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01:03:1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极品小高僧
  4. 第一章 花少成光头

第一章 花少成光头

更新于:2017-02-14 16:16:45 字数:3565

  “这是哪里,这帮王八蛋,酒钱可是劳资出的,竟然扔下我跑了,不对,昨天那妞呢,细皮嫩肉小车模。”徐然回味着,揉着宿醉醒来,胀痛的脑袋。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那个王八蛋干的我要杀了他。”徐然,摸着脑袋,一片光滑,头发一丝不剩,成了光头,此时徐浩然发现不对劲,打量四周,木门,木板床,简陋异常,这可不是昨天该去的酒店的样子啊。

  “这是哪里?”

  一身订做的休闲西装不见了,换成土黄色布衣,这不算,这衣服怎么怎么像和尚穿的僧衣。

  “不对,昨天我喝多了,摇晃着出来会所,遇见一白胡子僧人对我笑,隐隐说了些什么,我就跟着走了。”

  徐然,揉着胀痛的脑袋,回忆,老和尚满脸慈祥,不知不觉点头答应。“难道我答应做和尚,这怎么可能。”

  徐然,此时哪里还能顾得这么许多,快速爬起床来,打开房门。“老和尚,给我滚出来。”

  徐然喊了几嗓子没人理会,却钻出两个小和尚,来。“阿弥陀佛,师傅你醒了。”

  一大一小两小和尚,大的十来岁,小的四五岁,小的婴儿肥,白嫩嫩一定是个贪吃小和尚,大的强作架势,隐隐还有些害怕。“师傅?小光头你可别乱说话。”

  徐然瞪了一眼小光头,冷哼了一声。“小光头,我问你白胡子老和尚哪里去了?”

  “祖师爷已经升往极乐世界。”小光头果然双手合十,念往生经,小小和尚果真亦是如此。

  “说人话,叫他出来。”

  徐然嚷嚷,边上小果真,低声说道。“祖师爷昨夜日落时分,已在禅房圆寂,升往西方极乐。”

  “圆寂?死了,怎么可能,我昨天晚上还见到,难道是见鬼了。”徐然惊出一身冷汗,壮着胆子,随着两个小和尚来到禅房,果然白胡子早已经圆寂,可脸色已经红润,嘴角含笑,完全和昨天晚上见到的一模一样。

  “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徐然,可从来不相信鬼神仙佛,可昨天这是怎么解释,难道是恶作剧,不对。“两个小光头过来,你们为什么喊我师父?”

  “祖师爷圆寂时,曾说,会有一名高僧归来,主持弘博寺,师父手上都要主持守戒,当时祖师爷所说高僧。”果然小和尚,念了一句佛号,徐然愣愣看着手上的铜制戒环,猛地用力一拉,竟然取不下来,脑海里一阵绞痛。

  “谁吵小爷我睡觉,该死。”一个稚嫩声音在脑海里炸开,徐然完全傻眼了。“你是谁,谁在说话。”

  “师傅,你为何,如此说话,院子没有人啊。”果然小和尚被突然躁狂的师傅,吓了一跳,小小和尚果真,躲在师兄果然身后,怯生生拉着果然袖口,偷偷看着发狂的师傅。

  “小子,这么快就忘了小爷,该死,该死。”说着似乎生气跺脚,徐然一阵抽搐,巨大精神疼痛,如同一个个神经被蚂蚁撕咬一般,剥皮抽筋一般疼痛。

  “你到底是谁。”徐然,喘息,脸色煞白,是人是鬼,此时顾不得这么多了。

  “小爷是谁,小爷可是九天功德塔的小主人。”徐然似乎看到一个一两岁小光头,光屁股小娃子,胖嘟嘟,白嫩嫩,一脸臭屁样。

  “九天功德塔是什么?”

  “气死小爷,老光头,怎么着到你这蠢物。”小屁孩生气,撅着嘴,徐然忍着疼。

  “小子,多有不知,请你给小子,说说。”徐然为了不受剥皮抽筋之疼,忙放底身份。

  “看你诚心份上,找个安静所在,小爷和你好好说说。”小光头,舒服盘坐白色空间,徐然舒了一口气。

  “小和尚,哪里有安静地方,带我过去。”

  “师傅,禅房最是安静。”果然,说道。

  徐然瞅瞅白胡子和尚尸身,安静是安静,可是渗人。

  “小和尚说的没错,这里安静,老光头法身在,这里最是安全。”

  “法身?”“没错,老和尚修满九天宝塔,脱去肉胎,逍遥自在。”

  徐然心里满是疑惑,此时没这么多讲究,再说两个小和尚在。“请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昨天老和尚功德圆满,甚是不放心两个小徒孙,正巧遇到你,见你颇有慧根。”

  “慧根,你确定他没看错。”徐然,一岁掀女孩裙子,二岁亲女孩嘴,四岁偷开隔壁阿姨洗澡,五岁掀开幼儿园老师小裤,六岁亲了学姐,八岁摸摸奶奶,九岁阅尽小黄动作片,十岁泡妞,十二岁**,时至今日,享年二十一岁,阅女无数,可谓真正花花少爷。

  “老和尚如此说的,虽然,小爷怀疑街上无人可选,老和尚时间不多方才选了你这酒色之徒。”小爷摸摸小下巴,喃喃说道。

  徐然苦笑,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好好酒店不睡,大半夜兜风,喝多了啊。“既然如此,不若我留下铜环,大家各自当做没发生过,如何。”

  “小爷倒是不在乎,最多等等,不过你确定要脱下铜环?”小光头嫩娃娃,一脸奸笑,对,徐然就是这个感觉。“难道还有副作用不成。”

  “那是当然,当小爷的九天功德塔是玩具不成,剥离说起来倒是容易,只要你魂飞魄散,小爷自然自由。”小胖光头娃娃,毫不在意,说道。

  “魂飞魄散?”

