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7:45:2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世枫之传奇
  4. 第二章林枫之死

第二章林枫之死

更新于:2018-03-16 11:28:20 字数:3601

字体: 字号:
  很快,一场恋爱悄无声息地走进他的生命里,他遇到了可爱的她。就在他俩双双坠入爱河时,上帝给他开了一个大玩笑。她竟然是国民党的卧底,国民党将她的家人牢牢掌控在手里,让她无法反抗。即使她深爱着林天毅。在一次军事部署中,作为警卫员的林天毅也参与了这次军事行动,然而他无意中却将这次部署泄露给了可爱的她。结果行动失败了,一场内部调查悄悄展开,最后将她抓捕了起来。

  这个消息无疑与晴天霹雳,同时也查到此次泄密与他有关,这个事件引起了上级的高度关注,派遣了特派员来调查。即使是林天毅的首长也保不了林天毅,而此时的他早已心灰意冷,离开了部队回到了家乡。不久之后他便得知国共两党进行了间谍俘虏交换,他的爱人被送到了台湾,从此两人天各一方。林天毅对爱情是忠贞不渝的,可他并不知道他的爱人一直在等他,可惜的是林天毅早已被遣送回家,又怎么有机会去看她呢!一场无法打开的结,注定两人只能隔海相望,无法相聚。后来他也就开办了一所孤儿院,孤身一人从未娶妻。

  时间匆匆,作为被捡来的林枫也慢慢长大,林枫和林爷爷关系很好,也被顷注了很多的心血。林枫不仅品学兼优,也学得一身强硬功夫。然而林爷爷因为战争时所受的暗伤发作,身体越来越差。林枫恰好刚刚成年,不得不提前结束学业,承担起照顾孤儿院弟弟妹妹的责任。因为只有高中文凭,他干过各种各样的工作,也与三教九流的人打过交道,甚至出国当过雇佣军。十年的风雨沧桑,他越来越成熟稳重,孤儿院也慢慢走上正规,林爷爷的病情也有所好转。他也决定安定下来,凭着自己所掌握的人脉,积累的资金。他便招收一些战友,创建了一家讨债公司。

  办好讨债公司是非常困难的,作为领头人,不仅要有强硬的手腕,敏捷的思维,还要能在黑白两道都吃的开。但林枫相信他有能力能办好。果不其然,他的生意也越来越好了

  那一天,天阴,破星当值,白虎凶煞现,宜静不宜动。

  “大哥,大哥,快醒醒,来生意了,大生意呀”,一道兴奋地声音将林枫从睡梦中叫醒。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慢慢抬起头,嘴里嘟囔到,“小张啊,做事不要这么毛毛躁躁的,说吧,什么大生意”。此时的林枫剑眉星目,刚毅的脸上眉头稍稍向上扬起,成熟自信之中又带着一丝丝的放荡不羁。而旁边站着的青年正在眉飞色舞地讲述着,“这可是二千万的买卖呀,按以往惯例收取一半,那就是一千万呐,嘿嘿”笑起来时那脸上一道深深的疤痕更显的触目惊心。

  林枫嘴角微微一翘,笑道“这确实是笔大买卖,走,去看看客人”,很快他俩来到楼下大厅处,来的这位客人是位中年人,国字脸,正在局促不安地走来走去,同时他也看到林枫走了过来,当林枫介绍完自己后,他感到非常不可思议。没想到眼前的公司总裁竟如此年轻,因为能将讨债公司开办的如此名声显著的人,绝对是一枭雄,这不仅要有手腕,武力超群,还要在黑白两道都吃的开。可眼前的这位青年人竟然做到了,这如何不让人心惊。这位顾客压下心头的那份震惊,神情严肃道:“在下姓王,叫王聪。林总,当年我兄弟向我借贷了两千万,如今我急需用钱,我多次向他讨要,可他一直在搪塞我,我也不想通过法律途径,因为这张借条上还款日期没有说明,法律方面是站不住脚的,事到如今我也只希望你们能帮帮我”。林枫正了正身子说:“那我们的规矩你可知道”。“嗯,我知道,放心,我会按规矩来的,诺,这是我那位的资料,还有借条,可是……”。“呵呵,当然,你不用担心,我们会再签份合同,事办不成,分文不取,出了事,我们担着,绝不让你负任何风险”。听到这话,客人才舒展眉头,笑了笑道:“贵公司,我还是非常相信的,那一切就麻烦贵公司了,我等您的好消息”。林枫示意下身边的青年说:“嗯,王总,您慢走,小张送客”。

  待王总走后,林枫仔细看了看那份资料,头像上是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人,眼神给人一种阴鸷的感觉。林枫的眉头皱了又松,松了又皱,小张也匆匆走了回来,看到大哥这副神情,急道:“大哥,怎么啦”。林枫长舒一口气叹道:“这恐怕是块硬骨头啊,不好啃呐。你看此人名叫李大富,他从事海外贸易能够在短短十年里从一无所有到如今的资产上百亿,也是A市著名的慈善家,照理说这几千万他应该不放在眼里呀,而且他能在短时间内做到这种地步,单单依靠海外贸易是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聚集到如此巨额的财产,外人不清楚,可咱们做过国际雇佣兵,这里面绝对有猫腻”。刀疤青年小张一听这话,深知其中的风险,俯下身子问到:“大哥,那咱们还做不做?”林枫站前身,扬了扬眉豪气地说:“做,怎么不做,既然别人送钱来,又岂有推出去的道理,再者我倒想会会这个李大富。对了,别忘了去调查下这个李大富和这个王总”。

