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4:35:13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凤凰花鬼
  4. 驶往青春的列车

驶往青春的列车

更新于:2018-03-16 20:45:28 字数:3313

  “陈宇走进洗手间,看见一个穿着校工制服、戴着白色口罩的女人,正用一把黑色的拖布在拖地。他心里还直纳闷,现在是半夜两点多哎,竟然在这个时候打扫卫生。‘也许是新来的女工,不好意思白天出现在男洗手间吧!’,他这样想。睡眼朦胧中,也没仔细看,钻进一间格子,匆匆解决。出来时,那女工还在,背对着他,他一眼扫过去,发现那把拖布有些奇怪,拖布的头部很黑很密,长长的,软软的……他走在走廊里,似乎听到呜呜噎噎的女人哭喊声:‘救我,救我!’再仔细听时又没了。”李小鱼说到这里顿了顿,拿起饮料喝了口:“第二天,男洗手间发现了一个死去的女生,女尸的头发很长很长,很黑很黑,他昨天看到的那把拖布,竟然就是那个可怜的女孩儿……”

  “啊——!”对面的女孩子大声惊叫起来,双手抱着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满是惊恐。附近铺位的旅客都向他们看过来,无奈地笑了笑,看来已经见怪不怪。

  男孩子得意的笑了,又喝了一口水,笑呵呵的欣赏着可爱美眉的尖叫表情,每当这时候他都分外满足。这个女孩儿超级胆小——普普通通的、不怎么吓人的鬼故事都能让她脸白心跳、浑身打战。

  “其实这个鬼故事,我在网络上看过的。”女孩子收起尖叫,小声说。

  “……”

  “而且看过不止一遍。”女孩子又补充一句。

  “……”

  “有好几个版本,我都有收集哦。”女孩儿继续说。

  “那你叫什么啊?”男孩子有些郁闷,有一种被耍的感觉。

  “因为真的很可怕啊。”女孩子的眼中又出现惊恐的表情,这种表情绝不是装的。

  “你这样胆小的女生,我还真是第一次见。”男孩子又恢复了信心,“那么,我再给你讲一个?”女孩儿忙不迭的点头。

  这是从沂海开往陵江的k3091次列车,男孩儿叫李小鱼,女孩儿叫唐墨。两人都考上了陵江大学,并且是同一专业,而在这之前,他们完全不认识,可以说是巧到极点。从上火车开始,李小鱼便不厌其烦地给唐墨讲鬼故事。唐墨对这方面的兴趣之大,让小鱼很吃惊。而且她对灵异鬼怪这方面的知识相当庞杂,这让李小鱼省事不少,因为他不用给她解释一些专有名词,比如阴阳师、降头、招魂、鬼打墙之类的东西。而唐墨也对李小鱼十分佩服,虽然自己听过很多的鬼故事,但李小鱼讲的尤其可怕——即使是老段子,他也能添枝加叶、改头换面,配合他特有的声音、表情和动作,让唐墨如身临其境,这一路上她的尖叫此起彼伏,好在她是个漂亮姑娘,周围的人虽然被她吵得难过,但也只是善意的笑笑——看着漂亮美眉尖叫,也是十分有意思的事情。

  “这次讲的是半只眼睛的故事……”李小鱼刚开了个头,就听列车员在前面大叫:“14车厢的旅客从这面下车,带好行李,终点站到了!”

  唐墨的父母早就拉着箱子在前面排队了,这时回过头来冲着他们两个招手:“过来过来,别讲了,以后时间多着呢!”

  李小鱼耸耸肩,站起身来,唐墨急忙说:“把这个讲完,来得及啦!”

  “没听你妈说吗,时间多着呢!”李小鱼嘿嘿一笑,背起挎包向着唐墨父母走去,唐墨做了个不满的表情,拉着他的衣角跟在后面,一边说:“边走边讲嘛!”李小鱼摇头,走到唐墨妈妈身边,一把接过她手里的小皮箱:“阿姨,我帮你拿!”

  “多好的孩子!”唐墨妈笑不拢嘴,看着这个英俊的小伙子,打从心眼里喜欢。在唐墨的那些男同学里,她从没见过这么优质的人材,心里隐隐觉得,也只有这样的小伙子,还算勉强能和唐墨凑上一对。

  “快讲啦,半只眼睛……”唐墨念念不忘地缠着小鱼,唐墨妈一把将她拉到身前,数落道:“这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改不了缠人的毛病。以后你们还有四年、甚至更多的时间,讲什么不够,你自己的包自己拿着!”她从唐墨爸的肩上摘下一个挎包,套在唐墨的脖子上。

