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5 22:24:3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剑悍源宇
  4. 第一章 重生

第一章 重生

更新于:2017-04-21 16:19:29 字数:2392

  第一章重生

  “小子蛮会跑的,怎么,不跑了?”一个黑袍人的黑袍里传出刺耳的声音!

  “为什么,我和你们无怨无仇,为何苦苦相逼,多次袭击于我!”一个浑身多处淌血的俊俏少年在悬崖单膝跪地的无力说到。

  “哈哈,这个嘛?要去找你的家人问问才知道!”

  “你什么意思?”俊俏少年不解道!

  “我说,黑鹰。你是不是连个小鬼的解决不了了!怎么这么久?”嗖的一声,又一个黑袍人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轻蔑的问道另一个黑袍人。

  “你来呀!哼,别以为你贡献比我多就了不起。别忘了,魔鹰,你可是我的手下败将,哈哈哈……”那离刘炎最近的黑袍人笑道。

  “你!算你狠,不过你怎么这么慢呢?我可是说实话,你杀人比起以前犹豫了不少!”那叫做魔鹰的面不改色的说道。

  “我不觉得,倒是你,靠出卖同伴的方法赚了不少贡献,我自愧不如啊!”黑鹰边摇头边叹息道。

  “你,可恶,既然你不想杀这小子,就让给我好了,”话罢,魔鹰右手带起一道劲风,从手中投出一把三寸飞刀,直射向想逃离的刘炎。刘炎刚想防御,一道健壮身影就当在了他面前,截住了飞刀,这道身影正是血鹰。

  “还轮不到你!”黑鹰大呵一声,随即转过身来,俯视着刘炎,轻道:“小子,你运气不好,遇上了我们,但你能在我们手中逃这么多天,确实不凡,记住,你这种天才是有人妒忌的。”随即一剑刺穿了刘炎,那一剑,直直的穿透心脏,就算是神仙也就不了刘炎。

  白刃进红刃出,带着血与骨的摩擦声。而黑鹰面不改色,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像是家常便饭般。一旁的魔鹰也是如此,毫无表情。刘炎缓缓闭上了眼睛,他没想到此次出来历练竟会丧命于此。“天意。”刘炎喉咙里发出此生最后叹息,随即身体倒在了血泊中。

  “哎,别怪我,是你家族有人要你死!”望着血泊里的刘炎,黑鹰叹息道。他知道,每天这片大陆上不知道有多少修者陨落,有多少像刘炎这样的天才殒命。但这世界就是这样现实,弱肉强食是这世界不变的法则,没有实力,没有话语权,没有一席之地。遇上比自己强的,就只有投降或者死。

  “黑鹰,这不像你啊?怎么,杀个小子就这样了?”魔鹰在一旁嘲笑道。

  “你不懂,这小子我也知道一些,他为人心正,不欺凌弱小,尊老爱幼,是个好人,只可惜……”黑鹰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

  “是好人命不长。”魔鹰接了下去。

  “他不适合这个世界!或许死亡是他最好的归宿!”黑鹰再次一叹。

  “秃子,把这小子丢下恶兽崖。”魔鹰向背后呵了一声,命令手下将刘炎的尸体丢进恶兽崖。

  “你连全尸都不留给他!”黑鹰惊讶道,虽然他杀人后也习惯不留尸体,但对这小子于心不忍。

  “为什么要留,你想让刘家追杀你不成?我这是为了保护你,知道吗?将尸体丢下恶兽崖,只会让人觉得是魔兽所为,而不会怀疑我们。”魔鹰奸笑道。

  “道貌岸然的家伙,我这次回去后会退出妖鹰杀手组织,所有贡献会给你。”黑鹰轻叹道。

  “怎么,你要金盆洗手不干了?”魔鹰不解的问。

  “嗯!”黑鹰重重地点了点头……

  恶兽崖,其实什么都没有,但恶兽崖下就是众多魔兽聚集之地,可为是

  魔兽俱乐部,这里全是嗜血的魔兽。

  它们在这里厮杀,争夺领地。

  “就是这里了。”一个秃头大汉肩上扛着一个不知是生是死的,浑身是血的少年,看着这深不见底的悬崖,大汉心中一颤。他很清楚就算是他无法下到这崖底,就算是到了,也会被那些魔兽吃掉。

  “小子,你很倒霉啊!”秃头大汉也如黑鹰一叹,将肩上的少年扔下了这深不见底的悬崖……

  一切不舍,一切梦想,都消散在这世间。

  一座高大的阁楼里,一间石室内,一个中年正盘膝而坐,手结玄印,闭目不断吐气呐息。突然,他面色一白,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中年睁开眼睛,轻咦道:“为什么,为什么心会这么痛,难道炎儿出事了吗?”他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的石壁,那双深沉的双眼欲望穿一切……

  “砰”刘炎身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这动静不把魔兽引来才怪,声音刚停没有三息,这附近的魔兽都闻声而来。这些魔兽边涌来边吼叫,“吼……叽……嘶……”它们像疯了一样,奔向刘炎的尸体。

  与此同时,一道流光从天外飞来,它的方向正是恶兽崖下刘炎尸体的方向。

  “叽”一只全身血红的尖嘴鸟类魔兽凭借自身的速度直冲刘炎尸体而去,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哪尖嘴鸟类魔兽离刘炎尸体还有一步之遥时,一道流光飞进刘炎那已经毫无生机的身体内。

  “轰,”以刘炎为中心,一股巨大恐怖的灵魂威压向四周席卷开来。刚刚那只尖嘴鸟类魔兽直接被这威压生生压爆,化为血雾散溢在这震荡的空气中,而周围所有的魔兽都和那尖嘴鸟类魔兽下场一样,统统化为了血雾。浓郁的血气将这里的空气染的通红,远远望去,就像是一片血海。这动静将这里的高阶魔兽吸引了过来,一只全身雪白,威猛高大的暴风雪狼远远的望着这奇怪的一幕,那澄澈的狼目中闪着异光,它望向四周,感觉到几股不弱于它的隐晦气息潜藏在四周。

  突然,从哪血雾中爆射出五道红色流光,冲向那几道隐晦气息所潜藏的位置,随后,传出几道凄惨的兽吼声,。暴风雪狼后退了几步,它开始害怕起来,它就在凄惨的兽吼声后又向那几个方向窥探而去,竟发现那几道隐晦气息全部消失不见,它猜测那几道隐晦气息的主人恐怕都被那红色流光击杀了,它怕下一个就是自己。于是,它不断后退,“咻”又是一道红色流光自血雾中射来出,目标正是暴风雪狼,暴风雪狼暴退,可终究还是被红色流光追上,钻入暴风雪狼眉心中。

  “小家伙,刚才那几个畜牲的下场你也知道了,我要在这里做点事,你在这里好好给我镇住哪些不长眼的畜牲,别想跑,你是跑不掉的!”一道苍老的声音在暴风雪狼脑海中回荡,就在刚刚这几息间,暴风雪狼发现自己竟无法动弹一丝,而且身体还有一种要被生生压爆的感觉,那种感觉暴风雪狼从未有过也不想再有了。

  它再次望向了那血雾的方向时,竟惊讶的合不拢嘴。那血雾早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血茧,血茧周围还有几道青色流光在守护着这巨大的血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