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8 04:52:55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打更人笔记
  4. 第二章:我看到了鬼

第二章:我看到了鬼

更新于:2018-03-18 14:07:04 字数:2870

字体: 字号:
打更人笔记目录
共133章
  唐朝末年,懿宗皇帝继位后,政局风雨漂泊,各方人马窥觊皇室,欲夺之。

  而距离京城遥远的留仙城,平静而安详。百姓安居乐业,牲畜肥满而健硕。

  此时它的夜却显得有些寂静,与白天的繁荣相比,现在的小城里有些冷清。

  因为再过几日便是中元节,俗称的“鬼节”,所以镇上的居民们很早就吹灭了蜡烛入了眠。

  但是这时候有人才从睡梦中醒来,当然,是很不情愿的被叫醒。

  那个人就是我了。

  “臭小子,快起来,赶不上干活了。”一道粗犷的大嗓门,响彻青鸯楼。

  但青鸯楼的姑娘们早已经见怪不怪,似乎这种事情早已经是家常便饭,如果哪天遇不着,兴许还会觉得奇怪。

  懂礼的姑娘掩着面微微一笑,而不懂礼的姑娘则就像柳三娘一样破口大骂:“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老不死的今天又喝醉了,不然怎么会误了时辰。老娘每天都要辛辛苦苦的把你从留仙桥搬回来,真不知道上辈子造的什么孽!”

  “臭娘们,我又没喝醉,我自己能回来。”一个长相端庄,却满脸胡渣显得有些狼狈的中年男子不满的说道。他是我的师傅。

  “你看看你,浑身糟糟蹋蹋的,哪还像一个正常人,活脱脱的一个乞丐。”说话霸气的柳三娘是这家青鸯楼的老鸨,中年妇人,不喜欢浓妆,但身上风韵犹存。

  至于青鸯楼,则是一处风雅之地,总有人拿它同京城的“妓院”作对比;但青鸯楼的姑娘们个个形貌昳丽,精通琴棋书画,只卖艺不卖身。

  而我,孤儿一个,打小被师傅收养,幸得人世间俗名——夜三更。如今正值豆蔻年华,却一直被闷在了青鸯楼中。

  从我记事开始,便与我师傅一同生活在这青鸯楼之中,如今悄然过去了数十年。

  “妈妈,你就别说了。”这时候一个年龄与我相仿,就如出水芙蓉般的少女轻灵的说道。

  此少女面带微笑,嘴角轻轻扬起,眼里带着和善笑容;她身穿彩裙,头戴玉珠,加上飘飘长发的陪衬,说不出的清新脱俗。

  她叫柳梦涵,是我唯一的朋友,与我一样都是孤儿,自幼便被柳三娘收养。她同这青鸯楼其他的姑娘们一样,打小便学习了琴棋书画。

  柳梦涵不喜欢外人,除了这青鸯楼里的熟人们,其他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搭理。

  此时,她说完后,便急匆匆将手上的梆子(古时打更人所用的器具,类似锣鼓)递给我,而后说道:“快点去吧,别误了时辰。”

  “嗯。”我接过梆子,点了点头。

  这时候,师傅也背上了包裹,二人习惯性的对视了一眼,便离开了青鸯楼。

  外面的空气非常的清新,我贪婪的用力呼吸了一下,伴随着一阵凉风中,睡意渐渐消退。

  但你一定很疑惑,我们为什么要在这个时辰,带上梆子离开。

  原因很简单,因为师傅是打更人,而我则是一个半吊子打更人,只负责打梆子,喊喊口号。

  至于打更人,其实说巡夜人更贴切一些。打更人一方面要负责每晚给城里的居民们报时,另一方面就如朝廷的巡逻者,负责城里夜晚的安全。不过打更人也不是一般人就可以胜任的,当然,这只是后话。

  师傅打了个哈欠,显得有些迷糊,看来白天又喝了不少酒。

  “一股酒气。”我装模作样的捏了捏鼻子,嫌弃的说道。

  “臭小子,就这样对你师傅说话的吗?已经戌时了,快点干活吧。”师傅拽了拽身上的包裹,又打了个哈欠,这下可好,我顿时被一股臭气熏陶。

  师傅的包裹,是每天晚上巡夜时必须带上的,数十年如一日,这个习惯从没有改变。

  至于包裹中装的是什么,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师傅并没有提到过,也从来不让我碰他的包裹。

