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5 10:35:2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神魔盖世
  4. 第一章:神魔大陆

第一章:神魔大陆

更新于:2017-04-20 19:33:33 字数:3168

字体: 字号:
  千古悠悠,茫茫天宇,存在着太多神秘与未知。凡人一生最多不过百年,任凭你如何修生养性,终究逃不过死亡的来临。然而有这样一个地方,存在着一群这样的人。他们与天斗,与人斗,与己斗。他们挣扎在生死之间,他们算计在尔虞我诈之中,他们徘徊在不尽则退的抉择之内,不疯魔,不成活。他们用智慧,勇敢,坚毅,以及机遇,一步一步的迈向强者之列。他们被称为修士。修士分为两种,修神士和修魔士。

  神魔大陆是强者为尊的世界,浩瀚的东域是修神士的领地,这里是修神士的天堂。东域有大大小小的修神士门派,有形形色色的交易摊贩,更有修神士为之向往的拍卖场。在东域,机遇与死亡并存,每一位修神士或者依靠门派,或者结成修神士小队,或者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去争夺修炼资源。西域是修魔士领地,修魔士往往因为功法邪异歹毒,造成大多修魔士的性格暴烈奢杀。西域是神魔大陆最混乱的地方,各方豪强割据一方,征战不断。在如此混乱的环境下,导致修魔士的数量较少,却造就许多修魔强者。南域是神魔大陆最繁华的疆域,不用说那叫卖叫卖的坊市,不用说那酒香飘逸满大街的酒楼,更不用说那让人醉生梦死的春宵红楼。南域分为三大帝国和数十个小国。三大帝国分别是天启国,神来国,夜魔国。小国每年必须向所忠于的帝国进贡,来保证自己领土的安全。三大帝国拥有最强的军队,供奉着强大的修士,巩固着自身大国地位,定制凡人与修士所要遵守规矩。居住在南域的大多以凡人居多,但也存在不少修神士与修魔士,修神士和修魔士必须遵守三大帝国共同定制的修士规则,若有修士胆敢冒犯规矩,轻则关进由三大帝国共同开设的牢房,重则发配北域自生自灭。北域是神魔大陆苦寒之地,这里人烟罕至,寸草不生,一眼望去,不是冰川就是荒芜。传闻,北域是上古战场,当年神魔征战之地爆发在此处,埋藏了数不清的修神士与修魔士。更有传说,北域在远古时期异常鼎盛,门派林立,强者无数,呈现过空前盛况。后期据说争夺某件至宝,还爆发过真正的神战。神级强者战斗,动则排山倒海,毁天灭地,传说北域就是因此被打废了。然而真相如何,千古悠悠,岁月更迭,历史的真相被埋藏在岁月中!

  在神魔大陆,修神士和修魔士的品阶共分六大阶位,每一阶位的相差都是天绕之别。六大阶位分为启纹,道藏,灵胎,涅槃,破虚,通神。传闻上古之前,神魔大陆曾有一批神阶大修士,后期却莫名的消失了,至今,神魔大陆还存在着诸多神魔遗迹,留下部分神魔传承。然而神阶盖世强者的去向,也随着他们的离去成为了神魔大陆的一大谜团。自上古之后,神魔大陆便无人踏入神阶境界。

  蛮神国是位于南域的一个小国,与三大帝国不同,数十个小国几乎处于常年征战之中。三大帝国往往是彼此牵制,并无过大冲突,而小国则不同,小国的地位较为特殊,它们往往被三大帝国驱策,成为彼此手中的棋子,用来试探和平衡南域大陆的整体平衡。对于小国来说,它们更像一个一个大部落,为了生存为了利益去浴血厮杀。蛮神国,历史悠久,起源何时,早已不得而知。而蛮神国历尽时代更迭,始终不倒,他们供奉着始祖神像。传说,蛮神国的子民拥有神的血脉,虽然时间太过久远,早已驳杂不纯,稀薄的近乎于无,但蛮神国子民天生神力,勇猛异常,十分善战。虽然蛮神国的战士实力强大,奈何人丁稀少,终究摆脱不了大国的束缚。离蛮神国首都天斗城异常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小镇叫清风镇,镇子的东边有一处小村落,叫石牛村。石牛村零零散散住着十几户人家,村民大多是铁匠,靠着打造铁器营生。在石牛村村头,屹立着一尊十丈高的石牛,即使历尽岁月打磨,依然掩盖不住那种气吞山河霸气。两根苍劲有力的牛角笔直向天,铜铃般的大眼怒视远方的天空,张开的巨口似乎回荡着不甘的怒吼,厚重的石甲从颈部覆盖至尾部,仿佛从远古的战场回归神兽,澎湃的热血依旧不甘的燃烧着。石牛村名字的便由这石铁牛而来,自从这有人的时候,这尊石牛便屹立此处,此间有人想移开这尊石牛,能卖的一个好价钱,可是无论用何种办法,多少人力都无法撼动这尊石牛。期间,还有强大的修士来此探秘,希冀着这尊石牛身上能隐藏什么秘密,来借此提升自己,最后全部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更有气急败坏的修士想毁掉这尊铁牛,奈何风吹不动,铁打不动,无从下手,只能灰头土脸的离去。后来,大部分修士都知道,在蛮神国境内,有一尊石疙瘩,风雨不动,屹立不倒,连炼化成法宝都不能。甚至更有赌坊下了堵斗,只要有人能破开这尊石牛,愿意赔付万枚六品神晶或者万枚六品魔晶。虽然期间有不少修神士和修魔士为此动心,去赌坊下了赌注,但是结局全部以失败告终,到了最后,逐渐无人问津。

