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19 09:57:0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最强帝王
  4. 第一章 魔星现

第一章 魔星现

更新于:2017-11-29 17:23:25 字数:3965

  华夏西南一荒无人烟的小岛上,丛林密布,鸟兽众多。平时少有人踏入,可今日却迎来一帮不速之客。

  小岛靠近海边的山崖上,从远处看去,依稀可以看得清那布满山崖之上的人群,庞大的数量不在千人之下。他们不是游客,更不是为观光风景而来。

  在每个人的手中,或多或少拿着一些冷兵器,迎合着海面吹来的寒风,不禁让人毛骨悚然。

  在人群之中,两道独立的身影显得尤为显眼。他们身上的衣袖,此时已经染成红色,狰狞的面目全是凝固的黑血,让人已经无法看清楚他们的脸庞。

  在他们脚下,成堆的尸骨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两人站在尸山上,傲视四周的人群。一股无形的威压和杀气带着浓烈的血腥味扑向四周,令人寒心。

  其中,两男子中还有一个抱着婴儿,总被褥包裹着。婴儿却是不哭不闹,只是那被褥上多了些红色的东西,看着心寒。

  “萧楚天,我看你还是交出那婴儿吧。你们是逃不了的,固然你武功再高强也难敌我们这么多人吧?”

  “萧楚天,你要知道,他可是魔皇星的传承者,将来可是祸害天下的存在。我等不过之为了除魔罢了。”

  “萧楚天。。。”

  萧楚天站立在尸山之上,听者四周不断传来的各种嘈杂声。顿时目光变得更加阴冷,携带着强烈的杀气一一扫过四周的人群,轻轻回旋手中已是沾满鲜血的长刀,长刀上立即滴下一滴黑色的鲜血。

  只听他冷笑道:“呵,好一个天下祸害。我只知道,他是我萧楚天的儿子,一个只有几个月大的孩子,难道会祸害苍生不成?”

  说道这,萧楚天回过头,看着身后男子怀中的婴儿,眼神中透着无尽的柔情与担忧。

  萧楚天目光停留在眼前庞大的人群中,嘴角弯起一丝嗜血的弧线:“世界三大教会的人,埃及金字塔守护门的人,希腊太阳神的人,日本十大流宗也来了其六。。。哈哈,真是看得起我萧家啊。若不能灭我萧家,他日,与全世界为敌又如何?”

  狂妄,霸道。这是对萧楚天最淋漓尽致的描述,在与全世界各各地下古武界为敌还能说出这般话语,岂是魄力两字而已。

  “保护好天南,借机会逃走。记住,等我儿长大,告诉他,他有个了不起的父亲。”

  萧楚天轻轻回过头,眼里满是柔情看着男子怀中的婴儿。他说的话很小声,只有男子听到。

  “主人。。。”

  男子欲言又止,声音极其哽咽,此刻的他,心中就如大海上那汹涌的浪潮,久久不能平静。再看看怀中的婴儿,又继续道:“主人,放心吧。他日,我会让上天还萧家一个王,真真正正的王,让全世界颤抖。”

  “哈哈,好。让全世界颤抖的王,我萧楚天此生无憾了。”

  萧楚天突然面向着人群朝天狂笑道,那猖狂的笑声传遍整个小岛,进入每个在座的人以及不断赶来的人群耳中,是那么的刺耳,那么的邪恶。

  男子看着萧楚天那道独挡在千人之前的背影,是那么的伟岸,是那么的不可一世,那么的霸道。跟了这样的男人,哪怕与全世界为敌,又如何?

  但现在他很清楚,自己不能再陪伴给了自己无数荣耀的男人疯魔世界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保护好这个自己追随了大半辈子男人的孩子,为他培养一个令世界颤抖的王,这是他对这个男人的承诺。

  海风,席卷整个海面。就如同此刻的小岛,隐隐中被一股浓烈的杀气围绕,一千多个地下武者同时发出的杀气,足以令一个普通人窒息而亡了。

  “萧楚天,还是交出那婴儿吧,你们是逃不了的。”

  说话的正是教廷红衣大主教,此刻的他踏空而立悬浮在人群最前方,一袭红衣长袍被海风高高掠起,强大的威压扑向四方。

  教廷,即是基督教,世界三大主流教之一,世界人人得知。在这般情景下,自有他说话的份,而且红衣大主教是仅次于教皇的存在。

  “我能从教廷抢回自己的孩子,你认为我真会拱手又送回去吗?”

  萧楚天冷笑道,目光轻轻从红衣大主教掠过,身上的杀气也在一时间变得高涨,手中的长刀也随着萧楚天身上的杀气变得通红,覆盖了一层杀气。

  “好。”

  红衣大主教目光顿时变得阴冷,只说了个好字。但谁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所散发出的强大杀气,但始终却迟迟不动手。不是他不想动手,而是不敢动手。

  就在前几日,他已经深深领会到眼前这个男人的强大与疯狂。一人独闯教廷,更是杀了三大主教之一的青衣大主教以及十二黄金骑士中的七名。如果不是教皇及时出现,恐怕此时的他也早已命丧黄泉了。

  “呵呵,怎么?都不动手了?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萧楚天扫过四周的人群,嘴角嗜血弧线再次出现。手中的长刀一挥,一股强悍无比的力量朝着红衣大主教布盖而去。

  悬浮在半空的红衣大主教想不到萧楚天说动手就动手,脸色顿时一惊,双手立刻在胸前轻轻一点,幻化出一层发出淡淡光晕的魔法屏障。

  就在红衣大主教刚打出魔法屏障,萧楚天那劈天一剑便随之而来。

  “嘭。。。”