  小时候曾经不顾他的反对,私自偷走他的包裹,但还未来得及打开,就被他逮到。那一天,一向和煦的师傅大发雷霆,把我臭骂了一顿,就差我背了段荆条请罪,这才饶了我。

  从那以后,虽然还是对他的包裹很感兴趣,但我也没有明目张胆的去做触碰他底线的事情。我知道,只是时机未到,不然他会亲自告诉我的。

  既然我已经带上了梆子,师傅也背上了包裹,那么接下来你一定会猜想我们要干什么了。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这是打更人在戌时(晚上七点到九点)要喊的口号,目的是提醒大家在入寝前一定要吹灭蜡烛。

  将滴漏(古时计时的一种工具,类似沙漏)弄好后,我用力的敲打了两下梆子,接着又按此敲了两次,然后拉开嗓门按照如上口号喊道。空荡的街道冷冷清清,只有我的声音在回荡。虽然早已经习惯,但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师傅又打了个哈欠,一副不耐烦的模样。我不由心中生闷气,暗道凭什么他这么自在,我却要在这里敲打梆子。

  想到这,我不禁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猛地敲打了一下梆子,顿时梆子声响彻整个街道。

  但是,似乎还有什么其它的声音,就像是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我顿时汗毛直立,就连师傅的脸色也是罕见的凝重了起来。我内疚的小声问道:“师傅,我是不是有惹祸了?”

  “没有,你做得很好。”但师傅却出人意料的说道,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我刚欲开口,他却接着说道:“走吧,继续巡夜。”

  虽然有很多话想问,但是师傅似乎并没有告诉我的意思,我不由闭上了嘴,重新敲打起梆子,但是放轻了力度。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

  当滴漏的一端都滴进了另一端时,意味着戌时已经过去了,而我们已经绕着留仙城敲了一遭,嗓子都喊得有些嘶哑了。

  看着漆黑的街道,唯独青鸯楼二楼有一间客房还残留着亮光,不由心里一阵暖洋洋。

  那是柳梦涵刻意如此的,只因为我说过一句笑话,怕巡完夜回来摸黑找不到房间。之后,每当我巡夜回来时,我的房间蜡烛都会亮着。

  戌时过去了,接下来就是亥时(晚上九点到十一点)了,一般的人家都已经入眠,所以我敲打梆子的力度又减弱了几分;就如第一次一样的方式敲打,尽量不打扰他们的睡眠。

  同时,我要时刻打起精神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特殊的情况,嘴里还念叨着:“关门关窗,防偷防盗!”

  师傅一直走在我的前面,只留给我一个背影,显得很凝重。我在猜想一定是因为之前的事情,所以他的情绪很不好。

  数十年来,我很少看到师傅这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种预感,今夜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咚咚!咚咚!关门关窗,防偷防盗!”虽然心里有些担心,但我还是敲了几下梆子,然后轻声喊道。

  突然,在我左手边的小巷里似乎有一个白色的身影,我心猛地一颤,刚欲偏过头看去,师傅的声音却响了起来:“不要看,继续走!”

  师傅的话,我绝对听从,尽管很害怕,但我还是没有看过去。有一句话说得好:化悲愤为力量,而我此时却是化恐惧为力量,梆子声越来越洪亮。

  当我们再次走完留仙城一圈的时候,我的衣襟早已经被冷汗湿透,只觉得身后跟着一群不正常的“人”。但是师傅一直让我不要往后面看,于是我带着恐惧走完了这一圈。

  拿来滴漏一看,还有一些没有滴尽,看来亥时还没有过去,但我却更加担心了起来。

  我和师傅并肩站在青鸯楼的门口,眼前的街道空荡无比,身后的气息却很凝重。

  我突然想到了一首古诗中的句子:黑云压城城欲摧,用它来比喻我们此时的境遇,再贴切不过了。

  就当身后仿佛有一阵阴风吹过的时候,师傅突然大喝了一声:“子时三更已到,你还不睡去!”

  接着,我的意识慢慢模糊了起来,身子开始不受控制,只觉得越来越疲惫。在昏迷之前,我仿佛看到身后站着一帮游荡的人。

  这一夜,我看到了鬼.

字体: 字号:
打更人笔记目录
共13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