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3 19:59:58
  1. 爱阅小说
  2. 职场
  3. 五月婚嫁计
  4. 第一章 巨变

第一章 巨变

更新于:2017-04-21 11:30:22 字数:3772

  麦克阿瑟大声说着,我的生命已近黄昏,暮色已经降临。我昔日的风采和荣誉已经消失。它们随着对昔日事业的憧憬,带着那余晖消失了。昔日的记忆奇妙而美好,浸透了眼泪和昨日微笑的安慰和抚爱。我尽力但徒然地倾听,渴望听到军号吹奏起床号的那微弱而迷人的旋律,以及远处战鼓急促敲击的动人节奏。我在梦幻中依稀又听到了大炮在轰鸣,又听到了滑膛枪在鸣放,又听到了战场上那陌生、哀愁的呻吟。然而,晚年的回忆经常将我带回到西点军校。

  我的耳旁回响着,反复回响着:责任,荣誉,国家。今天是我同你们进行的最后一次点名。但我愿你们知道,当我到达彼岸时,我最后想的是学员队,学员队还是学员队。我向大家

  告别。

  他大声朗读着,推开家门迎接新的一天,骑着他的座驾,在穿梭不息的马路上默默地念叨着:责任、荣誉、国家,责任、荣誉、国家,责任,荣誉、国家。

  这就是主人公余乐乐,他是一个80后,一个奔三的80后,在一个商场做营销策划,商场如战场,他又开始了一天的战役。

  来到公司,先打卡,然后被“打“。其实往往你的上司没你大,“打”你那不是跟年期问题,原因很简单她就是你的上司。其实批评你也是有原因的必定你做的不够完美,你不是完美之神,而她是。她是谁,她是余乐乐的上司,企划部主管,临时负责人,未来的企划经理——文静。人如其名温文尔雅,静若寒蝉,形容似乎有点远,但是很贴切。

  正式工作的第一项是巡场,其实很简单就是从一层到五层把整个商场逛一遍看看氛围布置是否合理,需不需要调整,还有就是填写巡场表,目的证明你来过了。这项工作一般由余乐乐完成,这是一个力气活,说白了就是领导不愿意走动,不过今天的理由很好。

  “一会来面试的,你先下去吧。”文静边说,边沏奶粉。

  余乐乐拿起笔带上胸牌,恭敬地说:“好的,那我先下去了。”

  文静微笑着说:“好的。”

  企划部过完年之后人员就剩两个了,一个领导一个文案,现在急缺一个设计。不过企划部很有意思,离了谁都能转,而且一如既往的忙忙碌碌。

  微笑是余乐乐做人处事的门面,从一层到五层,无论是导购还是楼层经理,甚至遇到店长,他总是微笑处之,这给他带了很好的人缘效益。大家都觉得他人很不错。加上谁让帮个忙,搬个广告牌,抬个柜台什么的,他都非常乐意的去干,甚至自己一个人能把所有过年的灯笼、纸花等氛围物料全部收拾齐,搬运至仓库,这让很会挑刺的领导文静也十分感动。

  完成了五层的巡场表,他马不停蹄的回办公室。

  文静一个人在办公室美美的喝着奶,时不时浏览一下**。

  余乐乐可没那么轻松,回去赶快填写各种计划表格,因为过完年要申请今年的企划费用,不仅要调整费用,还要调整企划计划。

  秘书处长来电话:“小余,那个调整的计划表格三月底必须给我,杨总四月就回来了。”

  余乐乐放下电话,赶快忙着弄表。

  文静不耐烦的说:“谁来的电话?”

  余乐乐忙说:“秘书处的贾姐”

  文静本来想说什么,没由说出口只是:“哦”。了一下。停顿了一下,说:“部门却一个设计,你希望来一个女的还是一个男的呀?”

  余乐乐笑着,想着,其实话题很简单,我说男,你必要女,我说女你必要男,当然你还是希望要女的,难不成是刚才进门那个看着很老实的女的,呵呵。

  余乐乐笑着说:“我当然希望来一个男的了,那就是累活就有人跟我一起干了,呵呵。”

  文静也笑了,然后说去卖场,就走了。

  余乐乐忙碌着各种表格,其实工作的重心四月份企划还没有做,但是却不知道往哪个方向,提到的异业联盟活动基本被取消,方向在哪里,谁也不知道。

  四月的天来的很快,杨总在司庆当天三月底赶了回来跟大家一起过这个重要的节日,也是一次重要的营销活动,但是大家最关心的却是原来的老总,现在的副总刘总却因父母身边离开了。休假十天。

  企划部一如既往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是对于这种一级营销活动还是干的有声有色,各种赠礼,抽奖均有,还有一些互动活动,如跳绳,踢毽子大赛等。

  活动刚结束没几天,余乐乐之前见过的那个女孩按部就班的到位了,这就是企划部的新设计,文静钦点的设计。她叫华蕊,个头不高,看着很淑女,很文静,很老实。从此企划部开始了三个人的生活。

  余乐乐还是一个人干活,文静和华蕊走的很近,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

  余乐乐心里有点无奈,但还是坚持着,必定这份工作对他来说很不容易,大学毕业两年了还没有找到合适自己的方向。无论再难他还是坚持着。

  刘总休假回来了,杨总却父母也病了,休假十天。

  四月的方案依旧没有出来,四月的五一方案那看不到希望了。没有办法了,四月已经过了一周,必须得出来点东西了,“踏青”吧!这个主题是与客服中心领导贾姐商量的,不过是余乐乐单独与贾姐商量的。

  文静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个“踏青”的方案。问:“这个参与踏青人员谁来联系,所需费用谁来出。”

  余乐乐自信的答着:“客服中心。”

  “那等他们人员确定了再执行吧。”

  “那方案怎么办?”

