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3:41:1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荒村古井
  4. 下篇 最后一刻才明白

下篇 最后一刻才明白

更新于:2018-03-16 17:38:47 字数:6611

字体: 字号:
  荒村古井之胭脂的传说

  天渐渐黑了,欧阳康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经过夜市的一个书摊时,欧阳康看见了一本叫《荒村》的书,对文学颇有感觉的欧阳康一下子被这本书的情节吸引,欧阳康决定买下这本书,接下来的日子用着本书来麻痹自己,于是欧阳康买下了书快步回到了家。

  欧阳康反锁了自己的房门,开始看荒村,一个个情节让他忘记了最近的伤痛,欧阳康忘我的读着梗概“很久以前,在一个村子里有一座大宅,住着一个叫胭脂的女人和她丈夫。有一年国家打仗把胭脂的丈夫征去当了兵,从丈夫走的那天起,胭脂就每天在村口等丈夫回来,一天又一天,终于在重阳夜前几天,她的丈夫奇迹般的回来了。村里的人都说她的丈夫所在的军队已经全军覆没,不可能完好无损的回来,他丈夫一定是鬼怪,愚昧的村民为了所谓的驱鬼怪,竟把胭脂的丈夫拖到大宅的地下室用火活活的把胭脂的丈夫烧死了,后来胭脂悲痛欲绝,在沐浴更衣以后,点燃了大宅,然后自己走进了火海.....后来那个村子的所有人都死于非命,那个村子也变成了一座荒村,据说是胭脂复仇杀了所有人,她的灵魂一直在荒村游荡,一旦有人进去了,心中如果显露出一点对爱人不忠或花心的想法,都会被胭脂缠身,最后死于非命....”欧阳康看完梗概对写这本书的作者十分敬佩,翻找作者的名字,无意间发现书里夹着一张纸,于是欧阳康拿了出来,这是一张沉旧的发黄了的宣纸,房里突然停电了,于是欧阳康把宣纸拿到了窗边借着月光看看是什么东西,当月光找到宣纸的那一刹那,一幅地图慢慢的浮现了出来,欧阳康吓了一跳,他小心的把宣纸叠好放进了抽屉。那一夜,欧阳康怎么也睡不着.....

  第二天大早,欧阳看就起床打开了网页,当他输入“荒村”后出现了好多索引,他打开了一个,这是一个自称是专门研究异能也就是鬼怪的教授发的帖子,说荒村是一个妖气很重的地方.....“扯淡!”没看几句欧阳康就关了这个网页,拖动滑轮一条条的帖子划过欧阳康的眼睛,忽然一个帖子吸引了欧阳康,他点开了,发帖人说“他是一个大学的学生,一年前自己的四个同学看了一本叫《荒村》的书然后得到了一张地图,四个人是两对情侣,为了考验对方是否对自己真心,他们根据地图去了荒村,一周后他们回来了,据说他们中有一对没有通过考验,回来后不久其中一个女孩在影印室冲洗照片时突然死了,警察去现场搬动尸体时发现尸体爬得那张照片模板上女孩脸上有三只眼,女孩的男友看到尸体后就大喊着‘胭脂来索命了’跑出了学校,几天以后那个男孩也在一个封闭的浴室里被发现了尸体,他的后脑勺被钉在浴室墙上的衣架插透了,整个人被挂在浴室墙上,而另一对男女回来以后变得更恩爱了,不过不久两个人都失踪了.....”欧阳康看完并没有害怕而是越来越对这个叫荒村的地方产生了兴趣。

  中午欧阳康把震乐和张祥都叫了出来,欧阳康对张祥说“明天就放假了,准备去哪?我有个好地方,叫你女朋友一起去玩吧!据说那里可以考验你们是不是真心的!敢不敢去?”“真的,好啊!这有什么不敢的,我下午和小卉说一下就行!”张祥痛快的答应了。“你们真愿意动弹,在家睡觉多好!”震乐说。“你是不是怕验出你对王欣婷....”张祥坏笑道。“好好,我陪你们去。”震乐不情愿的答应了。“好,两天以后老地方集合去荒村探险”欧阳康兴奋的说。“那你要自己去?我们都带了女朋友,你自己合适吗?”震乐笑着说。欧阳康没有回答,刚才兴奋的的笑容一下子又不见了,欧阳康留下一句“两天后别迟到!”就走了.....

