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7:27:07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寒冰血影录
  4. 第一节 龙之封印[上]

第一节 龙之封印[上]

更新于:2018-03-15 18:02:16 字数:4360

字体: 字号:
  每临百年之际,中原的皇室李家都会以一诡秘的方式令皇家嫡系一脉获取一种神秘的力量,这种方式为皇室尊称为天祭,而这种神秘的武力被皇室谕为龙力。龙力强大而且神秘足以确保中原不为其他外族势力所犯,同时它须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沉重的,百年一次的天祭性属邪恶,它在赐予龙力之时也需要中原的皇室牺牲四名年方二八的公主来维持这种隐晦的关系,且这些公主还尚必须是未经从人事的处子之身,否则它将赐于中原以灭族之灾,这种灾难就是龙之封印。

  自然这种淫秽的交易中原皇室是不会令外人知道的,此一关乎到了皇家的声誉,二它也关乎到皇室李家在中原的地位不可动摇,三它还尚关乎到了中原的万千生灵,这之间的种种情由不得不令中原的皇室每临百年天祭之时都处处谨慎的去行事,甚至不厌其烦的去研查这些公主是否处子之身,这些公主虽自临盆那日起便被有效的隔离于外世,可即便如此,他们依旧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可此次偏偏事与愿违。

  这是一个阴谋,筹划已久的阴谋,他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一个阴谋,以至于人人都为它所蒙骗了过去。此事正如他所知这的确是不折不扣的大阴谋,不过却是两个阴谋,一个阴谋想要夺取他高高在上的皇位,而另一个却是将这邪恶的龙力由这世间彻底拔除,以免于它再祸乱生灵。

  自然这一切的主谋,是不会被他得知的,他唯一得知的只有谁指使的破去了四公主的处子之身,却想不到究竟会是谁破去了公主的处子之身,目前他无法去顾及此事,天祭失败所遗留下的恶果就够他忙活了,他早已下旨诏集五名皇子以及他的三名王弟到御书房齐商对策。

  他也就是中原古国当今的圣上李浩天,五名皇子:太子李天,中原的皇室嫡系一向名字中都有个天字,就是寓其能一统天下。二皇子李齐,三皇子李心,四皇子李协,五皇子李力,取这名就是希望他们四兄弟能够齐心协力,全心全力去辅佐太子。二王爷李匈,三王爷李蛮,五王爷李秦,当今的圣上原本还有一名皇弟四王爷李元,可惜在一场南元的交战中,遭受到对方七位主将的夹攻,瞬间毙命与当场,那一场混战,中原皇室军队不仅丢掉了一名主帅,还丧失去南军大半的玄铁枪,中原的皇室在听闻此消息后一怒之下斩杀了对方一名俘虏(南元的颜王)。

  南元此举真可谓是棋高一筹,不仅用一位老去的王爷抽取了中原的一名新生力量,且就连李元的亲卫军由于主帅的陨落丧失了理智迟迟不肯退出战场而丢掉了大半的玄铁枪,同时颜王的死也为南元省去了一笔不少的赎金,如此好之事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颜王临死之际,脸上未曾有任何的不愉与阴霾,也未有对不念兄弟之情的圣上出言漫骂,相反还眼望苍天大笑曰:死得好,死得好…形骸极为的放荡,那神情好似他本就该属于一应死之人。

  太子李天看了看坐于自己的父皇,本已有些年老的他,此时脸上更添几分苍老之色,眼下他正颓废得坐于皇座之上,以前所表现的那种雄心霸气此刻已经荡然无存,本应整齐摆放在书桌上的奏章也零乱了一地。见此情景,李天心下一酸,险致27泪落他强自镇定了下自己的心神上前一步施礼道:儿臣叩见父皇,愿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其他众皇子以及王爷也相及施以君臣之礼,李浩天挥了挥略显苍老的右手示意他们平身,语气凄凉的说道:众卿家有何良策?

