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6 08:52:5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皇印
  4. 第二章:周逸的信

第二章:周逸的信

更新于:2017-04-21 08:25:49 字数:3198

字体: 字号:
  秦王周越高举圣旨,从朝堂下一步一步走到皇位上,满脸没有一丝当上皇帝的喜悦,除了悲伤就只有恨意。

  “这样,你们就如愿了吗?”周越举目四望,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六亲王身上。

  文武百官大致可以分做两派,一派是以皇甫丞相与白衣少帅林达为首的保皇派,他们都是周逸为皇上时提拔起来的,得到周逸赏识的,另一派则实以六亲王和大将军汪卫海为首的主张废皇派,他们都是老皇帝在世时重点提报的,后来老皇帝一死,就遭到了周逸的打压,他们势力太大,周逸唯恐自己无法驾驭,于是就提拔了属于自己的一波势力,减弱了这般老臣的势力,让彼此间有一个制衡,不至于一边倒。所以在周逸突破不成,反噬成伤时,他们这般原本遭到打压的一帮老臣,立刻抱成一团,集体劝周逸退位。

  一脸儒者风范的六亲王有些手足无措,我可是辛辛苦苦的纠集了一大帮人明里暗里到处宣扬你,贬低周逸,你才能坐上这个皇位的,怎么现在刚坐上去,你就要拿我开刀?郁闷啊!当然这些话他也只能在心中发发牢骚,可不敢在周越面前说起。

  “周逸皇上仁心仁意,为了北道国的江山社稷不惜退位让贤,实在是皇族之福,百姓之福,北道国之福啊!”六王爷跪下先是赞颂了一下周逸,接着道:“既然秦王已经接旨,还请立刻穿上皇袍,举行登基仪式,并昭告天下,别误了周逸皇帝的一番苦心啊。”

  “哼”周越冷哼一声,“登基仪式不急举行,我周越只是暂坐皇位,待我将皇上寻回,立即将皇位奉还。”

  “不管是暂坐皇位还是永坐皇位,此时此刻您就是皇上,您就是我们北道国至高无上的九五之尊,文武百官还不与我一道叩请圣安。”六亲王话毕就行了个君臣大礼,高呼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洪厚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着,众大臣不管是保皇派还是废皇派都是跟着他行了个君臣大礼,且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废皇派就不说了,他们就是和六亲王穿一条裤子的,周越当了皇上他们才会有翻身的机会,对付周逸他们无能为力,可对付一个从来没有管理过朝政的秦王周越那就不一定了。而保皇派虽然不同意周越当皇帝,但是周越继承皇位是周逸的下的旨,可以说现在的周越才是名真言顺的北道国皇上,即使周逸现在突然反悔回来了要皇位,那也要看周越的心情,周越说不行,那么周逸也只能乖乖的离开。没办法这就是君无戏言嘛。好在秦王周越有心让位,只要他们能将周逸找回来,还是有可能让周逸重登皇位。但不管这周逸以后能不能重登皇位,现在的确就如六亲王说的一般,周越此时此刻才是真正的九五之尊。

  面对群臣的君臣大礼,周越懵了,你们这些保皇派的怎么也跟着六亲王后面叫唤啊,这不是成心把我推到不可后退的悬崖边上嘛。

  周越以手抚额,好一会儿才说道:都起来吧。

  “林达林元帅何在!”周越正了正衣冠问道。

  “在”白衣少帅林达单膝下跪。

  “皇上昨晚才走,应该走的不远,我以秦王的名义命令你,即刻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去搜寻。一旦找到皇上,务必要将他请回来,听清楚实请,不准用武,若是皇上有任何损伤,我唯你试问。”

  “末将领旨”林达其实在刚刚听到周逸退位的圣旨时就想去寻皇帝了,就算周越不下旨或者是阻拦他,他也是要去的。毕竟他是皇上一手将自己扶持上来的,没有皇上,他林达恐怕还是在汪卫海手下当副将列。

  领旨谢恩以后,林达就火速调军,手下副将从东北南三个方向去搜寻,而他则带领着数千士兵从西方,奔驰而去。林达可是很清楚周逸的心思,周逸既然要离开才朝廷肯定是要离得远远的,边境之地更是可能性极大。东边的边境是敌国东元国的边境不安全,北边边境就是一片洪荒之地除了妖兽还是妖兽,南边则是一个天下有名的险地--黑水湖,就算是地元境强者也不一定能活着进去。而西边的边境是西丹国,西丹国虽也是敌国,但西丹国炼药师极多,若周逸的伤势还有一丝可能的希望,那么必定就在西丹国。虽说他可以肯定周逸就是往西边去了可是也不敢只找西边,其他方向只是可能性小而已,但绝不是没有任何可能性,所以林达还是调了三个大队的军士从其他的方向搜寻,他可当不起因一时疏忽而没找回皇上的罪过。