  以是深夜,月上枝头,石牛村陷入沉静之中,没有了白天叮叮当当打铁的声音,只有一两家还燃烧的烛火在微微的跳动着,不时传来几声土狗的犬吠,让铁牛充满了乡野小村安详的气息。村头那尊十丈高的石牛巍然屹立,像是守护这片大地的神兽,神圣不可侵犯。一道修长的身影立在村头的铁牛旁,一双明亮的眼睛望着繁星点点的星空,坚毅而略显稚嫩的脸庞浮现一丝微笑,一身洗的发白的青色长衫在夜风的吹拂下微微的抖动着。

  少年伸出那双粗糙的手掌摸了摸石牛的小腿,嘿嘿的笑道“我说石疙瘩,你怎天没事天天瞪着天干嘛,老天惹了你嘛,再说,你这样眼睛一眨不眨的,不嫌累吗?”

  “喂,你怎么不说话,再说,你我都认识好几年了,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你这个石疙瘩,半天打不出一个屁,都不知道你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还好意思跟我说你是什么荒古神牛?嘿嘿,我不知知道你是什么荒古神牛,我只知道你是头牛,而且特别还会吹牛。”

  “哎,我说你这个石疙瘩,你上次教我的牛神踏,我怎么感觉这么怪呢?再说,那是你的神通,叫我一个人去施展,总觉得不对劲,你能不能教我点别的神通,最好施展的时候要快,姿势看起来要帅,威势展现出来要大,让人一看起来就知道我很厉害!“

  “唉,石疙瘩,最近一段我可能就要走了!听说巫神国和铁魔国最近要联手攻打我们蛮神国,蛮神国本就兵力薄弱,现在蛮神国下旨,开始大规模征兵,来抵抗巫神和铁魔的联手。而我今年已经十六了,可以正式成为蛮神战士了!我必定会守护好我的家园!你说对不对?石疙瘩?“

  “对个屁,就你那点微末的修为,上了战场也是送死的料。”一道沧桑而懒洋洋的声音在凌风的心神中响起,像个为老不尊神棍。

  少年不惊反喜,嘿嘿怪笑道:“石疙瘩,你终于开口说话了!照你这么说,我实力那么弱,上了战场一定非常危险,你一定很担心我,是不是要教我一些保命的技能。我就知道,你这尊铁石瘩一定隐藏了很多秘密,教我几种无敌神通,好让我赶走那些侵略我蛮神国的敌人,你看行不行,牛神大人!“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在打我主意,就凭你那资质,就算教你什么大神通,你也修炼不成。“石牛不屑的声音在凌风心神中响起。

  ”咦,我说你这个石疙瘩,你怎么牛眼看人低呢!就凭我这天下无双的资质,修炼任何功法都是手到擒来,你不信?你不信可以教我试试看吗?“凌风大言不惭道,一副你只要教了我,我就可以天下无敌的架势!正在凌风眉飞色舞的吹嘘时,一道炽烈的神光从石牛的右眼飞出,刹那之间化成一道金色的闪电钻进凌风的眉心。凌风通体一震,一段繁奥的经文如同烙印般定格在凌风的脑海,经文晦涩难懂,且不是如今的文字,更像一道道符文般阐述着无上大道!凌风双眼圆睁,嘴角溢血,脑海一片翻腾,如有万斤巨锤砸击脑海,痛不欲生。“啊·····”一声声低沉而又压抑的咆哮回荡在这片村庄中,却没有任何人可以听见,如同石牛村的村民都失去了听觉一般。良久过后,凌风重重的倒在地上,沉沉的昏了过去。一声低沉而疲惫的声音叹息道:“蛮神的后裔已经落魄至此,曾今的辉煌早已不复存在了吗······但愿你这小子能守护蛮神的子民吧!”

  “主人······你还在吗?“带着几分伤感和追忆,夜空下屹立万年的石牛,仿佛一直在等待,等待着一位战神回归······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