  荒村古井之发现荒村

  两天后,欧阳康早早来到老地方等他们,张祥和张小卉先来了。过了大约十五分钟,震乐和王欣婷才来,一见面小卉就责怪欣婷这么“面”,欣婷无奈地瞥了震乐一眼说“还不是这个懒猪。”“好好,又是我了,也不知道是谁化妆化的晚了。”震乐笑着说。“好了,可以走了。不过我要先说一声,这次我们要去荒村探险,荒村是一个被大家叫做鬼村的村子,如果恋人彼此不是真心去了就很危险甚至会丧命!你们现在反悔不去还来得及”欧阳康看着大家说。“好好,欣婷那我们不去了吧,还不如回家躺沙发上看电视呢。”震乐说。欣婷拽着震乐的耳朵说“你是不是害怕啊,你对我是不是真心的啊?”“当然是啦!”震乐拿开了欣婷的手。“那就一起去。”欣婷说。震乐只好妥协!

  按地图上的指引走了一天,欧阳康对大家说“就是这里了!”大家四处看了看,张祥说“康少,你不是耍我们吧!这里什么也没有啊!不是说是座荒村吗?这连个房子都没有哪来的村啊!”欧阳康看着地图说“是这里了,地图上说荒村就在这里啊,没错的!”小卉看了看周围害怕的躲在张祥的身后说“要不我们回去吧!这好可怕!”“要回去也要等明天啊!天都黑了怎么走!我看今晚就在这搭帐篷睡吧!就当野营了!”震乐边搭帐篷边说。“嗯,是啊!这里晚上看星星应该会很美的!”欣婷跑去帮震乐。欧阳康放下行李说“那就这样吧!大家今晚你就在这睡吧!明天天亮了还没有就回去!”

  大家一起简单的吃了饭,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去睡了。欧阳康回到帐篷里反复看地图,可怎么看都没错!“懒猪,你陪不陪我啊!我偏要看星星!”欣婷对震乐嚷着。回声让欧阳康觉得很心烦,于是欧阳康戴上耳机听音乐,可平时的曲子现在都变成了“莎莎”声。

  突然欣婷大叫了一声,欧阳康赶忙出去查看,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微微的月光下,右边的石壁上隐约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骷髅头,欧阳康拿起手提探照灯照过去,原来是一个骷髅头形状的洞穴!忽然,成千上万的蝙蝠从里面飞了出来,几乎遮蔽了夜空,小卉和欣婷都吓得躲到了张祥和震乐的怀里。“大家收拾一下,我们进洞,这可能就是荒村的入口”欧阳康说。

  天微亮时,欧阳康他们已经爬上那上了石壁到了洞口外。“大家拿好手灯,注意安全!跟着走!”欧阳康第一个走进洞里。“张祥我怕!”小卉紧紧的抱着张祥说。“有我在没事!”张祥抱紧了小卉。“别说话了,弄的我都害怕了!”欣婷钻进震乐怀了。“小心,快蹲下!”欧阳康喊道。成群的蝙蝠飞出了洞里!