  “嗯,我马上就去”。很快,两份详细的资料摆在了林枫面前。这个李大富果然不简单,表面出口贸易,实际上在暗中走私,不过他一向做的很隐秘,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警方也未成发现。这些资料不过做了一些推测而已。这个王总早年也和李大富一起做生意,不知他们出了什么矛盾,从此俩人也就分道扬镳了。这笔欠款也未在上提及,来历不明。虽然这里面迷云重重,可林枫又不是搞侦探,当警察的。只需要了解李大富的行踪,及身边保镖情况就行,到时直接抓到他,做一些手段就行。

  几天后,林枫了解到李大富要到B市码头收货,中间有一段公路,来往车辆极少,周围有一个巨大的坑,据说是天坑,乃天外陨石落下所造成的,更有离奇地说法,这块陨石被始皇大帝运走了,可惜的是这些传言无据考证,在政府看来就是该市的人想把此地搞成旅游景点,保护起来。可惜的是华夏名人故居,传奇圣地多了去了,那些都来不及保护呢,谁还会管这些离奇的传说呢,这周围也就显得非常荒凉了。

  话说林枫他们也早早地在这段公路上埋伏好了,前面伪装成大树倒在路中央,当人下车后就迅速控制其车辆,则一切搞定。很快一辆黑色的宝马迅速地开了过来,擦的一声,这辆车停在这棵大树前。果不其然,不一会就下来俩人,看这架势准备把这棵大树搬开。林枫手一挥,埋伏起来的四人,迅速从路边草丛跃了出来,很快就将这辆车围了起来。林枫摘下头上的伪装帽,喊到:“李老总,出来吧,兄弟我不是抢劫的,只是想和你谈一笔买卖”。“当”的一声,从车里走出来一人,正是尖嘴猴腮李大富。他做个抱拳礼问道:“不知阁下是何人,又想和在下谈什么买卖”?林枫嘿嘿一笑:“我是谁不重要,关键是您那位好兄弟王总的两千万债是不是该还了”。

  那李大富听到这话似乎并不吃惊,“这位兄弟说的不错,确实是该还了,那么借条带来了吗?”。林枫心里突的一下,这不太正常啊,他怎么如此痛快,不合常理呀。可林枫并不畏惧,“当然”,这句话刚脱口而出。他心头顿生警兆,只见李大富迅速从怀里掏出一把漆黑的手枪,黑黝黝的枪口正对着自己的心脏。林枫似疾风般地冲了过去,他相信以他的武力可以避开第一顆子弹,从而夺下其手枪。碰的一声,林枫瞳孔迅速缩小,心头震惊,好快。子弹最终打穿了他的肺部。林枫咚的一声扑倒在地,不可思议地喃喃道,怎么可能躲不过去。莫非……。“哈哈哈,小伙子,你没有猜错,这是美国最新研制毒龙手枪,内部采用超磁轨道加速,子弹刻有密纹,超高速旋转前进,是一般子弹的十倍速度,而且弹头内含有剧毒鉛,进入人体则必死无疑,这可是我今天早上刚从美国黑市买回来的,这玩意就老美也就前两天才研制好,你不知道也是正常”。

  林枫不等他把话说完,扭头吼道:“快逃”。可是刀疤小张他们看到自己的老大受了重伤,也从极度震惊中恢复了过来,怒吼地冲了过来,结果无奈中枪身亡,“不”,林枫怒吼着?,转头对着李大富惨笑道:“真是老谋深算啊,你应该一开始就知道王总的一举一动,我也是在你的算计之中吧,你恐怕也是为了欠条吧”。李大富直视着林枫道:“不,我没想到你武力如此高强,如果我没有这把枪,我也就只能乖乖就范了”。

  ”不过,你真的以为老王给你说实话了么?,呵呵,别小看这张不起眼的欠条,一个处理不好,它可是能要了我和老王的命。这个欠条是我的一个把柄,当年我白手起家,向他借钱,想和他一起从事走私,可惜没多久他竟然退缩了?,不顾我们兄弟情义?,哼哼,恐怕他没告诉你这张欠条的秘密吧,我从他手里借的钱,正是我从事走私的第一笔资金,警方可一直在查我这笔钱的来源呢,一旦落到警方手里,那可就成为一份铁证了。那我下半辈子也就得呆在牢房里了。虽然我一直想拿过来,可我也要遵守自己当年立下的规矩,我和老王早我里了。就恩断义绝了,无论他日后有任何麻烦,我也决不会去帮助他,这是他应得的惩罚,而且当年我们立过誓言,绝不能互相残杀,没有办法,我也只好通过这种方式收回欠条了,小伙子,至于你,我也只能说声抱歉了”。

  林枫心里好恨,明明感觉有异,可自己太过自信了,犯了这么个该死的错误。对不起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辜负了孤儿院里弟弟妹妹们的期望。真想再听一听林爷爷的一声“混小子”。

  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他使出最后的力气吼道“我不甘心”。可意识慢慢陷入了一片黑暗。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