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0 08:18:49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御天楼
  4. 第一章 隆悦客栈

第一章 隆悦客栈

更新于:2017-04-21 16:53:46 字数:6499

字体: 字号:
御天楼目录
共1章
  生活在那个年代的人,没有人不知道御天楼这个组织。就如同今天,人所提及闻之色变的骷髅会。御天楼亦如其他历史长河中的群星一样,转瞬即逝消失在历史银河的大潮中。可即便只是那一刻璀璨,却还是那么耀眼。

  在南北宋几百年的历史中,御天楼几乎掌握了宋朝的命脉。这个即不与朝廷志同道合,又一边扮演着救国的角色让朝廷对其敬畏兼有。但因为几近拉拢之后依然无法动摇御天楼的态度。宋钦宗决定将其灭之。可是无论是锦衣卫还是东西场特务,几番竭尽全力也未能将之消灭殆尽。众多历史学家都想一探御天楼的究竟。因为御天楼的不灭隐藏着着南北宋最大的一个秘密-------太祖密宝游龙玉。

  提起御天楼,那就不得不谈到他的创始人。人称御风天刀的两湖大侠李紫御。李紫御师承翠烟门门主尹寒烟。可这江湖谁人不知,翠烟门内皆为女弟子,神功绝学传女不传男。可是唯独这个李紫御是例外,三岁时被尹寒烟收为入室弟子。一十八年正式出师,二十出头的李紫御深得其师傅衣钵。出了梅花阵不到三日便血洗黄山马贼,当月月底统一了湖广的一岛十八寨。次年三月同天王帮里应外合剿灭了黄河两岸三十几个渡口的水盗。并在同年的武林大会中,以翠烟门绝学傲骨雪心打败了昆仑派首席弟子封玄子,从而获得了两广江湖人士的认可。这短短一年半的时间,李紫御声名鹊起。

  这时也正是北宋逐渐走向没落,大辽国也伺机虎啸中原的时刻。中原武林渐渐的感觉到了这份危机感,逐渐的一批批的武林人士揭竿起义帮助朝廷。惊澜殿就是其中两湖地区比较庞大的一支义军。

  惊澜殿的开帮祖师是唐代大将蓝海平的长子蓝瑟。后来大唐没落,蓝海平归隐,将其毕生所学倾囊传与蓝瑟。因蓝瑟并不像他的爹爹一样有着浓厚的大唐情节,所以他一出师门便主动投靠了朝廷。凭着蓝海平传授一身纯净的混元功,在军营中几乎无敌手。几年内就获得了大大小小战功无数,很受其将军的宠爱。他的将军便是大宋的开国皇帝----宋太祖赵匡胤。

  赵匡胤对蓝瑟有着超乎寻常的信任,黄袍加身就是蓝瑟为其披上的。再到后来的杯酒释兵权,全程都是在蓝瑟的安排下完成的。蓝瑟对太祖也是忠心耿耿,一直希望能在太祖身边能一展拳脚有所作为。可惜天不从人愿,宋朝正当像东方旭日渐渐升起之时,太祖遭遇不测被其弟杀害谋夺权位。

  蓝瑟作为太祖近身的侍卫,把那晚发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太祖临死前告诉他了一个大秘密。这也是他此生最痛的一件事,为了安全的守住这个秘密只能眼看太祖被杀。这个秘密就是游龙玉。太祖死后,太宗登基。为了保守太祖的秘密,也为了不受到太宗的迫害,蓝瑟只好连夜逃出皇宫隐姓埋名起来。因为太宗的文韬武略照太祖相差太远。国力日渐下降,蓝瑟唯有未雨绸缪组建了一支义军,希望在大宋危机的时刻能帮上一把,也算是为了报答太祖当年的知遇之恩。这支义军便是惊澜殿的前身。

