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0 13:22:17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风舞天华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7-04-21 17:52:07 字数:2849

  第一章

  在人间界中有数不清的修真家族,有别于普通人家,却又不同于真正的修真门派,仿佛超脱于俗世,却又斩不断红尘,所以有的家族都尽量依附于修真门派,渴望有朝一日鱼跃龙门,有的却试图完全摆脱修真门派的束缚,渴望能够成为普通人的王者,享受着数不尽的荣华富贵,但是更多的家族却徘徊在两者之间,同时享受着两方的荣耀,也承受着两方压力。

  云华国,永州城,燕家,就是这样一个普通而又不普通的修真家族,但是今天对于这个家族来说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今天他们迎来了一个修真者的到访,而且还是一个筑基高手。煅体三重(初期、中期、后期)、化精三重、炼气三重之后才是筑基,只有完成了筑基才成为真正的修真者,才有了可以扣问仙路的资格,之前只是俗人而已。

  这是近二十年来,第一次有修真者来到燕家,这本来是一件值得荣耀的事,但是燕家家主燕子浩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个筑基高手是燕家的对头--厉家的嫡系,叫厉继宗,而且他如今还抓住了燕家的脚痛。

  燕子浩是燕家家主,也是燕家第一高手,但是其修为也只是炼气中期而已,拼命是完全没有希望了。燕子浩心中叹着气,转头看向跪在一旁的燕风,燕风十八岁,自幼父母双亡,是自己的第二十几个孙子?哎!已经记不清了,修真资质普通,修为只是煅体三重,以他这年纪也说不上好或坏,其他方面也表现普通,除了不爱说话,真是一个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了,这么普通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就把玉家嫡长孙给杀了呢?

  “怎么样,燕家主?”厉继宗把玩着一块风影石,石中是他用法力记录下来的影像--燕风击杀玉家嫡长孙玉隆的全过程,玉隆发现了一株火焰草,在挖掘时被燕风发现,趁其不备偷袭成功。“你打算用多少灵石买下它?”

  燕子浩再次看了燕风一眼,心中再次叹气,不声不响惹大事啊!这次认栽吧!“厉仙长您开个价吧!”

  “哈哈,燕家主是个痛快人,先付一千灵石,还有这小子得到的那棵火焰草,以后每年都要付一千灵石,否则我会把这风影石交给玉家,玉家的实力你也知道,虽然在永州数不上名号,但是灭你燕家还是绰绰有余,希望你燕家不要给其他家族剿灭你的理由,因为你们的地盘我们厉家已经看好了,哈哈哈……”厉继宗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

  燕子浩眼中的凶光一闪,随即变成一丝无奈的苦笑,“好,就依仙长所言。”燕子浩转头对燕风,道,“小风,将火焰草交给仙长吧。”

  燕风颤抖地从怀中拿出一个木盒,不甘心地咬了咬嘴唇,抬起略显苍白的脸庞,无助地看着燕子浩,“家主,我并未杀玉家长孙,这棵火焰草是我自己找到的。”

  燕子浩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厉继宗突然冷哼一声,“燕家主难道相信这小子的话?你如此作法还真让我有些为难呐。”筑基修士的威压轰地散发出来。

  燕风毫无反抗余地,直接被压得趴在地下。燕子浩也仅仅抵抗了两息,就被迫跪下了,“仙长息怒,黄口小儿之言,老夫绝对不会相信,老夫愿再奉上五百灵石,望仙长息怒。”

  “好,以后每年也照这个数目。”厉继宗冷冷一笑,收回威压。

  “是,多谢仙长。”燕子浩战战兢兢地起身,经此一闹,心中憋屈和恼怒都转向了燕风,一把将火焰草抓过来,向厉继宗双手奉上,“仙长请收下此物,在此稍等,我立刻去筹备灵石。”说完,转身拎起燕风快速地走出厅堂,一把将他掼在地上,“明天你搬去辛工庄,与其中奴隶一起劳作,从此不得离开半步,否则,死!”

