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23:46:45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传说中武器的传说
  4. 第一章 炼药为生的“少年”

第一章 炼药为生的“少年”

更新于:2017-03-05 18:43:39 字数:4099

  第一章

  炼药为生的“少年”

  在一个狭窄的小木屋内,一个少年正在盯着眼前慢慢滴落的的液体,神情无比的专注。

  一、二、三、四

  四滴淡蓝色的液体落在了木桌上乘着淡绿色液体的水晶瓶内,在做这个动作时,少年的右手没有任何抖动,那精准熟练的动作显示出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高精度的工作了。

  少年移开了右手上用木夹夹着的试管,将它移到自己眼前,试管内淡蓝色的液体已经开始慢慢向深蓝色转变,少年知道这是银叶草汁液温度降低后的正常现象,他将木夹从新固定在了木桌右边的水晶灯焰上,然后用腾出的右手将右侧窗户上的卷帘拉了下来。木屋内唯一的光源被切断,顿时陷入了昏暗之中,只剩下水晶灯火焰发出的摇曳的微光。

  这是为下一步的配比做准备。

  淡绿色的液体内飘散着刚刚滴入的淡蓝色的液体,开始慢慢发出微微的莹绿色光芒,在昏暗的环境下更是散发着惊人的美感。如果是在三年前,少年可能还会为这如梦似幻的景象感到惊叹,但如今他只是拿起了水晶瓶然后开始慢慢的延顺时针摇晃。

  莹绿色的光芒随着少年有规律的晃动变得愈发的明亮,将小木屋内的一切都染上了淡淡的莹绿色,随后这种光芒开始慢慢的朝橘红色转变,少年停了下来,在等到液体停止晃动后,再次开始晃动,只不过晃动的方式变成了逆时针。橘红色的液体再次发生了变化,慢慢地变成了如鲜血一般的红色。

  成功了。

  少年只是在心中默念了一句,然后从一旁拿来一个木塞塞住了水晶瓶的瓶口,放在了身后的木桌上,那里已经有十四瓶同样的水晶瓶存在了。

  呼~~~今天的任务完成一半了。

  抹了一把额头因长时间高度集中精神造成的些许冷汗。少年拉开了右边的卷帘,让光线从新照进这个房间。然后从左边的桌子上取来了里一个水晶瓶,与先前不同的是,这个水晶瓶内盛放的是淡黄色液体,他开始准备今天的另一项药水的配置。

  这种看似精确繁琐的配置后的红色产品,其实只是炼金术最低级的药水——初级治疗药水。而少年正准备配置的也是一种低级药水——狮王之力药剂。

  这样的工作他已经连续做了两年多了。

  首先是是要将银叶草汁液加热到变成淡蓝色,少年看向从刚才起就放在水晶灯焰上的试管。

  “叮铃。”

  一声不大的铃铛声从木屋外传了进来。

  有客人到了么?

  少年停下了手中正在加热银叶草汁液的工作,关闭了水晶灯的火焰,然后脱下了配药工作时必须穿戴的白手套,站起身子对着左侧墙面上挂着的镜子理了理因工作变得略微有些凌乱的长发。

  镜中的映出的是少年略显苍白的脸颊,细细的眉毛下是柔和的深紫色眼眸,小巧的鼻子和同样小巧的嘴巴,再搭配上那头已经整理整齐的黑色过耳长发,俨然一副恬静美少女的摸样。

  但请注意,他、是、男、性!

  接到客人也是工作之一啊~~~哎~~~~

  如果有可能的话,少年一点也不想以这幅面容见人。与生俱来的女性化面孔曾经困扰过他很多年,特别是那双与众不同的深紫色眼睛,更是让他有一种仿佛魔性般的魅力,但被这种魅力“魅惑”的对象却往往是男性……

  少年曾经留过很长的刘海来遮住这双眼睛,长发也是在那时候留下的。

  而现在松散的刘海已经被少年撇在了左边,并且用两只紫色的发卡固定住不让其滑落。

  至于为什么使用发卡这种女性化的饰品,那是因为……工作上的需要…………

  “欢迎光临希伦贝尔药剂店,请问客人您需要些什么嘛?”

