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6:57:5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混沌灵王
  4. 司徒韵静

司徒韵静

更新于:2018-03-18 09:34:32 字数:3148

字体: 字号:
  无尽黑暗中,一个少年孤独地走着,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远,但他却可以肯定,他已经走了好久好久了,久到近乎让人奔溃。

  忽然,远处传来了一丝亮光,少年赶紧跑了上去,他已经好久没见过光了。

  “你终于醒了!”见少年醒了过来,一个少女迎了上来。少女身着淡粉色长裙,一张犹如弹指可破的粉红脸蛋上挂着两个小酒窝,水汪汪的眼睛显示出她的天真无邪,白里透红的肤色令人不禁心生怜爱之意,说之为倾世佳人亦不为过。

  “醒了?难道我睡了很久吗?而且这又是哪里?”

  对于少女的绝色,少年似乎并不太放在心上,反而疑惑地问道,他记得自己一个人在黑暗中走了很久很久,而且他睁开眼后,感觉这里十分陌生。

  “你睡了都一年了,至于这里么,可以说算是我家吧!”少女脸色稍红地道。

  虽说这少年一年前都是昏迷的,但这屋子里就他们两人,严格地说,他们两个也算是孤男寡女,少女自然不好意思。

  但少年却不大在意,毕竟男子的心思没有女孩子那么复杂,又继续问道:“那我又怎么会在这里?”

  “你是一年前那场天灾过后,我爷爷带你回来的,我爷爷说你在如此大劫之下都能活下来,定是上天眷顾之人,日后成就一定不可限量,所以让我好好照顾你,至于我爷爷……”

  说到爷爷的时候,少女略是失落,她从小就与爷爷一起生活,可是她现在已经一年没见过爷爷了,也不知爷爷现在怎么样了!

  “你爷爷怎么了?”少年下意识地问道,那个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少年打从心底里希望他平安。

  “走了,一年前那场天灾发生后,这片大陆出现了天武境之上的强者,我爷爷为了追求更高的境界已经跟着他们走了。”

  少女更是失落了,但失落中却平添了几分娇柔,令人不禁心生怜爱之意,少年亦不例外,但他却不知如何安慰,只得转过话题道:“一年前发生的天灾又是什么?怎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不知道?”

  少女略显吃惊,在她潜意识中,少年应该是那场天灾中受伤了才昏迷的,但就现在的来看,少年似乎是天灾之前就昏迷了。

  少年低头想了想,但这一想,他发现自己的记忆竟然是空白,就在这时,一个倩影忽然从脑海中出现,这是一个对着自己张开五指的少女,隐约中,少年似乎看见这个少女说了一句话,至于什么话少年没听清楚,他只听见了最后两个字——凌天。

  当少年想看清楚这个倩影的时候,倩影却消失了,而倩影刚消失,少年便忽然间觉得失去了什么,他知道一定是与这个少女有关,可是任凭他怎么回忆也想不起来,只能狠命地捶打着自己的脑袋。

  “喂,你没事吧?”见少年突然发狂,少女连忙上前捉住他的手,但别看她身子瘦弱的,这一捉还真的给捉住了。

  “痛,痛……”被捉住了双手,少年清醒了过来,随即使劲地想挣脱被少女捉住的手。

  女子脸色一红,这才意识到少年是普通人,普通人岂能经得住自己这么一捉,慌忙把手松了开来,不好意思地道:“我刚才见你好像发狂的样子,所以才……”

  “没关系。”

  少年也知道少女是好意,况且她也已经道了歉,自然不会有有什么责怪之意。

  感到手上依旧传来的阵阵疼痛,少年不禁抬头道:“我说,你一个姑娘家,力气怎么这么大?”他这话倒不是责怪,只是好奇而已。

  少女大窘,他该不会是认为自己是一个粗鲁的女子吧?想到是这样,少女连忙解释:“我已经修炼到了锻骨境,而你只是没修炼过的普通人,这力量自然有很大的差距了。”

  没有一个女子能容忍自己在一个异性面前建立一个不好的印象,少女也是一样,尤其是少年长得还蛮英俊的情况下,少女自然得维护好自己的形象。

  “那你刚才捉的那一下究竟有多大力气啊?怎么这么痛?”少年下意识地问道。

  少女刚想说少说也有千斤之力,但随即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表情怪异地问道:“你的手没事吗?”

  “怎么可能没事,可痛了。”少年幽怨地道。

  少女咋咋舌,痛?自己刚才捉他的手的时候少说也有千斤之力,可他仅仅是痛吗?要是他是修炼之人还好说,可他明明是个普通人啊!

