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1:38: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风瑟悲歌
  4. 第二章 那要问你妈

第二章 那要问你妈

更新于:2018-03-16 07:58:20 字数:3672

  进了酒馆第一眼就看到已经喝的烂醉如泥的老麦克趴在橡木吧台上,满头的白发因为长时间没洗有点打结,身上穿着一套宽大的矿工服,因为裤子有点长,裤脚长期拖在地上被磨成一簇一簇的,全身上下唯一体面的是脚下那双鹿皮和木头做的黑色人字拖,但阿瑟三人知道,这双鞋刚偷来时其实是淡黄色的。肥硕的中年女招待丽莎见到阿瑟三人进来,害羞的抱怨老麦克每次都装醉占她便宜,更过分的是占完便宜还不给小费。三人讪讪的没有搭话,低着头过去拖了老麦克出了酒馆。

  一路的沉默,伊东终于憋不住了“报纸上说过很多熟能生巧的事,会不会不管什么动作,只要重复的次数足够多,就会积累而得以升华,变的厉害起来?”

  李斯特不屑的瞟了一眼李斯特“水变成冰很正常,你见过水变成水晶么?话说你说话能不能先过下脑子?”

  伊东满脸通红“谁说我说话没过脑子?”

  李斯特无奈的摇了摇头,无视面红耳赤的伊东,对扛着老麦克两条腿的阿瑟说“老大说他过脑子了。”

  阿瑟听完认真的点点头“那就不能怪他了。”

  伊东反应过来,丢下老麦克的胳膊,张牙舞爪的向阿瑟扑去“我跟你拼了!”阿瑟转身就跑,一个追一个跑,留下李斯特在原地抱着老麦克笑的直不起腰。

  等李斯特笑完了抬起头,小路上却哪里还有两人的身影,夕阳斜斜的撒在睡的正酣的老麦克的身上。

  “回来!你们两个混蛋!”伴随着一声悲伤的嘶吼,附近人家的狗狂吠起来。

  等李斯特背着老麦克到家时,阿瑟和伊东已经吃过了饭,正和兜子蹲成一圈抽烟,李斯特满腔的怒火顿时消失无踪,三步并两步将老麦克丢到他自己的房间,眼巴巴的凑了上来,接过兜子递过来的烟急忙点上,深深的抽了两口才问道“哪来的整整一包烟?”

  没人回答他,大家都不想在说话的时间让烟白白燃烧。最后还是兜子率先抽完说出了缘由。

  兜子养了两只鸡,没粮食喂它们便每天放出去啄点虫子什么的,倒也能隔几天下个蛋改善下大家的伙食,今天放它们出去觅食,有只鸡可能是病了,呆在后院怎么都不肯动。兜子不想给家人吃生病的鸡,也怕鸡死掉卖不出去鸡财两空,便将鸡捉去卖给了旅馆。买鸡的钱买了油盐酱醋之类剩余还多,索性奢侈了一把,买了两包烟,还给老麦克买了瓶“北风”,老麦克曾今就价格与酒精度分析过,“北风”是性价比最高的酒,没有之一。

  等到李斯特吃过饭三个男孩子躺在属于他们的大通铺上看着被割成奇怪形状的星空,叼着烟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良久伊东突然翻身坐了起来“干吧!”这没头没尾的话丝毫没有让其他两人难以理解。

  “好。”阿瑟吐了个烟圈。

  “不急,不是还有几个银币么,明天把房子收拾一下,买点粮食,有剩下的给兜子买件衣服,她一直穿我们穿小的衣服,一个女孩子,到现在都没穿过新衣服呢。”李斯特也翻身坐起补充道。

  阿瑟欠身将抽尽的烟头在鞋底蹭灭丢到墙角,在床上蹭出一个舒服的姿势“我觉的能在白霜街住一号的少爷,涮我们的可能很小,我今天让他把我们当个屁放掉,其实在他眼里,估计我们连个屁都不算。收拾我们?我觉的人家没那个闲功夫。我没当场答应他一是不知道你们俩的想法,回来和你们商量;二是我不习惯去做个奴才,低着头说话,昂着头看人。可今天抽烟时你们有没看到兜子的手?里外都是茧皮,手指像是一截树枝上贴了个指甲,她还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啊!”

  月亮钻进了暗色的行云,房子里变的漆黑。兄弟几人丝毫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命运因为这个微小的决定,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生活往往就是这样。

  第二天一早,兄弟几人去了后山砍了几捆修理屋顶用的长树枝,回来时兜子已经从邻居家买回了高高的两车稻草,几人嬉闹着拉水和泥,削砍树枝做固定茅草的木架子,此时老麦克已经醒来,吃完饭提溜着兜子买给他的“北风”,坐在院子门口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顺便提供技术指导。

  “拿下来,那根树枝不要那么放!先在你右脚往上挖个坑,对,就是那!放点泥巴进去再把树枝放进去固定好。”

  “阿瑟,没吃饭么?稻草上的泥巴在沾多点,要不风一来全刮跑了。”