  “不,家主,我真的没有杀玉家长孙,火焰草真的是我自己发现的,……”燕风惊叫起来,辛工庄是燕家囚禁家族罪人和奴隶地方,每日被监工鞭打,有时还要经受酷刑,辛苦劳作,还不得温饱,对于这些燕家每个人都知道,因为它是燕家的刑罚之地,警告着燕家每一个人。

  “闭嘴!我不想再听你所谓的真假,这已经不重要了,你现在唯一的作用,就是在玉家追究此事时,为燕家去死!来人,把他带走!”

  燕风呆了一下,才疯狂地大呼,“家主,我也是你的子嗣,我是你的孙儿,是你的亲孙儿,是你的亲人,你为何这么对我,……”

  刚欲转身离去的燕子浩,身影一顿,缓缓地道:“因为你为燕家其他人带来了祸事。”

  “祸事不是我带来的,是他,是那个所谓的仙长,他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在风影石中留下了我的影像,我……”

  “闭嘴!没有实力说什么真假都没有什么意义,滚!”燕子浩恼怒地打断了燕风的话,扫了站在旁边的两个族人,“愣着干什么,带他走。”

  两个族人急忙架起依然大声激呼的燕风,匆匆离去。从此,燕家辛工庄中多了一个身带手铐脚镣的年轻人。

  重达三百斤的镣铐,对于只有煅体三重的燕风来说,有点沉重,严重束缚了他的行动,但是却压不住心中的怒火,他每天都在大骂燕子浩,骂厉继宗,其结果就是招来监工的毒打和酷刑。

  就在这样的谩骂和毒打中过去了一年,燕风谩骂的声音逐渐小了下来,不是他不想骂了,是实在没有力气去骂,新伤叠在旧伤上,旧伤叠在更旧的伤上,根本没有药物治疗,更没有时间去自我恢复,能够不死已经是奇迹了。

  “哈哈哈,这小子还真耐打,恐怕有一年了吧?”

  “一天最少一个时辰,风雨不断,哈哈哈,打得都习惯了,一天不打手都养。”

  两个监工拖着浑身是血的燕风走向牢房,边走边聊。

  “最近这小子的叫喊声越来越小了,没劲,我看他快不行了。”

  “要不跟头儿说说,停两天?”

  “他只要不骂家主,哪用得着天天打,全是他自找的,说什么说,难道还要他养好伤,起来继续骂?这要是上头主子追查下来,挨鞭子的就不是他,是我们了,难道你想挨鞭子?”

  “不不不,千万不要,那玩意儿打别人可以,打我可受不了,只要他敢骂,我手下绝不留情。”

  “这就对了,他的死活关我们屁事,自己的小命最重要,扔下他,我们去喝酒。”

  “好,今天我可受教了,要多敬你两杯!”

  “砰~”,燕风被重重地扔在地上,两个监工说说笑笑着远去。

  不知过了多久,燕风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一只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不禁想睁开眼看清楚,但是即使这个微小的动作,也让他觉得全身疼痛不止,连连**。

  “呦?!还没死?比我厉害,哈哈哈……”一个调侃的声音用手拍拍燕风的胸口。

  “这么想我死吗?我偏不死。”燕风恼怒地想推开那人,但是手臂却如同失去一般,根本感觉不到存在。

  “你没死我很高兴,没见我在笑吗?”那人拍拍手站起来,“各位看到了吧?没死,又是我冯三儿赢,每人一块矿石,拿来拿来,哈哈,你的,哈哈,这次赚一笔,又一个月不用干活了,哈哈哈……”

  冯三得意洋洋话语,使周围掀起一圈笑骂。

  “怎么每次都是你赢?你小子作弊吧?”

  “老子进来以前学过望气术,怎么还是输给你?邪门!”

  “老子三代学医,我把过他的脉,他必死无疑,怎么就活了?”

  “得了吧,庸医,就你那把脉?还不是把你自己给把进来了?”

  “妈的,老子虽然不会看病,死人活人总能把得出来,他真的已经没有脉搏,已经死了!”

  “庸医就是庸医,连死活都分不清,老子就是信你才丢了一块矿石。”

  ……

  闹轰轰的声音随着人群的散去归于平静,唯一的赢家重新走到燕风身边,“嘿嘿,小兄弟,你还想这样继续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