  二十年后,大宋在众大臣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扭转了日渐衰败的局面。蓝瑟亦因为日渐衰老。因为蓝瑟一生未有妻室未有子嗣亦未有徒弟。所以他想通过一场武林大会来选出一位德才兼备的侠客来继承。四海之内看好惊澜殿这份实力的人不在少数,如今有了这个好机会。各路武林人士都在摩拳擦掌准备一争高下。

  在此同时江湖上又在渐渐地崛起另外一个势力-------四大世家。说起这四大世家原本是为唐太宗李世民把守大唐命脉四个将军。后来唐朝覆灭,四大世家淡出江湖,销声匿迹。现如今不知又为何重出江湖。江湖上的传言,现在的四大世家由北冥家家主,也是唯一一位还活着的第一代家主北冥煭带领。这北冥煭一身八十年的天外逍遥篇的精纯内功,配合他自创的七十二路扇舞,当今武林又有谁能与其对上几招?

  我们的故事就要从这里开始了。年少轻狂的李紫御,又是怎么在这暗流浮动的乱世中,历尽人生中的坎坷曲折?有什么机缘巧合让他创立了御天楼呢?他将会有一番什么样的传奇作为呢?让我们来慢慢翻开这南北宋历史的第一页吧。

  洛阳一如往常的繁华。此时正直三伏天,阴云滚滚,雨季的湿闷让人心慌。可这糟糕的天气却丝毫影响不到隆悦客栈客人们的心情。隆悦客栈是东大街上最热闹的一家客栈。来往客人不断,看打扮大多数都是达官贵族。

  隆悦客栈内的装修可以说是奢华无比。单看这地板是昆仑山产玉石打造;再看这十八根成九足金的顶柱;还有那门口巨大的玲珑剔透的玛瑙屏风。玛瑙屏风上隐约能看见雕刻的九龙飞舞,每一条龙都是栩栩如生。透过披风上的空隙还能看到舞姬们在玛瑙披风后的白玉舞池中翩翩起舞,四周琉璃台上白烟滚滚,仿若人间仙境一般。琉璃台外侧有一圈象牙制栏杆。这栏杆将白玉舞池与雅座分开。客人们满满登登坐在四周的雅座当中,有吃酒的也有吃茶的。再往外就是一圈就是有着格挡的单间了。通过单间半掩的门能听见着里面传出来阵阵的划拳吆喝声。

  这大厅的东侧有一处是不设桌的,一般都有小二轮流守着。这有一条通往二楼雅间的楼梯。这些雅间一般都是给朝廷里的大官,武林中的翘楚准备的。

  二楼,天字号雅间里,一张红松木的大桌子,面对面坐着两个人。一个开起来三十来岁,穿着一件绣着金莲花的黑褂子,头发收拾的很干净利索。头上插着一根红宝石镶尾的玉簪,手持着一把纸扇。对面那人书生摸样,一身淡蓝色的儒装,头绑儒巾。看似着一身普通的书生装其实暗藏玄机。这阳光只要一闪过这儒生就闪闪发光。原来这儒生穿的衣服是用银丝混了雪蚕丝织成,这雪蚕丝便是淡蓝色的。这种布不仅防火,连一般的刀剑也是伤不了的。

  这黑衣男子一抱拳,客气的说道:“百朗先生肯与在下一见,真是令舍下蓬荜生辉。”原来这儒生不是别人正式当今武林的百晓生,百朗先生诸葛易。诸葛易编写兵器谱用时一十四年,江湖人士无不首肯。这百晓生不只是详知各家武学高低,也通晓各种破解之法。所以江湖人士无不讨好这百朗先生。为了不让自家死穴公布于众,也有人想暗杀诸葛易,不过杀手们都个个死于非命。这诸葛易的武功究竟如何,江湖上并未有说法。这黑衣人便是隆悦客栈的老板金万世。金万世出身贵族,从小送往金莲寺学艺,后来其姐姐被纳入宫为妃,金万世便利用这点关系打通上下。黑白两道的生意通吃,即走镖也截标。这隆悦客栈也是为此开的。