  思来想去,少女还是不可置信,又出口问道:“仅仅是痛吗?难道就没有收点伤?例如骨折什么之类的。”

  少年白了一眼少女,没好气地道:“我说你长得倒是挺好看的,就是心肠太那个了。我才刚醒来就诅咒我。”

  少女吐了吐舌头,“没有啦!人家不是好奇嘛!”

  “然后好奇就诅咒我骨折是吧?”少年还是没好气地反驳。

  闻言,少女用力地跺了跺地板,稍微有点小生气地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啦!人家怎么说也辛辛苦苦地照顾了你一年,可你倒好,才醒过来就跟我斤斤计较。”

  少年这才记得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况且她又是一个女子,跟她计较倒是自己小气了,只好起身做了一个歉意的动作。

  “对不起,我为我的小气道歉。”

  “算你这家伙有良心。”看到少年道歉,少女脸色也缓和了不少,“对了,我叫司徒韵静,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总不能不叫你或者说叫你喂吧!”

  “你可以叫我凌天。”少年笑了笑,幸亏他刚才想起来,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凌天?你的名字倒是霸气。”司徒韵静笑嫣然一笑。

  凌天也不在意,耸耸肩道:“名字你也知道了,该告诉我那场天灾是什么了吧?”

  司徒韵静撇了撇嘴,开始陈述了起来:“一年前……”

  半天后,凌天也算是对一年前发生的事有个了解了,大致就是一年前的一个晚上突然出现了耀眼的白光将整片大陆给照亮了,紧接着又出现了一把黑色的绝世凶剑,黑色凶剑与发出耀眼白光的存在交起了手,那一战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战斗波及之处尽是伏尸,就连在战斗中被撕裂的虚空也是过了半年才自我修复,连虚空都过了半年才自我修复,那么可想而知这场战斗有多么恐怖了。而且听司徒韵静的意思,那把凶剑与耀眼白光的存在似乎竭力控制在一个地方交战,否则的话,这片大陆恐怕就被毁灭了,所以整片大陆的人都将一年前的那场战斗视为了“天灾”,毕竟那样的力量已经超出他们的理解了。

  也是在那一场天灾不久后,大陆上出现了一批强者,一批超越天武境的真正强者,他们是为了了解这场天灾而来,后来却一无所得,最终带着大陆上一大批天资卓越的人横跨无限海域而去,司徒韵静的爷爷司徒霸天是天武境的强者,所以也跟着去了。

  而凌天问到那把剑是什么样子的时候,司徒韵静却说所有见过那把剑的人都莫名地把那把剑忘记了,只能记得那是一把黑色的剑,所以那把剑俨然成为了一个迷。

  至于司徒韵静说的那些天武境什么的就是修炼的一个等级区分,有炼体、炼脉、金丹、御气、锻骨、元神、天武七个境界。

  炼体境,顾名思义就是修炼体魄,一旦踏入这个境界,力量至少可达百斤之大;炼脉境乃是打通奇经八脉,利用奇经八脉将灵元运到周身滋养己身,这个境界行走间犹如行云流水;金丹境就是在奇经八脉相通之处,也就是丹田的位置,凝聚一枚可储存大量灵气的金丹,这个境界已经可以做到飞叶伤人。

  御气境就更了不得了,在这个境界可以随手间做到以气伤人,比之金丹境的飞叶伤人不知胜了多少倍,但最令人向往的却不是御气境的以气伤人,而是御气境的御剑飞行;再者就是锻骨境,锻骨境很明显就是锻炼筋骨,到达了这个境界就不再是凡兵可以伤及的了;至于元神境就是将三魂七魄凝聚成一个灵魂般的存在寄放于丹田内,以精纯的灵气加以滋养,只要元神不灭,那就可以夺舍重生,甚至如果能找到传说中的灵药就可以重聚肉身;最后的天武境就是将元神与肉身相结合,成就天武之身,受天地眷顾,从此就可以遨游于天地之间。

  当然,修炼固然是逆天,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得成就的。首先,一百个人中也大概只有十个是可以修炼的,其次就是晋级的比例大概只有百分之一,也就是说一百个修炼到炼体境的人之中,或许只有一个能够晋级到炼气境,同理的,一百个能够修炼到炼气境的也大概只有一个能够晋级到金丹期,如此推理下去就可以知道天武境的强者有多么稀少了。

  想到这些,凌天又问道:“对了,你现在是什么境界?”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