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0-19 23:21:0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云梦九霄
  4. 第一章:应劫麟儿

第一章:应劫麟儿

更新于:2017-11-20 11:53:29 字数:2472

  青山葱葱,绿水幽幽,峰顶云绕若仙境,湖底雾飘似神迹。几个牧童在青山嬉闹,黄牛低首甩着尾巴,偶尔抬头望向河边洗衣的村妇,似乎思绪随着潺潺流水,进了古井无波的湖中。

  此地青山绿水,湖若璧玉,云雾如烟,便有一雅致的名字,云梦泽。湖水幽幽,溪水潺潺,青山葱葱,云雾飘飘,如梦如幻,如幻如梦,想来此的骚客游人不知凡几。曾有士大夫路过此处,题词:吾今初涉云梦泽,醒若桃源梦似仙,谁能得梦此间住?原不在凡间处。

  据传,云梦泽灵气能滴水,为不可多得之修炼圣地,然则此地曾有大罗金仙出世,故此为人敢扰。云梦泽神秘,那虚无缥缈的身子,站在这里,等待外人去解开,或是期待有人从中走出。

  云梦泽,云如幻,泽如梦,九万年前出大罗金仙,布置诸多禁制将云梦泽保护着,使之成为一片极乐。传说,九万年前的大罗金仙为云梦泽一草木,为一代智仙,以智力修仙,其难比登天。从此,云梦泽每乱世出一人,登人道之巅,领世间战神,共诛魔道,位九五至尊,得道成仙。

  云梦泽中,人们似是与人间凡人无异,男耕女织,夫唱妇随,相敬如宾。孩童嬉闹,牧牛牧羊,尽显童真。

  唯一不同的便是云梦泽女人的眸子泛着紫意,而男人的瞳孔略带金光,孩童异性皆是如此。

  “青,吾感应紫崖家似传来啼哭,莫不是他家添了丁?”落户于青山半腰的一青年男子,眨着清冷的眸子,停止拨动古筝中的弦,望向那轻舞的女子。

  “离,既如此,尔应与小女子前往紫崖家恭贺才是。”白衣胜雪的女子停下舞步,灵动的眸子对上青年,抿嘴笑了笑,任由裙摆掉在地上,神奇的是白色还是白色,竟不沾一丝灰尘。

  女子这一笑不得了,可是令山中的花儿失了色,悄悄低下了艳丽的头。

  云梦泽之偌堪比大县,纵横八十里,却人口不足万,真乃一怪事也。云梦泽有一圆湖,湖中有一大岛,岛状如环,使其湖状若璧玉,人称谓璧湖。

  岛上有户人家,男子年貌二十许,生得翩翩公子模样,身着白袍,手持一柄竹扇,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儒雅的气息,笑起来正所谓让人如沐春风。此刻,男子的笑意更浓,手中怀抱一男婴,对着眼前的女子鞠了一礼,同时说道:“多谢灵姑,为吾妻接生。”

  站在男子面前的乃是一绿衣女子,面遮轻纱,浑身散发出一股圣洁的气息。此刻,她似乎很是高兴,不过也是还礼道:“紫崖君为云梦泽再添一丁,这一礼当为紫崖君夫妇。”

  正当此时,一紫袍少女扶墙而出,脆声道:“既如此,还请灵姑赐名。”

  “吾妻怎敢出来,赶紧回房歇息。”男子见状,也是稍微气急,忙乱地跑到门口,将少女扶住,“哎,汝妇人,可急死在下了。”

  少女一怒,瞪眼看向男子,嘟着嘴巴,不过似是被男子这句前后不搭的话语笑到了,微微抿嘴:“夫君,不碍事的,为我们的孩儿取名才是大事。”

  紫崖将手中孩儿交给少女,对着灵姑一揶到底:“还请灵姑为吾孩儿赐名。”

  “紫崖请起。”灵姑回礼,“诺。”

