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0 13:19:4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铩羽锋芒
  4. 第二章 盘旖城

第二章 盘旖城

更新于:2017-04-21 17:35:25 字数:3118

字体: 字号:
  黑袍人从异种手中逃出,这着实令人乍舌,不过话说回来,这并不预示他就这样逃脱了危险,这山林中必有不凡之处,异种的出没总会带来些什么的。

  此时,暮至山头,寒风凛冽,煞气凌人,环境显然很不适宜人类生存。不过黑袍人却依不按部就班,竟选择一处山石嶙峋的洞,看着像是准备过夜。不过他既然是控法者,就也枉费了这名头,生存下去,对他来说着实不难。

  黑袍人弄了点木柴,施了一个一阶的引燃术,就这样准备了些,随即,又施放一个二阶塑石术,将山洞中的尖利山石,变化为一张长方形的石床。就这么躺了下去。

  也许是因为战斗太过激烈,很快睡着了。

  毕竟寒封术是一个四阶魔法,他的水魔法和土魔法还不到家,水只有一阶,土只有两阶。他最强的魔法也就三阶雷魔法,一个初入控法大道的无名小卒,面对异种不惜重伤代价施放四阶魔法,也未免有些勉强了。

  不过只是初入江湖的小卒也有着远超常人的力量。

  话说回来,此人名尘殇,十八岁出头,身份不明,出处不明。他出现之际,没有任何人认识其,一路独来独往,甚是蹊跷。不过小小年纪就摸到控法的大门,掌握三阶雷魔法,着实令人难以置信。

  这么多年以来,尘殇一直在离岚殷森林与离之最近的市场岚殷城来往,靠着控法狩猎生存着,看见弱小魔兽就欺负,打不过就跑,就是那种江湖痞子的气概。不过强大的警觉与不俗的实力倒是将之掩盖了几分。

  本来好好的,遇到了异种,伤了根本,也够他躺几天了。

  洞内,尘殇盘膝而坐,细细调养着生息,生存固然重要,但生存是建立在有生息的基础上的。当然尘殇不会无聊到大伤未愈的就跑去杀魔兽,说实话,尘殇自己都不知伤多久会好。

  越阶使用魔法,都是控法者的禁忌,搞不好会因能量过多与无法驾驭而爆体而亡。控法者的身体是脆弱的,面对强大的魔法,可谓是霸王风月。

  尘殇能够大难不死,已经是万幸了。

  不过越是生死关头,控法者所压榨的潜力就越大,尘殇能够侵清晰感到自己对魔法的控制越来越精炼了,融会贯通,可谓“多欲不明者瞬明矣”了。

  ……

  尘殇静养了五天,伤以大愈。

  此时的他,准备前往距岚殷城相距甚远的盘旖城。因为明白了大千世界的危险,他需要学习更多的魔法搭配方法,并将元素融合这一重要的过程巩固加深,毕竟这太危险了,在修为不凡之士的帮助下危险性会大大降低。

  盘旖城是个充满着血与泪的城市,其拥有着一座巨型的斗兽场。权贵子弟将游子

  奴隶关押,成为斗兽场的牺牲品,以供娱乐。人与人,人与兽,都在那残酷的搏击厮杀,为了生存。一次次面对血腥,高门权贵都麻木了,没有丝毫不忍。

  可以说这座城市完全是以臭名昭著而夺人耳目的。

  寒门皆死,夐不见人。

  没有强大的实力与高贵的身份,来到这里,就是自寻死路。而盘旖城,却有着少许没归隐落的控法者,还因为权贵太多,总会出现什么新的魔法搭配卷轴,对于实力尚且弱小的尘殇来说,是再好不过了。

  三天赶路后,尘殇终于到达了盘旖城。高大的城墙,近十丈,城墙上驻守这数之不尽的士兵,无不体现那高贵磅礴的气势,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就是金城汤池,无懈可击。

  但是对于城门来说,就显得有些寂寞了,进城出城的人少之又少,进城大多数的都是饱食暖衣生活绰绰有余的高等平民,出城的大多数都是出身低微无法生存的人。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地位有多么重要了,微富者在那不会受虐,可以想享享清福,若是平民,就尽早出城为好。

  尘殇依然是身着黑袍,与那进城的人群融为一体,缓缓接近城门。

  “站住!”一位身着黑色甲冑的士兵拦住。“出示你的入城文书!”