  天祭台发生如此之事,他在心中对于此早不存半分得幻想,此事一旦处之不慎,灭族事小,天下也会灭亡在际。

  身为太子的李天也自然晓的这其中的厉害,他上前一步,口上平静的说道:此事牵涉重大,尚须我等谨慎相待。

  李浩天点了点头,对于此子表现出来的镇静以及聪慧他还是满意的,心知他已思出了应应对之策,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转口问道:我儿可是有良策了?李天点了点头,口上却道:“不过…不过…。”连说了两个不过,李天皱了皱两道剑眉,止住了却不再言语。

  “不过什么?”李浩天显得焦急,事情都到了燃眉之急的地步,他自是有些按耐不住。

  “此法行起来有些过于凶险。”

  “有何凶险?”李浩天方才的喜愉之情随着这句话也消失不见了,脸色也慎重起来,身为李天的父皇,他自是熟知他的品性,由他口中说出来的凶险,自然非同小可,若然他也不会将这“凶险”二字道离出口。

  “父皇是否还曾记得血影?”李天唯唯喏喏的将这几字吐出了口,声音竟似有些发颤,象是遇到了这世间最为恐惧的事物。

  李浩天闻及“血影”二字,脸色也是一连数变,最终定格为煞白之色,血影,又称血影剑,是铸剑名匠邪手的颠峰之作,此剑不同于寻常宝剑,乃是因为此剑以玄铁为剑体,以抽取的万灵之血为剑灵所侵蚀而成。此剑邪恶之极,比之龙之封印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与太子李天贵为圣上或以后的圣上曾有幸目睹过此剑之威,邪恶所过,寸草不生,眼前一片森林瞬间化为虚无,唯留下一片一片的沙漠,他简直不敢想象世间会存有如此邪恶的剑,此剑44若是应用到战场之上,万军齐化为灰尽的场面会是多么的“壮观”那后果…哎他叹了声气,他们需要一统天下,他们也需要解除与天祭的这种邪恶关系,这都不假,可若是以46将万物化为灰尽,土地化为沙漠作为代价,那他们要这种天下又有何用,为此他也不再想寻求解47除与天祭的这种互有所求的联系。

  三四条生命与万千生灵相较起来孰重孰轻,这其间的利害他还是晓的一二的。也难怪作为当时人的他与太子李天闻及血影二字会如此的难看49,其他众人虽未有这般的表情,但观二人的神色均知此事非同小可,一个个脸色都沉重起50起来。李浩天犹豫了多久,他知道李天也没有别的对策了,尚若有的话,也绝不会提血影半字,这是中原皇室的一绝密,且只有皇室嫡长子才有资格得知的绝密。

  “说出你的良策,”李浩天冷冷的说道,言语之间充满了王者的霸气,此时他脸上除了平静再无任何其53他的表情。“是,”李天口上应了声眼见父皇神色恢复如初,心上不由一喜,遂顿了顿54接着说道,“龙之印本属至邪至恶,除我们几人因拥有龙力能够自保外,外人根本不55无法抵挡她们一时半刻,而我们也仅仅只够自己自保的能力,根本无法施于他人以援助,众人听闻他此言后都不绝点了点头,昨夜皇宫天祭台发生如此大的事,若说他们毫不知情,此事说出去恐非鬼都不会信,更何况人。

  此事一发生,他们就收到了消息,圣上与他的几名皇子因住于皇宫,所以首先赶到了龙之封印降临的现场,由于龙之封印的恐怖,宫中的侍卫宫女以及太监早已兀自乱作一团,他们试图利用龙之力去阻挡这些全身都布满蛇鳞且失去了理智的蛇人,却发现龙力对他们起不到丝毫的作用,相反他们还遭受到了四名龙人的围攻,也就是那四名用来作为天祭的公主,此刻她们也如那些蛇人一般全身布满了形状不一的鳞片,不过比之那些蛇鳞却又略有不同,因为它们由若黄金一般金璨璨的龙鳞。龙力,他们愕然的发现这些“公主”使用的竟然是他们须要天祭方能得到的龙力且她们比及他们来还要强大,再加上那些蛇人在一旁不住的搔扰,他们已险象环生,若非三位王爷的及时出现施与援手,他们已无力抵抗,面对着周围蛇人的愈聚愈多,此刻九人也无法再维持那层薄弱的龙力防护网,几人相顾使个眼色将龙力使之最大,驾驭着龙力瞬间逃出了皇宫,同时用龙力将皇宫的四大宫门彻底封死以防止龙之封印祸乱京城。

  直到天之黎明,李浩天才由高高的宫墙翻了进去,宫里面狼籍一片,地上到处可见到宫女以及侍卫太监们沾满血迹斑斑的衣袼碎片,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一股挥之不去的鲜血的怒煞气息,凉风过处宫衣的碎片在地上打着卷儿,那股怒煞更加肆无忌惮的弥漫开来,一日之隔,皇宫昨日今时成为了两种截然相反的景象。

  思及至此,他已步至御书房,推门而入。谁,他察觉到空间中有一股异动,当下将龙力布满全身,大声呵道。

  “吾皇…是我…是我…”一名太监战战兢兢的由御书桌下爬了出来。李浩天见是一名小太监,心下轻舒了口气,他虽已知此刻危险已去,但对于龙之封印的戒心令他仍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冰妃娘娘,是皇上,是皇上…你们出来吧…是皇上我们无事了”小太监见到李浩天非但未向他施礼,反而兴奋的向身后跪了下去。对此李浩天心上也不予计较,皇宫如今都发生了如此重大之事,那还顾得上太监擅闯御书房以及冒犯之罪,他心中的忿懑早已这君臣之道抛于了脑后,此刻那还有闲情顾及这些锁事。冰妃,正如她的名号一般冰清玉洁知书达礼,因此是他最宠幸的王妃之一,如今她人虽已步入中年,但风韵犹存,冰妃正与一名手持长剑的侍卫由御书桌下钻将了出来。

  他有些惊讶,倒不是因为御书桌能够藏他们三人而惊讶,因为他知道御书桌下有道暗格,别说是藏他们三人,就是十人也足够藏的下,令他不解的是他们又如何得知这一秘密,而且那名侍卫所持得长剑赫然就是“血影”,血影本应为他藏匿在那道暗格中,此事也只有他与太子李天知道,可如今…他从未将此事说于他人,就连眼前的冰妃也不例外,既然他并未将此事说出去,那么只留下太子李天了,可他绝不信他会将此事说于他人,他相信他的为人,更相信他的作风处事:向来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从不拖沓敷衍,若是他行出此事,他也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于他的,那会是谁呢?李浩天不断得在心中问自己。

  那名侍卫不可能,他认识,正是他亲赐的皇宫第一带刀侍卫刘景,也是他身边为数不多的一名亲信,另外他也不会,他也不相信刘景会背叛自己,至少凭他单单一名侍卫也无势力去背叛自己,尽管他的功夫颇为的了得。

  他将犀利的目光转向了她,也未有她能解晓这一问题的答案:“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冷冷得言语脱口而出,就连身周的空气也由此转冷了十分,仿若腊月寒冬的降临。

  “为了我女儿,”冰妃迎着他足可噬人得目光,丝毫未肯退让。

  刘景能作为宫廷第一带刀侍卫,自是有他的一番聪慧,他自然能猜得出二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何事,此时绝对与四公主的处子93之身脱不了干系,冰妃与其她皇妃不同,膝下只此一女,且恰好又在年方二八之列,圣上也曾专门的宠幸于她,希望能为她做些补救,可谁知三年如一日的过去了,也未有令她再怀上一子或者半女,渐渐得圣上出入她的寝宫的次数愈来愈少,最后索性连去都未曾再去过一次,直到十年之前他成为了皇宫的第一带刀侍卫兼皇帝李浩天的亲信,后来才被调到冰妃的身边,名义上是为护她安全实则是监视于她,更确切的说,圣上已经对她起了疑心,或者说怀疑她与其他的男子有染,事实也的确如他所料,皇帝在暗中除绝了那名不洁得“太监”,对于冰妃他却未曾动手,或许是出于对她的愧疚,也或许是出于数年的结发之情,总之圣上未有再追究她的过错。

  唉,李浩天注视着那张依旧动人心神的俏脸,深叹了口气,伸出苍老却又不失白净的右手替她拢了拢稍显凌乱的发鬓,转而出了御书房,他止身停在了门外,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刘景的聪慧使他已猜知他心中所想,不久便拖着一人由里面走了出来,咔嚓一声脆响,人已经被处绝在门外

  。“传我旨意,宣众皇子以及王爷进宫,”李浩天冷陌得声音响起。

  “尊旨,”话毕,刘景身形几个起落,已然消失了他的踪迹。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