源头啊,这不是找死去吗,”“哼,倒数第一的大脑啊,那里是市郊,没有多少人,并且有至少半个师的军队,昨天我在电视看到了,那里已经建造堡垒封锁好了那一片郊区,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那里已经没有丧尸了,我想毒气也没得差不多了,而且到了那里,我们就有机会在这个布满丧尸的乱世里有了生的保障了,你说呢。”他问我,我打了一楞,“你刚才说的是什么生的保障啊,难道只有军队吗,”“当然不是,从他们调到哪里工作时,他们两个人就告诉我一切,那个研究了什么东西的一切,包括我爸妈私下瞒着领导研究的解除病毒的疫苗,”乐毅喘口大气,“别在这说了,这太危险,我们快拿我的摩托车吧,等到了军队我再给你好好解释,不过我告你,这可不是普通的疫苗,不是一次性的,是永久的,就是说你用完它之后,一辈子都不会再被病毒感染,你真应该庆幸有我这个朋友啊,不然你会死的多惨。”我只好顺着他迎合道“对对,快走吧,不然就会死这了,再也不能论天下了。”我对着乐毅说,之后我们发疯似地奔向停车场,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看来逃命时人类潜能真会爆发似的。

  到了停车场,我以为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地狱时,最不想看到的一幕看到了,有个老师在停车场,准确来说是个丧尸老师,也是恐怖至极,我不禁吐了一地,这还正好让他听见了我们,慢慢挪了过来,乐毅一看我,那意思是“你去杀了他”,我就恨不得先宰了乐毅,那么危险你却让我开头,他要咬我一口我不就完了吗,这个混蛋,可我也没办法,谁让我一会儿还要靠他活呢,我也只好硬着头皮,抄起一根放在其他车上的U型锁照那恐怖的丧尸脑袋上砸去,还好我看过不少生化危机的电影,知道开丧失就照头开,不像别的傻子似的还打什么身子,这一下开下去丧尸的半个头没了,从里面流出了大量的脑浆还有不知道是什么的红的绿的都有,那丧尸也在我这一个终极爆头之下倒地挣扎,过了一会就不起来了,而我又在这些恐怖的脑浆挑逗之下再次光荣的呕吐了,直起腰后我突然感到身体一股力量涌了出来,不太明显,但还有些感觉,我没太大的注意,乐毅马上打开摩托车的锁喊了句上车,我们就出发了,殊不知这一路上可不是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容易。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