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09:15:49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浪子穿越记
  4. “第一章 ”

“第一章 ”

更新于:2018-09-12 16:42:38 字数:3549

  我穿越了

  原因不重要,过程也不重要,因为我现在赤身裸体的站在一个人很多,多到不像村子的村子里,我甚至还听到有叫卖的声音,当一道激烈的目光射向我时,我毫不怀疑这将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伴随着一声尖叫,逐渐刺耳的议论声音将我从大脑有些延时的状态中拉了出来。

  看到周围男人们笑呵呵的指指点点,毫不顾忌。女人们则大多双手捂脸,同时不自知的渐渐拉大手指间的缝隙,

  记忆中穿过来之前刚吃完饭,这里天气不错即便光着身子也不觉得寒冷,由于习惯先看脸再看身材,才注意到这里的女人都穿着很严实,好似古装。

  有几位躲在伞下虽看不到相貌,但其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雪白,和旁人差异极大,如同那应声回眸的秋香,瞬间牵引住我的目光。

  我出于敬意微微一硬,随后便将先遮住下面还是先遮住脸的问题放下,下面太大了遮不住,此刻情形诡异还需要留着脸观察。

  给自己找到理由,于是我背过双手同时挺了挺胸胯,腹肌刚成型,不过胸肌和下面我很骄傲,你们既然要看那咱们便看个痛快,我,就是这么好客。

  不得不说人一旦接受了某些设定那么其他的都不那么重要了,而我的优点就是适应的快,况且这并不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此时议论的声音变得有些起伏了,也许是受冲击过大而腿软了,那几个我所关注的重点和旁边执伞的丫鬟颤颤的靠在一起,也许有人将我尴尬的表现误认为是嚣张,但出于顾忌并没有动手。

  在几个老娘们端着一簸箕烂菜叶子准备扔我的时候,三个差役挤了进来将围观的群众哄散,我心理暗自捏了一把汗,那差役从边上不知道什么摊子上抽出一块桌布绑在我腰间,同时一条锁链熟练地缠住我的双腕就要牵走,两人在前一人在后,我把不得早点离开也顺从的跟上。

  一路上不紧不慢的走着,此时我心情倒放松下来,发现脚下该是古代的某个大城市,房子虽然矮但却很精致,从那些不必要的纹理中就可以看出,排列整齐,叫卖声也是此起彼伏,路人也多,倒是一片繁荣。

  虽然桌布有些怪异,但光着上半身的老爷们附近还是有的,或出于对差役的威慑,于是我不再是焦点。

  正当我考虑身处何地时,我前面的差役开口,语气平淡得不像话:

  “你可是本地人,或在此处有住的地方!”

  “我现在有些迷糊,请问这里是那座城市。”我不敢贸然答应,只能实话实说。

  “此处天子脚下,开封城内。”

  看对方说得这么顺,我也不好意思说我不知道,原谅我地理不好,一辈子没出过东北。于是接着问道

  “几位可是要带我去衙门?”那差役看我也老实,倒没什么不耐烦

  “这点小事要是上得厅堂,那我们老爷岂不是要住在花楼里了!”他说完这话前后的差役一起大笑。我想了想一脸黑线,感情花楼外面经常有光屁股的老爷们,这几位是屡见不鲜了。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发觉周围路人少了许多,我们驻足在一家店铺门前。我打眼往里一瞧,似库房般的屋子里面全是细软,一个差役晃身而入,另一个差役转头问我,问道:

  “你是打算在牢里住上几天还是自己找门儿回家?”我一脸茫然,怎么这就没事儿了?

  赶快回到道:“就不劳烦几位大哥了,不知几位大哥方不方便帮我找些衣服?”

  “今天这位倒是懂事,知道自己要衣物。”他刚一说完,那个进门的差役已经出来,随手将一条长衫扔到我怀里,有些生味倒还干净,我赶紧将长衫披上,也没管好看赖看,披上之后快速拿着腰带将衣服扎实。

  “果然是一位公子哥,连衣服都不会穿。”那差役说道。

  “这是牢里面的换下来的旧衣裳。往时想让你们这些公子哥穿都费劲,我们哥几个就不陪着你了,看你这么懂事,给你提个醒,今天算你运气先碰到了我们几个,在街市暴露身体,假如冲撞了某些贵人,不死也要脱层皮。”

  “我明白,多谢几位大哥。”我赶紧接到。这衣服穿的别扭,只想快点脱身,找个没人的地方整理下。

  “谢就不必了,看你也拿不出什么东西来谢。”说完这几个差役大笑,转身就走。我也跟着一笑,只觉得这几位活的倒自在。

  我辗转几次找到一个角落,将长衫整理好,两袖宽大抖起来确实有古人范儿,布料有些硬到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受,我靠在墙边回忆了一下来时的细节,什么也没想起来,哎,看来回去是没什么希望了。

  整了整情绪,起身往人多的地方走去,想寻一条填饱肚子的路来,想想自己是一个程序员,算了,还是不想了,对了,我会做饭,于是兴冲冲的沿着来时的路走去,印象中有一家大号的酒家。

