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36:10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仪界
  4. 第一章 旧的结束,新的开始

第一章 旧的结束,新的开始

更新于:2018-03-16 15:49:15 字数:3736

字体: 字号:
  这是一个梦,一个没有结束的梦……

  二零一零年,第一场春雨以勃勃之势来到这南方水乡之地,其实在这里也许并没有所谓的春雨,很模糊;只能算在春节之后的第一场大雨罢了……

  陆阳懒懒的靠在客车的座位上,透过被雨水打得模糊不清的车窗看着闪过眼前的雨景。整个客车很空很稀,乘客不超过一位数,在这种季节,人总是无法抗拒懒惰的本性,个个像少了一魂一魄似地神情恍惚,整辆车中只剩下雨水撞击和客车颠簸的声音。

  “不知道那个小家伙还好吗,出门时有没有记得带伞”陆阳默默沉想到,“诶,也许她又要淋湿了,她总是那么健忘,都大个人,还不改改性子……”一段段过去的回忆弥漫在雨景中,飘散开去……

  回忆总是让人留恋,念旧的人总是喜欢生活在过去,过去的欢乐,过去的艰辛,过去的伤痛。

  陆阳,是一位普通的高中地理教师,零六年毕业于GZ大学,在ZQ教书。这次是因为突然收到一份地理报社的邀请函,就赶往GZ,可不知道什么原因,反正老师这职业也挺闲的,有个双休日,而且还可以顺便看看在读G大学的妹妹。

  陆阳看着路边的雨景正出神时,突然一股巨大的离心力毫无征兆地把自己抛了起来,“嘭!”额头撞在了玻璃窗上,剧痛导致强烈的恶心感,眼前一片模糊,整个世界只剩下红色和白色,耳边充满了嘈杂的声音,脸上湿湿的一片,不知道是雨还是血。陆阳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渐渐模糊了,嘈杂声也越来越小……

  这个世界好像慢慢在消失,消散,这时一个小女孩的身影出现在陆阳脑海中。

  “燕……?对,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啊呀……”一阵剧烈的疼痛感传来,陆阳感觉自己的头部就像砸开一样……“这里是哪?”陆阳用右手抚了抚自己的额头,看着闪烁的灯光,钢架床,白色的床单。“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陆阳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试图努力回想起些什么。

  “啊……”但是就在回忆着什么的时候,一阵剧烈的疼痛感从灵魂深处传来,犹如无情的恶魔摧残着陆阳的意志,这是记忆,一段段的记忆与意志!

  这蜂拥般的记忆并不是陆阳的记忆,也不是某个人的记忆,而是犹如整个宇宙般吵杂的81段记忆!无数破碎的记忆伴随着陆阳的咆哮像泉水般涌出,这些记忆伴犹如洪荒猛兽撕咬冲击着陆阳那脆弱的神经系统,陆阳感觉眼前一黑,又再次失去了知觉。

  周围很黑很暗,好痛苦,好悲伤,我是个没有归宿的灵魂,看不到所属,找不到所求,流浪在茫茫宇宙,茫茫星际……

  “你们都给我去死吧!雪莉我来陪你了”

  ……

  “夏娜!可恶!为什么……”

  ……

  “你创造了我,为什么却不给我‘心’,为什么要伤害我爱的人!”

  ……

  “为什么你们不相信我,‘弦’世界绝对会出现断裂,绝对会的,啊!……”

  ……

  悲伤的灵魂,我愿意接纳你们,以后我们愿为一体,找回所有我们的‘珍贵’,我们不再是个体,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新的整体:旅行者——陆阳。

  我将是我,也不是我。

  ……

  (现在的陆阳不再是那个现实地球世界的地理教师陆阳了,是由许多其他世界的意识共同组成的陆阳,但主人格还是原来陆阳的人格,但确夹杂了更多其它的成分)

  睁开眼睛,一霎久违的夕阳映入眼中,向陆阳展示着这个新世界,火红的云从窗帘的狭缝中照射进来。陆阳审视了周围的环境,自己睡在一张钢架床上,旁边一张桌子,上面空空的,然后就什么也没有了,“这应该是医院吧,不过又好像挺简陋的,并不像在地球,不过又好像挺先进的,不知道我现在身在哪个世界呢,呵呵,每个世界的差异可真大啊,哎,希望不要是战争混乱的年代……”

  这时房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位大概20几岁的女子,碧蓝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犹如黑宝石一样嵌在脸上,“哦?你醒了啊?”女子惊奇地问道。

  “嗯,是的。”“那个,你好,我这里是在哪?我为什么在这里?”陆阳给了女子一个友好的微笑,并没有流露出半点恐慌。

  “这里是GB11-61医院,是有人在GB12废弃发现了昏迷的你,然后把你送到这里来的。”女子走到窗前拉开窗帘,一排低矮的钢铁建筑群展现在眼前。

  “哦,这样啊,那请问救我的那位恩人还在吗?”陆阳望着女子冲忙地身影继续问道。

  “嗯……她走了,不过留下了姓名,地址和联系条。你可要知道你都昏睡了两个多月了,不过还真是奇怪,早在你入院两个星期之前身体的一切机能都正常的,可是你却偏偏一直没有醒来,医师还判断你是脑部自我保护,逃避现实呐,哪知道今天却突然起来了,本来打算在几天就把你送去抚养亭(一种社会福利场所,专门收养脑部神经问题患者)。”

