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1:42:59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妖怪桑,让我砍一刀交个朋友吧
  4. first:竹女与武士与妖怪

first:竹女与武士与妖怪

更新于:2018-03-16 18:13:50 字数:2894

字体: 字号:
  自迁都平安京后,RB开启了平安时代的历史。

  而首先要说的,是这故事的开端。

  日平安中,平安翁伐竹为业,缘林行。。。

  嗯,就是这样的故事。赞岐造麻吕如同往常走在林中向自己常去的竹林而去,想着自己伐完竹所贩卖的钱又能购置些许食物,也能让自己家中的老婆婆也多一份开心。可惜,夫妻俩虽然清贫却过着快乐的生活,要说唯一的遗憾的话,大概就是膝下无子女这件事情吗?

  奇异的能量波动,然而传到了伐竹翁耳中,却变成了哭声,婴儿的哭声。

  哭声断断续续,将造麻吕吸引到了竹林的深处。或者说,这片竹林哪里来的深处,但是造麻吕却一直能够不停的向哭声所在的方向走去,没有停止却也找不到边界。

  走着,走着,走着,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到底从多久开始麻木,造麻吕只知道不停地向前走着,走到哭声传来的地方,忘路之远近。。。之类的

  然而下一刻,造麻吕他清醒了,他意识到了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哭声依旧在耳边,但是造麻吕却停下了脚步。恐惧占据了他的心灵。

  不过,脚步再次迈动,并非退却,即使只有一丝可能,伐竹翁却无法放任那婴儿的哭声,即使心中想起过那妖怪的传说,伐竹翁却依旧向哭声而去。

  “我,要救他,不会放任。”实言,要是在dnd九宫格,伐竹翁也一定是秩序善良的阵营。

  又是那样的波动,随后造麻吕就在前行几步的地方,发现了一棵发光的竹子。接下来就是众所周知的故事了,老翁在竹节中找到了一位女婴,将她当成了女儿带回了家去。。。竹取物语的故事由此而开。

  当然,我们马上还是要谈及主角的出现:

  白石景,天皇御用的药师白石家族的次子,鉴于长子继承了白石家族的缘故,白石景则师从当代的神妙天流宗师岩崎剑心学习剑术。作为隋朝才传入RB的事物,剑的使用却依然成为了即浓重的一笔。

  神妙流作为结合了唐朝的战场剑术本就脱胎于直来直往的剑术,在一刀流所新形成的锻铁技术下,才形成如今的神妙流。作为“天地人”所对应的“上中下”而论,而最正统的岩崎剑心所传自然是可称为神妙天流的剑术。这也已经是这个时代最顶尖的剑术而论。

  而现在,景正在前往造麻吕的家,获许现在,应该称之为竹取翁才对。作为秩序善良阵营的代表,竹取翁曾经顺手搭救了在山林中因为剑心师傅的放养训练而重伤的景是双方结识的理由。

  同样夫妇的善良使得景也渴求于去回报竹取夫妇所给予的帮助,尤其是在此时,竹取夫妇手中所掌握的危险东西更是使得景无法漠视。

  嘛,黄金无论在哪个时代对于平民都是花不出去的东西。而无论那一位将女婴送来的想着什么,女婴诞生的竹节中每天所冒出的黄金绝对不是什么可以保证女婴安然长大的东西。

  清晨,景就带着大批次的物资指挥着手下运到了竹取翁的新居之中,随后接过了竹取翁手中的袋子。

  “竹翁,斋部秋田桑来过了吗?”将有数的金块自己收下作为物资的本费,剩下的景也会遵从竹取翁的建议用在了自家的义诊资金上。

  “当然,他见到小女也惊为天人,便为小女取下了名讳。”

  “哦,竹女有名字了吗?”

  “没错,斋部秋田大人正在外厅,他是来送名字的卷式的,还言及这才是最符合小女的姓名”

  “那就去看看吧,拜托竹翁了。”

  两人走进外厅,正听到女声传来,轻灵悦耳,即使是声音都好似照亮了整个屋子一般,好似见到声音的主任就能消除愁苦一般。(竹取物语本身的描述)

  “谢谢这份赐名,请斋部秋田桑先行。”

  声音由一扇屏风后的内厅而来。

  走出的斋部秋田依旧仿若无神,飘然而出,离开了竹取翁的住所。而造麻吕老人却似常见“斋部秋田已经将名字交给你了么?”

