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6 19:07:0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血欲封天
  4. 第0001章 隐忍……以凡杀仙

第0001章 隐忍……以凡杀仙

更新于:2018-03-18 15:22:23 字数:4264

  “与其为了上天堂而卑微的跪着乞求,我宁愿……堂堂正正站着下地狱。”姜离紧握着手中独属于他的特等军功章,嘴角微微扬起,眼中似有解脱,在由他亲手调教出的,华夏国最精锐的特种部队————狼牙的重重包围下,决然的引爆了身上早已藏好的NH35超爆炸弹。

  轰鸣响过,血色淋漓,他的生命如流星划过天空,留下了他属于这里的最后微笑……

  ……

  二十年后,异世界,南域。

  如果你出生在南域一十八国中的任何一国,你绝不可能没听说过姜离和碧瑶的名字。

  因为没有男人不希望娶到像碧瑶一样绝色的女子,温婉尔雅,琴舞卓绝。

  更没有女人不希望嫁给像姜离一样出众的男人,坚毅果敢,勇武无双。

  只因为没有人能抵得住碧瑶的轻语浅笑,更没有人能挡得了姜离的神剑无双。

  现如今,碧瑶已然成为了醉香楼的头牌,南域一十八国第一美女,让所有花魁都黯然失色的百花之主,当之无愧的花魁之王。

  而此刻,被称为战神转世,率领姜国将士血战五年未尝一败的不败姜离,却早已没了当年的风采,穿着破旧,身形佝偻,面色枯槁的站在醉香楼的门口,“阿巴,阿巴”地招呼着客人。

  任谁都想不到,这个被称作哑巴“阿巴”的龟-公,现如今碧瑶的下人,竟是曾经让南域各国闻风丧胆的姜国三皇子,现在更是更是背上了弑父杀君,谋逆篡位罪名的姜离。

  “你个死哑巴,就知道偷懒,赶紧招呼客人,晚上又不想吃饭了?”一个三十左右美少妇打扮的女子,看到姜离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不满地皱着眉头指使起来。这少妇是醉香楼的老鸨,名叫云姨。

  “阿巴,阿巴。”姜离看了看云姨,眼底深处似有冰冷,但还是轻车熟路的接待了刚进门的几名客人,随后他再次无所事事的站在楼梯口,曾经深邃明亮如繁星的眸子里,已然蒙上了一层说不清的尘埃。

  就在这时,一个身上散着酒味的富家少爷,叫嚷着走上来,狠狠的推了一把姜离,差点让他跌下楼梯。

  见自己想象中这个哑巴龟-公化作滚地葫芦的场景没有出现,富家少爷的眼中明显挂着一丝不满,厉声呵斥起来:“小姜离,好狗不挡道,赶紧给老子滚。”

  待姜离站稳后,眼中的冰冷再次浓郁了一分,但却被他隐藏的很好,脸上强挂着笑,“阿巴,阿巴”的解释个不停。

  富家少爷见姜离眼底的歉意诚恳至极,方才悻悻的骂骂咧咧的下楼离去。

  在这醉香楼的两年多里,他每天都会被各种各样的问题刁难,更会被各种各样的人侮辱。

  没有人对这个哑巴心生怜悯,更没有人将这个哑巴当做过人,甚至就连这个哑巴之前的名字……姜离,也彻底成为了一句代表着大逆不道,畜生不如的骂人话。

  说人一句小姜离,比之骂人祖宗十八代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姜国……一群养不熟的狗!”

  看了眼富家少爷离去的背影,再看着楼梯下方在醉香楼里左拥右抱的所谓的王孙贵族,姜离的眼底的冰冷终于绽放了出来,如万年寒冰一般,誓要冰冻他目所能及的一切。

  就在两年前,这些戏谑他的人,还在城门口迎接他,高呼着三皇子千岁千岁千千岁,把他当做了下任皇帝的不二人选。而如今,他们似是忘了他为姜国做下的所有功绩,肆意地取笑并贬低着,只因他不是这姜国的皇帝,他的功绩,对于姜国所做的一切,便被所有人忘的一干二净。

  “姜国……还有存在的必要么?”

  姜离眼中的万年寒冰已到了骇人的刺骨程度,就在这时,醉香楼的掌柜云姨,竟然亲自领着一名公子来到了楼梯口,瞪了姜离一眼,似让他让开。

  姜离看了看云姨,随后将目光转向了那公子。顿时,他的头脑一片空白,无边地怒火直冲他的脑海!

