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23:51:3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侠神曲
  4. 第一章 落地书生

第一章 落地书生

更新于:2018-03-17 15:40:07 字数:3177

  大楚皇朝共有一百零八州,七十二郡,四十八个王侯国。

  大楚皇朝紫川郡元武城,一名身穿白色粗布衣的少年,这名少年年龄十八左右,五官俊美。

  少年书生走进元武城,元武城热闹繁华,来来去去的人很多,有老年老妇,少年少妇,富家少爷小姐等等……

  元武城街道两旁有摆地摊卖鱼卖菜的,有卖玩具等等数不胜数。

  凌辰见到这热闹繁华的元武城,不禁大开眼界,这元武城不愧是紫川郡第一大城市,果然和其他的小城市不一样,也非其他那些城市能与之相比。

  “这位兄台,请问一下,金府在元武城何处。”凌辰问了身边一名路过的青年大汉。

  “你直接向这前面走一顿饭的工夫,就到金府。”青年大汉随手望前方一指,脸不带色的回了一句。

  “多谢兄台。”凌辰高兴的谢过青年大汉,脸带兴奋的向前面金府快步走去。

  一顿饭的工夫,他就来到了金府门前,见金府门梁上雕刻着“金府”两个黑色大字。门前有两名青年门丁,站在金府大门左右。

  “在下落地书生凌辰,此次前来金府,拜见金万伯父,两位门丁大哥,进去通报一声,在下在此谢过。”凌辰双手握拳,脸带客气的说道。

  两名青年门丁一听,这名少年书生称自家金万老爷为伯父,不禁互相对视一眼,大门左边的青年门丁说道:

  “你站在这里等一下,我先进去通报老爷。”

  “多谢门丁大哥。”凌辰双手握拳,神色兴奋的谢道。

  大门左边的门丁,一个小跑进了府中,一会工夫时间,就见到一名紫衣贵妇。

  这名紫衣贵妇年龄三十七八左右,长得挺清秀,其身边还有一名身穿素金色衣裳的少女,这名少女也长得很清秀,身上有一种富家小姐的高贵气息。

  这对母女身旁还站着两名丫鬟,两名丫鬟长得还算可以,有一点点姿色。

  “夫人,门外来了一个叫凌辰的书生,他说他是老爷的世堂亲戚,要来见老爷,夫人你看,要不要引他见老爷,还是将他赶走。”张伟双手握拳,神色恭敬的说道。

  “凌辰,没有听说过我家有这么一位世堂亲戚啊。”金夫人自言练了一句。

  “那……夫人,要不要将他赶走。”张伟面带迟疑的小心问道。

  金夫人神色沉思了一会,决定的说道:

  “张伟,你叫那位世堂侄子在客厅等候,我等会就去见见那位世堂侄子。”

  “是……”张伟又是一个小跑,向金府大门快步跑去。

  “娘,我看是那位亲戚又来要钱的吧。”少女面带不肖之色,脸色不高兴的说道。

  “如果那个凌辰只是来要钱的,随便给他一点银子就打发了,如果不是,看他来做什么的。”金夫人脸色如常的说道。

  少女瞧了瞧小嘴,似乎想到什么,疑是立刻开口问道:

  “娘,我记得我们家没有姓凌的世堂亲戚啊!这个家伙不会是冒充的吧,要不要叫官府将这个家伙抓起来。”

  “先去问问这个家伙是什么来历,说不定我们家真有这么一位世堂亲戚。”金夫人神色坚定的说道。

  少女眨了眨眼睛,没有反对金夫人的话。

  ……

  此时,他见张伟小步的从府中跑出来,恭敬的说道:

  “凌公子,老爷不在家,在外打理事务,还没有回来。金夫人在府中,我这就引你去见金夫人。”

  “多谢门丁大哥。”凌辰双手握拳,客气的道谢道。

  “请进!”张伟微微弯腰摆出请客进府的姿势。

  凌辰见此,也没有客气,大步的走进府中。

  金府大门右边的门丁,脸带鄙夷低声言道:

  “一个不知好歹的穷光蛋,也想来和我家老爷拉关系,也没有看看金府是什么地方。”

  张伟带着凌辰来到金府中的主客厅,这间主客厅很宽大,最前面摆放着一张沉香木桌,沉香木桌的左右两边,也摆放着两张沉香木椅,沉香木桌上放着一个白色的花瓶。

  客厅的左右两旁也摆放着四张沉香木桌,八张沉香木椅,客厅内很干净,还散发着道道的沉香木的香气,香气让人感到精神气爽。

  “凌公子,将你背上的东西放下来,坐在木椅上,稍等片刻金夫人就来!”张伟脸色恭敬的说道。

  “多谢!”凌辰放下背上行囊,把行囊放在边上,自己就坐在沉香木椅上,一坐下就感觉非常舒服,道道沉香木的香气直喷鼻孔,使人感到清爽。

  张伟转身就离开了客厅,继续去看门。

  “什么时候我也有一个这么好的家,哪该有多好啊!”凌辰心里不免有些羡慕,这些富贵人家的生活。

  凌辰东瞧西看,打量了一下客厅内,心道:

