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6:14:4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森罗亿象
  4. 第三章 罗天霸

第三章 罗天霸

更新于:2018-03-17 19:48:23 字数:3153

  罗家会议厅内,此时充满了压抑的气氛,紧闭着房门,使得光线十分昏暗,墙壁上淡淡的月光石散发出的光亮,刚好能够让人看清房内的情形。

  长长的会议桌朝南摆放着,首座上一名身穿青色长袍,气势强大的中年人正紧皱着双眉,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中年人正是罗家当代家主,罗湛之父罗天霸。

  在罗天霸的左右两边坐着五位白发苍苍的罗家长老,显得风轻云淡,可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比罗天霸还要强大。

  这些长老平时不怎么管事,他们将权利下放到下一代,希望后辈能够在实践中得到更多的锻炼,只有当后辈解决不了时,他们才会现身帮忙。

  六人端坐在一起,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安静得能够听到众人的呼吸声,只有长桌上的茶杯中不断地冒着热气,使压抑的气氛显得更加肃穆。

  而罗氏商铺的掌柜赫然正站立于门旁,战战兢兢的样子像是一个犯错的小孩,低着头不敢直视眼前的六人,额头上的冷汗正不住的往下流,他也不敢用手去擦拭。

  “天霸,对于罗湛将青峰鼎交予朱宏志你怎么看?”端坐在左侧的大长老忽然开口道。

  大长老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宙斯九级巅峰,在罗家属于实力最强,辈分最高的长辈,也是最有话语权的人,就是因为有他在所以徐陆两家才不敢对罗家动手。

  闻言,罗天霸身体微微一震,罗湛是我的儿子啊,我能怎么办。

  不过他对大长老还是很恭敬的,只能咬牙回道:“按照族规,丢失家族贵重物品可以戴罪立功,若无法戴罪立功则逐出家族。但罗湛是我的独生子,我希望大长老能网开一面,一切由我来承担。”

  “哼,一个废物还妄想成为炼药师,搞到最后连家族最好的鼎都被人骗走,我看罗湛不仅是废物更是蠢笨如猪,身为罗家子弟不能淬体已经够丢人了,如今竟然将鼎白白送给徐家,以后人家该怎么说我们罗家。”不等大长老回答,一帮的二长老不转身激动地对罗天霸说道。

  罗天霸的脸渐渐阴沉了下来,没想到二长老这么不给面子,竟当着自己的面数落罗湛,紧紧盯着二长老,过了好半晌才强压下怒气:“湛儿还小,希望二长老给他个机会,况且他也不知道朱宏志是徐家大长老的孙女婿。”

  “一句还小就想承担过错吗?他还小难道你还小吗?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好,你这个家主是怎么当的?”二长老冷哼一声,指着罗天霸训斥道:“我可以告诉你,要不是看在你是家主的面子上,就罗湛那个废物早被我逐出家族了。”

  “啪”

  罗天霸一拍桌子,猛然站起身,双手撑着桌子巡视了一番各位长老,可长老们都转过头去,显然是承认了二长老的话,不过罗天霸却不在意,身为罗家家主,罗天霸还是有自己的气势的,他吼道:“我说了一切由我这个做父亲的承担!但如果你们有人要是敢伤害湛儿,就是拼了这条命我也不会让他好过!”

  “好了,都是一个家族的,有什么好吵的,先把罗湛叫来当面问问再说吧。”大长老朝着罗天霸摆了摆手,示意他稳定下情绪先坐下。

  ……

  此时,罗湛却不知道他父亲正跟长老们吵的不可开交,现在正在家门口左顾右盼,一见没什么人,捂着《药草大全》偷偷往自己房间跑去,生怕别人抢走了他的《药草大全》,知道了他是炼药师的徒弟。

  一回到房间,罗湛双手撑着大门,贼眉鼠眼的探出头朝门外瞧了瞧,确认没人后,立刻将房门关闭,屁颠屁颠地跑到桌子旁边,小心地将《药草大全》打开,正准备观看,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吓的罗湛一个哆嗦,急忙抓起《药草大全》塞进自己的床头,这才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去开门。

  “罗湛少爷,族长有事找你,叫你立即去会议厅。”罗家下人认真的说道。

  “嗯?”罗湛惊骇,难道爹那么快就知道我已经拜炼药师为师了?本来还想等我真正成为了一名炼药师在给他一个惊喜呢。肯定是那个该死的掌柜为了讨好父亲,才这么迫不及待的告诉父亲的。也罢,反正早晚要让人知道,不过父亲要是知道我能够成为炼药师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呢?

