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23:29:1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赢天下
  4. 第四章 锦乐坊

第四章 锦乐坊

更新于:2018-03-18 11:55:56 字数:3085

  五楼的一间房间内。

  陈延庆关上门,转过身施了一礼:“观公子气息稳健,精光内敛,定是修为有成之人,却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在何处仙山修行?这样吧,陈某痴长几岁,便称呼公子一声老弟如何?”

  “不敢当,陈老哥言重了,您称呼我无生就行”姬长生不动声色地还了一礼:“在下一直在海外隐居,乃是一区区散修,鲁莽之处却让老哥见笑了。”

  “哪里哪里,无生老弟久在海外修行,对这俗世金钱不在意,陈某当然了解,再说了些许酒菜钱,陈某请客都嫌寒酸,此事休要再提。”

  “如此,那就多谢老哥照顾了。”

  “哎呀,客气客气,”陈延庆一边摆手,一边倒茶,叹了口气道:“不瞒老弟,陈某自幼随家师在山上炼丹,因此对这草药很是熟悉,后来因太不成器,被家师赶下山来,做了这俗世的买卖,今日偶见这天须麻草,喜上心来,却不知无生老弟能否割爱?”

  姬长生沉吟片刻,心里也想用此物换来一些用得着的东西,于是故作纠结地道:“既然陈老哥厚爱,无生也就忍痛割爱了。”

  陈延庆大喜,拍手道:“如此一来,就多谢无生老弟成全了,却不知老弟想换成俗世金钱,还是一些灵石器物之类的?”

  “却不知如何个换法?”

  陈延庆侃侃而谈:“草药之流,有神、天、地、灵、玄、凡六等之分,这天须麻草位属玄阶上位,寻常不可一见,更兼其解毒之功一流,因此其价格往往能达到灵草的级别。”说完看向姬长生,见他不动声色,于是继续说道:“我与无生老弟初次相见,没来由地生出结交之心,因此知无不言,俗世金钱对于我等修仙之人不值一提,天须麻草,老哥愿以金钱十万金,亦或一万下品灵石来换,如何?”

  看来是一比十的比例了,思索片刻,姬长生给出答案:“既然如此,小弟就换一千金,以及九千九百灵石,如何?”。因为毕竟以后说不定还会在俗世走动,所以备一些金银还是有必要的,对于灵石,姬长生还真的很是陌生,因为梦幽山虽然灵草众多,但却并不产灵石。

  “痛快!”陈延庆拍了拍双手,房门打开,从门外走来两名仆人,姬长生定睛一看,此二人步伐稳健,眼中精光湛然,必定是修行之人,顿时心中了然,看来这陈老哥绝对不是他自己说的那么简单,如果真是被逐出山门的,定不会有此等护卫,要么就是此人大有来头,家世渊远。

  “你们二人,去账房那里取一千金以及九千九百灵石来。”

  “是,老爷。”二人领命,躬身退出。

  不一会儿,二人返回,躬下身,拿出一张符纸撕开,光芒一闪,一堆物品出现在桌上,堆得如同小山一般。

  姬长生大致扫了一眼,便回答道:“既如此,那就多谢陈老哥厚爱了”,说完拱了拱手,递上天须麻草:“此物请陈老哥收好。”

  “好好。”陈延庆喜笑颜开,接了过去,仔细打量,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姬长生则略略扫了一眼灵石和金银,便用自己的乾坤戒收了起来。一旁的陈延庆看到了,顿时略略惊讶,看来自己还低估这位少年人了,能用的起乾坤戒的身世可不一般啊,心中顿时有了一个想法,但很快就被自己打消了,因为自己看不透这个青年,这么多年来,自己不但修为稳步提升,财富也愈加积累,靠的是什么?不就是这“不贪”二字吗,看看与自己一起下山的几位师兄弟,不是招惹了惹不起的势力身首异处,便是辛辛苦苦为灵石奔波,哪有自己过得快活。

  收拾好各自的物品,二人皆大欢喜,陈延庆一声吩咐于是二开酒宴,尽管姬长生竭力推辞,但敌不过陈延庆的热情,酒席间,宾主二人把臂尽欢,称兄道弟,一时间气氛极为热烈。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陈延庆道了声:“冒昧地问一句,不知无生老弟,此次下山有何打算?”

  姬长生略略思索,回答道:“在下孑然一人,多年来一直在海外的一处海岛苦修,却不得其法,修为一直卡在瓶颈期,因此此番下山欲拜入一名门大派,得大修行之法,却苦无引荐,因此颇为烦恼。”

  “敢问老弟的修为是?”

