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3:21:2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铸鼎逆天
  4. 第一章 穿云台前瞻晨光

第一章 穿云台前瞻晨光

更新于:2018-03-16 18:42:53 字数:2293

字体: 字号:
  上天界,西南方,一座高不可攀,似剑非剑的山峰直插九重天。无数修炼者称之为—“断天峰”

  峰之上便为一台,人称“穿云台”。相传是由上古的某位至强者破碎虚空离去时所留,台前有一石碑,碑上的文字由破碎虚空的那位大能所刻

  “千古风云今消去

  无

  尽长路何处尽

  断

  天峰前穿云去

  只

  留晨光破万劫”

  千百年来无数修炼者都想堪破字中玄机,但了却一生也不得其天机。仅是如此,依旧还是有络绎不绝的人前来想要一睹其奥妙。

  如今,本该灵气环绕的断天峰却被一层血雾所笼罩,在数里之外便能感受到那浓厚的血煞之气。

  穿云台上,一名青年仗剑而立,一袭黑衣在风中飘然又起。凌乱的头发散披在他的眼前,斑斑的血迹掩盖了原本乌黑的长发。

  透过长发,青年的一双紫瞳让人不寒而栗。紫瞳之后布满血丝,仿佛妖魔一般。

  青年脚下是无数的断肢残臂和残缺的尸体。在尸骸的另一端,大片人影矗立。强弱不一的灵力波动使得人群周围的空间都有些扭曲。

  “夜晨,束手就擒吧!你已经退无可退了。”

  “夜晨,怪就怪你命不好得罪了萧家的大少爷。”

  “夜晨,拿命来吧!”

  嘈杂的呼喊声中,穿云台上的夜晨不为所动,依旧稳稳屹立在台中央,宛如一具雕塑。

  此刻他的心中波澜涌起,回想起一生的经历,不禁有些想要潸然落泪

  “十二岁筑基,二十岁冲破涅盘成为下天界瞩目的天才。仅仅五年便冲破七重涅盘,飞升上天界。又是三年度过天劫,踏入轮回之境。

  如今,本该有无限前途的夜晨却被天下强者追杀到了穿云台。只因自己得罪了上天界三大家族之一的萧家的二公子萧寒雪。

  一夜间,下天界亲人被杀一人不留,红颜为使他逃脱含恨自杀,夜晨也陷入了无止尽的追杀当中。”

  今天,穿云台之上,夜晨已经在等待着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缕曙光了。

  风肆无忌惮的吹打在穿云台上的每个人。忽然,遥远的天际露出了一抹亮光。

  屹立在穿云台上的夜晨在此刻动了起来,曙光照在他那双妖媚的紫瞳之上,仿佛一尊杀神苏醒了。

  顷刻间,夜晨掠身而起,剑指苍穹。他俯瞰着身下的那些强者们,露出一脸的鄙夷,嘲笑的吼道:“十二筑基,二十涅盘,三十轮回。这样的荣耀你们有吗?有吗?哈哈,你们这群小人永远都不会有。哈哈哈!”

  人群之中,有些实力弱的人竟然被夜晨这一吼斗志全失。实力略高者不被这一吼所惑,但心神还是被触动了一下。

  夜晨抚摸着自己的佩剑—“破晨剑”,陪伴夜晨纵横天下时刻不离的一把神剑。他对着剑,爱抚的说道:“今日就在这晨光初露之时,用血染红了它!”

  话音未落,夜晨剑锋一转向眼下的人群里俯冲而去。

  一剑出鞘,万剑臣服。此刻,破晨为王,染尽天下。

  “纵横风云剑惊雷。”

  夜晨自创的剑法《初晨剑法》的第一式。长剑一出,便是纵横风云之时,连天雷都要为之惊叹。

  长剑在每个人的眼中放大,待这些人反应过来,剑尖已经逼近他们。夜晨连人带剑,人剑合一冲入了人群之中。

  顿时,便是血肉横飞,有些人一眨眼的功夫便身首异处,那些没有被杀死的人也都个个断手断脚。暂时还没被触及到的人都纷纷运起功抵御起夜晨的这惊雷一剑。

  穿云台上,天地灵气已经浓郁到了一个无法言喻的地步。每个人都拿出自己最强的招数攻击夜晨,五颜六色的灵气把断天峰笼罩的像是一团彩云一样。

  “剑芒一出血满天。”夜晨又使出了第二式。正如名字那样,剑芒一出便是一片血海,哪怕是天也要覆盖在这血海中。

  这一次的攻势更是不留余力,大群涅槃境的高手还没有看到剑就已经被秒杀,而那轮回强者虽然可以抵御剑气,但却是一直处于被动防守没有一点还手的余地。

  “睥睨天下不等闲。”

  “舞尽天下一朝去。”

  “执剑擎苍便为王。”

  初晨五式同时使出,夜晨抽尽全身灵气只为发出这惊天一剑。剑落人群,时空仿佛静止在了这一刻,全部的人都静止了。仅仅一刻,一圈涟漪荡出去,时空顿时被扭曲开来。

  一声惊天巨响从断天峰上传来,滚落的巨石荡起来厚厚的尘雾。尘雾之中不断有这哀嚎声传来,还有濒临死亡时的那股绝望。此刻的断天峰让人望之宛若地狱。

  过了许久,尘雾散去。穿云台上一道消瘦虚弱的身影在一把剑的支撑下艰难的站立着。在穿云台周围是一片的血海,刚才还在这里叫嚣的人群此刻却已经成为尸骸。突然,从尸骸中央一道精芒冲天而起。

  “黑白交融,掌控生死”那只在传说中见到的生死境的强者竟然在这时出现了。

  夜晨望着那道精芒,无奈的笑道:“生死境啊,多么让人渴望啊。”夜晨强忍疼痛站直了身子,拿起剑依旧摆出一副战斗的姿势。

  从那道精芒中走出一位老者,他望着穿云台上的夜晨目光里充满了敬佩。但他还是叹息的说道:“夜晨!你是一名天才,更是一位英雄。若我不为萧家人定要与你同饮一番。可信,今生你我没有这个缘分了。”

  夜晨听了笑了笑说道:“呵呵。是啊!今生没有这个机会了。若是有来生,今生的债我一定要你们萧家百倍还。”

  说罢,夜晨便提起他仅有的一丝灵力执剑向那位老者刺去。那位老者低下头,叹了口气随手一挥,一道凌厉的劲气便冲向夜晨。

  夜晨没有丝毫畏惧,依旧向着前方刺去。此刻的他已经看透了生死,他的心已经再无他物。夜晨的眼神中露出一丝的解脱之情。

  “雪儿,我来与你相聚了。”夜晨轻声的说出了他心里最想喊出的那个名字,那个为了他含恨自杀的爱人。

  “芳心只为君同去,只愿今生君无恙”这是凌雪儿与夜晨说的最后一句话,夜晨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场景,忘不了凌雪儿一人独挡追杀者然后看着夜晨安全离去自爆时诀别的眼神。

  夜晨闭上了眼睛,让剑引领着他继续向前刺去。

  剑尖与老者发出的劲气碰在了一起,没有惊天动天,没有山崩地裂,只有一声清脆的破裂声。

  剑碎……..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