  走着走着一道强光刺痛了他们的眼睛,是出口!他们终于走出了洞穴,眼前的景象下了他们一跳,一座被火烧过后只剩废墟的村子,在村子最里面是一座大宅子,宅子貌似也被火烧过但没有废墟的感觉,好像被人整修过一样!路边有一块石碑写着“安祥村”不过好像不久前被很长的手指甲划过,一条一条抓痕模糊了村名,在字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你回来了吗?我一直在等你!”欣婷小声的读着,一阵冷风从荒村废墟那边吹来,大家都有些害怕了!“走,进去看看!”欧阳康说。“别怕,我还真不信这世上有鬼!”张祥对小卉说。于是大家跟着欧阳康走进了荒村·····

  荒村古井之身临荒村

  欧阳康走在前面,震乐牵着欣婷的手紧跟在欧阳康身后,张祥紧紧地抱着小卉走在最后面,一条路穿过村子把村子分成了左右两边,路的尽头正是大宅的门口。欧阳康他们小心的走在路上,路两边的房屋不时冒出阵阵的烟雾,好像刚刚烧完一样。欧阳康看了看表,已经是上午八点了,可天还是阴暗暗的。突然,“砰”的一声,“啊···”小卉吓得趴在张祥怀里大叫,“小卉、小卉没事!是房子的破门倒了!你看看,别怕!”张祥忙抱紧小卉。欧阳康说“大家快点走,快到了!”····

  欧阳康站在门外说“准备好了吗?我要推开门了!”小卉抱紧了张祥,欣婷也趴在震乐的肩上。“吱吱····”门一点点的打开了!“啊········”大家大叫,小卉吓晕了过去。

  当门打开的瞬间,成群的蝙蝠飞了出来,欧阳康他们没来得及躲避,只能任一只只蝙蝠从身边飞过,刹那间他们被蝙蝠包围着,小卉亲眼看着一只只蝙蝠从自己的眼前飞过,不是还能感到蝙蝠触到自己的头发、耳朵,当一只蝙蝠正冲着小卉的脸飞来时,小卉眼前一黑,吓晕了过去,张祥连忙抱住了小卉不断的驱赶蝙蝠;震乐把欣婷的头抱在怀里不让蝙蝠有机会伤到欣婷,可自己的脸却被蝙蝠划伤,一道道伤口流着鲜血,一瞬间蝙蝠都扑向了震乐,震乐昏倒在蝙蝠旋窝里,欧阳康连忙拿出手提探照灯用强光帮震乐驱赶蝙蝠,在大家的努力下蝙蝠都被赶走了,大家把昏倒的小卉和震乐扶进了大宅,一切的不可思议也开始发生了······

  欧阳康在宅子里看了一下,把小卉和震乐扶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里,欣婷留下来照顾他们,张祥陪欧阳康一起在宅子里找一些帮震乐包扎的东西,他们从一楼的房间开始查看,“吱吱··”房门被打开了,什么也没有,一间又一间。到了最后一间房,门是被锁上的,但锁在张祥站在房门口的瞬间“啪···”自己打开了,张祥捂着胸口慢慢的推开了门,“啊···”张祥大叫,欧阳康忙跑进去,看见张祥坐在地上,双眼发直,嘴里不住的大叫着“啊··”欧阳康抱住张祥的头说“没事,怎么了?”张祥指着前面说“死人,死人,鬼···”欧阳康朝哪个方向看了过去,只有一条红纱挂在房梁上,红纱不是还随风摇晃着,欧阳康打了张祥一耳光,张祥好像一下子醒了过了,“怎么了?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张祥问道。欧阳康有些害怕了,转头看了看红纱拉起张祥说“没事,快走!”张祥说“康少,你看桌上有布!可以帮震乐包伤口!”欧阳康又大量了一下这个房间,这个房间比别的房间都干净的多,房里的东西丝毫没有被烧过的痕迹,房间的中间放着一张桌子,桌上放着一条叠的很整齐的布,欧阳康以前看过一些写历史的书,他知道这就是“三尺白绫”,张祥跑过去拿了布,欧阳康想阻止可还没来得及说,张祥已经把白绫拿了过来,白绫上没有一点灰尘,桌子上也没有,欧阳康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就算房间是密封的,这么久没人住了怎么可能没灰尘,但欧阳康又不想吓大家,并没和张祥说。两人刚走出房间,房门突然自己关上了,没走多远,欧阳康隐约听到锁又被锁上的声音,欧阳康还好像听到了女人的笑声,但看看张祥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于是欧阳康告诉自己是错觉·····