  “没错,魂飞魄散,永不超生。”小胖光头,如此说道。

  “为何老和尚,可以升脱胎,升天?”徐然,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你可知道老和,修炼积攒功德多少年?”小光头,换了姿势,似乎出现徐然眼前,直盯盯看着徐然,似笑非笑。

  “多少年?”

  “小爷数学不好,只知道老和尚还是小和尚时候,有个和尚同伴做了皇帝。”小光头,摸摸小光头,憨憨不好意思。

  “和尚皇帝?”徐然心咯噔一下,朱元璋,历史似乎没有几个和尚当皇帝,梁武帝登基之后,算算只有朱元璋,白胡子老和尚,难道有七百岁,人瑞不可能如此长寿。

  徐然咽了咽口水,肉肉小光头笑了笑。“小子,是否要解除铜环,小爷还真想休息休息,帮了老和尚几百年,小爷要好好放个假,不知道小师妹如今身在何方?”

  “大爷,你行行好,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徐然想想此时形象,如何还有妞,愿意靠近,这身装扮太惹眼。

  “有,收集功德,功德圆满。”

  “七百年?”

  “小子,有小爷帮忙,或许不用这么久。”小胖光头,颇为得意,看着徐然。

  “为何?”徐然一脸不解,白胡子老头怎么看都是大德高僧,修了七百年才脱胎,自己不学无术,想来,上千年,虽然不死,可眼见亲人离去,想想极为可怕。

  “老和尚,自在自身功德,不借外物,小子,如果你想,以你资质少数一千年,多着万年。”小胖光头,看着徐然,直摇头。

  “万年不成王八了。”徐然无语。“不知道借助外物是如何?”“外物当然是世人,无人没有欲望,无人没有功德,达成欲望,收集世人功德,想来百年足够。”

  “百年,好。”徐然心说,自己是被坑了,剥离是死,修百年获得长生,总比死来的划算。

  “不知道,九天功德塔为何物?”

  “此塔是佛陀用前世今生未来世,三世佛陀舍利,用大法力大慈悲,耗时九千九百九十九年,成就九天功德塔,佛陀成道之物。”小光头胖娃娃,一脸傲娇说道。

  “此塔妙用无穷,天上地下,独一无二,功德无量。”小胖子越说越兴奋,徐然心里撇了撇嘴,丫丫完全和电视购物广告似的。

  “不知道有何妙用?”徐然问道。

  “小和尚,九天功德,当然无量功德填补方能开启,此时不过开出一层缝隙,这乃是老和尚给你留的一道后门。”小胖娃,瞥了一眼徐然,没见识,好宝贝怎么可随意动用,怎能显得身份高贵。

  “不知道,老和尚留下何种妙用。”徐然,当然不会被小屁孩骗的。

  “待我看看,功德眼,老和尚果然了解你。”说着,小胖子,手一挥,一道金光,在徐然眼前闪现,一只大眼睛瞬间没入眉心。“功德眼?”

  “只有你用心念功德经篇,可看十米方圆,世人欲望功德。”小胖光头,如此说道。

  “好东西。”“还有,洗髓丸三颗,可洗髓,强身,聪明丸两颗,可提升智力,镇宅瑞兽一座。”小胖子,随手划拉,没有太多好东西。“只有这么多?”

  “那是当然,这不过是九天功德塔第一层第一个格中物品,想要得到更多,需要收集足够功德方可。”小胖子,说道,徐然接过几样物品,露出笑意,总算还有些收获,徐然别看年纪不大,身体倒是早被掏空,此时塞了一枚洗髓丸嘴里,瞬间感觉全是暖洋洋。“好东西。”“一枚足够。”

  “看起来,也不错。”

  徐然看着老和尚留下礼物,颇有些兴奋。“却不知道,九天功德塔似乎有其他副作用?”“副作用,小看小爷,小看九天功德塔,该死。”

  小胖光头生气了,徐然立马全身巨疼抽搐。“大爷,小子说错话了。”“哼,要说,这功德可是天上地下最顶级的宝物,多少人想得到它,你小子走运了。”

  小胖子,最后随口说道。“只是仙佛不同世人,无情无爱,九天功德塔亦是如此。”“什么意思?”“无情无爱,功德不满,不近女色。”“什么,那不是要做太监。”

  徐然哀吼一声,好半天没反应。“师傅。”两个小光头用力晃着被刺激半死的徐然。

  “小光头,是你们啊?”徐然被打击已经有寻死心了,没有女人,徐大少怎么活。“此物响动不停?””

  “手机”

  “嫣然,什么事?”“哥你忘记,今天老妈和许阿姨吃饭,老妈让我叫你一定要到,不然这月的零花钱,一分没有。”

  “相亲?”

  “没错,嘻嘻,老哥,地点九峰堂天涯阁。”徐嫣然笑着挂了电话,徐然一脸无奈,看看自己,这要如何能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