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08:22:57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都市猎鬼
  4. 第一章 身世缠妖

第一章 身世缠妖

更新于:2018-03-18 17:17:05 字数:3315

  Z市长门街是一片商业区,虽然不是市中心但也是商铺林立车水马龙的繁华地方,原因无他,只是因为Z市最大的一个大学城坐落在这一带。有学生的地方就有商机,自然就繁华起来了。

  长门街有一段地方林林总总集中了十多家书店,大家聚在一起虽然互有竞争但也增加了一定的人气,偶尔有哪家打个促销什么的,不出半天所有书店门口都会打出促销牌,这么看着大家可能觉得在这儿开书店挺憋屈,左右都是竞争的。其实不然因为店家多又经常“统一”促销,大学生们倒是很愿意来逛自然生意也差不到哪里去。

  夜孤辰的书店在这十多家店里店面不算最大也不算最小,业绩不是最好也不是最差,总之很平庸。这家店跟别家不一样有两个老板,夜孤辰是其中之一还有一个叫夜孤星,因为名字的关系很多认识的人都以为他们是兄弟。其实他们只是同门罢了而且夜孤星还是夜孤辰的师叔,虽然说是师叔其实只比他大了两岁,只是因为夜孤星入门比他早又是师祖收的,跟他师傅一个辈分所以才占了便宜让夜孤辰叫他一声师叔。但也只有在正式场合才会这么叫私下里他们岁数相当从来都是叫对方名字,从小玩到大的不拘这一套,甚至可能他们相处起来夜孤辰的普还比夜孤星大一点,至于他们的名字当然不是本名是入了师门后才改的。

  夜孤星是孤儿,还在襁褓里的时候被师祖在一次任务后捡到,那时已入子夜阴煞最盛师祖帮那户人家解决了事后匆匆赶回,毕竟阴煞极盛就算师祖身怀异术也怕招惹麻烦。在行过一个桥洞的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奶娃娃的啼哭,不洪亮已然生气外泄。师祖早年因为一番奇遇开了鬼眼,不但能视阴物,夜间视力较之常人也胜百倍,他一眼看去果见一个小娃娃躺在桥洞地下,偶然啼哭一两声也是生气不接不甚响亮,也亏得师祖耳力好这才注意到。那孩子身边已经聚了几个小鬼显然也看出小娃娃生气不久矣就等着他一断气好食生魂,生魂一旦被食便连投胎转世也无机会了。

  祖师爷职业病犯又不忍心看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娃娃屈死,便一张黄符驱退了那些小鬼,走过去抱起一看竟是个连眼睛都还未睁开的娃娃不由叹息一声。哪家的父母这么狠心,竟将这刚出生不久的娃娃放于此处,若不是他刚好经过,只怕这时小娃娃已经被那些小鬼分食了。师祖自己也是身世凄凉不由心疼起这个小娃娃来又不能弃之不顾便抱回了师门,又因捡到他时天上正是月隐星现所以取名夜孤星。而夜孤星也对得起这名字睁眼之时一双眼睛灿若星辰,师祖心喜就收他做了最后一个弟子,多年来说把夜孤星当徒弟还不如说当儿子更贴切。

  夜孤星可说是没有本名的,他从小就叫夜孤星。至于夜孤辰他可没有那般惨淡的身世,所以他是有本名的叫林桀。

  夜孤辰入门跟他的师傅有莫大的关系,他的师傅可以说是师门里的一朵奇葩。师祖不必说,一门之长很是威严,他的几个师叔也大多是严谨肃穆,偏他师傅不拘一格随性妄为,就连当年收他做弟子也是因为一时兴起。

  师祖他对这个徒弟也是又爱又恨,论性情这些徒弟里师祖最头疼的就是他师父,师傅年轻时可没少给师祖惹麻烦,但论道法师傅悟性高天资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在同一辈里就数他师父最厉害,师祖虽然对着他头疼却也没办法。

  夜孤辰就是他师傅年轻时收的徒弟也是唯一一个徒弟。夜孤辰入门的缘由不但不凄凉真要讲起来还挺搞笑,很多人听了后就想到两字,瞎扯,但那确实是真的。

  夜孤辰小时候家境尚算富裕,所以从小吃的,用的就比一般人好上一两分,那件祸事也是他因吃而起的。

  那时候家里虽不能顿顿山珍海味但也不差,尤其一段时间他们一家迷上吃野货,就搜罗各路野味寄五脏庙,那时还叫林桀的叶孤辰不过才八岁,自然是父母吃什么他就跟着吃什么,还吃的很欢。要说他们其他珍惜的野味也是吃过的,但是真出事儿了却是败在一只山鸡身上。

  没错就是一只山鸡,这件事到现在还是夜孤辰心里的一段阴影。本来他心性聪明,但是没想到那一顿山鸡宴后他上吐下泻了三天,把命给去掉半条这还不算,后来他不吐了身体渐渐好起来却一天比一天呆笨,后来甚至连人都不认了,自己是谁也不知道了,成天流着哈喇子一看就是智力残缺的人士。

