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23:29:03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化学队悚闻
  4. 第一章 我的回忆

第一章 我的回忆

更新于:2018-03-16 11:34:02 字数:2306

字体: 字号:
  我是日本前化学队的一名队员,我叫川岛京夫。现在我住在长崎市郊的一个村子附近,要不是我的小屋每天都冒出炊烟,附近的村民估计会以为我早就死了。

  我们的化学队已经解散30年了,这三十年来,我一直被回忆所困扰,我每天晚上睡觉都不敢关灯,那一幕幕恐怖的场景,那些死去的亡魂,经常在我眼前浮现,我害怕,也不是害怕,是一种难以名状的痛苦。这么多年,我无依无靠,没人说话聊天,过去的事情都憋在心里,我时常抑郁,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发呆,沉浸在过去中,然后在某个时候被惊醒,而且我夜里时常做梦,总是重复同样的梦。

  今天,我记得没错的话,我们的化学队已经解散30年整了,我心里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报应,都是报应”我大喊,咕咚咕咚喝了一晚上的酒,我晕晕乎乎地睡着了。

  突然,我像触电了一样做了起来,原来是只小硬壳虫。我清醒之后,坐在床上深思了好久,我想: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样下去,我早晚会憋死。我觉得是时候做点什么了。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地起了床,整理了一番,干干净净的,我怀里揣着东西,大步走了出去,踢开了腐朽的快要烂掉的门。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我到了公路边,搭车开往长崎市。路上的景象跟30年前简直大不一样了,我看着窗外,心里不住地感叹。

  到了市区内,我先找了一家黄金店,怀里的东西捂得越发紧了,我直接到后台找到了老板,掏出怀里的东西,老板看得眼睛发直,伸出了4跟手指头,“40万日元?”他点点头。交易很快成功,我拿到了钱,买了一台手提电脑,又买了一些食物和生活物品,匆匆回了家。

  回到家,我坐在床上,打开电脑,开始记述我的过去,这就是我要做的,我不能再憋下去了,我要把我所经历的一切写出来,这样我才不会难受。

  一切,要从更早的时候说起:

  我刚读完博士时,才26岁,本想着留在自己的大学授课,做个大学老师,谈一场恋爱,然后娶妻,生子,过一个平常人的生活,可这一切都没有如我所愿,我的命运正悄悄地改变。

  那时,长崎市的人民还处在二战带来的核污染中,大多数市民都得了很严重的辐射病,有的人甚至遗传了父母的辐射病,人们的生活苦不堪言。身为博士生的我,常常会做演讲,鼓励人们与病魔作斗争,勇敢地活下去,由于我的演讲能力好,在加上我是化学系毕业的,对化学并不陌生,一时,在长崎市也小有名气。

  有一天我做完演讲,高高兴兴地往家赶,妈妈此时大概已经做好了饭在等我回家吃。可回到家,我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我现在原地半天没有缓过来。爸爸和妈妈都躺在地上,血流了一地,我不敢相信,我无法接受这一切,抱着妈妈的头失声痛哭。这时候,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他穿的非常整齐,看起来十分强壮,像是受过特种训练,他淡淡地对我说:“你的父母是我杀的,想报仇的话来吧!”我瞬间被激怒了,仇恨冲昏了我的头脑,我顺手握起一把匕首飞快地朝他跑去,使劲地捅向他,他居然一动也没动,刀深深地刺入了他的腹部,我吓得坐到了地上,他轻蔑地看了看我,扔了一个纸袋给我,“打开看看吧”他说。我抓起袋子,打开一看,里面有两份病历,原来,我的父母也得了辐射病,而且不止一天两天了。“他们不想让你看着他们饱受病痛的折磨,痛苦地死去”,我抬起手让他别说了,他又说扔给我一封信,“你会在见到我的”,说完,他很快走了。虽然他给我看这么多,但我依然很恨他,但很快便被失去父母的痛苦给淹没了。

  处理完父母的后事,我打开了那封信,深思了好久,做了我人生中一个最错误的决定。

  这天,我回到学校,辞去了教授的职务。校长很不解,问我:“你想好了吗,怎么这么草率?”我把档案室,办公室的钥匙全都交给了他,点点头,对他说:“谢谢你,校长,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去做我想做的事,再见!”他说:“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也不强求了”我离开了校长办公室,收拾了东西往外走。“听说你辞职了,是吗?川岛君”一个肤色白皙,长相清秀的女孩子走过来,水灵灵的眼睛盯着我,问道。她是我的校友,也是我的好朋友,她叫怜子,我能感觉得到她喜欢我,也很关心我。我说:“是的,我要去做我想做的事,过不一样的生活”她有点遗憾,突然抱住了我,她哭着问我:“那我们还能再见吗?”我说:“一定会的,你要好好的哦,好了,别哭了。”她的怀抱好温暖,让我很留恋,她的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香味。

  我还是松来了她的怀抱,走了,我回头看看她,她脸上流着泪,冲我笑笑,我扬起嘴角,冲她笑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我变卖了所有家产,准备离开家的时候,怜子又来了,她很惊讶,问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说没什么,就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她认真地看着我,说了声“哦”然后她说:“今天晚上去我家吧,我做顿饭,我们再喝几杯,算是给你送行!”我点点头,跟她一起去了她家。

  怜子是个淑女,很漂亮也很贤惠,认识她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去她家,她家的一切都跟整洁,家具是一种朴素的风格。她做了很多菜,那天晚上就我们两个人,我们互诉心事,说了好多好多话,具体什么我现在也记不太清了,我们边说边喝,气氛有点安静,她显得很忧伤,我就一直陪她喝,后来,她醉了,我一直劝她,她说:“我没醉,我喜欢你,你不知道吗?你现在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为什么不等我们在一起,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我心里有些内疚,又喝了起来。后来,她把我拉到卧室,她说,我是你的,我爱你,川岛君,我要跟你在一起,她脱下衣服,搂着我使劲地亲吻我。

  第二天,阳光刺得我睁开了眼,我醒了,她也揉了揉眼睛,醒了,她问我:“带上我,带我一起走好吗?”我犹豫了一下,对她说:“怜子,我答应你,等我有所成就我一定回来好吗?不会让你等太久的,我会回来娶你”她什么也没说,吻了一下我,我起床收拾了一下,离开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