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6 19:17:5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天下误仙
  4. 第一章青衣逆天 父女绝别

第一章青衣逆天 父女绝别

更新于:2018-03-18 14:33:56 字数:2708

  “天道苍茫,当真是笑话,凭什么要我等修士任你的摆布?”慕容青衣手持宝剑锁钥,神色冷峻的对着半空中的一团虚影喝问道。

  “凭什么?就凭我是天道,就凭是我苍茫说的话,你们就必需听从。”从半空中的那团虚影处传来苍茫轻蔑的回复。

  “凭什么我此界之修不得入天外天?凭什么天外天修士可以凌驾在我等之上?凭什么要把八成的天地灵力凝聚到天外天去?”慕容青衣原本俊秀无比的脸庞上满是煞气的问道。

  “吾乃天道,这一切自然是因为我愿意,我想怎样难道还要告知你么?慕容青衣,要不是看在你乃万年不遇的修仙奇才,本尊又岂会为你破例洞开登天之门?你可别在这里不识好歹,枉费了本尊的一番好意。”虚影中的存在似乎充满了怒火。

  “天道?这天是你的么?这道是你说了算的么?苍茫!你不过是十万年前那场巨变中苟活下来的弱者,你有什么资格代表天地之道?你到底是狂妄到了什么地步?”慕容青衣怒发冲冠,指着天大骂道。

  “好好好,许久没有人敢这般辱我了,既然你敢做出此种行径,想必你已经做好了接受惩罚的心理准备了。”空中的虚影渐渐凝聚成一个威严的中年男子,此时他正低着头盯向地上的慕容青衣。

  “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一个比我等多活了数万年的老妖么?我慕容青衣这辈子何时畏惧过什么东西?就算你自称天道又能如何?”慕容青衣表现的很是强硬,丝毫没有惧怕的意思。

  “有意思!哼哼。”苍茫漫不经心的将右手轻轻一挥,只见一道粉色的气劲朝着慕容青衣疾射而去。

  慕容青衣自知自己斗不过苍茫,但是他却毫不退缩,见粉色气劲飞向自己,他迅速的移动身子,以一种十分巧妙的动作堪堪避了过去。

  “难怪独闯登天之门,还算是有两下子,不过在我面前,这些是不是有点不经看呢?”对于慕容青衣的技巧,苍茫心里虽然很是赞赏,但是他却没有打算就此而放过这个敢于冒犯自己的下界小修。只见他再次轻轻的挥动右手,十余道粉色的气劲织成了一道大网朝着地面飞去。

  见自己这次是没法躲掉了,慕容青衣抽出宝剑,将全部的灵力都凝聚在了其上,大喝着朝着半空冲去。剑尖和气劲织成的网相撞之时,天地瞬间变得暗淡起来,只见一道五彩的霞光随着两者的碰撞转瞬即逝,天地也短时间的进入了静止状态。当一切恢复正常的时候,慕容青衣已经穿过了大网,手中宝剑距离苍茫的头颅不过数寸之遥。

  “不错,不错,不过可惜了,你是第一个敢用剑指向我的人,也将会是最后一个。死去吧,这天外天不是你能呆的地方,这九重天不是你可以踏足之地!死去吧,带着你满腔的热血,带着你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抱负!死去吧!满怀永远的孤寂阴冷陪你,满怀挥之不去的重重遗憾!”苍茫微笑着对着仗剑的慕容青衣说道,其声音宛若天籁,可以使得世间的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随着苍茫的话语声,慕容青衣只觉得自己坠入了一片暗黑阴冷的空洞之中,全身灵力快速的消散着,直到最后整个人陷入了一片绝望之中。

  “以为你有多了不起,原来也不过如此,一首小小的安魂曲都抵挡不了,还妄谈要上下两界公平,真是可笑。”盯着倒在地上的慕容青衣,苍茫就欲一掌将其彻底毁灭。

  “尊主,就这样让他死掉岂不是太便宜他了,小仙有一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万分危急之时,在一旁侍候苍茫的女子进言道。

  “遥望仙子有何良计,且说来听听。”