  “入城文书?什么东西?”尘殇充满了疑惑,他出来时向附近打听过,除了那斗兽场就没有什么了。凭空出现什么入城文书,尘殇十分惊诧。

  “你不知道吗?入城者必须有当地政府的亲笔文书,以免敌军入内,难道你没有吗?”士兵准备拔刀。显然训练有素,警惕性十分高。

  “没……”尘殇承认。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士兵拇指推动镡,异常娴熟的拔刀,周围的士兵也立即应和,利刃出鞘,寒光万丈,整齐划一,顿时,一股令人咋舌的肃杀之气蔓延开来。周围温度仿佛降低了许多。

  这是一名有幻围的士兵,不,应该说是兵长。

  幻围,一种强大的异常体技。幻围分两种,物理幻围,精神幻围。一般,幻围只有在生死关头或巧遇幻围境时才激发,几率极低,每两万到十万人中只有一人左右能领悟幻围。物理幻围,及强化肉体,增加物理攻击或防御力;而精神幻围就是指在一定范围内给敌人施加心理压力的能力,高境界甚至可以操控对手。

  而这位士兵,正拥有了物理幻围,近而使温度实质性降低。

  “没有就离开……”兵长目光如炬,杀气凌人,战火即燃。身后士兵也做好了杀敌的准备。一切的一切,都在尘殇手中。如果他退,则无伤亡,顶多延期多日,如果他暴虎冯河,则会伤及无辜,被这座城市遗弃。

  “抱歉……”尘殇摊了摊手,没有说什么。

  尘殇准备离开了,他不是个爱惹是生非的人,而且,这次入城的失败本来就是尘殇准备不足所导致的,他也不能胡作非为,也无法怨天尤人,只好独自一人回岚殷城了。

  尘殇转身,理了理黑袍子,辞去。

  “慢着!”一名身着乌金云绣衫,具有着学者之风的长者出现在了城墙之上,气冲斗牛,恢宏壮阔。震人心扉的声音仿佛划破了长空,如桩撞钟,浩荡而又惆怅,沧桑且有辉煌。长者直接用声音撼动了尘殇的心灵。

  尘殇停住了脚步,缓缓回头。此事仿佛发生了转机。

  “让他进来!”长者发令。

  随即,士兵们立即按住镡,整列,恭迎。没有一人拦住尘殇,通往盘旖城的大道畅通无阻。

  由此可见,老人的权力比较高,而且极有可能掌握了精神幻围。从那震人心扉的声音就可以充分的体现。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盘旖城该有多么恐怖啊,连幻围都出现了两个!看来,盘旖城内隐士居多。所以,尘殇刚刚的决定是正确的,不然引起轰动,那些隐士高人他可打不过。

  不过现在可以进入了,是件好事,不过尘殇总感觉有些不对劲。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老者与之素不相识,从未谋面,老者竟无故放任而之,疑点重重。

  不过,尘殇还是选择了进入,即使这世间处处充满了险恶,但若是机缘,就有些可惜了。

  尘殇慢慢走入城门,高大的墙体仿佛隔绝了人世,斩断了一切,石砌的墙上弥散出金城汤池,无懈可击的王者气息,尘殇静静仰望着这对于他来说的旖旎风光,不禁暗叹盘旖城的繁华与军事力量的强大。

  步入城内,温暖而充满了生命气息的阳光,径直照射在尘殇身上,四周草木丛生,温润而又清新的空气使人心旷神怡,精神抖擞。迎来的,不是那种令人战栗的斗兽场应有的血之气,而是那种充满了生命与光明的生之气。这令尘殇对盘旖城那原本残暴不仁的形象有了改观。

  不过话说回来,斗兽场并不是尘殇来此的真正目的,确切的来说,尘殇到这是为了寻找想刚刚放他进来的老者似的高人,以求实力的巩固与提高。盘旖城内的隐士居多,不过盘旖城的血腥与隐士所求的静与安是格格不入的。反正一路上过来,奇怪的事情太多了,尘殇也懒得再多怀疑什么了。

  夜幕低垂,夕阳西下,一片殷红如血的霞将碧空渲染的如诗如画,即便是傍晚,太阳的余热却无半毫冷清。尘殇那望穿秋水的双眸随着夕阳的落下缓缓下降,有些自失。

  “是时候找个地儿休息了……”

  尘殇来到一家小旅店,很豪迈的开了间房,来了壶酒,静静的坐在窗前。

  风掠过,半开的窗户一阵响,温度似乎降了下来,而此刻,尘殇灵敏的六感才感觉,斗兽场的肃杀之气已经开始散漫。是的,只有夜,才有兽,只有夜里的盘旖城,才有兽性的斗兽场。

  不过尘殇对其无兴趣,尽管他手上沾染了无数鲜血,但他还是无法忍受无辜人群的厮杀。无法正视那无可比拟的血。

  倏忽间,一道黑影悄然而来,不知来处。

  “既然来了,那为何不去呢?”

  …………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