  兜子看着偷偷歪鼻子瞪眼的阿瑟三人,不停的傻笑。这样的场景已经好久不见了。十年前老麦克刚刚收养几个孩子的时候,喝酒还算节制,家里条件也比现在要好,虽然不是富贵之家,但粗茶淡饭也能吃饱。老麦克每日教孩子们读书识字,天气好的日子还会带他们去后山打猎,虽然武器只是简单的踏板陷阱和铁夹子,猎物也大多是几只不走眼的野鸡野兔,但从小或流浪或寄人篱下的孩子们何时曾有过如此美好的时光。大约四年前家境慢慢坏了起来,毕竟坐吃山空。一直到家里最后一件值钱的东西也被拿出去换了粮食,老麦克依旧不肯出去做工,说是受不了低人一头,看人脸色——这种不合时宜的自尊显然言传身教给了几个孩子;但老麦克却无一技之长,曾筹钱开过面包店,后来生意不佳,只落下了一堆卖不掉的面包与幸好不多的负债。这时阿瑟三人已经渐渐长大,开始勉强靠砍柴零工维持一家人的温饱。再后来老麦克慢慢开始酗酒,酒量精确的跟随孩子们收入的增长而增长,一直至今。

  屋顶收拾好已经快到中午了,一家人坐在焕然一新的房子里吃饭,老麦克犹豫了一下,给四个孩子碗里依次倒了口酒,一家人举杯饮下。吃完饭阿瑟几人想要问下老麦克斧法的事,再将打算去肖恩家做护院的决定告诉老麦克,无奈老麦克已经酒意上涌支持不住昏昏睡去。想着反正不急,阿瑟三人休息了一会,带着兜子进了城。

  兜子死活不肯去买衣服,被阿瑟三人硬扯进了服装店,在店员的建议下选了一件米色的裙裤,上身搭配一件白色衬衫,领口与袖口绣有繁花纹样,柔媚中带着一股英气。穿着新衣的兜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羞涩的笑,往日的泼辣踪影全无。兄弟几人看的两眼发直,这就是那个每天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的小女孩么?兜子回过神,走到店员面前忐忑的询问价格。

  “一个半银币。”店员的微笑让人如沐春风。

  兜子像是被针刺了一下,慌忙将衣服往下扒“不要不要,衣服的颜色好难看啊,还有领口这些碎布头,都是什么东西啊,扫的人脖子难受。”

  李斯特上前轻轻的按住兜子的小手,回头冲店员歉意的笑了笑“就这套了,麻烦将旧衣服包起来。”店员笑着眨了眨眼,表示理解。

  阿瑟无视了兜子的抗议,去柜台结了帐。然后摇了摇还在看着兜子双眼发直的伊东“走吧,笨蛋。”

  “好。”伊东答应道,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跟着大家出了店。然后突然停下了脚步瞪着阿瑟“你刚才叫我什么?”

  兜子害羞的白了伊东一眼,阿瑟与李斯特已经抱着肚子笑成了一团。闹毕几人又去粮油店买了一袋面粉和一酒瓶的植物油准备回家,谁知道还没出城就被人堵在了一个小巷子。

  拦路的有六个人,中间领头的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年,穿一身黑色的薄衫,一只眼睛藏在长长的刘海下面,另一只眼睛微微眯着,打量着躲在阿瑟几人身后的兜子。年轻人长得很好看,完美如艺术品的脸上几乎找不到瑕疵,每一寸皮肤都仿佛在生长前做了仔细的规划,显得恰到好处,却也因此多了一丝脂粉气。此人名叫李峰,其父是整个阿洛帝国知名的大商人李刚,阿瑟几人买衣服的服装店便是其父的产业。李峰受父命到提科城巡视生意,恰巧遇到阿瑟几人去为兜子买衣服,不施粉黛的兜子令李峰怦然心动。碍于其父严苛的店规,没有当场发难,而是让护卫易装悄悄的跟在了几人身后,一直到此地行人稀少,这才跳了出来。

  终于,他将眼光从兜子身上抽了出来,扫了阿瑟三人一眼,伸出两个手指“两条路,要么留下这个小女孩,你们三个人走,离开时会带着10个金币;要么你们3个满身鲜血留在这,我带着这个小女孩走。你们选哪个?”说完薄薄的嘴唇抿起来,优雅的笑了笑补充道:“放心,我不会亏待这个小女孩,就是带回去洗洗衣服做做饭什么的。你们考虑一下,不要太久,我时间很紧。”

  阿瑟三人互相看了看,将兜子丢在身后,挂着一脸的谄媚向着李峰走去“只是洗洗衣服做做饭之类的话…”

  看着几人谄谀的的表情,李峰厌恶的摇摇头,没耐心继续听下去,示意身后的护卫给钱。

  等走到几个护卫旁边阿瑟接着说道:“那去找你妈吧!”话声刚落地三人的手已经从袖子里抽了出来。

  白光!又见白光!

  等被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李峰抬起头时,只看到三个护卫后仰着飞了出去。他懵了一下大喊道:“停手!你们知道我爸是谁吗?”

  阿瑟与伊东没时间搭理他,剩下的两个护卫已经拔出了短剑扑了上来,因为对阿瑟几人的速度已经有了防备,一时间倒是有攻有守。得空的李斯特转身调侃道:“我们怎么知道,那要问你妈。”在贵族圈子长大的李少爷何时经历过如此斗智斗勇的骂战,张着嘴无言已对。

  说话的时间两个护卫又做了调整,阿瑟与伊东顿时险象环生。毕竟只是十七八的少年,速度可以通过练习得到,但对敌的经验与力量相对与两个每日刀头舔血的中年护卫还是太弱。李斯特顾不上继续埋汰李峰,大吼一声加入了战团。

  三人体弱且经验不足的弱点对战局的影响越来越大,李斯特的加入也只是延缓了落败的时间,三人心急如焚,如果不能快速的结束战斗,一旦刚刚受伤的三个护卫恢复过来便再无胜算,暗自后悔刚才不该害怕事情闹大,出手时都只用了斧背。这一分心更是抵挡不住,短短时间身上便添了几道伤口。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暴喝“都给我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