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8:54:49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陨绛紫
  4. 第四章 张让

第四章 张让

更新于:2018-03-15 19:29:41 字数:2134

  凡人修成神难,神修成凡人更难。吸灵之苦,洗髓之痛。即是神,也难以承受。何况还要如此漫长!绛紫虽是神,但也还是个孩子的心性。古语云:像由心生。神的情感,便是由人心萌生而来。千百岁月,悠悠掠过,人们眼见周遭事物,多善,多美,多恶,多丑。又见,树木花草,风云雷雨,未知其根本,迫切的想要知道掌握如此巨大自然之力的是什么,人们无法解释,神的形象,便从人们心中凝聚,来解释这些自然奇观与玄异妙灵之说。一个个神话传说,由此而来。

  绛紫,执掌创造之力,对生灵本就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亲近之感。这是她的天性本质,并没有错。加上每每看到人间处处温情,千百年过去,捆绑在她神识上的禁忌早已松动,绛紫又不排斥这些丝丝缕缕的情感波动。终于将禁忌冲破一个缺口,在几日前,绛紫又将《通灵印》印在刘协的灵魂中,这样禁忌就彻彻底底的支离破碎了,虽然她还不知道情感是什么。

  她与刘协必定不平凡,因为她们灵魂间接的连在一起,他们的心连在一起,虽不能心意相同,却可以相互感应,这一点绛紫是不知道的。

  *****

  东汉时期,宦官当政,四方作乱,帝王昏庸无能,百姓生活于水生火热之中。巨鹿郡有兄弟三人,因汉灵帝昏庸无能,途听宦言,不理朝政。遂起兵义反,起义军名为:黄巾军,来势凶猛,差点将东汉推翻,幸有忠心将士,镇压叛军。汉朝得以延续。但汉灵帝仍旧执迷不悟。帝国即将破灭,各方诸侯,占据一方觊觎帝位,狼子野心,皇权帝位,摇摇晃晃。若是一方崛起,必会改朝换代,推翻汉朝。然而导致汉朝内忧外患根本原因的,便是汉灵帝最亲信的十个太监“十常侍”汉灵帝对他们甚是信任。他们说什么,皇帝就做什么。完全不考虑事情的真假和严重的后果。这十常侍在汉灵帝身边做事,宫中人谁都要看他们的脸色行事。汉灵帝称十常侍之一的大总管张让为“阿爹”平日与自己共同进膳,平起平坐。忠心之士进谏,凡事对十常侍有一丝针对,立即将其拖出关押,或杖刑甚至处斩。汉灵帝如此伤及忠士之心,有不少都辞官归隐了。其实汉灵帝之前并不是这样的。。。。。。

  高耸的城墙上偶尔会有飞鸟落下来歇脚,一只,两只,叽叽喳喳,好不热闹。柳絮随风飘洒,悠然落地。似乎是刚刚扫过,地上还没有太多柳絮,也还算干净。一只脚踏在刚刚落下的一叶柳絮上。此人长得一副奸诈模样,却总是给人一种错觉,好像他说什么,你都会相信一样。他一步步的向前走着,身后跟了两个小太监,双手相握,放在腹前,微微弯下身子,踩着小碎步,跟在他身后。

  “这柳絮在这城中飘下,倒是另有一番风味呢!”没想到此人一开口阴阳怪气,竟是个太监。说着停下,观赏了起来。

  “如今已入夏,这柳絮整日飘下,美到是美,但也惹人厌烦,若是不小心吸到肺里也是相当麻烦的!”旁边一个小太监弱弱的说道。

  这人一只眼弊着那个小太监。“嗯?”只是很轻松的,没有漏出一丝一毫的不满。但杀气却渺然升起。

  刚刚说这话的小太监连忙跪下,双手颤抖“张总管饶命啊!奴才一时说错话,知道错了求张总管开恩,放过奴才吧!奴才嘴笨该打!”说着伸出手掌,啪啪啪的往自己脸上抽。另一个小太监吓得直哆嗦。

  这人正是十常侍之首张让。

  张让只是站在那里看着这个小太监自罚,好像是在观赏一件艺术品,或是一个宠物而已。小太监的脸已红肿起来,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张让的声音才响起“小高,你跟我这么长时间了,我怎么忍心罚你呢!快起来,地上多脏啊。”张让边说边伸出双手扶起小高。此时小高的脸已肿成猪头了。

  “谢张总管,谢张总管开恩!”小高惊慌的说道。

  张让没有说什么,微笑着转过身,准备去往玄秘之地时。忽见一黑影去了过来,躲闪不及撞到怀里。

  张让顿时一皱眉。

  黑影一下坐在地上,定眼一看,两个小太监吓得魂都飞了,一同跪在地上。这黑影乃是当今太子,刘辩。刘协的皇兄。张让却老神哉哉,不慌不忙的走到刘辩身前,似是恭敬地弯下腰扶起刘辩。退在一旁又似是恭敬地说道“不知太子为何如此匆忙?”

  “哦,是张总管啊!我与弟弟在玩躲猫猫!你要不要一起啊?”刘辩毫无保留的说道。

  张让不留破绽的一笑“太子当真悠闲,不攻读治国之法在此玩笑,不怕陛下知道吗?”

  刘辩听了这话顿时收起嬉笑面容,紧张的说道“求张总管不要告诉父皇啊!”

  张让装作正义禀然的说“那怎么可以呢!这岂不是老奴知情不报吗?”

  刘辩急坏了,马上就要哭了出来“张大总管你到底想怎样?”

  张让阴阳怪气的说“我?不想怎样,只不过……”

  “张大总管,最近真是越来越闲了,不在父皇身边伺候父皇,到处乱跑是有什么事吗?”一个带有稚气,玩味的声音飘进了张让的耳朵里。

  张让回过头,不知何时刘协迈着四方步,一步步的走向他们。落在地上的柳絮纷纷扬扬,都避开了刘协的脚。

  “老奴…”张让刚要开口争辩,又被刘协断开。

  “难道在你心里父皇已不是你的主子了?”刘协云淡风轻的说道。

  张让听了这话,额头顿时淌下冷汗。哑口无言。

  “还有你见到太子也不行主仆之礼,难道你想篡位不成?”刘协最后一句说的如清空霹雳,狠狠地劈在张让的每一根神经上。话音刚落,张让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汗珠一滴滴落下。刚刚还不可一世的大奸臣,大宦官现在却乖乖跪在地上……

  PS:求推荐票,求月票,求打赏。努力更新存稿中,请亲爱的读者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