  从狭小的小木屋出来的少年用柔和的声音朝着琳琅货架间的身影打出了招呼。炼制药剂只是他工作中的一部分,经营这家药剂店才是他的本职工作。做门面生意除了要保证货物的质量和信誉之外,一个柜台接待显然也是必不可少的。希伦没有多余的钱来雇佣其他人来做店员,只好自己来做这个接待。最开始时希伦的生意非常不好,因为那长长的刘海虽然遮住了那双带来不少麻烦的眼睛,但总会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再加上这家药剂店的采光并不是特别好,特别是在黄昏和阴雨天里,昏暗店面里站在柜台后的希伦总会吓走不少胆小的客人。万分无奈之下,希伦只好理开了刘海,从新露出了眼睛。从那之后店里的生意显然好了许多,但是………………!!

  “哟!希尔。今天一样是光彩照人啊。”

  ==#希伦头上不禁冒起了青筋。

  “原来是野蛮人战士巴萨卡啊,都告诉你多少遍了,我叫希伦!希伦贝尔!”

  来人是希伦的常客,也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高达两米多的巴萨卡职业是一个战士,就像很多大块头战士一样,他的性格很豪爽,就像他那一身肌肉一样豪爽。巴萨卡未来的目标是成为一个狂暴战士,希伦曾不止一次想过对方是不是因为脑子也练成肌肉了才选择这样一个死亡率超过八成的职业的。后来希伦知道自己其实完全看走眼了,在希伦一次野外的采药过程中,他意外的碰到了正在于狼群搏斗的巴萨卡,从他那细腻地攻击和精确地躲闪中,希伦看出了巴萨卡那缜密的思维方式,很难想象一个大块头全身都是肌肉的大汉居然会有如盗贼一般的灵活的作战方式,如果是传统战士的话应该是大开大合的才对。

  后来希伦向巴萨卡提起过自己这个的疑问,既然有这么细腻的作战风格的话,做一个防御战士不更好么,为什么要执着于做一个高死亡率的狂暴战呢。对方的回答让他有些哭笑不得,巴萨卡说他只是喜欢双持武器挥舞的感觉,不喜欢防御战士那拿着盾牌的作战方式,而狂暴战士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方式更合他的胃口。只是因为喜欢就去浪费自己的天赋么,不过希尔觉得自己似乎也没有资格去指责对方。

  巴萨卡无疑是一个可以值得深交朋友,为人正直个性又豪爽,不过有一点希伦一直耿耿于怀——那就是……

  “有什么关系么?我倒觉得希尔这个名字更配你哦,你听希尔贝尔多顺口啊。”

  作为希伦的损友,巴萨卡不止一次用增进感情的理由对希伦的长相评头论足。希伦开始并不太在意,反正以前评论他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少巴萨卡一个。不过在巴萨卡的评论中的一句话倒是点醒了当时正在为生意不好而发愁的希伦,‘真想不明白,明明长得一副好长相,为什么总是一副阴森的打扮,要不是本大爷艺高胆大还真不敢踏足这家出了名鬼气药剂店。’于是第二天,希伦就改变了发型,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在此前来买药的巴萨卡第一时间居然没认出他来……在多次解释无效后,希伦放下来自己的刘海,这才让巴萨卡意识到眼前这个美得惊心动魄的黑发紫瞳美少女居然真的是希伦,在接下来买药的过程中,巴萨卡一直盯着希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离开时巴萨卡似乎嘀咕了一句什么,不过希伦没有听清,也没太在意,希伦没想到自己的“悲剧”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的。

  “你还说!在卡林大陆,“希尔”这个名字怎么听上去都是应该一个女孩名字。”

  “我这不是为你宣传时说错了词么,而且你的顾客不也变多了吗?”巴萨卡挠了挠头

  “是!是!我的顾客确实变多了,但为什么追求者也变多了!?!嗯!?”

