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5 22:26:03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血与火的王座
  4. 第二章 考察与逃避

第二章 考察与逃避

更新于:2017-04-20 20:14:23 字数:2314

  “小一……”调酒师苏菲雅看到道生一为她出头,感动的眼眶含泪,“小一,亲亲,么~~~”

  林樱看着调酒师苏菲雅双颊绯红,撅着嘴,求亲吻的样子,表示自己三观再次碎了一地。原来不止是个彪悍的女匪,还是个正太控的痴女啊。

  正太小一嘴角微微抽了两抽,脸上的微笑也有些挂不住了,艰难的将靠近的俏脸抵住。

  “小一……亲亲,亲亲……”苏菲雅的俏脸被压成一个可笑形状,嘴里还是不依不饶的索吻。

  “哈哈,小老板真是艳福不浅啊。”

  “没错,没错,有如此美人在麾下,真是好福气啊。”

  周围传来几个酒客肆无忌惮的调笑声,正太老板脸上也颇有些挂不住,用力一顿手里的龙头拐,低声喝道,“好了,苏菲雅,适可而止,一会再找你麻烦。”

  “呜。”苏菲雅嘴里发出一声委屈的呜咽,看到小正太坚持,只好转身忙其他事情了。

  “大伙不要调笑我了,这杯我敬大家。”正太轻轻点了点手里的拐杖,微笑着说道。

  “好!小老板威武!”

  “威武!”

  林樱看着眼前明明不大却一副老成样子的正太老板,不由扑哧一笑。正太听到笑声,不由疑惑的转头看向她。

  林樱看到正太皱眉看着她,有些尴尬,忽然想起自己的目的,连忙咳嗽几声,伸出手,“咳咳,那个,你是这的老板吧,你好,我是林樱。”

  “你好,林小姐,鄙人道生一,请问有何贵干?”

  “那个……”林樱有些犹豫,不知该如何开口。

  此时随着夜色的逐渐加深,小小的酒吧人渐渐多了起来,一层已是座无虚席。

  道生一疑惑地看着眼前欲言又止的少女,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你到底有什么事?”

  “那个,请问你们这还招员工吗?”林樱尴尬的问道。

  道生一愣了愣,“你要应聘?你会调酒吗?”

  “额……不会……”林樱越发尴尬了。

  道生一刚想回绝她时,酒吧门口又进来了几个客人,他连忙迎上去,嘴上抱歉道,“不好意思,几位,小店已经满员了。”

  几人看了看店里,抱怨着走了。

  林樱有些疑惑地看了看道生一,问道,“你们这不是还有二楼吗?上面不是招待客人的地方?”

  话音刚落便看到周围几人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她。

  “美女,你喝多了吧,这哪有二楼。”林樱旁边的一个酒客笑着说道。

  “可这不是有楼梯吗?”林樱更加疑惑了。

  “哈哈,美女别逗了,这儿就一层。”酒客笑的更大声了。

  道生一听着两个人的对话,眉毛微微一挑,嘴角扯出一个玩味的笑容,“林小姐,你确定要来这工作么?如果确定,那么不介意一会等我们下班?我需要考察一下你。”

  “哦,哦,好的,没问题。”林樱连忙答应下来,眼睛却一直疑惑的盯着在其他人眼中似乎并不存在,但在她看来却在真实不过的古怪楼梯。

  随着夜越来越深,酒吧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林樱却一直有些魂不守舍,明明这么大一条楼梯就在那,其他人却仿佛看不到一样,有经过楼梯的人也都不自觉的绕开了步子,仿佛楼梯那儿有一道无形的墙,隔开了人世。

  她盯着似乎只有她一个人能看见的楼梯,思绪不由飘得远了。

  “妈妈,你为什么不给爸爸碗筷?”

  “樱樱,爸爸……爸爸他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很久才能回来……”

  “哈哈,妈妈骗人,爸爸不就坐在那吗?”

  妈妈颤抖了一下,手上的碗滑了出去。

  “呯铃!”

  一声玻璃的碎裂声将林樱拖出了记忆的深湖。

  “苏菲雅……”道生一有气无力的喊道。

  “对不起,小一,手滑了。”苏菲雅尴尬的挠了挠头。本就是拿刀的手,如何拿的稳杯子?

  “算了,反正这个月你打碎的杯子都从你工资里扣。”道生一坏笑着说道。

  “No!~~~~~~”苏菲雅惨叫一声,跪倒在地,整个人都灰白化了。

  “画音,给她加上一个,算上这个,你这个月已经打破21个杯子了,不错不错,工资扣掉一半咯。”道生一邪恶的笑着,像个偷了鸡的狐狸。

  清冷的女子默默在手中的本子上画了一笔。

  苏菲雅呕出一口老血,卒。

  道生一看着耍宝的苏菲雅,心情也不由放松愉快了几分,转过头看到愣愣的看着他们的,显得有些呆的林樱,不由轻笑出声,“林小姐,我们下班了。”

  “哦……”林樱呆呆的回答道。

  “林小姐为什么想来我们这工作呢?”道生一走回吧台,给自己倒了一杯马提尼,小小的抿了一口,马提尼略显寡淡的风味在口中蕴开,最后化为灼热的线钻进肚里。

  “我,我需要一份工作……”林樱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他看了看道生一,见他只是浅笑着盯着自己,也不说话,不由觉得压力更大了。

  “虽然,虽然我不会调酒,但是打杂,打扫卫生,帮客人上酒什么的都可以。”林樱忐忑的解释道,生怕道生一不收他。虽然面前是一个十五六岁的正太,但她仍从他身上感觉到巨大的压力,仿佛一切在道生一深不见底的眼神里,都显得无所遁形。

  道生一笑了笑,没有继续林樱应聘的话题,转而说起了另一件事,“你能看到你身后的楼梯,对吧。”

  “是,是的。这楼梯怎么了吗?”林樱也一直纠结着楼梯的事,被道生一提起话头,也不由好奇起来。

  “你知道吗,这个楼梯不是常人能够看到的。”道生一往后靠了靠,脸庞陷入酒柜形成的一片阴影里,看不清什么表情。

  “什么意思?”林樱不由缩了缩身子,她感觉身后的楼梯似乎传来了一丝莫名的寒意。

  “你不知道吗?你知道的,我什么意思。”阴影里传来道生一平淡的话语。

  林樱身子缩的更小了,身后楼梯传来的寒意也似乎越来越重,“我,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道生一沉默了下来,手指放在高脚杯的杯沿上一圈圈地转着,发出清脆的玻璃共鸣声。

  林樱脑中的思绪疯狂翻涌着,翻涌着一句话,一个事实,一个她从来都惧怕承认,甚至逃避了大半个中国的事实,她不想承认的事实。

  “对不起,”林樱猛的起身,“对不起,我不应聘了,麻烦了。”她狼狈的起身来,跌跌撞撞的跑出门外,渐渐消失在酒吧外沉沉的黑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