  震乐和小卉已经醒了,张祥兴奋的说“真是幸运竟然找到了白布,震乐你小子真走运!”小卉看见张祥回来了,一下扑到张祥怀里诉说刚才的危险;欣婷小心翼翼的把布撕成小条站着水帮震乐擦伤口“痛吗?”欣婷娇声的问。“没事,不痛,你没事就好!你怎么突然变得温柔了,这样多好啊!”震乐一把抱住欣婷说。“讨厌,我本来就很温柔的好不好!哼”欣婷亲了震乐一下。

  欧阳康自己坐在角落里,打开手机翻看着雨琪的照片,一张张照片又勾起了欧阳康心底的那份对雨琪的思念和爱,忽然手机里雨琪那张可爱的脸变成了胭脂的脸,“啊···”欧阳康害怕的把手机扔在地上,“康少,怎么了!”大家看着欧阳康问。“没事,手机漏电了!”欧阳康捡回了手机。

  欧阳康看了看表快十二点了,张祥对欧阳康说“我们去找点水吧!”“好,大家收拾一下,找到水我们马上回去!”欧阳康又看了看那条白绫说。欧阳康他们来都了后院,后院已经杂草丛生了,“那有口井”欣婷对欧阳康说。欧阳康走到井边,他听到了水声,他把身子往前探着想看一下有没有水,可他看见了胭脂,在井下!他还没来得及叫出声,脚被一双手拉了下去,“啊·····”欧阳康掉了下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荒村古井之胭脂泪

  当欧阳康再次醒来时他已经在医院了,震乐和欣婷在床边看见欧阳康醒了连忙叫医生,医生来看了看说“明天再做个检查看情况怎么样!”医生走了。欧阳康连忙问“我怎么会在医院啊!我记得我们不是去找水了吗?”“康少,你还说呢!你没把我和张祥给累死!我们找着找着你突然掉进了井里,我和张祥好不容易把你拉上来,我们又把你背来了医院!你已经昏迷了一周了!”“哦,是嘛!那谢谢你们!”欧阳康有些虚弱的说。震乐说“我去给你打点水!”震乐刚走欣婷就悄悄的和欧阳康说“康少,有件事我想应该告诉你!可他们不让说!这几天我想过了,还是告诉你吧!”“说,我不告诉他们!”欧阳康说。

  欧阳康让欣婷出去一会,他想自己待会。原来欣婷告诉他“雨琪来看过他,当医生说欧阳康不会醒了活不了多久时,雨琪哭的好伤心!雨琪还问了他们这次去荒村的事!并记下了地址!然后哭着走了,走之前还亲了欧阳康額头一下说‘你一定会没事的!’还让震乐他们别告诉欧阳康她来过”

  几天后,震乐上气不接下气的跑来对欧阳康说“张祥、张祥他撞车了右手被碾得粉碎已经截肢了”说着两人都流下了泪水,欧阳康不顾护士的阻拦强行去了张祥的病房,欧阳康推开门的瞬间,他看见胭脂笑着从张祥的身上飞走了!“张祥,你···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啊!”欧阳康哽咽着说。“不关你的事,是我骑车太快了!”张祥看着自己的手也哭了。大家都哭了。

  又过了几天,欣婷哭着来找欧阳康说“震乐脸上的伤口突然感染了一直往外流东西,而且流出来的东西向硫酸一样腐蚀性好强,欧阳康赶忙和欣婷回家看震乐,刚进屋就听见震乐的惨叫声,欧阳康走去卧室门口,他又看见胭脂了,胭脂依旧在笑,欧阳康对胭脂吼道“你先干什么?为什么害我的朋友?你不是看见了吗?他们对很恩爱的!”“哈哈哈哈,如果他们没通过我的考验早就死了。还记得那块白绫?这只是个小教训!哈哈哈哈”“你想帮他们吗?好我告诉你?他脸上的东西要用你的血来洗!对了,下一个考验的就是你,啊哈哈!”

