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1:22:26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回想事件前后的逻辑推理
  4. chapter1 商业式笑容

chapter1 商业式笑容

更新于:2018-03-16 13:28:41 字数:3463

  天空晴朗的上午,街道上的嘈杂声音互相交错,各自奔波的人们制造出来的声响构成了城市最重要的一部分,因为声音杂乱,所以才被称之为城市,因为人们忙碌,所以才被叫做城市。

  头上戴着一个粉红色发夹的女孩子牵着好像因为熬夜有些精神不济的母亲走到一个街道小摊前买下了一个煎饼后带着母亲走到了路边摊旁边咖啡厅里。

  女孩把自己刚刚买到的煎饼放到母亲的手上后,看到了坐在咖啡厅里的某个男人的身影,从刚刚开始眼中就透露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沉着陡然消失一空,看起来不过十岁的女孩前者有些失魂落魄的母亲走到了咖啡厅里正在朝女孩招手的男人面前。

  “看起来很惨呢,这位小姐。”男子把早就点好的放在桌上的蛋糕递到慢悠悠坐好的女孩面前对着女孩的母亲说道。

  “是啊,今天早上我找她的时候刚刚还在被那个男人虐待呢~”小女孩皱着眉头一脸不高兴的对着男人说道。

  男子伸手示意女孩可以吃蛋糕了,然后看了一眼女子手上拿着的煎饼。

  “小依,这煎饼是怎么回事?”

  “这位妈妈在我带她过来的时候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非常响亮的叫了哦!然后呢,我就想要买点东西给她吃,但是我身上……我身上没钱。”女孩此时吃蛋糕的声音也很响亮。

  盯了女子手上的煎饼一会儿,男子说道:“难道你到门口那个我打工的地方买煎饼赊账了?”

  早上到咖啡厅里喝咖啡的人都是一些安静的人,在这种安静的氛围下,女孩小依保持着吃饭安静的态度彰显着自己是一个好孩子的事实。

  那么,从以上的情节发展可以看出了,女子的确是一个母亲,但是很遗憾的,她不是女孩的母亲。

  他是一个精神肉体被惨遭虐待的母亲,精神状态严重低迷的一个可怜女人。

  “初次见面,我就是你身边的女孩周依之前所提到的私家侦探,我叫种荼,名片什么的没有,电话号码要吗?”对于女子的情况只是一句惨后就一笔带过直接进入正题的男人开始了自我介绍。

  “我……”

  嗯嗯,听着呢。男子做出这样的兴致盎然的表情等待着女子接下来要说出的话。

  “我真的可以,报复他吗?”

  “当然,而且绝对合法哦,完全合法。”眼角笑吟吟的种荼好像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语气显得很是高兴。

  “想要喝点什么吗?女人要是缺少水分可是会变丑的哦。”

  这话不是种荼说的,而是周依说的。

  “请你一定要帮帮我!”安静的氛围被打破了,但是种荼和其他的客人并没有因此而产生什么反感表现,而是依旧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各干各的。

  “可以详细说说你想要我帮你什么吗小姐?看在你这么年轻的样子上来看,小依所说的你的孩子应该也大不到哪里去吧?难道你所说的帮你……”接过服务员刚刚送上来的玛奇朵放在桌上,种荼闭口不说下半句。

  有些话还是必须由当事人自己说出来比较好。

  “不是的,孩子……已经没了。”看起来说出这句话已经拼尽了很大的力气一样女子因此开始喘气。

  种荼好像显得很有耐心的一脸微笑等着女子的下文。

  “请让那个男人……至少,至少让他受到应有的报应吧。”

  “听您这么说我实在是无法一时之间全部理清您想要表达的意思,嗯……我这么理解可以吗?”玛奇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接近半杯的量消失了,种荼放下手中的杯子。

  “先不说您的丈夫虐待你的事情,一些隐情你没有和小依进行交代,像是你的孩子的事情,你之前不在这个城市生活的事情,甚至于你现在精神颓萎的事情,总的全部都收集起来的事情还是不够全面,那么,现在就需要用得上你之前委托小依的时候我们这边给您准备的与预付金相对应价值的东西了。”

  从一旁的椅子上拿起一个资料包放到众人的眼前,周依还是在埋头认真对付着蛋糕,种荼一脸严肃的指着桌上的文件。

  “作为一个从异乡过来这个城市的人你已经是足够优秀的人了,在这个城市公司工作的人基本上都有着一个通病,那就是加班,每天晚上加班到十二点左右才有可能回家的大量工作量,不菲的工资,这是外乡人过来工作的特权,你可以选择长时间的工作也可以选择普通的工作,你选择了前者。”

  “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喜欢男人虐待自己的女人,不过这些就先不提了,那个男人也是盯上了你在这个城市奋斗近十年的资产才和你结婚的,也不是什么好人。”

