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8 01:44:4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天罪时刻
  4. 引子

引子

更新于:2017-04-21 14:16:56 字数:2226

  龙风国,望月城百里之外,枫叶林中。

  轰。

  一道晴天响雷轰然在天边响起,震耳欲聋。

  一行衣着花纹锦衣的五人被这突如其来、毫无征兆的惊雷给惊住了脚步,错愕地望着天空。

  天空极其迅速的昏暗了起来,明媚的旭日之光被来势汹汹的乌云于数息间尽数吞噬。

  黑暗袭来,阴冷笼罩,灼热的烈日都不敢挡其锋芒,纷纷退避。

  令人感到压抑的乌云以出乎人意料的强势侵占了天空,闷沉的雷鸣声从黑如浓墨的乌云中传来,似乎是在向世人宣告它的霸主时代已然到来,又似在嘲笑烈日的懦弱以及虚有其变。

  天空之中,乌云当中透露着淡淡的红晕之光,显得极其妖异。

  一行五人就这样愣愣地望着天空,显然,他们都被这奇异,不,是被这诡异的一幕给惊住了,可殊不知,若是让他们看到乌云之上的一幕的话,恐怕眼珠子都会惊得掉出来。

  乌云之上,到处充斥着极其妖艳的血色光芒,无声无息地散发着,若是有人在此的话,会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一股直逼人灵魂的威压充斥在这片天空的上方,可奇怪的是,在黑色云层的下方却感受不到半点那股会让人灵魂颤抖的威压,似乎被那黑色云层给阻隔了一般。

  忽然,所有的血色红光似乎得到了某种指令一般,纷纷聚拢,汇聚到了一点。

  数息过后,一个血色光团静静的漂浮在空中,红到极致的光芒自其中散发而出,一切都显得那么寂静,一切都显得那么诡异。

  忽然间,一股奇异的能量从血色光团中荡漾而出,让人震撼的是,当这股奇异能量散发而出时,空间竟是变得一阵扭曲,道道裂纹浮现而出,似乎承受不住这股奇异能量。

  咻。

  那股血色光团陡然消失,这时空间才停止撕裂,但那副支离破碎的状况足足维持了数十息后方才恢复原样,可见这股能量的强悍程度。

  随着血色光团的消失,天空之中的乌云与雷鸣声也渐渐消退,似乎它们只是为了掩饰血色光团而存在的。

  天空再度恢复原样,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来得快,去得也快。

  “大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看起来十分精炼的短发中年男人迷糊的说道。

  位列一行人最前方显得刚毅的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头,面露沉吟之色,道:“不必管它了,家族的事还等着我们回去料理呢,时间不多了。”

  “嗯,我们走吧。”

  其余四人同是附和,随后便匆匆离去了。

  众人在枫叶林中急速前行着,一片白茫茫的光亮从稀疏的枫树当中穿过,一行五人知道,这是出口。

  “大哥,等等。”

  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她的话不由得让众人都止住了脚步,回身望去,只见一风韵犹存的少妇落于众人后面。

  “微微,怎么了?”被众人称之为大哥的中年男人皱着眉头疑惑地望着那名少妇。

  “这里有个孩子。”少妇伸出芊芊细手指了指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草丛。

  “孩子?不管了,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回到家族,我们时间不多了,族内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们料理呢。”

  最先开口说话的依然是那个精炼的短发中年男人。

  “可是······”少妇抿了抿诱人的红唇,脸上露出一丝于心不忍。

  顺着少妇所指的方向望去,当看到一个躺在草丛里的嫩青之色的襁褓里的孩子时,中年男人刚要吐出口的话被咽了回去,呆呆地望着那个孩子,一股说不清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

  “带回去吧。”沉默了数息之后,中年男人便快速地做出了决定,时间不容他多等了,说完便向着那襁褓中的孩子走去。

  额。

  众人的表情异常精彩,三名男人则是露出惊愕之色,他们没想到他们的大哥竟然会做出一个让他们意想不到的决策,在他们的记忆中,他们的大哥从来都不想自找麻烦,不会去理会除了自身家族之外的任何事物。

  然而那名少妇起初也是惊愕不已,但却被迅速涌上的惊喜所替代,虽然对她大哥的决定很是意外,但确实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决定。

  当中年男人俯身抱起孩子时,中年男人浑身一僵,机械地抱起了孩子,脸上露出一种怪异的神色。

  就在他双手刚接触到那孩子的时候,看到一股淡淡的红光从地下传入那孩子的身体。

  “大哥,怎么了?”

  “大哥,你没事吧?”

  看到中年男人面露怪异神色,众人不由得大感疑惑,纷纷开口询问。

  众人那一副关心的模样,那不知所然的表情让中年男人都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幻觉了,摇了摇头,道:“没事,我们走吧。”

  ······

  望月城,风家府邸。

  “大哥,你说给这个小家伙取什么名字呢?”少妇抱着一个襁褓,乐呵呵的笑着,脸上的是掩盖不住的母性之情。

  “什么名?”中年男人轻声喃呢着,双眼望向窗外,恍惚无神,似乎在回想着什么。

  ······

  枫叶林中,中年男人惊愕地看着襁褓里熟睡的孩子,内心竟然波涛汹涌,无法平息,而至于为什么,连中年男人自己都不知为何。

  看到襁褓有些鼓鼓的,疑惑的中年男人用手拨开了襁褓,当看到襁褓内的情景时,中年男人瞳孔骤缩,里面显露出一枚戒指,以及一卷略显古朴的皮质卷子,。

  “竟是空间戒指。”

  这次中年男人的内心真的汹涌了起来,虽然空间戒指并不是极其稀有,但也不是谁都能拥有的,就算是他也不过才拥有一枚最低级的空间戒指,然而襁褓里的那枚空间戒指明显比他的还要高级,你说这能让他不震撼吗?

  平复了心绪,再次映入眼帘的是孩子挂在胸前的一枚玉佩,一个逸字显示于其上。中年男人喃喃道:“这是你的名字吗?但你又是谁?”

  ······

  “大哥,大哥,在想什么呢,问你话呢。”

  少妇的声音在中年男人耳旁响起,把后者的思绪拉了回来。

  中年男人转身望着前者怀里的孩子,缓声道:“就叫他风逸吧。”

  “风逸?”

  “恩,就是风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