  事实证明,林达的猜测就是对的,周逸就是往西边边境奔去了。

  林达带着自己数百名军士向西搜寻,凡来到了一个地方就先搜个底朝天,再遍贴皇榜,然后继续向西前进。

  三天狂奔,林达一行人来到了一个叫梨花镇的地方。几天舟车劳顿,昼夜不休,的确很累,就准备在一个茶棚里休息了一会儿。

  茶棚后面算账的掌柜,看见大军来了,惊讶道:“奇了,还有军队来了。”

  掌柜连忙走上前,像林达行了个礼问道:“小人不才,不知将军可是我北道国白衣少帅林达林元帅?”

  林达震住了,心道我似乎没来过这吧,在这也没什么熟人吧,怎么随便出来个掌柜的都能道出我的名来。看着林达一脸震惊的表情,茶棚掌柜知道自己说对了,不!应该是昨天那位白衣少年说对了。

  “既然是林元帅来了,请到内阁一叙!”茶棚掌柜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用仅仅两个人可以听见的声音道:“小人有元帅想知道的事情”

  虽然那声音很小,但传到林达的耳朵里却如晴天霹雳般震耳欲聋,难不成皇上就躲在里面?

  “大家都在这先休息休息,等一下就要赶路了,我倒里面去备点干粮”林达吩咐着就随掌柜的进去了。

  来到了内阁,掌柜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递给了林达,说道:“昨天晚上有一位白衣少年将这封信交给我,嘱咐我说今天会有一军队要来,领头的是当朝白衣少帅林达林元帅,见到了此人务必要将这份信亲手交到手上,还有千万要避开眼目。”

  “呵呵,他可真是神机妙算啊!”林达一听这话,在明显不过了,那所谓的白衣少年除了皇上还会是谁?“那他人咧?”

  茶棚掌柜道“那少年说将军在未打开信封之前问的一切问题,都别回答,看了信之后,一切尽皆了然。”

  “哦?那你下去吧!”林达有些不好的预感,这份信恐怕就是辞别信吧,想必里面的内容都是在交代什么吧。

  掌柜的退下去,留下林达一个人在内阁中,打开信封满眼都是那熟悉的字迹,苍劲而又不缺朝气,内敛而又不缺霸气,字里行间尽是透漏着一种无法披靡的君王的威严。

  林达,这是我第一次写信给你,相信也会是最后一次了。你是不是很郁闷,我怎么就放着皇位不坐,选择离家出走咧?其实谁不想坐皇位?谁不想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只是我不能坐啊,那个位置所要担负的责任太重了,没有足够的实力是没法坐长久的。而如今的我已经是一个元气尽废的无能人了,我没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的。周家的天下在一千年前被东元蒋家和西丹郑家分割成三地,而我周家正统只得其中一地。时隔千年,北道国无形中又成了三国实力最弱的一国,若是再让我这个无能废人做皇上,北道国可能真的要沦陷了,周家千年基业不能尽毁在我手上,所以我选择了退位。

  我哥哥秦王虽比不上以前那个天资过人的我,但比起现在的我来无疑要优秀的多。希望你和皇甫丞相能看在我提拔你们的份上尽力的辅佐我哥,他没治理过朝政,对军机大事可能不太懂,要耐心点,我哥也是聪明人相信能很快适应的。

  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这次回京给群臣带过去一个消息,说我周逸不堪面对世事,在天柱山崖跳崖身殒了,砸了个粉身碎骨,我那套行头在内阁床下面,带回去糊弄一下他们吧。你可能要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我已经选择退出,那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朝中还有一些不见棺材不落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会在我出走之后进行追杀的,既然如此何不就顺着他们的意思咧。

  另外你也别找我了,带着你的大军随便逛逛就回去吧。我该走我的人生第二条路了,做一个逍遥自在的游侠,若是我有大机遇,只好了身上的伤,并修炼到天元,那么我们还是会有见面的机会的,虽然那机会很渺茫,甚至可以说没有,但还是希望你能祝福我吧。

  曾经的皇上周逸拜上

  林达读完,双手握拳,仅仅地攥着那张信纸虽然在位打开信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这些,但当他读到这些内容时还是会有些情绪失控。良久,林达面朝西面行了个君臣大礼,高呼:“恭送吾皇!”然后带着藏在床底下的一套行头默默地离开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