  诸葛易笑了笑,抱拳回了个礼。说道:“金老板找我想必是又想收消息了吧。”

  金万世也笑道:“百朗先生不愧是江湖第一顺风耳,什么风吹草动都躲不过您的耳朵。”

  诸葛易饮了一口酒叹道:“不愧是琼浆玉液,金老板的存货真是只应天上有啊。要不是为了我这肚中酒虫做怪,即便千金万金也休想让我挪动半步。”

  金万世摇摇头道:“百朗先生,这隆悦客栈的酒窖随时给您开着。其实这次请您来也不是为了什么大事。当今武林暗涌流动,四大世家逐渐崛起,我这镖行的生意实在受不得这些影响呀。过去打点过的湖广山寨,如今被打垮的七七八八。上个月十一,我去苏州的镖车又被截了,过去跟路上大大小小几十家山寨,都不知被什么人并了过去,什么旗子的镖都不放过。”

  诸葛易眯了眯眼,放下酒杯道:“恩,这些事我也略有耳闻。我早知你要找我寻问,所以私下已经调查过。吞并这写山寨的人跟你想的差不多,就是四大世家现在的头目北冥家做的。不仅是你的镖局,就连那几个皇亲国戚开的镖局也不敢走水路去苏州了。”诸葛易又饮了一口酒继续说道:“这北冥煭做事果敢,手法毒辣。两个月前,北冥煭开始这湖广广发武林贴,要求所有山寨归并到北冥世家。这湖广最大的山寨,天王寨寨主张通天,受到了北冥煭的武林贴后,日夜召集了一批寨主商量,希望能共同对抗北冥世家。可是就在这大会第二天,去参加的所有寨主都死于非命。最惨的应属这张通天,一家上下六十几口全部被吊在天王寨寨口。一夜间让天王寨变成了鬼寨。”

  金万世点了点头道:“这我也略有耳闻,不过除了这北冥煭是四大世家出身以外。他的其他任何资料我都查不到。就好像这个人突然蹦出来一样。百朗先生您可知这北冥煭究竟什么来头?”

  诸葛易听罢正襟危坐,面色凝重道:“这北冥煭就是当年大唐四方守将之一,唐太宗李世民开国的功臣,据说这四方世家的家姓都是李世民御赐的。这北冥煭之前不姓北冥,姓寇是个将军。李世民开过之后,为了稳定江山,将开国之前在各路诸侯掠夺来的财宝分成四份,交由他们四大世家保管。便把这四个开国大将分派到四处守护宝藏。其实李世民这么做也是为了防止这些将军功高盖主,有一天反叛。这寇将军也就是北冥煭,对武功很是痴迷。这短段时间正好给了他研究武学。他年少时机遇获得了一本绝世内功长生诀。之后他在北冥世家的封地里仔细钻研了几十年终于武功大成,从宇宙群星的变换中悟出了一门绝世内功天外逍遥片。配合着自己多年征战沙场的经验,又创出一套将军刀法。其刚猛可抗衡丐帮的降龙十八掌,当今武林难逢敌手。后来大唐王朝灭亡,四大世家便淡出江湖。可是这北冥似乎并不甘心,所以借着太宗传位朝廷势力稍弱,又开始兴风作浪了。”

  金万世吃惊地看着诸葛易说道:“这北冥家主如今还不得快两百岁了?这人应是与前朝大将蓝海平一个时代的武林高手把。不知这二人武功比起来如何。”

  诸葛易又笑了笑道:“说起武功,蓝将军只能称的上二流高手,可是那寇将军当年可是大唐第一勇士。可能军法兵阵并不如蓝将军优秀,但要论武功,他与那蓝将军可不是一个层次的。”

  金万世喝了杯酒叹道:“哎,可惜我辈学艺不精啊。就单单是个蓝海平的独传弟子也可以统领我们武林三十年。这北冥煭出山,谁人能挡啊。”