  “小仙有意让他饱尝修道之苦,先封印他数千年,让他修道的天赋在时间的洪流中慢慢消散,然后再将他转生到下界一平凡家庭,让他饱尝各种痛苦岂不是更妙?”遥望仙子徐徐说道,苍茫越听心里越觉得可行,于是将慕容青衣交到了他的手上。

  “青衣,你从来都不会看我一眼,难道你真的这么狠心,从来没有爱过我么?知道我为什么叫遥望仙子么?因为我这辈子永远只能遥遥的望着你挺拔的身姿,没能享受过你给的半点温存。现在好了,我总算是可以将你揽在怀里了,虽然你不知道,虽然你不记得我。但是你且放宽心吧,就算是我死,我也不会让你有半点损伤的。”送走了苍茫,遥望仙子深情地怀抱着慕容青衣的躯体,眼角不断的淌出滚烫的热泪。

  慕容青衣的躯体被遥望仙子带到了一去绝地,这里阴森冰冷,没有半点温暖没有半点生机,有的只是常年因绕不散的瘴气,当真是一处极其恶劣之地。为了麻痹苍茫,遥望仙子不得不狠心将慕容青衣关到此处。

  “谁说仙人不流泪?只是诸仙少动情!”临走时遥望仙子望着慕容青衣的身子小声的啜泣道。

  怅惘幽幽满沧海,辗转即逝三千载。青衣如故不曾改,年年岁岁遥徘徊!

  “慕容青衣我守了你三千年了,想来天道苍茫对你的恨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吧,今日我就助你重回下界吧,希望你可以再次重登修士之巅,希望还有机会能够再次和你相见。”这日黄昏,在天外天的某处绝地,遥望仙子正在施法帮助慕容青衣重返下界。

  “遥望呀遥望,你真是让我失望,三千年来你竟然一直欺骗我,你不仅没有按照当初所说的散掉此人的灵力,你竟然还背地里偷偷喂他天才地宝。我问你,你眼里还有我这尊主么?”就在遥望施法将慕容青衣转世之后,苍茫的声音徐徐而至。遥望原本就因为灵力消耗过多而脸色苍白,此时听到苍茫的话脸上更是显得难看。

  “我爱他,从他第一次踏入天外天之时起我就深深的爱上了他,这些您都是知道的,我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

  “可是他不爱你呀!”苍茫的话声中难得的出现了伤感之意。

  “我爱他就仅够了,爱是付出,爱不是渴望得到,您难道不知道么?如果爱为的是得到,当初清月仙子又怎么会为了您而死?这就是我的爱,我可以并且愿意为了他付出一切,不管他是否知道,是否明白,是否会接受,我都不后悔。就像母亲当初爱你那样爱他。”遥望仙子伤心的哭道。

  “不许提清月的名字,清月不是谁都可以叫的!”苍茫像是受了巨大的刺激一样。

  “清月!清月!清月先母您可看见了女儿的苦痛?”遥望如花的脸庞上满是泪水,此时她声嘶力竭的喊道。

  “混账,为了一个小修,你竟然敢如此忤逆,当真是以为我不敢处罚你么?”苍茫脸色铁青,双手一挥绝地中出现了一块巨大的平台,在平台的正中间是一块巨大的仙玉,仙玉之上刻着“缚仙玉镜”四个大字,看上去出奇的漂亮。

  “谢谢仙父您的大恩泽!”见到缚仙玉镜,遥望自然明白苍茫的心思,抹了抹俏脸上的泪痕,他头也不回的朝着身后的仙玉走去。就像是穿过了一面水纹一样,遥望径直的进入了仙玉的内部。

  “遥望,你欺骗了为父三千年,还用你的母亲来伤我,你就在这里好好反省吧。既然你那么爱慕容青衣,那就先姑且绕过他吧,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他会不会记得你,会不会来救你!下界百年后,洞开登天之门!”苍茫背负着双手,消失在了原地。

  “青衣何时是归期,缚仙玉璧知不知?”遥望那绝美的脸庞贴在玉璧上,痴痴的问着困住自己的玉璧,然而这玉璧不过是一件仙宝,又岂能给她什么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