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6-01 15:18:4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舞者生存
  4. 第一章 孤名撒旦,今将归来!

第一章 孤名撒旦,今将归来!

更新于:2018-03-22 09:36:44 字数:2834

字体: 字号:
  悠悠万载,沧海桑田,今夕何夕?细雨绸缪,洒下万缕轻丝,净化着世间万物,沐浴着天下苍生。

  远处的山峰上,火光冲天,烟雾弥漫,炽热的岩浆犹如一条火龙,匍匐着,它早已虎视眈眈的望着这一切,只等在极大的压力下,喷涌而出,无情的火舌将毁坏它途径的一切。

  山顶之上,宏阳身披战甲,浑身浴血,头顶的头盔在方才的战斗中早已掉落,披头散发,但他的眼神,依旧是亘古的平静,手中黑色巨剑插入土中,身躯依旧笔直,鲜血自脸庞缓缓留下,那秀气的脸庞之上,赫然可见一道伤口狰狞的布满脸颊,手掌轻抚了抚脸上的伤口,不禁自嘲一笑,终究是太年轻了,七王联手诛天,竟然一点也不知,看着身旁躺在地上的尸体,曾经在军队中立下汗马功劳的昔日好兄弟,曾经我们打下片片江山,庆功宴上,我们一醉方休,如今,只剩下了我一人屹立于这雀炎谷之上,面对着七方诸侯的围剿。

  “宏阳,退位!否则,死!”

  “宏阳,你已经走投无路了,快把虎符交出来。我们可以不为难你其他的军队,他们在我们手底下照样可以活命,不然,鸡犬不留!”

  “宏阳,你这等废柴当了皇帝,我大汐舞之国岂不是要被抹除在这片大陆之上?小儿,快快退位!交出虎符!”

  一阵阵的喧闹自四面八方传出,忍受着即将喷发而出的火山的炙热温度。

  虽然周围的温度已经达到相当,可宏阳的内心却是一片冰冷,自嘲的笑容再一次出现在脸上,我终究还是把祖辈江山丢了么,看着面前那平日里献殷勤的侯王们,他在这是方知鸟尽弓藏,兔死狗亨的重要性,不然,这悠悠大国,终究是要丢失。

  “父亲,对不起,汐舞国,要乱了,孩儿对您的承诺,要违背了。”微微闭了闭双眸,突然张开双眼看着这些只是聒噪的高手。

  这些人此时哪还有心思在他之上,必死之人而已,现在他们担心的是,如何能在其他剩余六王的情况下,夺下虎符,逃出雀炎谷。只要一逃出这里,百万雄兵尽在我手,天下江山,为吾所有。到时候消灭6王只是覆手之力!所以他们在此时都是把目光看向了彼此,无人再理会伤痕累累的宏阳。

  萧索一生人世间,宏王杀遍九重天,一语千秋万古崇,一令血染彩云间。

  这是世间流传的关于宏阳,宏王的歌谣,曾经宏王杀伐天下,收编了周围大小各国。一国在西南独大。这西南大片江山,谁人不想坐享?

  宏阳抚了抚手中的巨剑,“呵,老朋友,来生,你我再为伴。”宏阳苦笑一声,双手握剑,向前横斩,带起空气的波波涟漪,“剑荡八荒断苍穹!”宏阳竭斯底里的狂吼道,长发在脱离了发带的束缚后随风狂舞,仿佛在绽放着那最后的光彩

  宏阳旋转而出,剑意连绵而出,令天地失色;威力无穷,所谓剑气洞彻九重天,便是如此!

  一旁商讨虎符谁得的诸侯,哪只早已重伤的宏阳还能爆发出如此之凌厉的招数,刷的一声,一道金刃带着杀气冲向人群,惨叫声连绵不绝,诸侯身边的副手,同时被散发而出的剑气匹练击中,同时竭力抵挡,可仍然是被摧枯拉朽般的穿透,停滞后,身体便爆炸开来,

  “先杀了他!至于虎符,一会儿再各凭本事。”七王终于看到了宏王宏阳的能力,如此年纪,便有如此的修为,当真是恐怖至极,如若不是他那颗善良的心性,今日便也不会狼狈在此。

  七王各自狂舞着手中的武器,随即伴随着几声大吼,几道攻击匹练伴随着弧线射出,而目标,便是中间的宏阳。

  宏阳挥舞着手中的巨剑,抵挡着攻击,可他终究还只是个羽翼未满的雏鹰,挡下六道匹练之后,终于,一道暗红色的剑光穿透了宏阳的心脏。

  扑哧,一口鲜血随即喷出,一代王者,的生命,归为虚无,宏阳的身躯缓缓的倒了下去,便如那落叶归根,倒在了万千尘埃中,脑海中,一个妙曼的身姿一瞬。

  宏阳的瞳孔急速放大,嘴角勾勒出一个柔和的笑容:“雪鸳,此生负你来生还。”

