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7:28:4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一气化三清
  4. 第三章 丐帮

第三章 丐帮

更新于:2018-03-15 18:35:04 字数:3321

  丐帮在天元城内只属于一个三流的帮派,甚至在一些大人物眼中丐帮就不属于帮派,因为丐帮内部大部分都是一些普通的乞丐,一些原来天元城的地痞流氓几十个人,把这些要饭花子组织了起来,每日里看管,收缴这些乞丐的收入,但一些乞丐能够有多少的收入,所以也就限制了丐帮的发展。虽然对于大人物来说丐帮不算什么,但对于天元城内的乞丐来说就像小鬼遇到了阎王,不得不听命行事。

  丐帮的驻地在天元城西面,里外有两层院子,有着十几间瓦房,看样子过去是一个地主的家,现在却成了一群乞丐的据点。

  李自强和老乞丐被带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夜深了,院子里的乞丐大多已经回屋熟睡,但院子中却还有四五个比较强壮的乞丐坐在那里聊着天,很明显这几个人就是防着乞丐逃跑的。

  看见王五带着人回来,几个人马上起身行礼。

  “行了,今天又来了俩新人,你们带他们找个房子安顿一下。”

  王五对着院子里的值夜的乞丐说道,而后有转过身对跟在身后的人说道,“今天大家辛苦了,先各自回去休息吧,明天加个肉菜。”

  “多谢舵主。”

  “王舵主慷慨。”

  几声献媚随之传来。

  “麻子,这俩个新人交给你了,你给我看好了,要是跑了的话为你是问。”

  王五对着值夜的其中一个说道。

  “舵主,您放心吧,在我手底下还从来没跑过人呢。”麻子立刻跑到王五跟前媚笑的说道。

  叫做麻子的人和其他人相差甚多,不但身材瘦小好像一个半大的孩子,而且声音有些尖细,脸上还长了不少的麻子。

  王五吩咐完一切,便走出了院落,看来这丐帮的舵主并不和这一群乞丐住在一起,而是另有住处。

  叫做麻子的乞丐一直恭敬的把王五送出了院落,在门口目送着走出了老远,这才转回身站直了身子,看向了站在院中有些茫然的老乞丐和李自强两人。

  “你们两个就是今天新来的?”麻子声调调高了一些,昂着脑袋傲慢的说道,完全没有刚才狗腿子的样子。

  “这不是废话么。”李自强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老乞丐狠狠的瞪了一眼李自强,然后赔笑这说道,“这位小哥,您说对了,我们两个就是新来的,还请以后多多关照。”

  麻子离得两人远些,并没有听见李自强的嘀咕,但看见老乞丐如此恭敬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的,但仍然板起脸来,说道,“什么小哥,是队长,以后你们二人就是我小队的人了,以后见面要叫队长,虽然我这个人很是随和,但是国有国法帮有帮规,无规矩不成方圆。咱们丐帮最是讲究规矩的地方了,称呼千万不要叫错,这次就算了,以后不要叫错了,尤其是帮主还有舵主,见面是要行礼的,不然轻则饿上你们一顿,严重的话免不了一顿打。”

  麻子颇有些自得的指教这两人丐帮的“规矩”,看来他这这队长的职务还挺高,除了帮主和舵主就是他了,不过貌似整个丐帮就三层管理吧,他这个队长属于最下层的了。

  “是是,我们一定谨记队长的教诲,以后万万不会叫错。”老乞丐满脸奉承的说道。

  “嗯,好说好说,以后跟着我混,只要你们听话别的不敢说,但是每天让你们吃上一顿饭还是有保障的。”麻子一脸傲然的说道,好似跟着他混非常有前途似得。

  李自强听见他这话差点鼻子没气歪了。

  每天吃上一顿饭?还有保障?保障你大爷,自己和老乞丐在外面不敢说顿顿能吃饱,但一天两顿饭却是没有问题的,偶尔还能像李自强前世那样吃三顿,最惨的时候,还可以在外面挖挖野菜,赶上运气好还能打个野鸡野兔呢,这尼玛到了这里,每天一顿饭还好像承受了多大的恩惠似得。

  不提李自强在心里如何的抱怨,但是老乞丐听见这话立马一脸的激动,混浊的双眼露出了精光,好似前途无亮(是前途无亮,不是无量)的人遇见了救世主,双手微微有些颤抖,显示出内心的激动,恨不得马上便拜麻子为主公,征战天下……

  当然这只是李自强看见老乞丐的表情心中诽谤,但看效果确实很好,那麻子一脸的享受的表情,看着李自强和老乞丐的目光中也没有刚才的鄙夷,好像真的有些把他们当成自己人样子。虽然不知道成为自己人是不是真的好,但是不得不说,老乞丐这演技令李自强折服,如果老乞丐去前世演电影,估计奥斯卡就得被他包圆。