  “嗯~~”唐墨扭着身子撒了一娇,发现李小鱼回过头来对她嘲弄的笑,她津津着鼻子,举起小拳头挥了一下。

  半只眼睛的故事到底还是没有讲成,列车停了下来,陵江市到了。

  一下火车,潮湿的海岛空气扑面而来,李小鱼大口喘了几下,抬腿伸腰,满身的倦意一下子全都没了。他抬头看看天,太阳虽然很刺眼,但空气并不燥热——陵江市位于东南海岛,四面环海,终年海风不断。在高中二年级时李小鱼就来过这里旅游,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座城市。本来他从很久之前就盯上了北方医科大学,那所大学灵异事件盛行,是全国所有大学中鬼怪传说最多的一所。在高考之后,他一度为自己放弃北方医大而感到后悔,不过这时候吹着陵江的海风、呼吸着这软软的空气,他的悔意一下子就没有了。

  陵江大学,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

  “小鱼小鱼,那里!”刚一出检票口,唐墨便一路冲着红旗小跑过去,那红旗上绣着四个烫金大字“陵江大学”。几个人模狗样的师兄在大旗下手搭凉棚,向着检票口观望,其中一个举着个纸牌子,上书“迎新”二字。

  今天轮到生活部迎新,正好是九月一号的正日子,新生来的特别多,每一趟列车都有。生活部副部长邱铭已经有些失望了,送走了三辆校车,可爱型的师妹倒是很多,但综合实力全优的美女却几乎没有,看来今年的新生质量还有待提高啊!

  一个长腿细腰的女生猛然从人群里窜出来,袅袅娜娜地向着自己跑过来:米黄色的窄肩小背心,红色的小短裤,修长雪白的双腿,圆润干净的胳臂,细嫩的皮肤如有微光在上面流动,浓密乌黑的长发随着小跑的步姿而左右摇晃,一两撮挑染成深红色的碎发调皮地在额头上跳舞……

  邱铭下意识地抬头挺胸,一手在脑袋上摸了摸,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庄严,手中的迎新牌子高高举起。

  近了,近了……

  水汪汪的眼睛,明亮而不妖媚,细长的眉毛,没有做任何修饰。瓜子儿脸,尖尖的下颏,高挺细长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完全没有化妆,但那股扑面而来的纯真、青春和秀丽,让所有人有窒息的感觉。

  “哇,美……美女吔!”邱铭咕噜一声咽下一大滩口水,声音之大,连他自己都觉得脸红。他舔舔嘴唇,小声对自己旁边的高个子男生说:“老大,极品!”

  “老大”却完全没听到他说什么,眼睛发出狼一样的光芒,热情洋溢地迎着唐墨走上去,大声问:“是陵大的新同学吗?”

  “我是我是!”唐墨高兴地大叫,“我是历史系的!”

  “不……不会吧!”邱铭心里乐开了花,激动得腿都有点哆嗦了,心里激动地默念:“主啊,你终于开始眷顾有‘美女沙漠’之称的历史系了吗?”

  “你好,我是生活部长陈宇!”高个子男生殷勤地打着招呼,回头指着邱铭说:“他是历史系的,我是中文系的。”邱铭赶紧跑过去,脸上笑容温和,摆出一副无害的表情,正要好好表现,却发现对面的漂亮女孩儿定定地看着陈宇,结结巴巴的说:“陈……陈……陈宇?”

  “啊。”陈宇看着女孩儿惊恐的表情,在身上摸索两下,确定自己没有变成怪兽,有些紧张的说:“有……有什么不妥吗?”

  唐墨回过头,冲着李小鱼大叫:“你快过来啊!”

  李小鱼提着一个皮箱跑过来,呼呼喘着气:“你能不能帮帮忙啊,就知道自己瞎跑!”

  “他叫陈宇哎!”唐墨指着生活部部长说。

  “怎么了?”李小鱼莫名其妙。

  唐墨张张嘴,然后冲着陈宇问:“那你半夜有在洗手间看到……那个吗?”

  陈宇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表情忸怩。

  “你扯哪儿去了。”李小鱼冲她翻了个白眼儿,对陈宇说:“别介意,我叫李小鱼,历史系的新生。”他看了看陈宇一脸茫然的表情,惊讶道:“你不会真看到那个了吧?”

  “看……看到什么呀?”陈宇下意识地瞅了瞅自已的裆部,心里有些抓狂:“好变态的新生啊,竟然一见面就来荤的。”

  这时候唐墨父母跟上来了,肩扛手拎的,大包小包,陈宇赶紧过去帮忙,而邱铭比他速度快多了,并且是直奔唐墨妈去的——这年头,不但美女自己有优势,美女的家属也跟着沾光,管他成不成,先留个好印象,说不定就是未来岳父岳母呢!在这一点上,邱铭比陈宇觉悟要高,知道“要征服美女,就一定要先征服美女她妈”这条千古不变的定律。

  唐墨父母是典型的“鸳鸯蝴蝶派”,男帅女靓,看年纪都在四十岁左右,但实际年龄应该大几岁。仅看父母的样子,唐墨要不长成美女,简直是没天理。

  “陵大的学生真热情啊!”唐墨爸看着围上来的一群小伙子,不禁大发感慨,唐墨妈嘴里反复念叨着“多好的孩子啊!”

  唐墨和李小鱼在人群外面,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眼睛不断在陈宇身上瞄,陈宇感觉脊背凉凉的,一些重要部位莫名战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