  可他却面色平静的让开了脚步,将满腔如凝实质的怒火内敛起来,头也不抬的离开了。

  离去之时,他听到云姨在身后对那公子殷勤到极点的讨好声音。“陛下,您能来我们醉香楼,这可是碧瑶三世修来的福分啊。”

  这句话,让姜离的拳头,不自禁的攥了起来,等他回到屋中,指甲早已刺破手掌,鲜血淋漓。

  一把幽光短匕,被姜离猛然插在桌上,他的额头青筋炸起,脸上刻着万古不可灭的仇恨。

  “姜尚,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那个身影,他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栽赃陷害他,将他推入万劫不复深渊的罪魁祸首,现如今已经成为姜国皇帝的二皇子……姜尚。

  伙同护国上仙张仙人编织谎言,不仅让他失去了一切,还让他背上了弑父的罪名,更让他赔上了四十五条生死兄弟的性命!

  四十五条,比亲兄弟更亲的兄弟性命!

  这仇恨,太过刻骨,太过铭心!

  这个仇他一定会报,即使身死他也不足惜。但不是现在,即使现在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也不会动手。因为相比于报仇,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要活着……救出那四十五名兄弟被张仙人奴役的魂魄之前,他不能死,他也不敢死。

  有时候,活着比死更艰难,但他必须要……活着,他要亲手宰了张仙人,救出兄弟的魂魄。

  满眼怒火的姜离,抬起淋漓的手掌,下意识的舐去上面血迹,鲜血顺着他的喉流入了腹中。

  那里,静悄悄的附着一块不属于姜离的血肉,在吸收了鲜血后,肉眼难辨的释放出了一丝血气,让他血红的双眼再次蒙上了一层妖异的猩红。

  魅惑的声音,突然出现,不知从哪里响起,不断的在姜离的耳畔呢喃:“杀了他,喝光他的血,你就能化身血魔妖,获得无上威能,将这些辱你之人,统统杀死!”

  他想杀人,他要杀人,他更想……喝血,要将所有人……统统杀死!

  此时的姜离,神情异常恍惚,那个呢喃之声越来越大,似要彻底乱了他的心智,如嘶吼般,在他脑海盘旋。

  “杀了他,吸光他!”姜离的眼底的猩红,已经渐渐浓郁,仿佛下一秒,他就会突然暴起,从屋子里窜出,把姜尚变成干尸。

  一个尖锐贪婪的声音,似穿越时空,在姜离的耳中,一闪而逝。

  “吸吧,我的……血魔妖分身……我的……那是我的……”

  比死亡更强烈的危机感,瞬间传入了姜离的脑中,让他下意识地猛地一咬舌尖。

  钻心的痛,终于让他恢复了一丝神智,只见他狠狠的打出一拳,轰在了自己的脸上,瞬间让他的嘴角流出殷殷血迹,就连脚步都显得有些蹒跚。。

  但这凝聚了他全力的一拳,却没让他产生半点痛苦之意,他的脸上反而露出了解脱般的笑容。

  “血魔妖么?我花了尽三年时间……终于清楚了那巨尸血肉的……秘密!”

  借着身体踉跄之际,姜离的目光,遥遥看向了姜国的北方……枉生山的方向,那个让他获得了巨尸血肉的地方,更是将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个传说中有死无生的……地方!

  “获得无上威能?代价是……成为他人分身?”姜离脸上的笑意渐浓,他眼中隐隐带着疯狂之意,猩芒更胜从前。

  “若能获得无上威能,可以救出黑虎他们的魂魄,我……身死又何妨?”