  只听空中传出震耳一声,两股强悍能量瞬间对撞,强大的冲击力如潮水一般扩散开来。

  噗。。。

  身在半空之上的红衣大主教突然狂喷一口鲜血,红色的液体在空中划过一记诡异的弧线。身子也不受控制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伴随他倒飞出去的,还有靠得较近的人群。

  仅仅一剑,便让这些来自各国的地下武者人扬马翻,弱小一些的,更是直接昏死过去了。

  呼。。

  见到这震撼的画面,不禁令在座的人倒吸一口冷气,萧楚天的强大,再一次完美体现。

  场面瞬间变得安静,没人再敢贸然出手,也没人出声,生怕惹怒了这一杀神,下一刻死的便是自己了。

  此刻的萧楚天,双眼通红,目光变得极为阴冷,彷如那来自地狱的修罗,令人不敢直视。

  “张奎,等会我垫后。你带着天南赶快离开,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千万别回头。”

  萧楚天紧握手中的长刀,一边防备四方的人群,一边轻声说道。

  “主人,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好。”

  萧楚天话音刚落,顿时蹬地一跃,稳稳停留在半空之中。一双通红的鹰眼在扫描四周,就如那高空上搜寻猎物的雄鹰,看得众人浑身不自在。

  高空上的萧楚天,身后一袭已经染红的披衣被岛上浓重的血腥风掠起高过头顶,身上的气势顿时高涨,浑身霸道气息源源不断压向地面的人群。

  “就是现在,快走。”

  话音未落,萧楚天整个人便俯身往下冲,手中长刀的光晕在与空气摩擦出红色火花。

  只见萧楚天将手中的长刀高高举过头顶,嘴里喝道:“大千世界,开天辟地。”

  话音刚落,萧楚天手中的长刀便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想也没想,便朝着地面上的人群狠狠斩下。红色光芒光速奔向地面人群,携带着毁灭一切的气息。

  感受到萧楚天这一剑的霸道,地面上的人群知道,如果不联手,绝对难以拿下这恶魔了。众人纷纷使出最强一招迎接萧楚天这霸道一剑。

  嘭。。

  一时间,飞沙走石,狂乱的气流在这片空间乱串,因为承受不住这能量的强大,空间也变得有些扭曲。

  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凝住了。萧楚天的那一剑被地面的众人联合打回去了,疯狂的气流也是卷向萧楚天一方。

  千人合力打出的一击,强大的程度可想而知,萧楚天是人,不是神。这一次,他们死都不会相信萧楚天还不受挫。

  果然,上空之上的混乱气流中缓缓飘下一黑色身影,看上去就如一片鸿毛,没有重量一般。身影手中的长刀此刻已经脱手,急速下落,剑身光晕已经褪去。

  四周的人群此刻都已是屏住了呼吸,还不到最后一刻,他们还是不放心,所以他们还在等待。

  嘭碰。

  萧楚天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在四周的人群听来,就如同一颗悬者的心落地声音。

  就在众人将目光聚焦在萧楚天身上时,一个灵动的身影已悄悄来到悬崖边上。

  身影不是别人,正是萧楚天在与人群决战时悄悄来到悬崖边上的张奎。他别无选择,四周布满人群,跳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刚要纵身跳下去的他,突然停住了脚步,因为他很清晰的听见那身子落地的声音。

  这一刻的他,再难以压制自己的心情了。

  啊。。。

  长啸一声,两滴英雄泪悄然划过脸庞。

  凄凉的声音回荡在茫茫大海中,被风刮向了远方。

  哇。。。

  张奎怀中的婴儿也是突然大哭,这十几天的追杀从未哭过的他在这一刻突然放声大哭了,那有小的声音中却能让人听出深深的悲伤,令人不忍。

  张奎看着怀中的婴儿,脸色变得铁青,这一刻的他,心情难以言喻。纵横地下世界几十年以来的疯狂男人,第一次有心痛的感觉,第一次深深的痛恨。

  但他很清楚现在的情势,转身看了正在快速奔自己而来的人群,他想也未想,咬牙便纵身一跃,身影消失在悬崖之上。

  看着悬崖上的身影消失,赶来的人群本想继续追。但没人敢继续追了,因为那悬崖,竟有几百丈高,俯身看去,只见那汹涌的白花花海浪。

  “快看天上。”

  就在这时,人群之中一道声音惊呼道。

  九天之上,此时出现一个红色星星,远远看去还可清晰看见红色星星外围淡淡的红晕,就像被一股血雾包裹住一般。

  这一奇观,顿时引起了全世界的关住。人们普遍认为,这许又是天文史上的又一奇观了,

  当然,这只是普通人的看法。

  华夏长白山上,,随着天空红色星星出现的同时,两道身影同时从天而降,稳稳落在一块古石上。

  “最终,人类的浩劫还是降临了。而且他似乎变得很强大了呢。”一位身穿古代青袍的老者望着天空喃喃道,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另一位老者听。

  “也许,他们错了。”身穿白袍的老者随声附和道,望着天空那血红的二十八星宿也是一脸的凝重。

  “唉。。。只是苦了那些普通人,希望这孩子没有那么邪恶。这地下世界也是时候该用鲜血来洗洗了。”青袍老者微微叹息道,眼神中透着不易觉察的忧伤。

  “走吧,一切自有天定。我们只是局外人罢了。静观其变便是。”白袍老者叹息一声,便随着青袍老者踏空而去。两人来无影去无踪,不过半分钟的时间,给人的感觉是虚无缥缈,似乎从未出现过。

  此时,仰望着星空的,何止华夏地下的顶尖人物。

  埃及金字塔顶端上,希腊爱琴海一处隐秘地带里,曾经的古巴比伦所在地,以及全球各地神秘地带。每一处都有那么三三两两的神秘人抬头望着横空出现的血红色星星,而后都有着同样的叹息声。

  浩劫啊,人类的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