  诸葛易摇了摇头说道:“金老板你又说错了,其实我的兵器普上并非把所有的高手都写进去了,一个是考虑到我自身的安全,另一个也是因为这些没写进去的实力是我们无法想象的,真正比武胜负也只是在伯仲之间。如果真排了出来恐怕这江湖上将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金万世瞪大了眼睛说道:“百朗先生可否告诉我,当今武林能与北冥煭匹敌的高手都有谁?若是我金某能结交一二,以后在道上也就不用再受这北冥老贼的气。”

  诸葛易哈哈大笑了起来:“金老板啊金老板,不是我诸葛易笑你,若是真有如此实力的高手又岂是你轻轻松松就能请到的?不过既然喝了你的酒,告诉你也无妨,不过我们说到哪就在哪打住,千万不可再往外传,否则我诸葛易的脑袋可就保不住了。”

  金万世满脸堆笑道:“百朗先生这话让你您说的,我金某人若是连这点规矩都不懂,那这摊子岂非早就混下去了。您尽管说,我们哪说哪止。”

  诸葛易现在是酒过三巡,酒劲以一上了头便也不顾及那么多了。自己又到上一杯慢慢道:“这北冥煭的武功虽高,但若是说天下无敌倒是不见得。当今武林南有慕容世家家主大燕国皇族后裔慕容龙城,大理国皇帝段思平。东方世家第三代传人,入琉球学艺的东方玥。人虽为四大世家之一,但是北冥东方两家世代有仇向来不和。所以不排除东方家安排东方玥去琉球的目的就是为了打败北冥煭。南方有太湖的南宫家驻地,现任家主南宫绝近年来已经不踏入江湖,但是南宫世家的剑术举世无双。虽说南宫绝是二代家主,但若真是打起来,北冥煭未必是他的对手。与之同名的还有天山派的神秘传人巫星云,据说跟逍遥派活死人有些瓜葛。但是真正的幕后高手也就是传巫星云武功的神秘人,到如今我也是没有任何线索。除了这几位,还有一位就是当年的两湖总督楚云飞楚大侠,现在已经隐居多年行踪不定。”

  这金万世就算长了一千个脑袋也想不出来,当今武林能有如此多的神秘高手不在兵器谱之上。这可真是让这金万世完完全全的听傻了。这两个人一个喝高了一个听傻了,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后面的不寻常的气息。突然一道强烈的起劲破门而入,推着红木大门像把大斧子一样朝他们飞去。虽说诸葛易跟金万世都不是什么一流的高手,但武功也是不弱。门一飞,两人很有默契。诸葛易一脚踢掀起桌子,身形借力往后一扯。与此同时,金万世回身就是一掌,这一掌虽是是没什么准备,但也夹杂了七八成的功力,金万世的佛光金莲掌使用精纯的佛家内功金刚经内功推动,发掌之时,整个木桌闪着金光飞向迎面而来的木门。

  与此同时,金万世不忘江湖规矩,大声喝道:“来者何人,为何如此霸道?”这一招过后,只听啪的一声木桌子与木门撞了个粉碎,诸葛易一个趔趄,扶了下墙才勉强没有倒地。金万世也不好过,虽然不是肉掌对拼,但是对方残余的内力已经把他震的气血翻腾,只觉喉头一甜,一口血涌了上来。但是被金万世硬硬憋了回去。金万世心里盘算的,是这口血要真是吐出去,那岂不是先输了一阵。

  “哈哈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声,中气十足,震得诸葛易跟金万世头皮发麻。只见一个老者踏着破碎木屑进来,这老人满头白发中夹杂几屡黑发。这张脸看起来很老,但是身形却一点没有老年人的气质。英姿勃发,恰如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这老人一身镶着翡翠的流水长袍,仿若河畔的垂柳。刚才推门那一掌已经把金万世身后的窗户震开,徐徐凉风吹进来。老者黑白相间的头发犹如春日的柳枝随风摇摆。

  老者简单的弹了弹鞋面的灰,慢步进来扬眉看着诸葛易说道:“你就是百朗先生?”

