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8 02:34:1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岁月,缝花
  4. 第一章 置往

第一章 置往

更新于:2017-04-21 07:09:14 字数:2812

  九月,还弥漫着淡淡的栀子花香的空气里,偶尔荡来的一丝风还夹杂着夏末酷热的习性,将一众等车的人吹得更加的焦躁不安起来。梁雪琪忍不住抹了一把汗,垫着身边的大箱子,道:“姜雁,天这么热要不你先回去吧。“话语里隐着不舍,对于三年来从未分开的两人,这次的大学也是两个第一次离得这么远。自打高中以来,梁雪琪就把姜雁当成最贴心的姐妹,两人总是有事没事的腻在一起,成天嘻嘻哈哈的模样令两家的父母见了都是奇怪,怎么两人能好成这样,穿一款的衣服,背一样的包包甚至是看一类的电视剧。梁妈妈每次见到姜雁都忍不住打趣:“你们俩这感情好的,还不如干脆就搬到我家来做我女儿好了”眼下,经历了高考的两人也要离开养育自己的家乡去憧憬的大学殿堂里实现自己的梦想。梁雪琪一直就是个品学兼优的孩子,不光人长得漂亮成绩也是从未跌出过年纪前三,是老师们的天之骄女。这次的高考她也是不负众望一举拿下全校文科第一的好成绩,如愿以偿的走进了厦大的校门。在这之前,姜雁不止一次记得梁雪琪跟自己提起心心念念的厦大校园,蔚蓝色的海映着湛蓝的天,青悠悠的绿地上写满了莘莘学子的梦与希冀,一个朝气蓬勃的学府,一个承天地灵气蕴岁月光辉的学府又怎不叫人欣然神往呢?相比较之下,瘦瘦小小的姜雁就显得逊色的多,成绩一直是中等的水平,这次的高考也算是正常水平发挥,勉强考取了本省的一个二本军事学校,虽然并不是很爱动但是姜雁对于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也是充满了期待,也许军校严酷的军事训练可以改掉自己身上怯弱的毛病。自己开学还有一段时间,而在外省读书的梁雪琪今天就得去报到了,作为好姐妹的姜雁说什么也是要送的。“不,我在这看着你上车。”姜雁有些偏执的说道。H市是个县级市,平常的交通也算是通畅但是一遇上寒暑假就人满为患了,用一句很诙谐的话说就是只有在这时才能意识到自己是龙的传人。梁雪琪和姜雁无奈的相视一笑,也许平时被人诟病的交通此时却是两人要感激的,感激这如水的人潮感激这匮乏的汽车才能让两人多待两分钟。

  人生相逢,自是有时;送君千里,终需一别。当载着梁雪琪的汽车缓缓开动时,姜雁本以为自己会忍不住随着车跑起来,但是当离别真的到来的时候,姜雁居然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冲着伸出窗户眼泪婆娑的梁雪琪微笑道:“雪琪,到大学要加油哦!别忘了你的梦想”此刻,姜雁才终于明白叶萱在《别离歌》的那句话:“别离处,亦相逢。”

  送走了梁雪琪,姜雁也该打理自己的行程了,一件件往箱子里收拾自己的秋衣,想着在不远的几天后自己就要从一个青涩的高中生蜕变成一名大学生时心里就抑制不住的一阵欢喜。大学会是怎样的呢?有高大帅气的学长、美丽妖娆的学姐,才华横溢的社团干部还是令人终生受益的学识……犹如被打开的潘多拉的魔盒,姜雁的脑子里充斥着各式各样的疑问,等着她一一去解开!