  欧阳康拿起一把水果刀割破了脉搏,鲜血喷涌而出飞溅到震乐脸上,伤口一点点的愈合了,欧阳康晕倒了·····

  当他醒来时,震乐已经好了,脸上一点痕迹也没有!欧阳康双唇发白看着震乐好了淡淡的笑了·····

  几天之后,欧阳康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是震乐!“康少,不好了!雨琪失踪了!”震乐喘着粗气说。欧阳康着急地问“怎么回事?快说!”“我刚才去学校,看见赵媛了,他问我看没看见雨琪,说雨琪五天前和父母说学校有野营活动就背着包走了!”震乐说。欧阳康匆忙换了套衣服就和震乐跑出去找雨琪了,很快天黑了大家都没找到!欧阳康突然想起欣婷告诉他雨琪曾经问过荒村的事和地址,又想起胭脂说下一个考验的是自己!算了算时间雨琪走的时间刚好是在探望完自己的第二天,于是欧阳康决定再去荒村一次······

  第二天,欧阳康瞒着大家一个人又去了荒村。当欧阳康再一次站在洞口处那块石碑前的时候,他不再有恐惧感了。忽然他看见地上有一条项链,是雨琪的,那是他送給雨琪的!欧阳康确定了雨琪一定来了荒村,于是他大步走向大宅。

  大宅的门是开着的,“雨琪,雨琪···”欧阳康担心的呼喊着。欧阳康疯狂的在大宅里寻找着雨琪,可几乎把大宅要翻遍了也没看到雨琪,只剩后院了,欧阳康不安的走向后院穿过杂草丛,“雨琪···”欧阳康破声的喊着······

  “雨琪,你要挺住啊!”欧阳康抱着雨琪,不住的帮雨琪擦从头上渗出的血,鲜血湿透了欧阳康的衬衣,“雨琪,你要听话!你不可以有事的,看!这是我送你的项链,现在我用它把我们两个的手绑在一起,谁也不能把我们再分开了”欧阳康哭着说。“康,….对不起!…….其实我一直很爱你!……离开你我真的很伤心!…...不过妈妈有病如果不吃药就会死的…….我、我如果不和你分开……..妈妈就不肯吃药……我不能自私的只为自己!”雨琪已经奄奄一息。“雨琪,不要说话。我送你去医院,我们以后永远在一起!”欧阳康擦着雨琪眼角的泪水。“来不及了……我不行了……亲爱的….好久没这么叫了……我、我真的很爱你……如果下辈子可以的话我还要和你在一起……..亲爱的答应我……答应我不要难过…..答应我尽快开始新的生活…..忘了我!….我、我爱你”雨琪的手从欧阳康的脸上滑落了下来,“雨琪·········”欧阳康痛不欲生的哭着。“胭脂、胭脂你给我出来啊!”欧阳康愤怒的吼着。突然欧阳康又看见胭脂从井里出来了“她、她的死不关我的事,她是自己掉下了井摔破了头,又没人就她,她自己用了一天的时间才爬上来的”欧阳康看见胭脂流泪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欧阳康抱着雨琪喊着、哭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震乐和欣婷还有赵媛来了,“康少,你怎么了?”震乐问。“雨琪、雨琪她···”欧阳康哽咽着。“雨琪···”赵媛看见雨琪的尸体失声哭了起来。欧阳康不允许任何人碰雨琪,他抱着雨琪离开了大宅。当他们离开以后,大宅的门自己锁上了,荒村又着火了,这次所有的东西都烧掉了,留下的只有胭脂的泪水·······

  尾声:

  一个作家要写出一篇好的作品需要的是灵感,而对于不同的作家来说灵感又是不同的含义,我能完成这篇短篇小说我认为我最应该谢谢一个“她”,因为是她给了我一段回忆,也给了我一段永远抹不去的遗憾。希望她以后能找到真正属于她的幸福,我祝福她。

字体: 字号: