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17:46:0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神魔雷帝
  4. 第二章:逃难儿劫后余生

第二章:逃难儿劫后余生

更新于:2018-03-17 20:53:10 字数:2072

  脑海天旋地转,身体毫无知觉,这便是苏诚此刻的感受。也是老天保佑,悬崖之下是密密麻麻的百丈参天的大树,在无数枝桠的支撑后,他没有摔死,但是强大的惯性使得他失去了知觉。

  许久之后,太阳升起,晨曦的第一滴露珠自肥硕的树叶上掉落,那滴露珠不偏不倚地正好掉在了苏诚的嘴唇上。似乎是被这清凉刺激,苏诚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苏诚瞧见上方又有露珠凝聚,缓慢的张开了嘴。

  苏诚脸颊被无数的树枝划得伤痕累累,也亏是树枝,伤痕此刻早已结痂,但是满脸爬着犹如无数条蜈蚣的伤疤,显得却是格外的狰狞。

  良久之后,苏诚的手臂轻微的动了动,苏诚心中一喜:“看来身体还可以动”。接下来,他尝试着动身体的其他部位,“嘶!”苏诚倒吸了一口冷气。身体每一次轻微的动弹,都会引起身体剧痛,那痛犹如凌迟,活剐般生疼。苏诚脸上流着汗,心头暗自苦涩,“这会儿功夫,把我一上午喝到的露水全流完了”。

  两日后,一道身影在夕阳的映衬下艰难地跳在地上,正是满身伤痕的苏诚。

  “好饿啊”苏诚晃晃悠悠地往前走着。突然,前方窜过一道身影,苏诚恍惚的看了看,又继续往前走,百丈的大叔遮阳蔽日,潮湿的地面上散落着腐烂的枝叶,一道浅浅的小溪在不远处显现了出来,苏诚大喜。

  跑到小溪前,苏诚赶忙用手鞠了一捧水喝到肚中,“好爽啊,啊?鬼啊!!!”苏诚喝完水,突然看到水中有一张狰狞的仿若猛鬼的脸,顿时吓了一个激灵,身子往后撤了撤。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手掌传来坑坑洼洼的触感,“难道?”他耸然一惊,紧张的凑到了小溪边缘,慢慢的探出了头,一张狰狞的犹如猛鬼的脸再次出现。“呵,哈哈哈,我居然变成了这幅样子,呵,哈哈!”苏诚凄凉的笑着,泪水自眼角流淌下来,苏家村被屠村,自己又成了这幅样子,他此时的心中,除了凄凉,就只剩下了满腔的仇恨。“黑风寨,黑风寨!!!”

  突然,一道身影掠过苏诚眼前,苏诚一阵疑惑。刚才也是这道身影,应该是某种小动物吧。苏诚站起身来,要去寻找食物。只有活下去,才能够报仇。

  “吱吱!”脚下传来一个声音,苏诚低头一看,顿时露出了怪异的表情。只见一只浑身紫色的小貂用前爪刨着他的裤子,嘴巴吱吱的叫着,似乎有话想说,小貂对苏诚摆摆屁股,向前跑去,苏诚疑惑,但看这可爱的小东西估计也不会对他造成伤害,犹豫了片刻便跟了上去,但是小貂的速度很快,跟了几下子,他便失去了小貂的踪迹。苏诚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正欲转身,突然间小貂出现在了脚底下,苏诚傻了。

  这次小貂走的很慢,四只小腿晃荡着,一步三回头的看着苏诚,灵动的大眼睛滑溜溜的。

  不一会儿,小貂跑到了一个洞中,苏诚看着小貂噗噗噗的往外扔着水果,露出了欣喜的表情,食物!!

  二话不说,苏诚拿起一枚果子便咬了起来,吃得格外香甜。小貂在洞中瞧见苏诚吃的这么畅快,灵动的眼中露出了几分狡黠,在洞中摸索了一番,找到了一枚紫色的果子,和它的毛皮一般的颜色,丢到了苏诚面前。

  苏诚此时陷入了饥不择食的境界中,看见又来了一枚果子,二话不说,拿起就吃。

  “额!”苏诚傻了。

  那紫色的果子他刚放到嘴边,还未急咬一口,便神奇的化作了一股甘甜的汁水流入了他的喉咙,一股暖暖的感觉充满了全身。他疑惑的看向了小貂,却惊异的看见小貂捂着嘴做偷笑状。动物竟能够如此人性化?

  苏诚此时也明白了,那小貂绝非寻常之兽,或许是那传说中的灵兽。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们苏家村的老祖宗躲避战乱,携带妻子邑人来到这黑风山,黑风山以前还并不是这样的名字,以前这里叫做雷崖,他们老祖宗有一次采集珍稀药材攀万丈悬崖到了崖底,曾遇到一个紫色的灵兽,那灵兽智慧与人无异,带给了老祖宗许多的药材,并且施展仙人道法将他送上了山巅。莫非??

  想到这里,苏诚耸然一惊。

  那老祖宗可是三百年前的人了,这紫貂莫非已经有几百岁的年龄了?

  顿时,苏诚看紫貂的神色都变了,可是看着紫貂可爱的模样,仿佛有一种力量使得他对紫貂生不出别的思想来。

  “吱吱!”紫貂叫唤一声,用小爪子挠了挠头,似乎疑惑着什么。

  突然,苏诚感觉身上有一种燥热,而这感觉在短短的几秒钟便迅速的升温,紫貂看着苏诚浑身发着热量,一股一股的紫色气流在他身体周围盘聚着,露出了满意的表情,可这表情在一个小兽脸上做出来,格外的滑稽。

  “怎么回事?小貂,怎么回事?”苏诚看那小貂的表情,心中已经是明了,于是厉声质问小貂,他怕,他怕自己出事,出了事,就没办法报仇,也找不到那个据说武艺高强却一面也未曾见过的父亲和母亲,质问他们,为什么生下他就走了,他们武艺高强,要是留在村子里,苏家村也就不会被屠村了。

  小貂被苏诚这一声厉喝吓了一跳,眼中流露出几抹生气,爪子拿起一枚小小的果子,“咻”地一声便打在了苏诚的头上,苏诚满是不可置信的晕了过去。

  “一枚果子,一枚果子啊!为何能够打晕我?”

  小貂得意的看了一眼苏诚,嘴中发出了一连串古怪的声音。不一会儿,一头硕大的棕熊慢吞吞的走了过来,一口叼起了苏诚,晃悠着走向了深林中。

  小貂此时则忧郁的看向了天空,那里,满眼的苍白,似乎苍白到了某一个时间,某一个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