  “是的,父亲大人。”

  不知为何,景依稀感觉此言却是比之前的送别更能体会到少女一般。不过作为早已相识者,景将手中的布袋扔向了屏风后的少女。

  “竹女,总算是有名字了,恭喜成年了呢”

  “妾身才不用你来恭贺,尤其是成年这种存在。”不耐烦的竹女开始拆着景带来的布袋“而切妾身已经有名字了,就不要再竹女竹女的叫啊,妾身的名字,蓬莱山辉夜,叫妾身辉夜姬就好,辉夜姬。”

  现在该称为辉夜了,此时正拆着包裹的辉夜无奈看着里面自己所熟悉的装扮,粉色的上衣袍加上红色长裙,这种不能称之为巧合的事物只有可能是自己那位天上的师匠所造成。想着的辉夜却无奈摇头,这些的事情,此时却并不能让屋外的两人所知道。

  听着景还在说着他从唐朝的大商人那里才买的这件衣服的艰辛,辉夜却只能更加无奈,无奈自己终有一天所要的离去。

  “嘛嘛,竹女,别看见衣服开心到傻了啊,还有别的东西哦。”

  辉夜才发现袋子中还放着的一份小盒子,打开的事物才让辉夜露出了几分笑容“糖吗,还真是呢,景”

  轻声说着,辉夜将承荧黄色的不规则糖块放入口中。这种在后世才会正式传入RB的金平糖也不知道景是如何让入手。但毫无疑问许久未品尝到的甜味才让辉夜暂时有了笑容。

  “再次申明,妾身现在叫辉夜,蓬莱山辉夜。”

  “嫩竹中的辉夜姬,还是和竹有。。。好吧,好吧,那么辉夜,恭喜有名字了哦。”

  “妾身当然知道。”

  闲谈些许,景开始向着竹取翁告别,对于家族出身的景而言,剑术医术,杂事繁多使得景自是十分忙碌。

  “呐,辉夜姬,很漂亮的名字嘛,竹女,与你的美丽所相称哦”

  “真是失礼,景,既然美丽就不要再叫竹女这种称呼嘛。”

  “我认识的辉夜姬,就是竹女哦。”

  “哼,无礼之徒。”辉夜笑着却说着不客气的话语“不过,谢谢了,景”

  “我们可是相识嘛,再见啦。”

  真是不错的探望呢,竹女与少年的故事,相识就好的故事。

  不过相对,向着自己家族驻地赶去的景却无力再想着这份旧识的友情。景快跑着,希望躲开自己的另一个旧识,或者说是偷酒贼。一条条凭空出现的裂纹宣示着这个偷酒贼的接近,而裂纹上所绑着粉色丝带则更加让景了解身边之人,或者说妖怪的恶趣味。

  “嘛嘛,小哥,不就是拿了几坛你从那你所信奉的“隐形独神”所得来的美酒,为什么要逃呢,我不是也拿了鬼族的美酒给你吗?”

  “所以说,不要说妖怪了,我也不想和鬼怪扯上关系啊!”

  景的下一次跳跃,终究是闪避不过那位妖怪的能力。黑幕,随后景所看见的就是另一幅的场景了。

  不知名的花朵带着庞大的花盘朝向阳光,形成一片望不见底的深林。

  “不要去碰那里的太阳花哦,会死哦。”声音从背后所传来,然后景才发现他背后那位穿着紫色长裙的金发少年。“偷酒妖怪?”

  “所以说了,我是拿鬼族的酒换。。”

  “那些大概也是这样偷的吧!”

  肯定的语气让金发少女一滞,随后自顾自的介绍起了自己“我叫做八云紫,妖怪,小哥你呢?”

  “白石景。。。不,你没有否认你是偷酒贼吧?”

  “真是无趣又有趣的小鬼,不过,刚刚能闪避开我的间隙乃至之前发觉我的所在,那位“隐形独神”是高天原五尊神的哪一位吗?”

  景想着古事记的确认知有着相似,但景也不知道自己身体里的,那是什么。

  好似感觉到了景的疑惑,紫的笑一如既往“那么,来做个实验吧,我正需要你的帮助,剑士小鬼。”

  间隙自景脚下张开,下一刻,景重重的砸在了那太阳花田中,身下是几株被压倒的花朵。

  而远处,庞大的气息膨胀着,接近着,一切预示着,之前八云紫所说的,碰那些花的下场,貌似是死什么的呢。。。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