  “富贵人家过的生活,就是和我们贫穷人家的生活不一样,如果有一天,我也成为大富大贵之家,想必那时我应该妻妾成群了吧。”

  他心里正美滋滋的胡思乱想时,金夫人与金小姐正从客厅门外走了进来。于是他立刻起身相迎,凌辰双手握拳,神色兴奋的问好道:

  “在下凌文之子!凌辰,参见金伯母。”

  金夫人一进客厅,就上下的打量凌辰,见凌辰穿着一身白色的旧破粗布衣,头戴一个布衣帽,旁边还放着行囊。

  “这个姓凌家伙,穿得怎么破烂,还说自己是我们家的世堂亲戚,看来又是一个来要钱的穷亲戚。”金夫人有些看不起凌辰,心里鄙夷想道。

  “侄子不必多礼。”金夫人没有给凌辰好脸色,自顾自己的坐在首席右边的沉香木椅上,金小姐陪伴其身旁,还有两名丫鬟也侍在其左右两旁。

  凌辰听此,心里不由得一整苦涩:

  “看来这位金伯母,看不起我这个世堂穷书生。”

  金小姐一进客厅,就没有正眼看凌辰一眼。

  他目光移在金夫人身旁的少女,这名少女穿着素金色衣裳,一身珠光宝气,使其身上生有一种高贵的气息,长得国色天香,艳丽异常,宛如一朵刚出世牡丹花,心道:

  “他应该就是我的未婚妻,金牡丹吧!长得倒是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胚子,看来这次我来对地方啦!”

  “侄子,你来金府找我可有何事。”金夫人冷着脸色问道。

  凌辰见此,心里有些不高兴,我对你这么客气,你切对我如此冷淡。他心里强忍着,仍然保持微笑的说道:

  “金伯母,在下是奉家父之命前来向金牡丹小姐提亲的。”

  侍在其身旁的两名丫鬟一听,瞪着大眼看着凌辰,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这个穷书生竟然是来向小姐提亲的,而不是来要钱的。

  金牡丹一听此言,美目瞪着凌辰,失声的惊呼道:

  “什么!你是来向我提亲的……”

  “正是!金牡丹小姐,令尊与家父从小就定下的婚约,所以这次在下特意来向你提亲的。”凌辰一脸镇定的说道。

  “那……侄子,你可有定亲之物?”金夫人先是一脸惊色,而后一脸怀疑的问道。

  凌辰清楚,光凭嘴说,金夫人是不可能相信的,于是就从怀里取出一块玉佩,献给金夫人。

  金夫人接过玉佩,之后眼睛打量着手中的玉佩,玉佩光滑如玉,颜色是白色的。

  “耶!这不是我的玉佩吗?怎么会在你的手你。”金牡丹一脸惊奇的问道。

  “牡丹,把你的玉佩拿出来给我看看。”金夫人命令道。

  金牡丹从自己腰间取出一块,与金夫人手中一模一样的白色玉佩。

  金夫人从金牡丹手中接过玉佩,将两块白色玉佩排放在手中,两块玉佩闪发出奇异的光芒。

  “娘,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两块玉佩怎么会一模一样,而且还闪发出奇异的光芒。”金牡丹满脸都是不解的问道。

  “当年你出生时,你爹就给你这块玉佩,你爹说这块玉佩,代表着你的终生,现在我才知道,你一出生就与凌辰定下了婚约。”金夫人神色惊奇的说道。

  “哦!原来我一出生,就有了一个未婚夫啊!”金牡丹自言道,然后重新打量着凌辰,见他穿着破旧的粗布衣,头戴一个布衣帽,心里不免有些嫌弃,眼中露出厌恶之色。

  金夫人也重新打量着凌辰,见他虽然穿得破烂,但长得俊美无双,风流潇洒,五官端正,双眉之间更是英气逼人,一双眼睛宛如星星般亮。一看心里就更加满意,虽然穿了破烂一点,但我家也不缺钱,也只有独女一个,做我的女婿,倒也说得过去。

  “牡丹,你就带着凌辰在府中到处走走,好好对待凌辰,知道了吗?”金夫人点了点头,满意的说道。

  ……之后把两块玉佩分给了凌辰与金牡丹。

  金牡丹接过玉佩,心里虽然不喜欢凌辰,但还是乖巧的回道:

  “是!娘,我会好好对待他的。”

  金牡丹看了凌辰一眼,自顾自己的向客厅外走去。

  凌辰也接过玉佩,在后面紧跟着金牡丹走出了客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