  “呵呵……”陆阳不好意思的捎了捎头,谁叫自己在品读着“自己”一段段的“过去”的经历啊,哎,都完全和外界隔离了,不过才过了两个月已经很欣慰了,还好没想个十年八年的,不然就被人当植物人了。不过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自己可是“度过”了21个人生,哎,也真够漫长的。

  “嗯,我看你在收拾东西,不会就要赶我出去了吧?”陆阳摆出一副懒懒的笑脸。女子听了,回过头来,狠狠地说“既然好了当然可以离开了,我们这可不是抚养亭,你在这可是住了两个月了诶,都没见你的亲人来看你的,救你的人给的首付金额也早用完了,你好自为之吧……”

  “额,”看来自己现在所在的世界的社会保障可真低欸。“那个,这么晚了,没理由把我一个刚好的病人赶不去吧,我可是会无家可归的唉~”

  “这座城中无家可归的人多着呢,再说那个救你的人应该认识你,你等下可以联系下她。”

  “唉,既然没办法了,也只能这样了。”陆阳懒懒的说。

  “这是你的衣服,”女子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件有些陈旧的衣服,递给陆阳。

  “哦,谢谢。”递过衣物后,女子迅速的走开了。

  陆阳看着这个在夕阳下的钢铁混泥土城市,虽然比较陈旧,但还是给人很强的压迫感,很沉重。“看来这个世界科技还是挺先进的,就是社会福利差了点。”看着在空中低空飞行的车俩,陆阳感叹道,“不过这些悬浮车怎么这么稀少的,难道是郊区?”“唉,还真不知道去哪好呢?先去这周围的城市看看吧。”陆阳边自言自语边走着。“呵呵,反正无聊,试一下‘过去’的‘知识’和‘能力’看在这个世界能不能用的着。”陆阳轻轻地跺了跺脚,突然猛地整个人像一颗炮弹一样飞了出去,瞬间就出现在了1公里外了。“嗯嗯,还好,‘知识’和‘能力’都可以用,可是看来这个世界的某些常数要修改,本来只想‘走’上几百米的,没想到直接‘飞’了近1公里了。”陆阳拍了拍脑袋说道。(陆阳使用的是一种由自身个体“弦世界”开发出来的超能力,这种超能力的来源以后会讲到)

  陆阳看着空空的道路,夕阳已经下山了,最后的那点点鲜红只留给了地平线上的山峰,周围慢慢的变黑起来。

  “唔,还真冷清唉。难道我正在远离城市?从出院到现在没见到半个行人……”陆阳抱怨道。也许是主角光环起了作用,这是几名不良青年(为什么是不良?当然是个人感觉罗,准不准,无所谓啦~)做着辆大型悬浮车在陆阳身边停了下来。

  “喂,那边的小毛孩,你知道GB12废区怎么走吗?”一位高大的红发青年走了下车问道,

  ‘额,小毛孩?呵呵,真有趣,我可是有81段人生经历唉,虽然说我现在的身体也就是个17,8岁,但也不是你们这些小屁孩喊的啊’陆阳没有理睬他们,继续走着。‘虽然整条路上没见半个人,但自己还没闷着慌,必须找人聊聊的程度啊,毕竟出院时还和医院的小妞聊过几句’。

  红发青年看着陆阳没理睬他,有些怒气,从背后拿了一只‘枪’指着陆阳。“哈哈,小毛孩挺有胆的嘛,敢不理我迪克西(Dixie)!看来老子的‘抚爱’一下你才行啊!”迪克西大笑道。

  但是看着依旧没理睬他继续慢慢地走着的咱们的小阳,迪克西有些傻呆了,难道这个人是傻子或者聋子瞎子?这可是重型MD520啊,可以穿透20cm厚的合金钢板的重型机枪!

  “MD,老子倒要试一试他到底傻不傻?”迪克西想了想,把准针瞄准陆阳的大腿,“碰!”一声重型枪响声传出。但是奇怪的是陆阳并没倒下,还是在继续地朝这边走着,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迪克西看着一点都没事的陆阳有点吃惊,但看到道路上的弹孔时才稍微镇定开来,“开来是打偏了”迪克西自我安慰道。

  “小西,今天是怎么了?那么大个目标你都没打中?不会是故意想留个完整的好今晚享受吧,这小家伙细皮嫩若的,嘻嘻”这是车上一名消瘦的青年也下了车,陆阳稍微斜斜地看了看了这位青年男子,银白的头发,水鱼般大的黑眼睛想要挤出来一样。

  “你以为我是你啊,加里森(Garrison),整天都想着**,不要拿老子跟你说在一块去。”

  “切,迪克西,我看你还不如直接去把那小伙子抓过来问下就的了,不要在这里‘炫耀’你那见不得人的枪法了。”

  其实,迪克西也很尴尬,为什么刚刚自己非要用枪打呢?自己明明是一位体术师,身体强度达到身体极限2级了,可却偏偏改用枪来打,还来个运气不佳,还那么大的一个目标都没打中!

  “哼!”迪克西摔下手中的枪,双手握拳向陆阳走去,“小毛孩,是你自找哭吃的,不要怪我迪克西大爷了。”迪克西大笑起来。

  “小西啊,记得轻点哦,不要弄死了,不然我今晚就没有发泄的地方了~~”加里森舔了舔嘴巴说道。

  “没问题,呵呵,我会轻点地!”说着迪克西握着拳头飞速地砸了过去;

  “唉,看来今晚没发泄的地方了~~”加里森咬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嘴里的小刀说道。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