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0:28:3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魔法战绩
  4. 第二章 城市狂飙

第二章 城市狂飙

更新于:2018-03-15 18:52:26 字数:3918

  三个月后某天下午,浙江杭州一咖啡厅内。

  满屋一种淡黄的色调给人一种舒适的温馨感,外加扬声器中传来平和柔美的音乐,咖啡厅里面的客人都陶醉其中。他们或怡然自得地品着饮品,或三三两两地小声交谈。只是唯独有一人显得格调突出,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玩着手机,眼前的咖啡似乎对他并没有诱惑。

  随着风铃“叮铃铃”响了几声,门缓缓开了,服务员见有生意上门便前去招呼,走到跟前刚要说话,来人摇了摇手没理他,却径自在店中搜索起来。不久,眼神锁定在那名靠窗男生身上,之后还稍稍整理一下衣服,径直朝他走来。男生依旧玩手机眼也没抬,说了句,

  “你来晚了,我可等你半天了!”

  来人听了稍微一惊,试探的问了句,

  “林桓,在等人?”

  那名叫林桓的男生听了也感觉不对,不是自己朋友的声音,可却又不陌生,连忙抬起头确认站在他面前的这人。虽然男子相貌不太出众,不过那小眼睛却让人难忘,林桓一眼就认出来了,他脱口而出:

  “这不是褚老师,这么有缘能在这碰见你!”

  来人正是褚仁杰,他是于一年前被聘为浙江大学的物理系讲师,而林桓正是他的学生。褚仁杰故意表现出一幅很吃惊的样子,回应他:“真是巧啊,杭州这么大都能让我们碰见。不过我说你是故意的吧?在学校叫我杰哥,在外面就叫我老师,你是生怕别人看不出来我很老吗?”

  其实自从林桓见到这位老师以来,便一直对他很有好感,因为褚仁杰似乎对自己很重视,除了经常督促他的学习之外也很关心他的生活,两人相处已然如朋友一般,平时也时不时开些玩笑,从来不拘谨。所以林桓也就称呼他为“杰哥”了。

  二人坐一起聊了几句后,褚仁杰得知林桓在等他的室友,由于马上新学期开学了,所以他们打算购置些物品。褚仁杰表示自己没什么事,可以陪他等一会,林桓也欣然同意了。可是林桓发现,褚仁杰虽然嘴上说没什么事,但却一直在看表,还不时朝窗外看几眼,似乎并不那么悠闲,而且他也应该不是一个人专程来喝咖啡的。聊了一会后,他忍不住问道;

  “杰哥,你是不有什么事啊?要是有的话你就去忙,不用特意陪我。”

  褚仁杰想了下,跟他说:

  “是有点小事情,问题不大,不过需要你的帮忙!本来想着先等你忙完再说的。”

  “帮忙?怎么个帮法?要是有需要我出力的我绝不含糊!”林桓嘴上说着心里想到:“我就说嘛,原来真的有事情!”

  褚仁杰摆了摆手,说:

  “要是有出力的事我怎么能让你干呢。真没什么大事,不用出力,你出面就行!”

  林桓再次确认几遍,感觉褚仁杰没骗他,确实只需要自己出面就可以。不过这倒勾起了他的好奇心,自己也不是明星、老板,什么事还需要去刷脸?他想尽快弄清楚怎么回事,于是告诉褚仁杰:

  “我这也没什么大事。买东西哪天都可以,咱们先忙你的事吧,我给室友华少发个短信告诉他一声,咱们这就走吧!”

  说着林桓掏出手机发了个短信,就起身去柜台结账了。褚仁杰摸了摸手上的戒指,笑了。

  林桓交完钱出来后,看到褚仁杰在一辆私家车里朝他摆手。林桓看了一眼这车就皱眉头了,犹豫半天最终还是坐进去了。而在这时,他们后面不远处的一辆路虎也发动起来。

  “我说杰哥,你这车够可以的,估计不是上世纪的新款车就是当下时代的二手车,你是在哪个二手市场淘到的?”

  的确,褚仁杰这辆车虽说不是濒临报废也已经老旧不堪,在杭州这个大都市回头估计比保时捷都高,真不知道他怎么还敢开车上路。而且不管外面里面,基本设施虽然齐全却已经不是很完好,就连座位都硌屁股。上车没多久,林桓已经坐立不安了,要是再碰到哪个路口有减速带那真是噩梦一样啊!褚仁杰对于林桓的嘲讽也不反驳,回应他,

  “对于车子我是不看外观的,只要性能好就行。别看我这车破,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可是花了好大劲才找到它,这可是以前职业赛场上退下来的。后面有辆路虎看到没,我这车现在的样子照样跑过他。”

  林桓心里暗暗发笑,他也就是赶上了吹牛不上税的好时候了,当即反驳他,

  “得了吧,你就是认准了人家不跟你比才吹的这么有底气,就你这破车还能跑过v8发动机?要真是那样我就叫你叔。不过估计他们能把你的轱辘追飞。”

  褚仁杰看了眼后视镜,心想,正好我要甩掉这些尾巴,趁这个机会就提前给林桓上一课吧!

  “叫叔太老了,随随便便请吃个饭就行!”

  说罢踩离合手换挡,车子突然窜了出去。

  你还别说,褚仁杰的车技确实不错,一连漂移了几个弯之后林桓早就心跳加速。他也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以为是刚才自己那句话激到了褚仁杰,是在给自己表现呢。

  “行啦,杰哥,慢点吧。你的实力我看见了,而且在市区飙车可不是闹着玩的。咱慢慢开就行,不用急,后面又没有车跟你赛跑、、、”

  说到这林桓朝后边瞥了一眼,没想到那辆路虎竟然还在跟着并且好像更近了。他吃惊道,

  “那辆路虎怎么还在跟啊?”

  “看我甩掉他们!”

  说完挂上五档,紧踩油门,车速更快了。后面的路虎也丝毫没有放松,还是一点一点赶过来,看起来还有超车的趋势。不过路虎超这辆破车是再平常不过的了。

  林桓此刻真想给自己一个耳光,没事乱说什么话,估计今天要命丧于此了!一个老师还开车这么猛,真把自己当职业赛车手啦?

  不过他惊讶看着褚仁杰开着这辆破老爷车“灵活”的穿梭在前面的车队之间,看着身边一辆辆车被自己超过,林桓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辆破车能开这么快?会不会散架啊?我还不想死呢!他不知道,此时被他们超过的那些司机同样坐在驾驶位瞪大眼睛怀疑这个问题。此刻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赶紧向右伸手摸索着安全带。

  “安全带呢?啊啊啊,我要死啦,你这破车连个安全带都没有还敢开这么快?”

  褚仁杰依然镇定自若,不紧不慢的腾出右手拍拍他的肩膀说,

  “你放心吧,要真是那么破,出事的时候就算系上安全带你也会和座椅一起飞出去的,哈哈。”

  然后把手伸向林桓的座椅右边,很顺利的就掏出安全带,

  “瞧,这不在这呢嘛,你别慌!”

  林桓可没他这么镇定,他已经后悔跟褚仁杰出来了,此刻心脏都快从口中跳出来了,他慌乱中扣了好几次才把安全带扣好,边带着哭腔朝褚仁杰叫喊,

  “你最应该别慌!看路!看路!杰哥,不用甩掉那辆路虎了,我认输了,饶我一命吧!”

  “既然游戏开始了,不好好玩一下怎么能停下来呢。”

  褚仁杰往左瞥一眼看看那辆赶上来的路虎,又把手伸向变速杆加了一个档位,林桓突然感觉自己就像被推着往前走,真的是职业赛车?推背感竟然这么强烈?不过林桓依旧止不住紧张和害怕,双手抓紧脑袋上方的扶手喊道,

  “喂喂,你这破车一共就五个档位吧?你哪来的六档啊?私自改装车可是犯法的!”

  “谁说我私自改装了,再说,这不是六档,只是四档而已。”

  没错,现在的速度确实是四档,因为已经不是刚才那辆老爷车了!其实刚刚褚仁杰帮他拿安全带的时候车子就已经不知不觉改变了,里面的设施不再简陋,已经全然变成高档内饰,而两人的座位也变成真皮座椅,林桓都不再硌屁股了,只是他现在太紧张了,注意力全在路面上,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变化。

  至于汽车外面嘛,还是原来的样子。因为在中国,道路各处全是监控探头,要是让他们拍摄到一辆车会自己变形的话,那一定会引起轰动的。

  随着时代的进步,杭州市民已经汽车普及了,所以平时就是非上下班的时间,道路虽然说不上堵,但也没到可以让人飙车的程度,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路上的车竟然越走越少了。

  林桓当然没心情思考这些,此刻他已经汗如雨下,浑身都被汗水浸透。他还是瞪大眼睛保持原样在车里大叫,尤其是每次过十字路口的时候,不管对于林桓还是对褚仁杰来说,都是一场噩梦。

  “啊、、、红灯红灯,小心车,看路啊!”

  这就是林桓的噩梦。每次他都在车里大声“指挥”着。不过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只要碰到红灯的路口,等褚仁杰驱车赶到,灯便及时地跳到绿色。对于褚仁杰呢,这感觉就像自己玩过山车玩的兴起时,旁边突然传来一阵穿透性强的刺激耳膜的叫声,能不是噩梦嘛!

  也不知走了多久,褚仁杰七拐八拐来到城郊的一处废品场,他慢行了一会,看身后没有车跟过来,就知道那辆路虎已经被自己甩掉了。还没等车停稳,林桓就等不及连滚带爬下去了。下车之后他拄在车尾狂吐不止,大约五分钟才停下来。

  “杰哥,你这哪是开车啊,完全是拼命的!老弟这条小命还没活够呢,我看今天我是不能帮你的忙了,我感觉现在内脏都绞到一起了。你还是送我回去——不对,我还是打车回去吧。”

  褚仁杰拿了瓶矿泉水递给他,跟他开玩笑说,

  “回去可以,可怎么也得先把那顿饭兑现了吧?”

  “你放心,小弟如果今天不死,日后必定请你吃饭,要感谢你给我献上这么一场精彩的速度与激情!”

  褚仁杰听出林桓语气中已经有点生气了,不过也没有办法,既然已经到这里就要一鼓作气,不能半途而废。他对林桓道:

  “你怎么会死?我也是开玩笑的。哈哈。不过既然都到这了你就先不要走了,等事情办完我再送你回去。咱不是有句古话嘛——来都来啦。”

  是啊,来都来了。不过他还是不知道自己在坐了一趟过山车之后的任务是什么呢。他问道:

  “你找我到底要我帮你干什么啊?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犯法事情我可不做啊!而且我现在估计只剩半条命了,你看着折腾吧!”

  褚仁杰神秘一笑,说,

  “我这为人师表能让你干那事?不是告诉你了吗,你就出个人卖个面子就行。再等一会,等一会还有个人来了之后你就知道了。”

  林桓嘀咕道:“你这为人师表领着学生飙车?”

  另一边,那辆路虎跟丢了林桓他们之后仍没有停止在附近的搜索,副驾驶上的黑衣人还掏出电话对着通讯录里的第一个号码播了过去,

  “凯哥,非常抱歉,人被我们跟丢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平静,

  “恩,知道了。你们当然追不上他——好了,你们回来吧,不用找了,我知道他们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