  罗湛陷入了深深的幻想之中。直到幻想舒服了才慢腾腾地朝会议厅走去。

  ……

  一进门,罗湛首先就看到了掌柜,朝他投去一个得意的神色,忽然看到了家族的长老们都在,这才惊出一身冷汗,立马向父亲与长老问安。

  不过一想自己马上就要成为炼药师了,以后身份大涨,还有必要这么战战兢兢吗?马上抬起了骄傲的胸膛。

  “罗湛,你是不是将青峰鼎交予了朱宏志?”大长老淡淡地询问道。

  听到连大长老都亲自询问,罗湛更加得意了,实在憋不住笑意,咧开小嘴笑眯眯地说道:“是的,没想到大长老你都知道啦,我已经拜朱宏志为师了,他说……。”

  看着罗湛那副欠扁的样子,二长老实在忍不住了,听到罗湛承认立马打断了他的话,指着罗湛怒斥道:“蠢材!青峰鼎都被人骗走了还在那沾沾自喜,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知道就那一个鼎的价值吗?那可是我们罗家十年的收入啊!”

  罗湛顿时止住了笑意,楞在了当场,过了好半晌才瞪着二长老不敢置信地说道:“二长老,你别开玩笑了,师傅他怎么会骗我呢?他给了我《药材大全》,说只要我能够认识上面的全部草药,他就交我炼药术呢。”

  “哼,说你蠢还真没说错,你说你是个废物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这么没脑子,《药草大全》这种地摊货在外面两银币一本要多少有多少,你竟然还当宝。朱宏志是徐家徐海燕的丈夫,你拜师难道不知道打听别人的底细吗?”

  听到朱宏志跟徐家有关系,罗湛忽然想起了徐家父子,难怪在来福客栈会那么巧碰到他们,原来他们一直跟朱宏志在一起。

  罗湛的泪水缓缓流了下来,可他还是不死心,他将目光转向了父亲,他知道父亲不会骗自己,希望能从父亲的口中得知这不是真的。好不容易能够改变废材的称号,到头来却是一场空,罗湛不能够接受这个事实。

  罗天霸心如刀割,他虽然给了罗湛物质上的一切,却改变不了罗湛心里的空虚与寂寞。曾经他也想过陪着罗湛一起去大陆上寻找强者来改变罗湛的体质,却因为家族事物缠身给耽搁了。

  此时望着罗湛期盼的眼神,罗天霸恨透了朱宏志与徐家,可眼下却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因为他是罗家家主,他要为整个家族着想!

  “轰!”罗湛脑中如遭电击,呆呆地立在了当场,泪水缓缓的从脸颊流了下来。

  “原来,这一切都是在自己做梦吗,什么成为强者,成为炼药师都是狗屁,我永远都只是一个废物!”

  忽然,罗湛抬起头,用力地擦拭掉脸庞上的泪痕,猛然转身朝着门外跑去,他不相信炼药师是徐家的人,他不相信家族的话语,他更不相信自己要一辈子做一个废物。

  即使是父亲亲自点头,我也要去问清楚,也许……也许是父亲们搞错了呢,罗湛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发疯似地向着来福客栈跑去,即使是被骗了他也要亲耳听到朱宏志所说。

  ……

  “砰!”

  罗湛一脚踹开来朱宏志的房门,看到房内的一幕,罗湛楞住了。面前摆放着一张酒席,只见朱宏志与徐臣正在对饮,喝的好不痛快。

  朱宏志见踹门而入的竟然是罗湛,紧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他知道罗湛应该已经了解了什么。

  而徐臣肥胖的脸上的笑容却更甚了,他知道马上就会上演一出精彩的戏码,两人各怀心思。

  罗湛愤怒了,失去理智的他突然跑到朱宏志面前将酒桌给掀翻,怒视着朱宏志。

  “你是不是徐家的女婿?”

  “是。”

  “那你收我为徒是不是为了我罗家的青峰鼎?”

  “是。”

  “那你还会交我炼药术吗?”

  “不会!”

  “你…你…我杀了你!”

  听到朱宏志竟然回答的那么爽快,罗湛疯了,他赤红着双眼,挥舞着稚嫩的小拳头对着朱宏志猛然挥去。

  可罗湛是一个连淬体都没成功的小孩子,在洪武级别的朱宏志面前没有任何威胁,朱宏志只是轻轻抬起一只手就制止了罗湛,掐住了他的脖子,慢慢地将其提了起来。

  “你,在我眼中连蝼蚁都不如!想杀我?等下辈子吧!”朱宏志傲慢地藐视着罗湛,说完,随手便将罗湛从三楼丢了下去。

  罗湛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脑袋直朝着地下撞去。望着越来越近的地面,静静地闭上了双眼,他想起了自己的一生。

  也许我的出生就是为了迎接死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