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8:50:0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灭灵传
  4. 第五章:善恶眼

第五章:善恶眼

更新于:2018-03-16 14:22:51 字数:2687

  夏天一把抓过镜子,想知道自己的左眼到底怎么样了,可映在镜子里的,真的是自己的眼睛吗?

  “这..这是...这是什么!”夏天不敢相信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哟!怎么样,小子,对自己的新左眼还满意吗?这可是出自当家老头子的杰作,好好利用哦!”振邦略带调侃的说道。

  这尼玛是什么,就在下午时候和自己相处三年的前女友和一个秃瓢上了床,紧接着,还没等从扣着大绿帽子的阴影里走出来,就被人一棒子打晕,运到一个废弃仓库这顿点炮飞脚,莫名其妙的被人挖瞎了左眼,更特么离奇的是挖掉还没过一宿又给我换了一个,这是什么设定写小说吗,真是日了狗了!!

  “满意?”夏天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其他地方除了几处被踢破的地方倒没什么异样,唯独这个左眼,像是被血染了一样整个红的要命,仿佛红的都能发光一般,一个比正常小上两三倍的纯黑色瞳孔点在整个红色的中央,亦随着右眼一起转动,如果忽略它的颜色和样子和正常的双眼的生理功能还真的没有一丝差别。

  “是不是有一种《东京某鬼》的即视感啊!”

  “我有你大爷啊,这让我出去怎么见人,你这死变态没事还坐家里看动漫,你觉得和你的岁数相符吗!”夏天一面反驳着振邦对他的调侃,一面又不得不接受现实,有总比没有好,何况除了样子不一样以外其他都没什么。

  “善恶眼。”

  夏天身体一震,刚想到这只眼睛没什么,这三个字就传到了耳朵里。

  “善恶眼?你说这只眼睛叫善恶眼?”夏天不解。

  “是的,小子,现在的你已经不是原来的你了。”振邦一边说,只见他的双眼流光闪烁,下一秒..

  一阵阵的冷汗顺着夏天脑袋流了下来,狠狠的吞了口吐沫,难不成这是加了特技吗。

  “你..你,怪物吗?吸血鬼吗?东京某鬼吗?到底是什么鬼!!”脑袋已经乱成一团浆糊的夏天,语无伦次起来。

  “什么这鬼那鬼,我是人类,人类,你可能现在还不能接受,不过这就是现实,接受现实吧小鬼。”

  “你到底是谁?这玩意到底是..”

  “小子,别急,跟我来,我带你去见一个人。”振邦打断了夏天的话,夺过他手中的镜子说道。

  ---

  这时的叶风已经从废弃工厂回到了警察局。

  “老大,尸检报告出来了。”

  “放桌上吧。”叶风一屁股坐在办公桌前,迫不及待的翻开验尸报告,想一探究竟,可死者原因这一栏上却赫然写着‘心脏病突发致死’几个字。

  他的脑子里飘着无数个问号,为什么,刘东会突然心脏病突发呢?这不可能啊,没听说过他刘东有这方面的疾患啊。

  询问了刘东手下的弟兄和自己的线人,居然都说今天他们老大没叫他们出去过,都在自己干着自己的事情,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明明收到了线人的短信,而且也确定了这个叫做孙佳佳的女孩就是事情的当事人。

  想到这叶风看了看坐在一旁已经完全神经的孙佳佳,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夏天我恨你,夏天我恨你,无奈的摇了摇头。

  满头雾水的叶风点上一颗烟用力的抽了一口,思索了片刻,从抽屉里拿出纸和笔在中心写上了大大的两个字--“夏天”。

  ---

  “当家的,人我给您带来了。”刚一进门振邦就被小萝莉一个鬼脸萌的浑身是血。

  “哦?快进来说话。”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坐在轮椅上在摆弄着不知名的化学药剂,听到振邦的声音放下了手中的活,转过身来冲着夏天来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你叫夏天。”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夏天疑惑不解。

  “我还知道你爸爸叫夏芳华,欢迎来到‘六角制药’。”白发老者起身缓缓的走向站在门口的夏天。

  此时的夏天听到夏芳华几个字,感觉自己整个快要疯掉了,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听到这几个字,妈妈也止口不提,可眼前的这个老头却在这个时候说出了这个名字,夏天有点迫不及待,刚要开口,白发老者便朝他摆了摆手说道:“我知道你要问的问题很多,我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别着急。”

  夏天注视着眼前这个老人,一头苍苍白发,厚重的眉毛之下卧着一双十分有穿透力的眼睛,满脸的皱纹如同刀刻上去一般,一只鹰钩鼻占据了消瘦脸庞的大半部分,但胡子却剃的很干净,显得十分精神爽朗,身上也是穿着传说中你有多少钱也穿不起的一个牌子--白大褂。

  “很抱歉你的父亲,在你还是个小宝宝的时候就离开了人世,没能让你享受到父子的天伦之乐,我很抱歉。”

  从夏天懂事开始就不知道父亲是一个什么概念,当他听到这个白发老人即将说出有关他的父亲夏芳华的一些事情的时候,身体过电一般先是打了个冷战,而后竟流下了两行眼泪。

  白发老人看了看神情呆滞的夏天继续说道:“你的父亲,夏芳华曾经是六角制药出色的药剂师,他获得了大大小小无数个医学药剂领域的奖项,这是无数药剂师倾其所有都不能及的,这些都是社会上众所周知的事情。”

  说到这老人顿了顿,接着说:“但是芳华还有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身份,包括你的母亲。”

  这时小萝莉走到夏天身边,拿出一块白手帕,踮起脚尖轻轻的擦了擦夏天流下的两行眼泪。

  “灭灵师!”振邦接过话茬,说出了和现代社会风马牛不相及的几个字。

  现在的夏天觉得发生什么都不足以让他感到意外,因为整个这一天都在发生着和这个和谐社会脱轨的事情。

  “对,灭灵师,拥有善恶眼的人才有资格成为灭灵师。”白发老人又接着说道。

  夏天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异于常人的左眼,又摸了摸站在一旁小萝莉的小脑瓜,表示对她刚才为她擦眼泪的奖励。

  话说“我爸是灭灵师”,这句话不知道要比“我爸是李刚"多具有杀伤力,随随便便秒杀所有富二代官二代。

  “孩子,你的那只左眼,不是别人的正是你死去父亲的左眼。”老人猛地朝夏天那只猩红的左眼一指。

  “我..我的..左眼..是我父亲的...”夏天身体在一次抖了起来,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知道,我知道,孩子,这对你来说着实很难理解,这是超自然的,超现实的,但这一切也都是你父亲的意思。”

  “你说我父亲,他的意思,这是什么意思,我完全不懂,我父亲是个药剂师没错,什么灭灵师骗人的吧,还有这只眼睛,你说是我父亲的你有什么证据,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夏天的神经完全崩溃,这种感觉他活到现在从来没有体会过,脑子里乱作一团,刚刚还显得些许平静的他,听到了左眼这个秘密之后整个人大口喘着粗气。

  “现在的你可能还是接受不了,这个东西本来就属于你,现在我将它物归原主。”

  老者从兜里掏出了一块样式朴素的怀表,交到了夏天的手里。

  夏天哆哆嗦嗦的按下上面的按钮,映入眼帘的竟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合照,照片里那时的他还小,这张照片的确属于他们家的私有财产,夏天总是看见妈妈拿出这张照片偷偷的掉眼泪。

  看着怀表夏天,死死的咬着嘴唇,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抽搐,就在这时夏天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一下子瘫软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