  文静想着说:“方案上报,踏青活动处写上暂定。”

  余乐乐偷偷地挤兑了一下眼睛,快速答道:“好的。”

  然后,文静让余乐乐跟刘总汇报情况。

  余乐乐不知道怎么回事,按着文静的吩咐开始工作了,结果是被批了一顿。很无奈,却无处诉苦,原因很简单快半个月了,什么都没干呢。

  文静唯一的安慰话语就是:没事,那是说我呢。

  余乐乐不知道说什么,只有埋头苦干。

  华蕊看着什么也没说,也不知道说点什么。

  可是这种宁静依旧还是被打破了,人事经理来了,只有一句话:“那个张浩,你看一下吧,杨总已经面试过了。”

  杨总,文静不解的接过简历,迷茫地走出了办公室。

  华蕊也惊异的问:“还招人,还缺什么岗位?”

  余乐乐,没心情的回答:“不知道,不过听说原来是四个人的编制。”

  华蕊“哦”了一下也不说什么了。

  一会电话铃响了,人事经理说:“告诉文静那个面试的自己说会设计,给他出一个题目,让他制作一下。”

  余乐乐转着眼珠说:“好的。”

  一会文静回来了,生气地说道:“我没同意他呀,怎么可以呀?”

  华蕊马上问道:“怎么了,文静?”

  文静很生气地说:“他下午来报道。”

  余乐乐不解地说:“不是吧,刚才人事经理还……”

  话还没说完,文静就抢过去说:“刘总说的。”

  大家此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埋头干事了。为有文静皱着眉头继续浏览着微薄。

  中午依旧如此,余乐乐回家吃饭,华蕊和文静一起吃饭。

  下午一上班,张浩就来报道了,而且更让人奇怪的是行政部提前准备好了电脑和桌椅,并帮着他安排好了一切所需,简直有点经理待遇。

  大家相互寒暄之后,文静让余乐乐带他转转卖场,文静似乎不愿意跟他多说一句话。

  张浩边走边问着其中的情况,余乐乐很乐意的回答着。两个人很快确定了信任关系。时间不长,余乐乐带着张浩把整个商场逛了一遍,其中介绍了很多同事给他认识。张浩也很高兴,虽然整个感觉商场有点萧条,待遇也不高,但是必定还是有希望,整体在调整中,而且最重要的是明年还会开新的门店,晋升空间是决定因素。

  回来落座之后,文静严肃的说,“张浩,你先熟悉这些材料,余乐乐,你多带带他。”

  张浩踌躇地看着一大堆材料。

  余乐乐爽快地回答:“好的。”

  气氛总体融洽,只是暗藏波涛。

  企划部的门又一次被打开了,走进了一个玲珑小巧的中年女士,她就是人事经理任彩凤,抱着几张A4的纸,严肃地说:“文静,你跟乐乐交接吧。下班之前交接完毕。”

  “什么?为什么呀?”文静不解地马上一连几个追问。

  任经理不慢不急地说:“乐乐,下班前交接完”,然后看了一眼文静,“刘总说的。”紧接着就是推门而出,话很少,很简单。

  余乐乐有点蒙,怎么突然让文静走呢?

  华蕊狠狠地说:“世态炎凉。”自己转过身有低于道:“真是狗。”

  文静转头看了一下门,生气地说:“不理她。”

  领导发话了,大家又恢复了常态,该干什么干什么。

  平静还没停留几分钟,人事专员也走了进来,人很瘦,说话很甜,但此时也语速很快,“文静,半个小时能交接完吧,应该没什么东西吧。乐乐,这个表帮着填完。”

  余乐乐发懵的接过来众多交接表中的一个,仔细看着,不知说什么好。

  文静这次气急了,喊到:“干什么呀,用得着这么急吗?”

  人事专员没有直接回答,而说:“下班前必须交接完。”转身离开了。

  余乐乐实在忍不住了,问了一句:“文静姐,你为什么要离开呀?”

  文静没有回答,华蕊却张口了:“这你都看不出来,我都看出来了,没看这些日子都让你自己来做事情吗?”

  “哦”,余乐乐似乎恍然大悟,其实他早明白,别的楼层经理偶然间说错话透露出来的,只是他从来不问。

  文静气的思绪有点乱,正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任经理又来了,拿来一个档案袋,急着说:“快点交接吧,要下班前必须交接完,这个档案袋装你们交接的表吧。”说完转身就走了。

  文静这次彻底崩溃了,泪水刷的一下子流了下来,怨气、泪水、汗水等等为公司付出的一切都如幻灯片一样快速划过脑波,泪水不停的流着。

  余乐乐也忍不住了,一切的压榨都似乎那么轻飘的很多,不经意间蹦出几个字:“文静姐,你没事吧。”

  华蕊拿着纸巾也递了过去,文静接过,捂着嘴,推门而出。

  余乐乐最后低语道:“这是为什么呀?”心里波涛汹涌,似乎要发生什么,但一定不是文静姐的离开,而是要发生什么,发生在自己身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