  他爸他妈急得天天往医院跑,后来医生见了他们躲都来不及,不是他不想治可这孩子分明是个弱智送到哪儿,哪儿也治不好啊,偏偏孩子爸妈有偏执,真是要了他的命啊。

  而一年多了眼见儿子越来越痴,林桀妈妈只能抱着他直哭,他爸在这一年里也老了好几岁。他们不是没想过其他办法,什么半仙啊,吉婆啊他们也都是试过了,但是请来的都是一帮装神弄鬼的混蛋,不是逼着林桀喝符水就是在家里跳大神弄得乌烟瘴气的还一点用没有。最后一次一个神棍说要给林桀放血差点没把他给整死,林爸发狠对着那神棍一通揍,那神棍直接进了医院。

  后来林桀清醒后林妈告诉他这些事,林桀就一脸不屑,神棍就是神棍,装神弄鬼有什么用还不是被他爸一顿老揍揍进了医院,不过这都是后来的事了。

  当下那神棍进了医院后林爸林妈放弃了,不就是傻了吗,傻了也还是他们儿子,别叫儿子遭那些个罪了,大不了他们照顾他一辈子。于是林桀已经被彻底被作为一个智障人士接受了。不过世事最妙的就是往往在失去希望的时候它给你来个峰回路转,也许从前的那些曲折只是一种考验它们积累起来等着最后的一次转机,可能不是人人都能等得到,反正林桀等到了。

  这还要感谢他奶奶,都说长孙幼子心头肉。林桀作为长孙自小被爷爷奶奶当成宝,他爷爷走的早林桀五岁是就过世了,剩下奶奶一个更是把林桀宠上了天。现在孙子变成这样她一个老太婆什么都不懂,但坚信孙子这是着了道,到处求神拜佛顺带打听有没有高人擅长这类事的。要不怎么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后来还真让她阴差阳错的找到了夜独名就是后来夜孤辰的师傅。

  他奶奶刚带着师傅到家里的时候,他爸死活不让师傅碰他,儿子前不久差点让他们这帮神棍害死哪还能再让这些人碰他儿子。后来还是奶奶哭天抢地闹了一顿林爸才无奈妥协,心想就死马当活马医再试一次,自己就在旁边看着要是不对大不了再揍一次神棍。

  林爸这时还想不到后来他对这位夜独名是如何的感激涕淋。

  这位师傅一上来也不化符也不起祭坛颇不一般,林家人还纳闷这怎么治啊?就见师傅一手在林桀额头一按观察一番,就从随身带的包里抽出一根红绳,往上面绑了两枚铜钱然后转身问林爸家里有青虫吗。

  青虫?林爸一时没反应过来,又问了一遍,待确定了师傅要的就是那种虫子后一咬牙说家里没有他可以出去买,他隐隐觉得这位特立独行的师傅或许真有几分本事能救他儿子也说不定,旋即出门往花鸟市场奔去,不一会儿林爸就带着一带虫干回来。夜独名拿到后一愣,

  “怎么不是活的。”话一出口林爸也愣了,心想你也没说要活的啊,何况他们现在在城里一时半会儿想要一条活的青虫还真不知道去哪儿弄,于是就急道:

  “那怎么办”

  夜独名沉吟半响,说:

  “你是他父亲与他气血相投,你取指尖一滴血滴到这条青虫上,我在起个障眼法,你儿子身上的畜生灵智将开未开足够骗过它了。”

  林爸被夜独名一番话惊得不行,这话哪个神棍都没跟他讲过,忽又觉得儿子这次真的有望了,立马在指尖划了道口子,照夜独名说的做了。然后又见他在那条血虫外裹了一张符,最后红绳的另一端绑在了儿子的手腕上。

  等了不多久就见那条红绳抖了起来,幅度越来越大连在地上那条裹着符的血虫都被拖着动起来,最后血虫上的黄符突然烧起来,同时林家人似乎听到了一声凄厉的鸡鸣。夜独名在黄符烧起来的时候也有动作了,只见他一下劈断红绳,虚空缠绕几圈后那条红绳竟然不见了,只留下两个原本绑在红绳上的铜板“哐当”两声落在地板上。

  林家人早已看呆了,连林桀醒了都没发现。林桀迷瞪的睁开眼看见的就是一屋子下巴惊到地上的家人还有一个陌生人手里拿着只用红绳绑的严严实实的山鸡?他神智尚未完全清醒看到这种奇快的情景脱口而出:

  “叔叔,你把那山鸡绑成这样做什么?”

  “山鸡?”林家人这时终于反应过来了,儿子醒了!林妈担心的立马扑过去抱着儿子“儿子,你是不是还不太清醒,哪来的什么山鸡啊。”

  夜独名也一惊,这山鸡不是实体,而是一缕精气所以林家人都看不见,林桀却看见了,莫非…

  夜独名拉着林桀一番打量,又探了探他的印堂,果然,是开了鬼眼。这孩子不过八九岁的样子,被这灵智尚未全开的山鸡精魄附体一年多竟然自发开了鬼眼,也不知是福是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