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23:50:50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妖非邪
  4. 第二章 面试

第二章 面试

更新于:2018-03-16 16:47:26 字数:3546

  丁宁伫立了许久,这家公司从早上到现在似乎没有一个人进出过。他感到很奇怪,但是他没有心情去想为什么,他更多地担心自己的前程。如果自己现在这份工作也不适合的话,还不知多久才能让生活安定下来。他并不羡慕那些富家子弟,世界就像是为他们设计好的一样,有许许多多的东西供他们挥霍,然而正因为自己拥有的不多,才更加懂得如何去珍惜。

  调整好心情,丁宁还是勇敢地迈出了新人生的第一步,他跨进了那幢破旧的楼内。

  丁宁难以想象这家公司内何时已经满是人了,屋内的光线打得很足,但刚刚从室外看却没有这种感觉。

  室内的人员看着丁宁从门外进来似乎都有一些惊讶,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向丁宁行注目礼。丁宁如此没有存在感的人第一次感受到了众人灼热目光的杀伤力,兀自低下头,尽量不去和别人对视。

  其实丁宁心里此时很想找个人问问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在哪儿,但是周围已经凝滞的气氛让他开不了口,他心里都有些后悔自己竟然真的来到这个名片上写着的公司了。去搭讪啊!丁宁心里有个声音在催促自己,然而毕竟二十多年来的历练中搭讪经历少之又少,丁宁此刻也只好暗骂自己无能。

  丁宁正在这屋内纠结着,此刻他似乎感觉周围的人都对他虎视眈眈,前狼后虎,进退两难之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双细长的腿。

  丁宁的视线瞬间就抬高了,目光正好和面前的女性对上了。她齐耳的短发,随意的刘海掩住了额头,眼神中透出了些许狡黠,穿着的衣服显示出她的精干,也露出了姣好的身材。丁宁感觉这个姑娘给自己的感觉很是熟悉,像是曾经见到过一样,但是又没有太深刻的印象,就如贾宝玉刚刚见到林妹妹的那一瞬间,那种没来由的亲切感。

  “那……那个……”丁宁想说自己不是有意想挡道的,不过身体上的反应更快了些,直接闪到了边上。

  “是丁宁丁先生么?”那个姑娘似乎是专门来迎接他的,“现在是八点十二,您迟到了将近一刻钟了。”

  丁宁摸了摸后脑勺,他今天是早早地来了,但是在这幢楼前徘徊了许久没敢进去,现在也不知道怎么跟这个姑娘解释。

  不过面前的女孩似乎也没有在等他的回答,她杏目圆瞪,朝着周围那些一直瞄着丁宁的工作人员吼了一声“好好工作”,吓得所有的人都操起手中的工具热火朝天地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我叫西溪,丁先生跟我来吧。”西溪又回复了一脸的笑脸。丁宁心里一阵嘀咕,自己刚刚那阵莫名的亲切感究竟从何而来,在她身边完全难以承受这样的落差啊。

  “嗒嗒”高跟鞋在地板上敲出有节奏的声音,丁宁跟在西溪的身后,他从没有发觉高跟鞋的声音可以如此动听,无怪乎高跟鞋在现在这个时代成为了女性的标志之一,不过更多的时候,应该还是平底鞋更舒服些吧。

  “到了。”西溪推开门,门上龙飞凤舞地写着“总经理办公室”,丁宁走进屋内,西溪在屋外关上房门。

  丁宁看了看屋内,果然是昨天找猫的那两个大叔。两个人此刻十分悠闲,正在品着茶下着象棋,看见丁宁来了,胡子拉碴的总经理周易仁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想收棋局,而另一位大叔则很是不高兴地扯了周易仁一下。丁宁偷偷瞄了一眼棋局,周易仁大势已去,老帅正在田字格中作垂死挣扎。

  “周易仁,”周易仁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了指另一个大叔,“裴云,裴总。丁宁,我们见过哈。”

  周易仁这样就算是介绍完了,然后拉了个椅子,给丁宁做了个坐的姿势,丁宁就坐了下来。

  “那么我们现在开始面试吧。”

  “面试?”丁宁一听心里有些慌。明明昨天道别的时候对方还没有提什么面试的事情,这突发起来的状况确实让人难以预料。

  周易仁笑着说,“别急别急,只是简单的对话问答而已,这也是帮助你了解本公司必要的一个步骤。”

  周易仁这么一说,丁宁的心里稍稍安定了许多,而且毕竟他也面试过许多次,算是个“面霸”,这种小事还能够应对。

  “那么丁先生,”周易仁捧着他的简历看着他,“你是来面试我们公司的代理总经理的吗?”

  “代理总经理?”丁宁几乎要惊叫出声了,自己再怎样得年少轻狂也不至于在简历上写自己要面试成为公司总经理吧?“没,没有啊,我简历上没有这么写……吧?”丁宁稍稍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把刚刚因为惊讶而抬起的屁股重又挪回了椅子上。

  “丁先生,你要知道,我们公司现在所有职位都不缺人,只有代理总经理是空缺的了。而且,以我来看,你的资质成为总经理绝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问题大了去了。自己几斤几两自己心里还是有数的,再怎么掂量也拗不过那些大人物的一根手指头,毕业之后立马失业,迅速成为了Loser的一员,大有向MADAO进军的趋势,怎么可能一下子麻雀变凤凰呢?