  “凝液中期”说完,姬长生略略放出自己的一丝气息。

  “原来如此”陈延庆讶然,此子如此年轻竟有凝液中期修为,比自己境界还要高一级,前途不可限量,心中结交之意更浓,于是望着姬长生说道:“如果老弟没有去处的话,哥哥我倒是有一个推荐”

  “哦?”姬长生看向他。

  “实不相瞒,老哥我乃是出身本地一名门大派,名曰‘驭兽斋’,不是老哥自夸,我们宗门自开创以来已经有八千年历史,高手层出不穷,乃是咱们这玄机星上十大名门之一,要知道整个玄机星可是有数千门派,说到这里,问一句题外话,不知老弟对咱这玄机星了解多少?”

  姬长生微微一笑,开口说道:“不怕陈老哥笑话,小弟我自幼在海岛修行,对于星外之事只不过道听途说罢了,据说我们这头上万千星辰,每一颗都居住着无数像我们一样的族人,浩瀚银河,实在不知有多少族人,更是听说在一些遥远的星域上,灵气充沛到每个居住在其上的人类都有修行的资质,实在骇人听闻。”说完微微摇头,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哈哈,无生老弟此言差矣,这世界之大,远超我等想象,”陈延庆抿了一口酒,兴致勃勃地说道,“我曾跟随家师穿过星门去过一个叫红叶星的地方,那里四季如春,没有寒冬,灵气密集程度是我们玄机星的十倍,修行一日,等于我们这里十日,灵宝众多,比我们玄机星要便宜得多,其星上门派上万,甚至有通玄境的高手坐镇,那可真是名副其实的人间乐土。”说完连连叹息,一副神往的样子。

  姬长生微微一笑,并不言语。

  “所以这就是加入大门派的好处了。”陈延庆一脸的得意之色,“我们驭兽斋每年都有外出拜访其余星域的机会,即使你修为不够。只要你能被宗内长老赏识,一样有外出游历的机会。要知道我们玄机星可是有规定,修为不到化晶,可是没有资格出去的。”

  “哦?这是为何?”姬长生来了兴趣,这件事情可是头一次听说。

  “老弟有所不知,”陈延庆长叹一声,“像我们玄机星这样低等的地方,一般的修仙者哪里肯来我们这里,相反,我们这里的修仙者都是拼了命的往外处挤,因为我们这里的修炼环境实在差强人意,所以历代玄机星的星主都做了规定,凡修为不达到化晶期的不得外出,就是怕人才流失。所以像我们玄机星的十大宗门,基本上那些掌门实力最强的也就是金丹期,不是没有更高的,而是一旦到了化晶期,就基本上都往别的高等星域修行了,像我们驭兽斋的主宗门就是高等星域一个名叫庐山万兽宗的大派,我们驭兽斋只不过是分支中的分支而已。不过老哥哥我可没那么多雄心了,我生于斯长于斯,自七岁随师父修行,转眼间已经过了三百年了,我的实力也不过凝液初期而已,此生成就或许也仅限于此了。”说罢摇头叹息,一脸的遗憾之色。

  “陈老哥此话可有失偏颇了,”姬长生出言安慰道:“像我等修为达到凝液期之人,寿元可有五百载,陈老哥不过过了区区一半时间而已,未来仍然大有机会啊。”

  “哈哈,无生老弟无须出言安慰我,我对老弟一见如故,不知为何就想多说几句话,许久没这么痛快了,今日一番长谈,让我消去心中块垒,当浮一大白,来,老弟,满饮此杯!”

  姬长生动容,不得不说他有些被感动到了,如果此人此时还不是真情流露的话,那未免心机太过深沉了。无论如何,他没感觉到陈延庆对他心怀不轨。

  两人满饮了杯中酒,陈延庆手抚胡须,哈哈大笑

  “不知无生老弟对我驭兽斋可有意愿?”

  姬长生微微一笑:“承蒙老哥照顾,小弟自当愿往”反正也是找一门派隐藏身份,顺便卖这一次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好!好!好!”陈延庆哈哈一笑,“无生老弟果然爽快之人,那就这么说定了,说来也巧,还有三天就是本门派十年一度的开山收徒之日,若非如此,恐怕还要多费一番工夫。明日一早,我随老弟一起前往锦乐坊,那里有我的一位师兄,乃是本门在长安城的负责人。有他照顾,定然无忧。”

  “有劳老哥了,”

  “兄弟之间不必客气,来,吃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