  说出这些话的种荼虽然脸上还是一脸祥和的微笑,但是,总感觉语气中好像有什么不满。

  是对女子故意隐瞒的不满还是因为什么其他的不满,女子不知道。

  但是,现在不是利用自己因为加班而造成的面色难看做掩饰的时候了。

  “请您直接告诉我委托的内容,这样子,对我好对您也是有益处的。”脸上挂着笑容手上却在做着威胁行为。

  “像是那什么男人因为一不小心没能抓住你你摔下楼了的结果,在这之后因为这件事情变本加厉的强迫他什么的,不管怎样,被人知道了对于您的社会评价还是有很大的影响的。”

  “我……”

  面前的男人面不改色的威胁着自己的客户。

  “我给您准备了三种服务方针,就像您刚刚所说的,想要那个男人得到应有的报应是吧?所以有三种报复方案,完全合法,不会对您造成任何的影响。”

  这个男人所做的事情真的是一个侦探应该做的事吗?

  种荼提供的三种方法。

  “第一种方法,就如您所看的,是一个很可能会让他陷入生命危险的一个方案,当然,因为会陷入生命危险所以属于商业机密不能告知,但是能够在二十分钟之内让其受到您所说的报应。”

  “第二种方法……需要三天的准备时间,而第三种方法,则是单纯的不会让其造成身体伤害的只会造成一种社会地位损害的方案。”

  抹了抹嘴蛋糕已经吃完的周依补充了一下种荼的说明道:“价格分别也会因此有所变化,您的报酬,从刚刚带你过来帮您买煎饼陪您装疯卖傻意图博取同情的时候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理解,随身携带那么多钱的人想必一定有能力支付这个第一种方案的报酬。”

  不可能!你明明只拉着我的手进来的!想到这点,突然想起来,自己刚刚进咖啡馆的时候和女孩站在咖啡馆找种荼的场景回想起来。

  一个女孩摸一个女人的胸,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

  “小姐,您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没调查过您在公司里面掩藏起来的臭名吧?说得好听点叫做为了事业奉献自己的全部,说得难听点就叫做颠倒黑白啊……不过您放心,我这边就像是小依告诉你的一样,不会暴露的,包括这个咖啡馆里面的所有人,有关您的一切负面信息,都不会泄露出去的。”

  还有最为关键的一点,能够让种荼在客户面前这么嚣张的一点。

  “除了我们,现在也没人愿意为了你的小孩子脾气帮你办事吧?哪怕有很多钱……”

  这是种荼的工作,为其他人不愿接受的案件接受收尾的工作。

  “不过没关系,接受您这样的人的委托就是我的工作,请您放心快速地选好要选择的方案吧?”

  明明基本上一直都在听对方的话,但是,女子去也感觉自己已经被对方彻底看穿了,本来以为这种毫不致命的侦探一定不会知道自己的事情的,但是从对方知道的很是详细这一点来看,对方是完全有能力完成她的委托的。

  她不想在这个咖啡馆里再待下去了,不管是被面前这个叫做种荼的男子继续看着还是因为自己的装可怜被人看穿,这些理由足以让她想要快点离开这个地方了。

  果断的选择了第一个方案,推开面前的签约文件,因为心中郁闷转头看着咖啡厅的玻璃窗门口。

  “那么,接受委托,为了保证签约方案的正确实施,现在……还有十二分钟,您可以在这边等待少许时间,马上,您就可以近距离的直接看到您想要报复的对象受到‘报应’的时候了。”

  手上的煎饼,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奇怪的厌恶感女子丢开了手上的煎饼,加班和晚上强迫那个男人虐待自己的疲倦感此时涌上心头,脑袋发昏的女子难忍睡意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本来只是打算打个盹的女子被人喊醒,周依女孩坐在她的身旁指向窗外,而女子也看到了那个自己想要对方得到报应的对象。

  看起来比女子精神还要狼狈很多衣服都有些杂乱的男子在咖啡店门口的小摊上接过了一个煎饼,此时已经啃了好几口的煎饼在手上非常的醒目,喝上一口奶茶的男子与在窗口盯着他的女子眼神交错,但是男子看不到女子。

  因为女子所坐的位置,是这家咖啡店唯一一个装了单向玻璃的位置。

  下一个瞬间,男子突然捂着自己的肚子倒在了地上,惨叫着,嘶嚎着,然后人群聚集,紧接着,是救护车的声音,在这个几分钟的过程中,女子一直看着那个只穿着短裤和白色体恤身体消瘦的男子躺在地上痛苦的无法组织语言只能在地上翻滚的场景。

  嘴角漏出了一丝难以笑容的瞬间,一只手拍在了女子的肩膀上。

  种荼收回手掌,让人难以猜透什么时候回来的他依旧保持着那商业式的笑容。

  抓起女子仍在桌子一边的煎饼吃上一口,种荼笑着对女子说道:“可否请您收起您那恶心的笑容先把报酬给付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