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19 09:56:5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魑魅主宰
  4. 第一章 降临

第一章 降临

更新于:2015-10-28 14:56:17 字数:2414

字体: 字号:
  无尽的星空下,群山耸立,而在其中一座山峰之巅,黑发少年持剑而立,战意冲天。群山之下,人海茫茫,他们皆在远眺,希望看到那个孤傲寂寞的身影,一睹战神的风姿。只可惜,夜幕下的他们只能看到模糊的黑影。黑发少年仰头望天,眸子深处战意浓浓。夜幕下的宁静,宣布了暴风雨的来临。群山下的人群中,突然走出一位少年,他脚踏虚空,向着山巅走去,“洪风兄弟,你真要唤天道而战之么?”“无尘兄,这是我的道,你不会懂的。”黑发少年洪风闭目道,“要开始了,无尘兄回去吧。”“你的道我不懂,但我知道这是你的不归之路。”被称为无尘的少年叹息道,“我不希望我的对手夭折在此,没有你,我便悟不出属于自己的道。”“无尘兄,知道何为天道么?”洪风转头望着无尘道,“天道也是人,跟我们一样的人,并非是无敌的存在,打败他是我的宿命。”无尘叹息道:“洪风兄弟,你可知道即便是上古圣者在天道面前也是如蝼蚁般存在。虽然你在三年内战败十大尊者,被人们尊称为战神,但是……”洪风抬手打断了无尘的话语,右手持剑插入地面,只见洪风脚下的山峰瞬间化为虚无,消失于天地间。“上古圣者在我面前,亦如蝼蚁般存在。”洪风抚摸着剑道。“好强,仿佛这山不存在一样,而且他刚出剑时无半点波动散出,如此强大的力量却控制如斯,非上古圣者而莫及。”无尘内心惊叹,苦笑道:“洪风兄弟不愧为战神,看来是我低估你了,既已如此,那便祝你成功。”无尘说完,便向远处走去。洪风望着远去的无尘,低语道:“你不会明白的,我不属于这个界面,从我得到这把剑开始,就已注定了我的天地将会更广阔。”说完,洪风便向另一座山峰走去。洪风轻抚着手中之剑,只见其剑的剑体通黑,左右两边的剑面各镶有五个奇怪的石头,看起来很是平凡。人海之外的一座山头,无尘刚从虚空中落下,便有女子笑声传来:“无尘大哥,谈的如何?”无尘苦笑道:“还是不行,看来他是坚决要与天道一战了。”女子面带薄纱,看不清眼中是喜是忧:“数千年了,自从那次之后,便再无人敢战天道,即使有怨有恨,也只能百般讨好。”无尘长叹一声道:“说不定,洪风今日便能解你天香宫之噩梦,如果……他战胜了天道的话。”“呵呵呵,剑宗少主也会开玩笑啊,”突然一道黑影现身在山峰上,笑道:“洪风与天道间的战斗,胜负你我都心知肚明,而天香宫依旧还是他人的炉鼎宫,这点是不会变的。”女子面红耳赤,正要发怒之际,无尘却是抢先道:“哼,玄阴宗的人就是喜欢藏头露尾,还偷听他人谈话,真是不要脸。”黑影笑道:“过奖了,比起这些,我们要比某些在他人羞辱下偷生的人强多了。”女子再也忍不住,怒喝道:“冷血阳,你若再羞辱天香宫一句,我便让玄阴宗在此断了传承。”黑影冷血阳阴阴笑道:“那就得看梦娴仙子你有没有这本事了。”眼看两人就要动手,无尘连忙道:“梦娴仙子切莫动手,今日是洪风兄大战天道的日子,若是因你们二人的对战而引起此处天地规则的变化,那么洪风召引天道就极其困难了,重则会有性命之忧。”说到此处,无尘又是传音给梦娴:“你若动手,也许就中了冷血阳的诡计了。”梦娴低头沉思片刻,目中恢复清明,抬头冷声道:“再过一年便是十年大比之期,到时我定会废了你,了结一切恩怨。”冷血阳桀桀笑道:“嘿嘿嘿,随时恭候。”正在众人谈话之际,洪风一声响彻天地的大喝传来,即便众人人已是斗者境界,却也是感到头晕目眩。而下面人海,则已是晕倒下一片。诸不知,这一切只是开始,而等待他们的将是恐惧与死亡。山巅之上,洪风大喝一声,双手印诀变化,口中呢喃出语:“天初之相,道之始出,四象万物,为吾所用,引天道,则降临。”洪风话语刚落,便是一口血雾喷出,而手中印诀却是快速变化。同时,血雾也是有规则的蠕动变化,不多时便化成复杂的符文,渐渐向夜空飘去。当洪风抬头时,手中印诀已经停止变化,血符亦是不再上升。洪风沉喝一声:“开。”只见夜空中的血符如一只血手般撕裂虚空,同时有一道血光射向洪风,数息之后,洪风脚下的山峰已是化为虚无。这一变化,让洪风心中大惊,虽然洪风知道要开启降临之路,需要万物生机,若生机不足,则会引来反噬,自身枯竭而死,因此他选择了群山起伏的万麓山。但洪风还是低估了生机的需求量,在他看来,一座山最少也有十息时间,如今却只有短短数息。来不及多想,最后一息时洪风已是一步跨出,下一息已至另一座高山。就这样,洪风在生与死之间徘徊,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每过数息,洪风便一步跨出至另一座山,身后的山却化为虚无。这在人们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奇景,因此引来阵阵喧哗之声。“这就是战神啊,一脚落下,山便化为虚无,何其强大的力量。”“嗯,见此奇景,不虚此行啊。”有人感叹道。“也许这世上唯有战神,才能创此奇观了。”“双手唤出天道印,独脚踏碎万麓山。”有书生模样的人即兴道。“这为仁兄真是吟得一首好诗啊,妙极,妙极。”……如上般言论数不胜数,还好洪风高度集中精神观察着血符的变化,否则,若是听到这些议论,怕是已经吐血反噬而亡。数十息后,洪风望着面积缩小成巴掌大的血符,低语道:“还差一点么。”洪风说完,便集中精神观察着血符与山的变化。经过数十息的观察,洪风发现,不同的山所拥有的生机也不同,因此血符以他为中介所吸收生机的时间也不同,最短的才三息,那次是真的感觉到了死亡,他相信,以自己现在的血肉之躯,撑不过半息。近一百息后,洪风停下了死亡的步伐,盘膝而坐,迅速恢复着体内的玄力,而其坐着的四周却无一座山峰,望眼处尽是荒芜,寸草不生。刚刚的近百步,耗去了洪风大半的玄力。“还有一炷香,天道便会降临,时间虽然紧迫,但是应该足够我恢复至巅峰实力。”洪风心里想着,却无人能看到闭上了眼睛的洪风,其目中的疯狂战意。大半柱香过后,血符撕裂的巨大虚空裂口,从无尽漆黑深处传来一声怒吼:“这是为何?”伴随着话语而来的,是一道狼狈的身影直坠大地。洪风睁开眼,直立而起:“来了么,比预料的还要快啊,虽然只恢复了八九成实力,不过……我还有秘术,无论如何,今夜必斩天道,取而代之。”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