  “那个,能否容我考虑一下?”丁宁此时心里满是忐忑,这家公司到底是干嘛的呢?自己一无是处在这儿竟然受到了这样的对待,他们要劫财自己没财,劫色自己二十多年的处男也没什么意思,举目无亲好像真的没什么可以再失去的了。丁宁心里泛起了一点点欢快,自己二十多年之后终于还是被别人赏识了,虽然别人以为自己是金子而自己的本质却是黄铜,用来冒充黄金的铜锌合金罢了。

  “那既然丁先生是想面试我们的代理总经理,其实我们觉得你的资质已经足够了,干脆我们就先将合同签好怎么样?你还有什么问题么?”

  丁宁此刻心里确实有不少问题,他实在是对这样一个公司完全不了解。他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踏进公司时公司员工在做的事情,却怎么想都理不出个头绪。当时所有的人好像都在看着他,什么事都没有做,“能否告诉我们公司的业务是什么呢?”

  周易仁紧紧地直视着丁宁的眼睛,先是沉默了一小阵,丁宁心里直打鼓,害怕说错了什么话惹得周老头不高兴了。没想周老头又叹了口气,仰头看着天花板,“其实,公司业务什么的也是我正在想的问题……”

  丁宁一下子梗住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他在心里质问着自己,这个公司里面都是疯子吧?总经理连公司的业务是什么都不知道?这个公司真的存在在世界上么?自己是在做梦吗?应该自己和世界一起脱线了吧……

  “虽说没有什么固定业务,”周易仁换上了一副严肃的神情,“但其实我们公司还是有一定业务的,你确定要知道么?”

  丁宁的思维已经完全和周易仁脱节了,他在心里默默地期待着周易仁再次换上刚才的白痴面孔对自己说,其实公司的业务就是找像你一样的人过来对话取乐的,自己就像是五岁小孩,被大人拿着一根棒棒糖就牵着鼻子走了。然而周易仁却没有变化表情,这次似乎是真的严肃了起来。

  “我想知道啊,毕竟自己很有可能进你们公司呐。”

  “我们公司的业务就是这个,”周易仁从旁边的办公桌上抄起一撂纸递到丁宁的面前,“喏,你可以看看。”

  丁宁接过那撂纸,一张一张地翻阅着,却仍然毫无头绪。“这些有什么意义吗?似乎只是一些奇闻轶事而已,其中有些还是鬼故事,和我们现在应该毫无关系吧。”

  “我公司的主要业务就是这个,”周易仁摊摊手表示,这就是现实,年轻人虽然你棱角分明但还是接受这样比较好,“我公司人员的组成有很大一部分是妖怪,本公司的业务就是与这些妖怪共事。”

  丁宁此刻已经认定这是一个拙劣的玩笑,从椅子上直起了身子,将那撂纸递了回去,“抱歉,我想我可能跟你不在同一个次元内,开玩笑也得有个程度,自己迷失在不晓得那个二流作家写的妖怪小说里也不要因此影响别人的生活……”

  “不不不,我说的都是真的……”周易仁还在说着,却对上了丁宁愤怒的目光,噤了声。

  旁边一直静坐着的另一位大叔裴云也跟随着丁宁站了起来,“丁宁,你为什么不相信呢?”

  “是,我相信,但是你要让我降妖除魔?我做不了。让我和你说的妖怪相处?我也没这个胆。所以我还是回去洗洗盘子好了,这样子的生活其实也不错。”丁宁的声音中带着些些的讽刺。

  “丁宁,你在你的一生中认识过多少人?真正推心置腹地了解过多少人?又有多少人是真正地了解你?”裴云的声音依旧平静,“如果你身边的妖怪都跟你一样把所有的话憋在心里,你又怎么会知道他的世界?你属于这儿,虽然你不是妖怪,但是你已经和妖有了牵扯,这条路就回不去了。”

  “我属于这儿?我是个人类,单纯的人类,我才不相信世上有什么鬼怪,我可是跟着党的旗帜走的社会主义好青年……”丁宁声音渐渐低落了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所知的世界究竟是否如此。

  “那是不是只要能够向你提供世上存在妖怪的证据,你就会和本公司签合同呢?”裴云仍是步步紧逼。

  丁宁心乱如麻,明明前一天他还在为社会主义建设提供自己微薄的力量,今天就在这儿和别人讨论起这般怪力乱神的问题。这个世界给了他一条岔路,他不敢向前走,而原来的那条路却也早已遍地泥泞。

  “我想……也许吧……”其实丁宁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回答得如此犹豫。现在他的处境窘迫到手机话费都不想去缴,尊严啊什么的在这种时候也丢得差不多了,好像也没有什么更糟糕的事了,而现在别人提供了自己一个代理总经理的职位,衣食无忧,如果是真的也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