  “好了,今晚给你们找个好些的地方,好好的休息一晚,明天开工努力些,争取给你们加个馍馍”麻子看这两人如此识相,便也没有为难他们,往常的一些刚来的乞丐却是要为难一番的,别的不说,起码第一天晚上是绝对让你睡不好的,但这次麻子却十分痛快的安排了两人的住处,也不知道是麻子今天心情好,还是老乞丐表演的太到位了。

  地方不算好,但也不是太差,一个大通铺炕头,上面已经睡了七八个乞丐,仅有靠墙的地方有些位置,但两人躺上去却显得有些拥挤,但比土地庙却强上一些,起码屋顶没有漏,屋子四周的窗子还算完好,算是一个完整的屋子,不至于晚上冻醒。

  三个人来到屋中却是没有人起来,有一些嘀咕声也随着三个人进屋而停止,就好像所有人都睡着了一样,看来这麻子在这群乞丐中还是挺有威慑力的,也没有点蜡烛,摸着黑老乞丐和李自强便挤上了炕,而麻子在屋中巡视一圈也离开了,屋子中再次陷入安静,不一会嘀咕的声音再次响起来,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睡着了,但却并没有人过问李自强和老乞丐两人,看来他们对这种生活已经习以为常了。

  老乞丐和李自强谁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他们都知道自己掉进了火坑,看着丐帮如此严密,想要逃出去的希望十分的渺茫。

  “对不起,老乞丐,要不是我去西街乞讨,也不会连累你和我一起掉进了这个火坑。”沉默了半晌,李自强开口低声说道。

  “唉!”

  老乞丐轻叹一声,轻轻摸了摸李自强的脑袋,“不要自责了,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虽然不是父子,但却胜似父子,知子莫如父,你的为人我还不清楚么,以你的懒惰的性子,而且并不贪婪,恐怕即使知道那西街油水多你也懒的去,你也是你无意中在那里乞讨,虽然惹了些祸事,但也怨不得你。”

  虽然是在黑暗中但李自强也能感觉的道老乞丐那慈爱的目光,“老乞丐,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

  “我知道,以后会告诉你的,现在还不是时候。”老乞丐打断了李自强的发问,摸了摸他的头发轻声说道,“睡吧。”

  李自强一直有一个疑问放在心里许多年,曾经几次想要开口询问,都被老乞丐糊弄过去,而这次也不例外,老乞丐并没有让他问出口。

  李自强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老乞丐捡到,从小和老乞丐一起乞讨,而且两人的感情也如同父子,但是老乞丐就是不同意李自强叫他父亲,只是让他叫做老乞丐,而且这么多年,李自强连老乞丐的名字也不知道,他很是怀疑老乞丐是不是也姓李,所以让自己姓李,而且还给自己起名字叫做自强。但是经过这么多年观察,发现老乞丐并不姓李。

  这让李自强有许许多多的疑问,自己的身世老乞丐是否知道,还有就是老乞丐的身份也如同谜一样。

  浑浑噩噩中,伴随着各种小声的嘀咕声音,李自强便陷入了睡眠,而他却不知道,在他旁边的老乞丐依然睁着浑浊的双眼,看着房屋的屋顶。

  “铛铛铛铛铛铛铛~~~”

  刺耳的声音从院落中传来,破铜烂铁的敲击声令人无法安心的睡眠。

  由于昨天睡的太晚,还在深度睡眠中的李自强便被这刺耳之声惊醒,还没等他起床看个究竟,昨晚上的那个麻子就已经拎着一个竹篾进到了屋中,看见还躺在炕上的李自强,也不废话,一竹篾便打到了李自强的肩膀上,李自强疼的直吸冷气,立马便没了睡意,刚坐起身来,便看到那麻子拎着竹篾在屋中巡视,看见没起床的就是一下。

  一个屋子里有四五个人都被他抽了一下。

  “快点,不要装死,院子里集合,晚了一会你们全要挨板子。”

  麻子冷着脸督促这屋中的几人。

  等所有人都起来了,麻子这才喝了一声“都跟紧我,一会不要走丢了。”

  说罢带着这个屋子的所有乞丐来到了院中,有走的慢些的,他也会上前抽上一两下,虽然十分残暴但却没有人敢于反抗。

  李自强和老乞丐默默的走在中间,即不上前也不落后,来到院中可就热闹了,乱哄哄的上百人,有十几个拿着竹篾的人,每人看管着几人到十几人不等,这十几人都和麻子差不多,看来也是这个丐帮的队长,虽然这些队长们尽量维持秩序,但是乞丐能有多少素质,依旧乱哄哄的。有几个队长不断的拿着竹篾抽着乞丐。李自强他们这个小队还算好些,起码对比那些小队来说,并不是李自强他们这个小队的素质较高,而是麻子下手更狠,现在李自强被抽的肩膀抬胳膊都有一些别扭,被抽的地方一片血红,还有些红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