  我路过一家做面的小铺子,看到和面的师傅年纪不大,却将手里的面团舞的上下翻飞虎虎生风,这才想起这年代会一门手艺的基本就是做一辈子,敢出师的最起码也是印度水准,也许去端盘子人家都不要,一阵心塞。

  突然看到前面一家当铺,更是泪流满面,我tm是光着来的,低头一看顿时感到柳暗花明,我居然还穿着一双拖鞋,我刚一进门,一清脆的声音招呼道

  “这位爷,您是要典当还是要赎当,或是挑一些顺眼的玩意儿?”声音好听,我仔细一看,小帅哥一个,眉清目秀,虽然有点矮,却也是一表人才。我感到这个世界对我袭来的恶意,

  “我要当点东西。”看来当个伙计的路也绝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鞋上。

  “您这边请。”铺子不小,经过一堆乱七八槽的展示品,里面一个好似卖票的小老头,老头隔着台面抬眼一瞅我,也不客气直接说

  “要当什么东西?”我也不客气,一弯腰把鞋抄上来递给老头。

  老头看不到我是从脚下拿出来的,仔细观摩了半天,表情越来越认真,又闻又摸,旁边的小帅哥一副欲言又止的委屈样,我也不知声,看时间差不多了,就问

  “你看它值多少。”可能是被镇住了,老有语气稍微客气了点

  “这是鞋子?”

  “对。”

  “此种材料小人生平未见,韧性非常,不过形象不雅,小人能否试用一下。”

  “可以。”我看到老头喜滋滋的样子有些好笑,想提提价,接着说道

  “这是我从很远的地方买的,我想本国再无第二双。”

  老头听到这一脸不好

  “可惜了,假如多些倒是可以卖个好价钱。”我幡然醒悟,一阵蛋疼,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决定以后绝不废话。

  “那您觉得能出多少钱?”我急了,毕竟这是自己唯一的身外之物了。

  “这样的话,我只能将其算为奇物,公子是打算死当还是活当。”

  “死当。”撑死能穿两个月。

  “那五两银子如何。”老头说到

  “够吃几顿饭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1两千文,要看公子吃什么。”恩,刚卖饼的一张饼也就一文,也就是大概五千块,

  “当了,对了,还要麻烦帮我弄双替换的鞋来。”我这人就是痛快。

  “不麻烦,公子稍等片刻就好。”老头也痛快,转头对小帅哥吩咐道“听到了?其隔壁买双鞋回来。”

  “听到了,掌柜的,您喝茶。”小帅哥先把茶放在桌上,拿出一软尺在我脚上仔细的量了量,然后走出铺子,我看老头在那穿着拖鞋蹦,害怕他摔出个好歹来再闹出个人命,于是问道

  “掌柜,请问当今圣上贵姓?”我觉得这么问该没什么忌讳,老头听后看我,像看拖鞋似的,犹豫了一下说道

  “当今圣上姓赵。”我一听这可能是宋朝呀,难道我的主线任务是抗元吗?先问问有没有蒙古。

  “周围都有哪些国家?”喂喂,再用这种眼神看我,我让你知道拖鞋的另一种用法。

  “此处为中原,周围有辽国,西夏,吐蕃,大理。”我激动了,这个主线可能就变成另一种玩法了。

  “此处可有丐帮?”

  “有的,据说最近要开一个洛阳花会,这段日子路经此地的乞丐也多了些。”我只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弄得人家不要不要的。

  我压下自己的情绪,现在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有两条路,一是坐等系统出现,带我装逼带我飞。二是永远活在这个时代,第二条路有点窄,不过不会比我曾经起家更难。先喝口茶冷静冷静,有点烫,老头见我不在问些逗比问题于是又蹦了起来。

  小帅哥回来的很快,茶的温度仅仅能下嘴,一口喝掉,小帅哥直接把鞋子帮我穿上,这待遇我五岁以后就没享受过,站起来走了走,正合适,对着小帅哥微微一笑,我曹,脸别红,别让我敬你。

  “爷您慢走!”

  揣好五两银子抬脚就走,先试试这银子的购买力度,就近找到一家客栈,这个时间人不多,刚一进门一个肩披布带的小帅哥就迎了上来,我眼皮一跳,眼不见心不烦,

  “爷您里面请,您是打尖还是住店?”扫了一圈,木桌子木凳子,倒还干净。

  “先来碗牛肉面。”连个菜单都没有我知道你有什么,不过我就是会点。

  “。。。。爷,我们这里有。。。。”

  “来玩清汤面,再切一斤酱牛肉。”你是不会理解我的执着的。

  “好咧,爷您稍等,马上就到。”这小嗓子,要不我赏你两首现代儿歌。

  面上的快,牛肉似乎是现成的,前后几分钟我就吃上了,而且胃口格外好,吃完饭直接在这住下。

  房间里没什么东西,桌椅床,摆着文房四宝还有两本野史,一本等于电视,另一本等于电脑,简单的翻了几页,切,比聊斋都没劲,随手扔在一边,恩?我看了看这纸这笔,一口吐沫吐在砚台上开始磨,之后再纸上写到《倩女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