  三天后,当姜雁随着联系到的老师七弯八拐的换乘了数部车终于在学校门口停了下来。尽管一路上的颠簸已经使姜雁对于这所自己即将就读的大学的映像大打折扣,但眼前稍显荒凉的景象还是让这颗有所准备的心跌到了谷底。四处丛生的野草,零零落落穿着迷彩服的男生、墙上稀稀拉拉的写着的迎新标语……无不在昭示这是一所“与众不同”的大学,姜雁忍不住心中的疑问,怯生生问道:“这么学校怎么比我的高中还要小。”几年后当姜雁回忆起自己说这话的模样,就止不住的一阵嘘嘘,也就是足够的青涩与幼稚才会将这样的话说出。

  而旁边负责接待的老师却完全是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似乎姜雁的这番话对他而言无伤大雅又或者说是在几天的迎新活动中早已司空见惯。陆续上来几个年纪相仿的男生,大概是这个

  学校的高几级师兄吧,抢着接过姜雁手中的行李箱一路引着姜雁来到了新生报到处。姜雁脸上冷冷的,看不出一丝的表情的变化,其实心里早已如打翻了五味瓶似的,甚至心里已经升起了不读的念头了。在接待处负责看守行李的一个师姐热心的告诉姜雁:“现在报到的老师都不在,要不先吃饭吧。待会两点左右过来”,说着递给姜雁一张餐券,又热情的拉着姜雁往食堂的方向走。姜雁心里头是排斥的,却也无奈,也许只是刚开学的缘故吧,学校的一切都未来得及打理。那么,既来之,则安之吧。姜雁在心里头一遍遍的安慰着自己。就这样在热心师姐一路絮絮叨叨下食堂到了,姜雁犹如一只初出社会的羊羔,紧紧跟在师姐的后头生怕一眨眼的功夫自己就会被这社会生吞活剥了,这对于生性内向的姜雁来说是一次考验,也是一次开始。作为大学生的第一天,姜雁的那一顿饭吃的甚至在几年后自己都难以忘怀,人总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心情郁闷的姜雁在自己的第一天的报到中深切的体会到了那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各种看似诡异的事件,总是有其存在的合理性的。先是莫名其妙的打翻了盛饭的餐盒,再是很不可思议的折断了用餐的筷子,接着是手机无端的关机。。。。再接二连三的戏剧性的发生后,姜雁都直接怀疑自己今天是霉神附体了。最后当有些无奈的姜雁躺在休息室里等待办入学的手续时,最后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再次降临到她的头上。也就是这件事完完全全改变了姜雁预期的人生轨迹,她的大学梦在那个夏天犹如肥皂泡泡幻化的美丽映像终究还是破灭了。

  负责办理开学手续的老师,也许是来的比较早的缘故,看着在一旁休息的姜雁也有一搭没一搭的搭起讪来。从他的口中姜雁得知这是一所招收自考生的学校,而主要的统招生都在十天后的南校区报名。

  “自考生?”姜雁有些费力的想着这些词,莫非这里的学生都要经过自己的考试才能毕业,大学里的毕业证真的有这么难拿吗?那统招生又是什么,不会是不用考试就可以毕业的吧……姜雁歪着脑袋,在心里默默的念着。

  “自考生就是高考没上专科线然后又想上大学,所以就先招进来进行学习,之后就全靠自己的努力,拿不拿毕业证全在自己的个人。”老师好心的向姜雁解释道,哀,现在的孩子还真是不关心自己的事情,居然连统招跟自考都分不清,不知道这些所谓的学习是怎么学的。

  “不可能啊,我的分数明明是477啊?怎么可能连专科线都没有上呢?”一听老师的解释,姜雁有些急了,慌忙从包里翻出自己的准考证。

  “你没有搞错吧?你通知书呢?”老师一看姜雁紧张的样,也发现问题有点严重了,急忙催着姜雁拿通知书来。在确认过姜雁的通知书无误后,老师也是一脸的疑惑,没道理啊,分数不低怎么都成自考生了。为了验证自己心中的疑惑,老师又拿过姜雁的身份证上网确认了姜雁的高考分数,最后发现姜雁其实是学校本部的录取的统招生,老师终于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笑着对姜雁说:“今天你先回家,等10号再过来我们的本部报道吧!”姜雁怔了怔,接过老师拿过来的行李,有些苦涩在心里酿着,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好事多磨?

  回家的车上,想着自己一波三折的报道经历,现在居然又回到了原点,没有通知书、没有地址、没有电话、十天后自己又该如何去报道,想到这些姜雁心中的苦涩就如投入心湖的一袭涟漪,一层层泛漾开来。未来、大学……摆在姜雁面前的似乎是一条望不到尽头的路,隔着似迷雾般的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