  在倒下之际,分明看到了她那悲痛的神情,向前伸出手之后,生机已无。

  火山也终于压抑不住的喷发而出,毁灭着一切,包括着不顾一切屠天的七王在内,都化作了灰烬,而宏阳的尸体,也掉入了那沸腾的熔岩之中。

  半晌,一切恢复了平静

  风声呜咽,如歌如诉,一曲终了,王者已逝,只余一声空叹!

  一个飘渺的声音,夹杂着如冰霜般的冷漠,低低的说道:“

  失败的感觉是什么

  痛苦?愤怒?还是悔恨?

  被人踏在身上庆贺,更多的感受却孤独

  允许失败,但是绝不会失去希望

  一成不变的目光不止低估了对手,也会掩住自己的目光

  再耀眼的星光,也有被暗云遮蔽的夜晚

  等到迸发的混沌之力,将无坚不摧

  事实悄无声息,却最直白不过且无法抗拒的告诉人真相

  扫除了迷眼飞尘的双眼,看得更清楚,坚毅的脸颊轮廓也更加坚决

  此刻的沉寂,不是退却,而是等待颠覆大地的那天,等待颠覆大地的那天,

  空中,一双魔眼乍现,突兀的睁开来,黑色光束自瞳孔射向那恒久宁静的熔岩中,刹那,熔岩变成了黑紫之死,那炽热的温度却依旧未改变。那本已失去生力的宏阳,机械的双手结印,在岩浆之中打坐着。那道声音再次飘渺的闪现。

  取地狱之火,炼制

  拈极点寒霜,灌注

  引诸天雷电,刻印

  粗壮的闪电夹杂着雷声与雨水,呈漩涡之状涌入火山之中,大地的霜寒为火山披上了一层冰晶的外衣,而岩浆之中的火焰,越发的升腾,隐隐间,呈黑紫之死。

  太容易的哀伤,源于轻浮

  太频繁的感动,流于虚假

  太敏感的灵魂,出自懦弱

  太轻易的疼痛,是因无能

  太容易的饶恕,皆是心慈

  吾以撒旦之祖之名,允汝重生,堕落的炽天使啊,以剑击地,震动雷霆,谆谆教诲,望后辈牢记。

  “以剑击地,震动雷霆。”宏阳双眼紫光闪烁,一字一顿的吐出。

  烟花易冷,人事易分,世间的一切依然继续,从来不为谁停滞。时间匆匆,一年眨眼即逝。

  一年之中,一个身着白衣裙的纤细身姿,以一种霸道的姿态,平衡着西南大陆的汐舞国,大臣起初建议另选新主,由于皇帝的驾崩,一些平日里低调的大臣这时都极力推荐着与自己有关的势力。大声道着国不可一日无君,却因这道身影那铿锵的话语永恒的闭上了嘴:“他的东西,任何人不能染指。”,当这道身影展现出那骇人的实力极其背景后,所有人都乖乖的闭了嘴。

  而七王早在岩浆喷发之际化成了灰,在传出屠天事件之后,七王的家族无一幸免,鸡犬不留!那夜,惨叫声充满京城。

  火山之上,万里无云,那双魔眼终于在虚空中闭上,飘渺的声音已然不存。眼中充斥沧桑与疲倦,撒旦希望复活与你,成败在此一举!

  火山之中,一块微微突起的岩石之上。一个熟悉的身影盘坐其上,身体之内的生命与活力与日俱增,那暗淡的死气越来越少。

  扑通,扑通,一个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席卷着整片山脉,而整个火山的能量,皆被用于锻造撒旦之体,曾经的火山,如今….呃只能算是一座空了心的山了。。

  终于,那道熟悉的身影缓缓的张开了双眼,然而原本眼中的柔和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凌驾于天地间的霸气,那是一种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气势,纵然尸山骨海,我心依旧冷漠的姿态。

  微催混沌元力,身后的六只紫翎展开,伴随着每一次的煽动,羽翼与空气的摩擦如那雷声刺耳。

  “孤为撒旦,今已归来!”掷剑而出,曾经的雀火谷应声而裂,化作一摊黄土!


每位热爱阅读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

所以我们为您准备了更多精彩小说,多种阅读模式,无广告,送书券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51云阅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