  “且将孩儿交予本座。”灵姑轻轻一点,少女怀中婴孩却是来到她怀抱,仔细打量起来。说也奇怪,男婴不过刚分娩不到一刻钟,眸子尚未睁开,皮肤却不同于其他刚刚诞下的婴儿,竟是滑如丝,润如玉,没有分毫皱褶。男婴白白胖胖,不哭也不闹,小手挠着空气,似是在找奶吃,煞是可爱。

  灵姑仿佛也被逗乐了,扑哧一笑,眸子里尽是光彩,玉指轻点男婴的双眸,孩子那吹弹可破的眼睑却是睁开,滴溜溜的黑眼睛眨呀眨,好奇地看着眼前的人,似是对四周环境很陌生,他努力地想要观察,却是扭不动脖子,引来三位大人一阵失笑。

  “咦?”灵姑紫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惊讶,令此处的夫妻二人一愣,看向婴孩,顿时表情精彩起来。

  时值辰时,东方泛起一抹鱼肚白,一丝紫气汇入男孩的瞳孔,然而此时正是炎夏,金乌还未升起,却有无数金光夹杂在紫气中,漫入男婴的双眸中。

  “云如幻,泽如梦......”灵姑语气顿时有些无奈,眼神也有些萧然起来,“紫眸金瞳,此乃凶兆。”

  “灵姑,若紫崖未记错,这可是第九次?”紫崖满脸忧色,云梦泽乃一代智仙所留,似有定数般,万年出一紫眸金瞳的男儿,入世应劫。

  “尘世千年一劫,紫眸金瞳者万年一出,此乃前兆,可入世应劫。”灵姑苦涩一笑,脸色怅然,“不觉间,竟是第九万年了。”

  所谓应劫,恐怕无人能够解释应何劫,劫为何。

  九万年前,妖神陨落,妖族大乱,恶妖为祸人间,仙家大派坐视不理,致凡间乱象纷呈,朝代更迭。此时,一紫眸金瞳的男子仗剑斩大妖,领世间散修,助妖族一统,得以平乱,紫眸金瞳男子得以升仙,成就真仙果位。

  八万年前,轮回眼破灭,鬼道横行,无数修家不得脱离轮回而升仙,紫眸金瞳男子出世,以身补轮回道,未得长生者得以脱离轮回,成就仙身而不朽。

  未来六万年,皆以魔道横行而乱世,六位紫眸金瞳者出世而应劫,其三得以长生,三位却应劫而灭。

  “九乃至极之数,此劫恐超越以往,若应劫而生,此麟儿定当成就真仙,得以不朽,甚至犹有过之。”灵姑叹了口气,紫眸微微闪动,“若应劫而灭,恐不得轮回,灰飞烟灭。”

  “吾儿当应劫,此乃吾儿使命。”毕竟是男儿,短暂愣神过后,紫崖淡定自若,“九岁当入世。”

  云梦金仙乃一代智仙,脱离轮回之苦,立身于长生界,其寿无疆,其身不朽,云梦泽之人自是不敢违抗金仙之嘱。云梦金仙曾言:“吾立身轮回界却得以成金仙果位,自是带予后辈使命,应劫可长生,也可应劫而灭,是祸是福,在于后辈。若有紫眸金瞳者出世,乱世必现,当令其出世九载入世应劫。”

  此之谓:云如幻,泽如梦。

  “还请灵姑速速赐名。”少女对此并无多大感触,她也知既是天命,便不多做计较,此时天大的事便是为孩儿取名。

  云梦泽几万载以来都是灵姑接生赐名,而此地之人似是遭天咒一般,夫妻难以孕子,更不可带人入云梦泽。云梦泽之人也甚是平淡,虽过着凡人生活,却人人修为惊人,对入世并无眷念。

  “既如此,尔等孩儿便唤作紫君。”灵姑面色闪过一丝怜悯,扔下此话便将孩儿还与少女,飘然而去。

  年轻夫妇何尝不知应劫之人只用姓冠以君方可,然则云梦泽赐名者非得灵姑不可,不然会显得没规没矩。

  “紫崖,璧儿,你家可是诞下麟儿?”这时,天边传来一优雅的声音,透过云雾,竟是一男一女在苍穹遨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