  诸葛易这才反过神来双手抱拳道:“在下正是,不知阁下如此拜访,可是我等晚辈有所得罪?“

  老者横眉道:“你就是江湖百晓生呵,你也算是百晓生?刚才老夫听你高谈阔论了一番,简直胡说八道,狗屁不通。你可知老夫是谁?”

  诸葛易头上豆大的汗水渐渐渗出来,这时候金万世也发现气氛不太对。再怎么说诸葛易也是江湖老手,这点江湖常识还是比金万世更丰富。这么害怕就等于先输一阵了。金万世这么想,原是因为自认为武功虽然没有这老者高,但拼劲全力拖他一时半会还是绰绰有余的。倒时只要让诸葛易脱身,招来近卫军,这老者便拿他们没辙。即使诸葛易逃不了,与他一起配合战斗的话,老者也占不到半点便宜。

  就在这金万世还在盘算的时候,哪知老者一个探手,就将他拧了过来。本来金万世还认为自己有点把握拼上几招。这一对上手才发现,自己的武功在这老者面前,简直跟废人一样。金万世只觉老者内力缓缓进入体内,让他浑身上下都麻掉了。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只能可怜的看着诸葛易,希望诸葛易能想到什么办法。

  诸葛易一动不动呆了半天,老者缓缓开口道:“你猜对了,老夫就是当今湖广山寨总寨主,四大世家家主,北冥煭。你跟这金胖子是在这密谋盘算设计我。我讲的可对?”

  诸葛易盯着北冥煭,一动也不敢动了说道:“在下只是就事论事,他问我答,说的也是猜测的。希望前辈不要责怪。”

  北冥煭笑了笑:“小鬼,我在江湖上混的时候你爷爷还在娘胎里面呢,老夫可是你能随便品评的么?”说完就是右手一挥一扇子打向诸葛易。这内力隔空打在他身上就听“嘭”的一声,只见诸葛易飞着撞到墙上,顿时昏迷不起了。北冥煭这才看了看被自己捏着脖子的金万世,一股臊味已经传了出来。

  北冥煭紧了紧鼻子道:“金胖子,你都几十岁的人了还尿裤子?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老夫向来是个讲理的人,你看现在这两湖的寨子过的不是比过去好多了?这么说吧,我今天来本来想跟你喝几杯,好好聊聊。可是这时机不太好,我这手下说你约了百晓生在这商量怎么对付我。这可是老夫不喜欢看见的。不过老夫看你也没说什么对老夫大不敬的话,我可以当你们就是在喝酒聊聊家常。不过正事还得办。从下个月开始你镖局也并入我门下,每年交我一百万两银子作为入会费。然后你这家客栈也算我一份吧。以后每年给我一半的收入。”

  金万世瞪大了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现在的他估计也不知道说什么。自己的小命就在人家手里抓着。想不同意都不成。金万世硬着头皮刚想开口,北冥煭又说话了:“行,就当你答应了,等你伤好了来北冥山庄找我吧。”金万世眼中传来一丝不解,究竟是什么伤?我武功再不如你,等你内力一收我调养一下也就恢复了。还没等他眼中的疑惑划过。答案已经揭晓了。北冥煭把他脑袋凑到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老夫最恨你这种人,在背后叫老夫老匹夫。”然后金万世就像案板上的死猪一样,被北冥煭一甩手从开着的窗户扔了出去。这种高度对于正常的金万世本来不算什么,可是这老者内力刚撤走,金万世内力还没恢复,甚至连四肢都没活动开。就听呯的一声,整个人实实在在的摔在地上,一脸的血,疼的说不出话来。

  北冥煭搓了搓手,一个纵身从窗户飞了出去。几步就消失在人群中了。这时候诸葛易才缓缓的撑起了身子。踮着脚趴在窗口望着四仰八叉趴在下面的金万世。心想,还真像头猪。

字体: 字号:
御天楼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