  没错,巴萨卡那天离开后就是为希伦做宣传去了,他在酒馆声称希伦贝尔药剂店已经不再是阴森森的了。只是在介绍店长希伦的时候似乎是故意的说成了“希尔”店长,再加上酒精有些上头,巴萨卡甚至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全部抖了出来。于是乎希伦贝尔药剂店有一个传说级的美人的消息不胫而走。

  在那之后希伦店上的生意确实好了许多,但如果大多顾客不是仰慕“她”的美貌前来的那就更好了!

  “啊!我今天其实是来送东西的。”巴萨卡见势不妙立马转移了话题,顺势从腰后的包囊中摸出了一本仿佛砖头一样的东西,然后扔向了希伦。

  希伦手忙脚乱的接住了来物,是一本书。

  “小心一点,书籍可是很脆弱的!”

  看了一眼封面的名字——《卡林大陆的传说——寒冰之上的亡灵君主》

  “真搞不明白你为什会对这些感兴趣,也亏老店主克伦先生能为你搞得到。”

  在卡林大陆,有一条让希伦很是费解的规定,在这个早就发明出纸张的世界,有权利撰写书籍却只有法师和牧师。就因为这个规定,原本应该廉价的书籍却因为稀少而变成了是一种贵重品!而巴萨卡口中的克伦先生则是希伦的老师,也是这家药剂店原先的主人。

  老克伦在1年前前往了光明城,据说是老克伦的侄女接他回去养老了,这家药剂店也从那时起交给希伦来打理。

  希伦随手翻了几下,然后从中拿出了一封信。

  在老克伦离开前,希伦总是会闲下来时请老克伦为他讲些有关大陆传说和历史。在老克伦离开后,这种讲解变成了书籍的形式,每次老克伦的来信总会附带一本又厚又重书籍。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老师是怎么样弄到这么贵重的书籍的,但这些书籍是需要定期归还的。

  “谢谢你呢,巴萨卡,每次都要让你来做这种跑腿的工作。”

  其实像这样的邮件来往交给邮差就行了,不过由于最近埃兰森林盗贼频繁的出没,光明城暂时停止了对埃兰森林及周边地区的邮件服务,其中就包括希伦所在的闪光镇。无奈之下希伦只有拜托经常外出前往光明城的巴萨卡帮他带回老师给他的信件和书籍。

  “这点小事说什么谢啊,再说我也是顺路而已。”巴萨卡摆了摆手。

  “喏,这是这次邮件的报酬。”希伦从身后的药架上取下两瓶黄色狮王之力药剂和三瓶红色的初级治疗药水。客套话希伦也不想多说,就算他说巴萨卡也不会听的。

  这些药剂的价值已经超过了以往邮价的五倍不止。

  “真是的,每次都要让你破费。”巴萨卡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接过了希伦递过来了药剂。就像希伦了解他一样,他同样了解希伦是一个绝对不会欠别人的人。“咦?这次怎么多了两瓶治疗药水?”

  “埃兰森林越来越不太平了,你外出的时候也小心一点。”就算是家里蹲的希伦也知道了外界盗贼肆虐的消息。

  “区区小盗贼怎么会是本大爷的对手。”

  “小心点总不会错,没别的事的话就先走吧,我今天还有药剂要配制,记得明天同一时间来着取信。”希伦摆了摆手,下出了逐客令,由于老师的来信,他今天的工作将会变得很忙。

  “知道了,你也要小心一点,闪光镇不一定就安全,真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不和克伦先生一起去光明城,反而留在这么个穷乡僻壤…………”巴萨卡咕哝着走出了店门。

  “叮铃~~~~”望着大门上依然晃动着的开门铃,希伦一时陷入了沉默中。

  “光明城么?”呢喃了一句后,希伦摇了摇头,转身钻回了狭小的小木屋。

  希伦将书和信件放在了一边的桌上,然后又点燃了水晶灯。

  今天的工作还没有完成,还要给克伦老师回信,看来今晚是不用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