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1-25 19:18:49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御龙陌寒
  4. 第三章 心结彻底解开

第三章 心结彻底解开

更新于:2017-10-05 11:39:34 字数:2179

  

  “我以为我们四兄妹会一辈子在一起,就像爹和几位叔父!”他抬头看着那轮被乌云遮盖的明月!

  “可是,自从四年前,一切都变了。大哥死了,三弟走了,我再也回不到从前……”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声音已经哽咽的说不下去了。天色很暗,霓翎依稀看到了他脸颊上的泪痕。

  “这四年,我拼了命的练武,就是要为大哥报仇,我曾发誓再也不会让任何人因为我而受到任何伤害!”凌陌寒眼里充满了杀气。

  看着备受仇恨折磨的凌陌寒,霓翎很不忍心。“逝者已逝,活着的人又何必这么痛苦的折磨自己呢?”虽然这样说,可她依旧困惑,究竟是什么人敢动御龙堡的人?

  凌陌寒很是诧异,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居然能说出这番话来。顿时对她不禁多了几分敬佩之意。

  “已经有太多的人劝我放下,可是要放下又谈何容易啊!”

  “凭御龙堡的实力,要为我大哥报仇何需等到现在!若真的要报仇,我第一个杀的的就应该是我自己!”

  他自己?霓翎更加不懂了。可是毕竟是人家的伤心事,人家不说,自己又何必再去戳人家痛处!

  “不管你大哥的死是不是你造成的,但我相信你,而且我相信所有的人都会相信你的。”霓翎笑着鼓励面前这个受伤的男孩。

  “而且,如果你大哥知道你为了他痛苦了这么长时间,他在那边也不会安心的。我相信你没有错,错的是那些坏人。”

  “没错,所以我要为了大哥活下去,凭借自己的能力手刃仇人。”说到这里陌寒犹如重生一般。

  他更加没想到的是,折磨了他这么多年的心结今天居然被一个小丫头彻底解开了,好像他比之前更加放开了。

  “堡主,刚刚瑜王邀人去寻郡主了,不过还没找到,少堡主也没回来呢!”听到下人来报,凌宫念怕出意外,前去安慰瑜王。

  “这个丫头,怎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就敢到处乱逛?真是气死我了,看她回来我不教训她!”瑜王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房间徘徊不定。

  “王爷先不要急,属下已派人去寻了!”展昭连忙回道。“说是教训她,只怕到时候郡主一撒娇,王爷哄都来不及呢!”展昭打趣道。

  “呵呵,我这女儿啊……”瑜王真是又生气又无奈。

  凌宫念正好赶来“王爷莫急,刚才我听嬷嬷提起令嫒是尾随犬子出去的,应该跟犬子在一起,那样就不用担心了!”

  瑜王听了这番话这才算是松了口气,“是啊王爷,这少堡主对御龙堡在熟悉不过了,明天一定会把霓翎完好无损的带回来的。您也早点休息吧!”展昭上前安慰道。

  刚入秋,夜不免有些凉,赵霓翎把自己捂得很紧,“你冷吗?把手给我!”陌寒看着他的样子关切的问道。

  虽是一脸疑惑,但还是乖乖的把手递了过去。

  凌陌寒伸出食指和中指,顶在她的手心,将自己体内极少一部分的热量传递给了她。太多的内力传递会伤人伤己。

  就这样两个人都进入了梦乡,那么静谧温馨。

  天色微亮陌寒就醒了,四年来他已经习惯了早起。旁边的女孩睡得那么香甜,握着他的手指紧紧的,他甚至不想打扰了她的好梦,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可是,她还是醒了,松开手揉了揉眼睛,笑着说“该起床了,咱们回去吧!”陌寒点点头。“你脚伤没好,还不能走这么远的路,我背你回去吧!”

  霓翎害羞的点了点头。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十分和谐。

  御龙堡内瑜王跟堡主也已起床,派人前去寻找。士兵们刚走到林中不远就发现了二人,忙跑回去向凌宫念禀告。

  大厅里众人听说郡主受了伤就赶过去,霓翎已被下属送回房间,陌寒回去房间拿了药送去霓翎的房间,正好碰到了众人。

  “爹,我昨晚迷路了,多亏了他把我送回来!很抱歉让几位堡主担心了”霓翎向众人解释道。

  “你还好意思说,这次看我不好好教训你!”瑜王装着很生气地说。展昭与几位堡主在一旁也都笑了起来。

  转身又对凌陌寒说“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想不到少堡主小小年纪就如此行侠仗义!本王在此多谢少侠救命之恩了!”

  陌寒忙回礼“王爷谬赞,陌寒实不敢当,我只是恰巧碰见了,就把郡主带回来了!”

  “嗯对了,这是我们御龙堡里特有的灵药叫凝露霜,专治筋骨受伤的!早晚各涂一次,可以让赵姑娘试一试。”说着递上了凝露霜。

  瑜王满意的点了点头,对凌陌寒又是一番夸赞。

  转而要罚霓翎,“翎儿知道错了,爹爹不要生气了嘛,好不好嘛!”果然如展昭所说,霓翎一撒娇瑜王就没辙了,无奈的笑了起来。

  众人见郡主无碍,便都离去,留下丫鬟照看。

  由于赵霓翎受伤,瑜王等人要多逗留些时日。也方便御龙堡诸位堡主了解采花贼的案子。

  夜傍十分,晚膳过后瑜王等人又聚在了凌堡主的书房,此时凌陌寒敲门走了进来。“何事?”凌宫念问道。

  “见过王爷,展大人,爹”凌陌寒进来行礼。

  “儿子知道最近采花贼猖獗,而且对此案一定了解,儿子此次想要随两位大人下山捉贼!也好历练一番!”

  听到儿子这番话面色惆怅但眼见有外人在场也并未说些什么。

  展昭见凌宫念面色难看已猜出几分大意“少堡主有此雄心,凌兄当鼓励才是啊!况且我们开封府必定会护少堡主周全!”

  凌宫念笑着点点头。

  “凌少堡主有胆识有谋略,实在让展某佩服。想必四年前捣毁马寨并向官府报信的人就是阁下吧?”展昭看着凌陌寒。

  陌寒大惊但并不否认:“是!”

  展昭拍手叫好“马寨那些山贼为祸一方,恃强凌弱,官府也拿他们没办法,在下早就想收拾他们了,不料被少堡主抢先一步。”

  “展大侠名震江湖,一直都是陌寒的学习榜样!”

  “若凌少堡主能够出马相助,那么真凶定能早日伏法!”瑜王见又多了位好帮手,不禁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