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4:29:4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逆神游戏
  4. 第一章 抉择

第一章 抉择

更新于:2018-03-17 15:38:26 字数:2230

字体: 字号:
  “你真的要决定这样做吗?”对面的男人直直地看着他,仿佛想要看清他心底的想法。

  “是的。”他回答地干脆利落。眼睛同样盯着男人,神色平静地近乎死寂,“父亲,请允许我进入家族的禁地。”

  “池修!”男人忍不住怒喝道,怒火几乎要烧毁他的理智,但他还是忍了下来,勉强保持着冷静开口,“你应该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你是想让我为你学古人立下衣冠冢吗?你有考虑过我和你妈妈的感受吗?”

  “当然有考虑过。”池修冷静地开口,“你们还有弟弟,他比我优秀很多。”

  “但是他无法代替你,我明明知道你去送死,我难道会看着你去送死?你……未免太自私了。”男人的眉头紧紧皱着。

  “活着……这样悲哀的活着有什么意义吗?”池修轻声问道,悲哀之色冲他冷静的外表流露出来,“池家现在在华夏虽然算不上大的修真世家,但是也算有几分名气。而父亲…你与母亲都是现在修真界的翘楚,弟弟也是。只有我碌碌无为,成为了你们光环上的污点。这样废物一样地活着,对我来说比死更加痛苦。”

  “我知道,你和母亲都不在意我是否能修炼,但是你们有朝一日也会飞升,凭父亲你和母亲的资质,或许过个二十几年就能飞升。你们飞升之后,我怎么办?我必须要靠自己强大起来才行。”

  “还有你弟弟可以照顾你。”男人的底气不是很足,他知道他大儿子和小儿子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太好,“看在你们之间的关系上,他也会护你一生无忧。”

  “父亲,我不信除了你和母亲之外的任何人。”池修缓缓说道,“我已经拖累了你们十八年,如果不是你们为了延续我的生命,恐怕你和母亲现在已经可以飞升了。”

  面前的男人虽然看起来只有三十七八的模样,其实已经有四百多岁了,修真之人一向比凡人生命漫长,模样改变地也极为缓慢。生育也比凡人困难许多。四百多岁有个十八岁的儿子也算得上正常。

  在现在的修真界,四百多岁飞升仙界,也算得上资质上佳了。现在修真界的人包括池家,对池家出来的池明赞赏有加,羡慕不已,却对池明的两个儿子中的大儿子——池修鄙视到了极点。父母兄弟都是天才,偏偏出了池修这个不能修炼的废材。

  哪怕是修真界资质极差的人都可以在池修面前笑笑说:“没事,不是还有池修垫底吗?哈哈,真可笑啊。”

  池修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忍了十几年,小时候不懂事时他不明白不能修炼有什么不好,总想着跟随自己的弟弟。等明白事理的时候,他才知道,他弟弟和所有人都不喜欢他。

  “那可是不能修炼的废物啊,才不是我的哥哥。”池修曾听见池锦如此说,那小小的,充满稚气的脸上是他从未见过的阴冷,“如果你去死就好了。”

  如果你去死就好了。池家人几乎都这么想。他死了,大概池家人都会很高兴,可是,他不高兴。

  “父亲,我不相信奇迹。我只能用命去拼一个渺小的机会。请让我去吧。”池修眼里满是坚定的神色,“让我去拼一拼,不虚此生。”

  池明愣了愣,现在在他面前的池修已不是他记忆里那个沉默又稍显懦弱的形象。在他身为池家家主为家族前途策划时,那个无意间被他有所忽视的少年已经学会了独立坚强。他心底突然生出几分愧疚之情。那几分愧疚让他无法拒绝池修的请求。更何况,如果,池修收服了禁地里的东西,池修既能踏上修炼之途,也能为池家解决一个隐患,带来一份助力。但是,更有可能的事,池修死在禁地里面。

  “你去吧。”他说,从空间法宝里取出一柄长剑和一块玉佩递给池修,长剑之上,光华流转,不似凡物。“带着我的‘炼虚’去。这块玉佩是去往禁地的通行证和打开禁地的钥匙。”

  “父亲,我不需要,我查过资料,禁地里并不需要武器。它若是不想让进去的人出来,即使那人带着仙器进去,也会被留在禁地里。”池修摇了摇头,只从池明手中拿过玉佩,那玉佩入手温润细腻,没有丝毫法力。竟是一块上好的凡玉。“谢谢父亲,再见。请……代替我好好照顾着母亲?。”

  池修握紧了手中的玉佩,那是他最后希望。他转过身离开了这个让他有几分压抑的池家家主办公专用书房。

  外面的空气很好,池家的宅子选择建在深山里,这也是为了压制住禁地里的某个东西。初春时节的夜里,迎面而来的风还带了几分凉意。夜风里飘来某种野花与草木混合着的清香让池修原本压抑心情放松了一些。松木所建成的古风古色的走廊下,一个人影依靠着墙壁,低着头,仿佛在思考什么问题。那人听见池修的脚步声,抬起头,看向池修。

  “哥哥。”那人喊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池修停下了脚步,良好的视力让他看清了不远处的那人是他血缘上的弟弟。

  池锦模样俊秀,笑容温文尔雅,让人一见便心生好感。但是,池修明白池锦那幅模样下的真实面容——冷静、自傲,鄙视一切弱者。他有自傲的资本,加上完美无懈的伪装,让他成为了下一任池家家主有力的竞选之人。

  与他池修完全不同。池锦荣耀满身,而他废物之名名冠天下。“没什么?”池修眼神一黯,轻声笑了笑,“我只是在和父亲商量了一下,明天我要去哪里旅游。”

  “哥哥最近不要出门比较好。萧家最近好像要对我们家族的人下手。”池锦眼神里带着担忧,“大家都不希望哥哥出事,哥哥应该多去藏书阁看看那里关于修炼的经书。”

  不,他们恨不得我早点去死,毕竟我是池家的污点。池修学着池锦的笑容,回答道:“好的,我知道了,谢谢。若无事,我先走了。”

  见池修离开,池锦的神情变得漠然,池修,他算什么东西,竟然真的把自己当成他的哥哥,听不出来他的讽刺吗?

  “池修,我愿你死无葬身之地。”他收敛了漠然的神色,重新换上温和的笑容低语着。慢慢地走向书房,到了书房门前,他伸出手指叩了叩门:“父亲,我有事禀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