  姜离站稳脚步,眼中的疯狂如凝实质,幽光短匕紧握在手中,欲要冲出房间把姜尚就地击杀,吸光他的血,化身血魔妖,获得无上威能,灭杀张仙人,解救兄弟们被奴役的魂魄。

  就在这时,一阵如黄鹂鸣啼,翠鸟弹水般的天籁之声,隐隐传入了姜离的耳中,让他疯狂的心,顿时安静了下来,他那浑浊的目光中,也渐渐浮现出了一丝曾经的明亮。

  “这是碧瑶的声音……她现在正和姜尚在一起,既然她已展现琴歌之艺,那便说明我们的计划,已彻底开始……”

  幽怨的琴声,附和着碧瑶那略带一丝温婉又添三分忧伤的声音,如倾诉般,缓缓而起。

  “孤秋花败残枝折,枯草丛中落翩蛾。”

  “凄人几许空落寞,凋花奉手忆蹉跎。”

  迎着曲,合着词,姜离似听到了秋的悲意,更听到了残花渐落的声音。

  他的眼前恍然出现了一个女子在这孤秋当中,看着枯败的一切却无能为力,只能手中捧着一朵凋零的花瓣,感受着秋殇,回忆起独属于自己的伤心事。

  那种无助,那种伤感,如画卷般展现在了姜离的眼前。

  随着碧瑶的弹唱,那个手奉凋花的女子,渐渐在姜离的眼前越发的真实。真实到他在那感秋伤己的女子脸上已然看到了两行干涸的泪痕。

  一滴泪水,从女子的脸颊滑落,一同滴落的还有那滴晶莹的热泪中,包含的所有无奈与伤心。

  “词曲生景,应景生情,这……就是琴艺的最高境界么?”一曲过罢,姜离仍沉浸在这孤秋中,看着眼前出现的无助的女子,心中不禁感慨。

  许久过后,女子的虚影终于渐渐消散,但那烙印在姜离记忆里的伤感,却愈来愈浓。随即他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叹息,目光中也露出了复杂之色。

  不仅是姜离,这一曲似有魔力般,不但被醉香楼的所有人听到,更是响彻了整座云梦城!

  让所有的百姓们,都如姜离一样,眼前均出现了幻景,在这残秋中,更在他们的眼中,多出了那么一个默默伤的秋女子,手捧着残花静静述说着心中的痛。

  此情,触动了男人们的心,让他们生出了无限爱怜,此景湿透了女人们的眼,使她们衍出百般同情。

  所有人心里都知道,在自己眼前随着琴曲幻化而出的女子就是碧瑶,那个有着悲伤心事的可怜女子。

  一曲过罢许久,众人仍沉浸在碧瑶琴声所虚幻出的景色中,默默无语。

  没有人发出半点声响,所有听闻此曲的人,均都默默地闭上了眼,似在用心去感触碧瑶刚刚留在琴音里的那抹说不清,数不尽的忧伤。

  半晌过后,众人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眼中均都有着一点晶莹,表情复杂地看向了曾在眼前出现羸弱女子方向,感怀着她心中的忧伤,不由自主的将所有无奈均都化作了一声叹息。

  此起彼伏的叹气声,骤然而起。包容了所有人无奈的叹息,顿时融为一体,似是这云梦城发出的叹息一般,响彻整个姜国!

  就连那没听到琴曲的姜国人,此时在这叹息的感染下,也不由自主的感到了一抹忧伤,一声发自内心的叹息,再次骤然而起!

  这属于姜国的天地之间,此时再无它物,唯有这一声声……道不尽凄凉,数不尽忧伤的……叹息!

  声声叹息,绵长而久远,化作一声声轰鸣,至极天际。这漫天的风云,瞬间被叹息搅碎,引出簌簌之声,最后竟化成片片残花落叶,让整个姜国均都下起了一场残花叶雨!

  一曲成画,举国叹息,风卷云动,残花叶雨!

  姜离静静的站在那里,眼中再无一丝血气,对于心中的冲动,隐隐有了一丝后怕。

  “多亏碧瑶的琴声,让我在最后关头没有做下错事,我与她谋划了近三年的惊天大计……差一点便要败露,姜尚并不重要,他身后的皇位更不重要,唯一重要的只有姜尚他身后的张仙人,碧瑶弄出这么大动静,张仙人没有可能不会察觉!只要他上钩,我便有机会将他杀死,救出……黑虎他们的魂魄……”

  姜离的眼中闪过一道深邃,这深邃之中满是疯狂,他所图谋的,是以凡杀仙,这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疯狂计划,也唯有这种疯狂至极的计划,才会让南域最杰出的两个人联合在一起,屈身于这醉香楼中。

  姜离单手一动,幽光短匕被他深藏,刚刚他眼中的疯狂已然被浑浊的平庸替代,也将他的滔天杀意全部隐去,让他再次归于彻底的平凡。

  “我需要……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